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一章 死太监,别挡道!
    这话未免说的太直白了些,三位掌门神情皆有些不太自然,怀疑这厮是不是在故意捣乱,故意用难听话让商建雄下不了台,好激发商建雄的血性。

    归根结底,三位掌门认为牛有道对谈妥了的事情还是不甘心,还是想弄死商建雄。

    虽然的确在逼宫,但有些事情说的太露骨的确是不太合适,管芳仪和巫照行悄悄相视一眼,来此之前两人从未想过两人能参与对一国皇帝逼宫的事。

    商建雄咬牙切齿道:“这是他的意思,还是三大派的意思?”

    孟宣:“敢做就要敢当,陛下早作决定,我们没有那耐心,不要逼我们为陛下做决定!”

    商建雄悲愤道:“寡人无罪!”

    孟宣:“既然陛下无罪,那就是童陌有罪,那就请陛下下旨吧!”

    毕竟是一国丞相那个级别的重臣,除非是暗杀,否则整个燕国境内没人敢滥杀,哪怕是牛有道也不敢明目张胆乱来,没有罪名妄杀造成的影响太大,所以还是要有个名正言顺。

    对方这话等于挑明了三大派的态度,商建雄没有了退路,童陌不死,他就得死。

    该怎么抉择不难做出选择,商建雄让人把高见成叫了过来,也没说让高见成干什么,只让高见成听三大派的吩咐,然后留下了田雨配合,自己黯然转身而去,失落落地朝深宫而去。

    虽然做出了抉择,但他实在是没办法自己亲口下令。

    “昨夜之事,童陌无法无天,胆大妄为……”宫临策公布了童陌一连串的罪名,让高见成严查。

    高见成起先还不知道让自己干什么,一听这话明白了,回头看了眼皇帝消失的方向,又悄悄去看田雨的脸色。

    田雨一脸牵强为难,但还是满脸苦涩地对他点了点头,等于暗示了是陛下的意思。

    高见成叹了声,“那就请大总管传禁军统领过来吧。”

    田雨点头,挥手让一名太监去请了。

    很快,随着高见成布置下去,一队禁军冲站在墙根的童陌和商永忠而去。

    “你们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商永忠吓得魂飞魄散,整个人贴靠在墙面上惶恐大喊。

    随后才发现自己多虑了,没动他,禁军当场将童陌给扣押了起来。

    “陛下,我要见陛下,老臣要见陛下……”童陌高声大喊,也仅仅是喊了几声,没人阻止他,自己悲声而止了。

    他是明白人,知道昨晚的生死一搏他已经输了,再怎么喊也没用了,有些事情在他的意料之中。

    朝堂外注视着这边的一个金冠男子见状大吃一惊,欲跑来一问究竟。

    谁知边上一名老臣突然抢步上前,一把拉住了他,沉声道:“太子!昨晚的事闹得太大了,童相输了,赢则呼风唤雨,输则万劫不复!太子现在要做的是立刻撇清和童相的关系,证明昨夜的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太子一脸悲愤,童陌是他的外公,也是他能在朝中这么多年稳居太子之位的关键。

    边上又有人上前劝道:“太子三思啊,切不可冲动!现在他们还按规矩行事,一旦逼得他们来硬的,连太子你也不会放过。现在切不可引起他们的关注,一旦让他们误以为你和童相同气连枝就麻烦了。”

    太子顿时一惊,差点惊出一身冷汗。

    摁奈住了这边,后宫侧门处却又闻讯跑出了一妇人,凤冠华衣,提着裙子奔跑而出,并高声大喊,“住手!谁让你们对童相无礼的?”

    这边的禁军正要押了童陌离去,牛有道等人也正要转身而去,这个妇人的出现令大家停步注目了。

    “什么人?”牛有道问了声。

    宫临策淡淡回了句,“童皇后,童陌的女儿。”

    牛有道哦了声,他之前还真没关心过这方面,尽管知道童陌的女儿是燕国皇后,可若是不经这提醒,他还真没想起这么一个女人来。

    “太子,快拦住皇后,快!”拉住太子的老臣又推了太子一把。

    太子慌了,飞奔而去拦截。

    童陌回头一看,急了,欲转身,立刻逼得礼遇三分的禁军人员摁住了他。

    童陌用力回头,悲声大喊:“回去!不关你的事,快回去!”

    急忙忙冲来的太子拉住了妇人的胳膊,低声急促道:“母后,回去,快回去!”

    父亲是自己在燕国母仪天下的靠山,也是自己儿子将来稳当上位的靠山,焉能有失,童皇后真的急眼了,挣扎着指着禁军统领喝斥道:“关啸,谁给你胆子动童相的,立刻放人!待本宫去面见陛下!”

    禁军统领顿时为难了,皇后下旨了。

    “母后,童相说了,不关你的事。”太子拉着母亲使劲提醒。

    田雨也领着几个太监快速跑来了,躬请:“娘娘,后宫不得干政,娘娘请回!”一个劲地朝皇后使眼色。

    田雨在这宫中还是有威慑力的,宫内没人敢不给他面子。

    之前听到下面太监急报,说父亲出事了,童皇后才连忙赶来,此时见到田雨的警示,顿时冷静了下来。

    她也是在深宫中多年的人,虽仗着有童陌撑腰一向没什么太大顾忌,但有些事情她懂,开始快速打量四周的情况,见到三大派掌门在场,瞳孔骤然一缩。

    笃笃笃!牛有道拄剑慢慢走了过去,巫照行和管芳仪随行左右,可谓寸步不离。

    龙休、孟宣和宫临策见牛有道过去了,或皱眉,或面无表情,宫临策摇头叹了声,“何必自己跑出来找死!”

    一开始,从头到尾,双方的条件谈到童陌身上后,牛有道不知是不是忽视了,并未牵连到童家在皇宫的人头上。

    “走啊!”童陌着急喊了声,本就熬了一夜充满血丝的双眼更红了。

    童皇后开始惴惴不安了,在太子的拉扯下,埋头就要避开牛有道转向另一边离开。

    “且慢!”牛有道喊了声,同时挥手示意了一下。

    管芳仪立刻闪身而出,挡在了母子二人身前,伸手一拦,笑眯眯道:“道爷有话,二位稍等!”

    母子二人顿时战战兢兢,对眼前的女人有畏如蛇蝎的感觉。

    管芳仪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该暗爽一把,从未想过一国皇后居然会如此害怕自己,放在当年的齐京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齐国的皇后哪会把她给放在眼里。

    她依稀记得,当年的齐国皇后嫌她玷污了齐京的名声,差点把她给赶出了齐京,后来又不知怎么就不了了之了。

    牛有道来到,田雨立刻拦在了母子二人跟前,赔笑道:“道爷,宫里的女人没见识,是老奴没管教好。”

    牛有道眉头略挑,“让开!”

    田雨一脸牵强,难以挪步,牛有道手中剑如手杖般抬起,在他胳膊上拍了拍,“死太监,别挡道!”

    田雨最终赔笑着让开了,让出了身后母子。

    牛有道笑问:“童皇后?”

    童皇后怯生生问了句,“你是何人?”

    牛有道:“在下燕国南州牛有道,见过皇后娘娘!”拱手,彬彬有礼地弯了弯腰。

    一听是这人就是牛有道,再结合父亲被抓之事,昨晚的动静她不会不知道,越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吓得够呛,抓着儿子手的手下意识握紧了几分。

    太子感觉到了母亲心中的恐惧。

    牛有道下一个就盯向了他,问:“这位是什么人?”

    太子顿时紧张了,田雨忙道:“朝中官员,他也是一片好心。”

    牛有道:“朝中官员!这穿着不像,朝中官员焉敢和皇后娘娘拉拉扯扯,想必这位应该是当朝太子吧?”

    童陌忽大声道:“牛有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和他们无关,和他们无关,你有什么怨气尽管冲老夫来便可,老夫罪该万死,老夫认了!”

    牛有道偏头看去,“果然是一家人情深!”

    见太子被拦,当即有朝臣欲冲过来护驾,却被之前拦太子的老臣拦住了,苦口婆心道:“不能不过去,不能过去,不能让那贼子以为太子势大!”

    “难道要眼睁睁看太子受辱不成?”

    “诸位放心,哪怕是三大派掌门也不敢当众对皇后和太子乱来,他不敢。”

    太子一系的朝臣虽被拦住了,却一个个紧张的不行。

    也有不少朝臣目光闪烁状,或者说在冷眼旁观,或也可以说是幸灾乐祸。

    “看来是太子无疑了,当朝太子,燕国未来的皇帝陛下…”牛有道微笑嘀咕着对太子微微点头着。

    正这时,外面马蹄声阵阵,众人看去,只见一辆辆马车在禁军及一群修士的护卫下直接进入了宫中。

    许老六跳下马来,来到了牛有道身边禀报,“道爷,人带来了。”

    牛有道嗯了声,双手杵剑道:“把刺客带出来与童相对质!”

    许老六应声过去,对那些押送的禁军传话。

    “根本不是什么刺客……”紫金洞那边的修士也快步到了宫临策身边,对宫临策嘀咕耳语了一阵。

    宫临策皱眉。

    马车上的人下来了,男男女女一堆,一个个惊恐着看向四周,看到被抓的童陌后,有人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啊!”朝堂外的众臣哗然,发现被带来的都是童陌的家眷,不是童陌的儿子就是童陌的女儿,总之儿孙家眷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一大堆,足足七八十号人。

    这些平常在京城横行的人,此时皆惊吓的犹如鹌鹑一般。

    哪怕是平常欺男霸女无人敢惹的,此时也是一脸煞白,平日里的威风不知去了哪。

    “姑姑,姑姑,皇后姑姑……”突有人朝皇后大声呐喊,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欲上前却被禁军刀枪拦住了。

    而童皇后却脸色难看地偏头向了一旁,不去看,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