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二章 他这次是为我来的
    太子的劝阻,大内总管田雨的劝阻,还有童陌的劝阻,已经让她明白了什么,这个时候只能和童家切割关系,哪怕她是童家的女儿。她帮不了童家,越帮麻烦会越大。

    童家人的大呼小叫求救声,她只能当做没听见。

    三大派掌门慢慢走了过来。

    众朝臣们远远看着,想起了牛有道的话,童府满门上下一个都不会放过!

    看着自己的家人,童陌嘴唇嚅嗫哆嗦着,他也同样想起了牛有道的那番警告,不寒而栗!

    “高大人,这就是昨晚偷逃出城的刺客,交给你了!”牛有道对一旁的高见成说了一声。

    高见成沉着一张脸没吭声。

    童陌大喊道:“不是刺客,他们不是刺客,他们都是老夫的家人…”说到最后,大声变成了小声喃喃一般,需要争辩吗?输了就是输了,人家抓的就是他的家人。

    牛有道奇怪一声,“童相,你家人为何会在深更半夜跑出城?总不会是成群结队大晚上去探望亲戚吧?高大人,此事很是蹊跷,这些人行为诡异,又在昨夜案发之时,就算不是刺客,兴许和刺客也有勾结,还望查明还他们一个清白。”

    高见成还是沉着一张脸不说话。

    牛有道忽又道:“童相提醒的对,也许是家人与刺客有勾结,劳烦高大人立刻下令将童府给控制住,不要让嫌犯跑了。”

    高见成还是不说话。

    “牛有道!”倒是走停在附近的宫临策喊了声。

    牛有道回头看了眼,走回到三大派掌门身边,“宫掌门有何吩咐?”

    宫临策道:“差不多就行了!”

    牛有道反问:“三大派死了那么多弟子,就这样高高举起,轻轻放过不成?”

    宫临策暗骂,搞的和你没关系似的,嘴上道:“朝臣众目睽睽之下,过分了影响不好。”

    牛有道:“我是想尽量弥补三大派的损失,昨晚动用的天剑符可不在少数,这童家的财力可想而知,搞不好是无法想象的巨大。我觉得童陌认罪伏诛后抄家是应该的,童家的家业用来弥补他给三大派造成的损失,合情合理。”

    童家的家产?三位掌门神色各异,都略有变化,龙休眉头更是翘了翘。

    见三位掌门不吭声了,牛有道立刻扭头而回,走到高见成身边,抬手拍在了他的肩头,“高大人,尽快,不要让嫌犯跑了,跑掉一个,我便从宫里补一个!”说这话时,冷冷扫了眼皇后和太子,抬手在对方肩头轻拍三下,有让对方三思而行的味道。

    母子二人心中惶恐,都听懂了牛有道话里的意思,童家跑掉一个,便会拿他们母子二人去凑数。

    高见成慢慢回头看向田雨。

    田雨则回头看向了三大派掌门,不见三位掌门有任何反应,他心中明白了什么,慢慢回头看向高见成,一脸纠结,最终还是微不可见地微微颔首。

    高见成立刻传令禁军,禁军立刻出动一部人马匆匆而去,赶去包围童府。

    现场的嫌犯,童家上下包括童陌在内的人都被押走了。

    牛有道没有阻拦,办童陌这种级别的人必须要有个说法,他不可能当众拔剑把童陌给宰了。

    早朝取消了,诸臣渐渐散去。

    接下来的几天,牛有道就呆在了宫中,亲自盯童陌一案,有意无意的就是想往商建雄身上扯。

    三大派明显在保商建雄,有三大派的阻挠,火烧不到商建雄的身上去,哪怕牵连到了商建雄,也直接被抹掉了,一切到童陌为止。

    这么大的罪名落在了头上,几乎是株连九族之罪,童府抄家,满门上下打入大牢。

    童家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但凡借助童家势力兴起的亲戚,牛有道一个都没有放过,对于这些人,三大派也无所谓,觉得无关紧要任由了牛有道去折腾。

    一时受株连的人,达数千人之众。

    童家那些差点跑了的人,童陌的直系亲属,全部当众问斩,速判速决!

    童家大宅内自然不止这些人,童陌喜好女色,光直接收房的就有近百号人,还有许多的奴仆。重要的全部诛杀,其余受牵连的也算是全部充公了,男的罚往边军充当劳役,女的或罚为贱役或卖去了青楼。

    风光多年的童氏,几乎被牛有道给连根拔起!

    事态并未就此打住,在牛有道的授意下,高见成的暗中配合下,墙倒众人推的举报越来越多,终于牵涉到了宫内的皇后和太子。童陌在位扶持二人多年,做下了多少事,母子二人想撇清是不可能的。

    “牛有道,放过他们母子吧。”

    天牢内,才一段时间不见的童陌已变得老态龙钟,头发都全白了,身在牢笼内恳求栅栏外的牛有道。

    是在他反复要求求见的情况下,牛有道才来了一趟,想看看他非要见自己想干什么。

    牛有道微微一笑,“童相果然是童相,身陷囹圄,依然对外面的事情了如指掌。”

    童陌:“童家已经这样了,你身为修行中人,为何非要对我等世俗中人赶尽杀绝不可?已经死了那么多人,还有老夫一条命!”

    牛有道:“还记得宁王吗?据我所知,被你残害的燕军精锐达数十万。抄家灭口的事,你似乎也做了不少,多少人被你害得家破人亡?你可曾放过那些人?”

    童陌双手抓着栅栏,沧桑老态地摇头,“其实你我都知道那些事情背后的真正主使者是谁,我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把刀而已。”

    牛有道:“你找我就为说这些?”

    童陌:“有什么条件都可以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应该明白,已经没那么容易收手,那些觊觎太子之位的人,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可只要你和三大派出手遏制,事态就能控制住,陛下会配合的。”

    牛有道没有再理会,转身走了,身后传来童陌的呐喊,“牛有道,道爷,道爷……”

    出了天牢,重见光明。

    随行在旁的管芳仪终于忍不住问了句,“道爷,你为何就是不肯放过皇后母子?”

    这次她真的很意外,在她眼里,牛有道一向宽容大度,从来没像这次一样过,非要赶尽杀绝不可。

    牛有道淡淡一句,“因为童陌的势力还在!”

    管芳仪狐疑,不甚明了。

    然而就因为这句话,童皇后和太子最终还是未能躲过一劫,检举揭发的人太多了,有些罪状连商建雄看了都心惊。

    总之牛有道就是死咬母子二人不放。

    最终童皇后被削去了皇后之位,打入了冷宫。太子也失去了太子之位,剥夺了一切职位,关入了幽庭之内。

    面对问罪的六国,童陌被凌迟处决,碎尸后装了六个箱子,送给了六国作为交代。

    杀了一国丞相来赔罪,六国还能说什么?说份量不足的话,让六国自己的丞相情何以堪?

    三大派处决了燕国丞相,对三大派内部来说,也给出了交代。

    曾经在燕国风光无限的童家,至此一切荣华烟消云散,留下的是斑斑血泪,还有无尽唏嘘。

    连走在街头的百姓,都感觉燕京的气象变了,而街头巷尾皆在议论童家之事。

    童陌垮了,太子垮了,朝堂上陷入了纷乱。

    几只飞禽腾空远去,身后是浩大的燕京京城,管芳仪:“我还以为你非要弄死他们母子两个不可!”

    牛有道:“和死差不多了,也许比死还难受,兴许也活不了多久,取而代之的人,是不会再让他们母子两个翻身威胁到自己的。”

    管芳仪:“可惜让那个皇帝躲过了一劫。”

    牛有道:“我的目标一开始压根就不是他,三大派不可能让我的人掌权。”

    管芳仪讶异,“只为童陌?”

    牛有道笑而不语。

    突然来到,在燕京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牛有道就这样走了……

    宫中废墟之地正在重建,大司徒高见成从御书房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出了宫,登上了马车。

    回到了自己的家,没有走正门,从侧门回的家。

    高家的家门口来了许多求见的官员,其中不少人是童陌以前的党羽,风向变了。

    回到自己书房内,范专端上茶水后,略带期待地问了声,“陛下找老爷,可是在商议大司空的职缺?”

    高见成坐在案后点了点头,“由我补缺,先稳住朝政,明日早朝便会商议此事。”

    范专笑了,“论威望和资历,这个时候老爷必然是众望所归,群臣必然是纷纷赞同,走个过场而已,不会有意外。”

    高见成苦笑,“在陛下眼里,最重要的还是我和牛有道有仇。”

    范专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端茶润了润喉后,高见成又问:“牛有道走了,可有什么消息给我?”

    范专:“没收到任何消息。”

    高见成放下茶盏叹道:“跑来搅出一场风云,烂摊子让别人去收拾,他自己却风轻云淡地走了。”

    范专笑道:“至少让老爷捡了一场便宜。”

    “捡便宜?”高见成略摇头,“你还没看明白吗?一开始我也没闹明白,直到他咬住皇后母子不放,我才明白了过来。童陌垮了,太子也完了,童系势力彻底树倒猢狲散。他这次是为我而来,是在为我扫清上位和捏权的路障,是要把我给推上位!”

    “呃…”范专一愣。

    高见成慢慢靠在了椅背,叹道:“扶商朝宗上位就是个幌子,是障眼法,根本不到火候。他已经在为将来布局了,商朝宗那边,如今又是我这边…他这是要在不知不觉中将燕国三大派给架空啊!咱们若不是知道自己跟他的情况,怕是也要被蒙蔽过去!这位道爷很厉害,三大派最后注定不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