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四章 路是她们自己选的
    董金环、安妙儿、林飞燕进入帐内后,只瞄了牛有道一眼,便立刻低下了头。

    压根不敢正眼去看牛有道,内心惶恐且后悔。

    以前身为下面的小弟子许多事情不知道,有些事情师门上层也不会告诉她们。

    如今因为经历天都秘境之事,被痛斥之余反而知道了一些情况,知道了牛有道杀逍遥宫长老郭青空一行的事,知道了牛有道硬扛三大派挑起战事,最近又知道了这位扳倒童陌之事。

    知道了不少事之后,才深刻明白了过来,眼前的这位道爷比她们想象中的更强大。

    三人也意识到了,赵登玄之流的面子怕是没用,牛有道就算不给赵登玄等人面子杀了她们,怕是连个浪都翻不起来,三大派根本不会为了她们而对牛有道怎样。

    以前觉得傍上了大派弟子就能怎样的想法,现在想来,竟是如此的可笑。

    三人真的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跪下!”费长流突然一声喝。

    董金环吓得一哆嗦,噗通跪地,安妙儿和林飞燕下意识也跪下了,一起跪在了牛有道面前。

    管芳仪冷眼斜睨,其实看这三个女人很不爽,有亲手宰了她们的冲动。

    不仅仅是背叛的问题,后来通过司徒耀那边才知道,这三个贱人背叛牛有道后还在三大派那边落井下石,为了自保,为了撇清和牛有道的关系,竟对牛有道极尽诽谤,说牛有道想对三人怎样怎样。

    别人不清楚,她管芳仪却是知道牛有道是什么人的,那方面就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对女色向来没什么兴趣,三大派送上门的女人哪个的姿色都强过这三人,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牛有道能看上你们?

    一见到三女,管芳仪想想都来气。

    费长流继而朝牛有道拱手道:“道爷,这三个逆徒任由道爷处置,是杀是剐,三派也绝无怨言。”

    “诶!”牛有道摆了摆手,似乎在说他说的有些过了,亲自走到了三女面前,还亲自伸手相扶,一个个将她们扶了起来,并安抚:“没事,一点小事,没那么严重,都过去了。”

    董金环哭着哽咽道:“道爷,我们错了,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管芳仪翻了个白眼,觉得恶心。

    牛有道又摆手,“没错,没错,想多了。站在你们三人的个人立场来说,你们并不欠我什么,也没必要为我去卖命,当时的情况,你们有别的选择可以理解,不算什么过错,过去了,事情都过去了,没必要再耿耿于怀。”

    “道爷…”夏花还想说什么。

    牛有道抬手打住,背了双手笑眯眯问三人:“听说你们三个委身的男人也来这边了?”

    原本只有逍遥宫的赵登玄在这里,后来是牛有道来此之前传讯给了三派掌门,让他们让林飞燕和安妙儿写信,把灵剑山那两名弟子给勉强过来了。

    三女陆续点头,“是!”

    牛有道:“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娶你们?”

    这个话题就尴尬了,三女吱吱呜呜着,没办法回答,娶她们,三大派怕是不会同意。

    其实一开始,三女也只是形势所迫,纯粹是为了保命,压根没想过委身的男人会娶她们,反倒是出来后‘得寸进尺’有了那方面的想法。

    见三人说不出来,牛有道又问:“那你们愿意嫁吗?若是愿意的话,这事就交给我了,我来帮你们找三大派说亲。我亲自出面的话,三大派多少要给我点面子,这事应该问题不大,应该能促成你们这段良缘。怎样?”

    费长流、夏花和郑九霄忍不住面面相觑,几人相当意外,不计前嫌也就罢了,居然还以德报怨主动为下面的小弟子操心这种事?

    听到他愿意亲自出面,又听他说问题不大,董金环心中涌起几分希望,赵登玄对她的情谊,她看的很清楚,知道赵登玄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关键是三大派那边。

    如今牛有道不计前嫌愿意出面解决这个问题,机会难得,她生怕错过,当即嗯了声,“全凭道爷安排。”

    而安妙儿和林飞燕却有些犹豫。

    牛有道盯着二女,“怎么,你们两个不愿意?”

    安妙儿脸上闪过一丝悲伤神色,“道爷,是我有眼无珠,所托非人,这种事强扭的瓜不甜,我不想勉强人家,还是算了吧。”

    林飞燕也嗯了声,“都过去了。”

    二女心里有些难过,两人不傻,都看出来了,那两个男人和赵登玄不一样,没什么娶她们的意愿,愿意和她们保持关系,却没有给她们名分的意思。

    牛有道:“我也是为你们好,有些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堵不住别人的嘴,人言可畏,众口铄金,你们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师门的清誉考虑,他们若是真的娶了你们,真情所致,自然是另一回事,你们说是不是?”

    二女纠结了,如她们自己所言,这种事强扭的瓜不甜,强嫁给人家又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然而牛有道不容她们拒绝,“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说亲的事交给我了,你们等着做新娘子好了!”

    问她们愿意不愿意似乎也是白问的,答应了是愿意,不答应也帮她们做主了。

    三女有点懵,牛有道已经挥手示意道:“去个人,把那三位给请过来。”

    没多久,赵登玄、木良丰、陈光祖三人请到,进了帐内见礼后都有些忐忑。

    也是因为不比在天都秘境的时候,了解的事情多了。

    进天都秘境前的牛有道很低调,许多事情身为下面弟子了解的不多,可出了天都秘境的牛有道突然变得强势了,了解的越多,心里越没底了,想以三大派的背景强压牛有道似乎还轮不到他们。

    “我茅庐山庄虽是个穷山窝,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地方,士可杀不可辱,辱我茅庐山庄者,我必让他血溅五步!”

    一见面,牛有道先砸出一番话来震慑,之后又笑问三人,“我听到一些传言,说什么我茅庐山庄的女人可以随便睡、随便玩,传言还说是你们说的,今天我想确认一下!”

    此话一出,董金环、林飞燕、安妙儿骤然看向三个男人,心中惊疑不定,竟说出这样的混账话?

    “没有的事!”

    “绝无此事,谣言不可信!”

    别说三个男人没说过这样的话,就算说过,也不可能承认,三人当即连连否认,很愤怒的强力否认。

    牛有道不想听他们叽叽喳喳个没完,没空跟他们慢慢玩,也不愿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抬手打住,“如此说来,你们三个对他们三个绝不是玩玩,而是真心的?”

    “自然是真心……”

    三人连连咬定是真心的,就算不是真心的,也不会在这里当众说是假意,何况看牛有道那握在剑柄上蠢蠢欲动的手的面子也不会说不是真心。

    牛有道又抬手打住,“口说无凭,笔墨纸砚伺候,是真心的就给我留下字据!”

    下面的人立刻端来笔墨纸砚,送到三人面前。

    这是干什么?三人面面相觑一阵,赵登玄看了眼董金环,倒是痛快,拿起笔来沾墨就写。

    情郎如此,董金环眉眼间浮现一抹羞涩甜蜜。

    木良丰和陈光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赵登玄带头了,只好也硬着头皮写了,表明自己是真心的。

    三张字据到手,牛有道逐一欣赏了一下,微微颔首,抬头看向三人,“你们是真的喜欢她们三个,不是我勉强的吧?若是觉得勉强,这字据你们现在就可以收回去。”

    “没有没有。”

    “没有勉强”

    三人多少笑的有些尴尬,皆摆手,不愿收回字据。

    牛有道收下字据,笑道:“真是良配!好,今后她们三个就交给你们照顾了,望今后好好善待她们,能否做到?”

    “自然。”

    三人连连点头,见这样就过去了,三人倒是松了口气。

    待几人一走,牛有道立刻领着人找逍遥宫和灵剑山的人提亲去了。

    提亲?逍遥宫和灵剑山的人自然是不答应,灵剑山长老师元龙婉拒推脱:“这种事需要你情我愿,我不是他们师傅,也不好为他们做这个主,还得问问他们自己意见。去,把他们两个叫过来。”

    给一旁的弟子使了个眼色,那弟子心知肚明,宗门不太可能让那种被人戳脊梁骨的女人嫁进来,这是要让他去通知那两人拒绝,那两人死活不娶,灵剑山也只能是装作无奈不好勉强。

    “不用那么麻烦,他们一定乐意迎娶。”牛有道喊住,掏出了木良丰和陈光祖的字据来给他们看。

    师元龙等人看过字据后,一个个神情抽搐。

    然而这事还是要经过宗门同意。

    至于赵登玄那边简单了许多,赵登玄真心主动表示要娶董金环,令逍遥宫火大。

    最终还是牛有道的面子大,在牛有道后续的一连串折腾下,又值这个时候,逍遥宫和灵剑山也不愿把这种小事无限扩大到影响大事,松口了。

    牛有道速办速决,两派一松口,这边立刻操办婚事,就在作战的军中,一切从简,让三对新人拜了天地送进了洞房。

    洞房就是三座略修饰美化了一下的帐篷,至于帐篷内今夜是否有春光,外人不得而知。

    不过夏花和郑九霄也看出了不对,拜天地时木良丰和陈光祖从头到尾不见一丝笑容,走过场似的。

    两人一开始在秘境内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思居多,谁知二女娘家有人,玩玩居然玩成了真的,这场婚事之前两人被宗门骂惨了,估计要影响到二人在宗门的前途。

    “嫁了怕也是没什么好日子过。”目送新人进了洞房,夏花叹了声。

    “路是她们自己选的,该帮的已经帮了她们,剩下的你们要多督促。”一旁的牛有道淡淡给了句。

    督促?夏花狐疑:“督促什么?”

    牛有道:“剩下的事是你们三个的事,我不管她们三个想什么办法,也不管她们愿不愿意,总之一年之内肚子必须大起来,一年后要看到呱呱落地。做不到,我找你们三个算账!”冷冰冰的话扔下,不疾不徐地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