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五章 脱胎换骨
    “唉,请吧!”

    燕京,一座高门大院门口,管家无奈着一张脸唉声叹气,请留恋在门口不肯走的出去。

    王留芳,原京城四大统领之一王横的女儿,也是牛有道曾在上清宗时的那个师兄宋衍青的前妻。

    赖在门口不肯走的王留芳泪眼婆娑,手抓着门框哭哭啼啼道:“陈管家,求你再向老太爷说说,爹爹不在了,家被抄了,离开了这里,我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王横见宋家垮台了逼着宋家给女儿写了休书脱离宋家后,不可能让女儿单身一辈子,隔年就给女儿另找了个婆家。

    他王横虽是京城的四大统领之一,可女儿毕竟是再嫁,门当户对的豪门大户不可能娶个再嫁之女,门当户对底子差不多的他也勉强不了,只能退而求其次。不过再怎么退而求其次,王横的权势摆在那,还是给女儿找了个不错的婆家,在京城数的上的商贾人家。

    后者也乐得巴结,有王横这个亲家,生意自然是做的顺风顺水。

    可现在王横死了,而且是卷入了叛乱的罪名中畏罪自杀。

    心里清楚的人自然知道,王横不可能自杀,十有八九是被宫里的人灭口了。

    原本王横背后的人也仅仅是想灭口,谁知后面事败,为了撇清关系,不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罪名真正是给王横坐实了,假戏真做,大罪当头的王家被抄了个一干二净。

    宫里也没做的太绝,没让王家牵连太广,没动王横嫁出去的女儿就是证明。

    可王留芳的婆家哪知道这深宫内不可对外人言的事,眼见京城这段时间抄家抄的轰轰烈烈的,连王横的家都被抄了,还是叛乱的罪名,据说因此罪了南州那个手握重兵的庸亲王,真的是慌了,事关满门上下的生死,哪能不慌。

    为了撇清关系,婆家一封休书给了王留芳,请她走!

    管家也不好强行驱赶,唉声叹气道:“夫人,您就当是为了两位小姐着想,两位小姐那么小,您不想连累她们吧?事情真的太大了,家里面惹不起这么大的事啊!”

    王留芳嫁到这里后,陆续生了两个女儿。

    闻听此言,王留芳泪满腮,抓着门框的手松开了,转身出门,抹着眼泪慢慢步下了台阶。

    跟随着一起离开的,还有几个陪嫁过来的下人。

    事情很严重的样子,一行也不敢在京城呆了,离开了京城。

    树倒猢狲散,离京不久后,几个下人见王留芳再无什么可能,遂趁其疲惫熟睡之际卷了金银细软跑了。

    幸好,还有个对王家忠心耿耿的下人,原是王横手下的亲兵,跟王横上过战场,后来一条腿残废了,走路一瘸一拐无法再从军,残废了在外面营生也不方便,被王横留在了家里照顾。

    正因为信任,王横才把他安排在了自己女儿的身边。

    这个下人没有让王横失望,没有抛弃王留芳,带着王留芳一起回了自己的老家。

    回到乡下,豪门大户出身的王留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又能干什么?靠那腿脚不便的下人艰难养活着,

    一男一女没名没分的在一起生活,乡下人指指点点的,后来王留芳主动愿意嫁给了那个大她差不多十岁的下人,也渐渐学会了干农活,学会了缝缝补补之类的家务,慢慢变成了一个农妇,还为那下人生养了三个孩子。

    自己的来历,还有那显耀的出身,王留芳从此再也没有提及过,也不敢提。

    至于京城中的两个女儿,从此也再无音讯,因为没有再联系过,自己日子过的穷困,给不了两个女儿什么,羞于去见,也不愿再联系,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

    后半辈子的王留芳隐姓埋名,日子虽然过的清苦,但也算是安稳渡过了余生。

    大势之下,许多人的命运起起落落,喜怒哀乐、生生死死、悲欢离合皆在大浪中浮浮沉沉,皆身不由己,最终都被时光无情的无视了,活着比什么都强。

    ……

    宋国皇宫内,锦榻上昏昏沉沉中醒来的罗照睁眼一愣,看到了负手而立站在榻旁盯着自己的宋皇牧卓真,下意识看了看四周,不在自己家里。

    “醒了?”牧卓真问了声。

    罗照沉默着慢慢爬了起来,坐那不吭声。

    牧卓真:“小小的一点打击便一蹶不振,酗酒度日,你太让朕失望了!”

    直接把罗照给接到了宫中也是没办法,前线主帅无能,根本挡不住金爵的攻势。

    一战便损失了宋国二十万人马,仅这一战就让宋国这边慌了神,再战又被金爵给打的节节败退,一向稳扎稳打的金爵竟然锋芒毕露,攻势迅猛!

    前线主帅的能力与罗照比起来,高下立判!

    战败消息接连传来,这边立刻将醉酒的罗照给带进了宫中,让他醒酒。

    罗照还是不说话。

    牧卓真沉声道:“罗照接旨!”

    ……

    偶有落叶飘零,贾无群坐在树下,翻看一份份收集来的情报消息。

    丞相紫平休拖着疲惫身躯来到,坐在了对面,贾无群抬头看了眼,微微一笑,顺手提笔在夹着白纸斜立的板子上写下了几个字:丞相累了。

    写完顺手一拨,写字板在特制的转架上面向了紫平休。

    紫平休看后摆了摆手,叹道:“罗照官复原职,已经紧急送往前线主持战事了。”

    贾无群提笔在转板的背面再写:大势已去,仅靠罗照,亦无力回天!

    写罢一拨,转了过去,之前写的那面转了回来,他伸手撕下了之前写过的那张纸。

    紫平休痛苦道:“难道大宋就这样完了吗?先生可有良策教我?”

    贾无群写下“我亦无能为力”转了过去,顺手又撕下转过来的一页。

    紫平休:“当年的宋国在燕国的打压下,虚弱不堪,之后宋国快速崛起强壮了国力,才有了吞燕的底气,别人只当是老夫治国有功,老夫却知是先生在背后良策相助。先生如今说这样的话,让我心中冰凉!”

    贾无群:我一书生,不善征战,面对战场厮杀亦束手无策!

    紫平休指了指摆在一旁收集来的消息,道:“先生一直在收集南边吴公岭那边的情报研究,难道不是在想办法吗?先生,形势危急,不可藏私!”

    贾无群:办法虽有,也只是苟且续命,何况陛下也未必会答应!

    紫平休精神一振:“不管陛下会不会答应,先生先说来听听。”

    贾无群写下“脱胎换骨”四字给他看。

    紫平休疑惑,“何谓脱胎换骨?”

    贾无群:吴公岭野心路人皆知,欲称帝,唯缺镇国神器!

    紫平休见之大惊,“你的意思是把镇国神器给吴公岭,让吴公岭称帝?”

    贾无群点头。

    紫平休起身,摸着胡须徘徊了一阵,之后又坐回了对面问道:“神器给了吴公岭,吴公岭敢称帝吗?他若称帝,韩国击败了这边,下一个必然就是他!”

    贾无群再提笔:吴公岭走到这步已无退路,称帝,韩国不会放过他,不称帝,韩国也不会放过他,迟早要收拾他。左右如此,神器给他,略作挑拨,他必称帝!背后支持他的天女教必出内乱!

    紫平休:“神器给了他,他就能出兵帮这边不成?”

    贾无群:不会!只有陛下退位,神器献上,拥吴公岭登上宋国皇位,统揽宋国南北大权后,他才会竭力与韩国一战,宋国才能获得更大的战略空间,两边实力凝聚后才有更强的反抗力量。此事,宋国三大派会答应,陛下却不会答应,陛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紫平休沉默了,明白了对方刚才为什么说皇帝不会答应。

    贾无群又写下一行字翻转给他看:保宋,陛下亡,但可保丞相权位不失!保陛下,大宋与陛下皆亡,丞相亦亡!我不教丞相做不忠不义之臣,如何抉择丞相自省!

    紫平休又起身了,在庭院中徘徊个不停,不时低头,又不时抬头看天,嘘长叹短个没完。

    他明白了贾无群的意思,只要他主持了此事,不但可保他,还能保住朝中一批人,吴公岭若想顺利接手宋国的话,需要他们这些人。可又如贾无群所言,一旦做了这事,便是不忠不义。

    贾无群静静看着他来来回回,自从舌头被缥缈阁割掉后,他也只能安安静静着。

    好一阵后,紫平休转身看着他,问:“先生是不是早有这想法,只是迟迟不肯说出口?”

    贾无群再提笔写下原因给他看:下下策,早说无益,风声鹤唳之际,陛下草木皆兵,耳目四张,稍有筹措异动便是灾祸。不到最后不能轻举妄动,丞相露不得任何端倪。到了最后,宋国三大派那边只需轻轻一推,必毫不犹豫助丞相一臂之力,水到渠成。有三大派保护,丞相亦无风险!

    紫平休看后苦笑,懂的,只是这轻轻一推,牧氏皇权瞬间就要烟消云散。叹道:“先生还真是给我出了个好办法,真正是让老夫左右为难,难以取舍!我想问先生一句,先生出此下策,可会内疚?”

    贾无群又写下一行:操弄大势者不亡,规则不改,争争夺夺永无宁日,谁人为君,谁人称帝,于我又如何?我只愿守得紫府一方平安,无心天下谁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