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六章 惊变
    “末将无能,罪该万死!”

    韩军中军帐内,一战甲凌乱一身狼狈的将领哗啦跪倒在地,汗颜请罪。

    此将麾下十万之众追敌,追入一山谷时,突然山崩,滚石断了前后退路,前锋大军遭遇伏击,后方人马紧急救援,却不料宋军是在围点打援。大军遭遇大败而退时,又遇伏兵在退路上伏击。

    进退之际,连吃败仗,十万人马几乎全军覆没,逃回来的不过数千人,此将也差点丢了性命,得亏修士拼命抢救才躲过一劫。

    帐内众人神情凝重,至韩宋交战至今,韩军还是头回吃这么大的亏。

    金爵凝视下跪之人一阵后,喟叹一声,“此战之败,错不在你,是我轻敌冒进,你下去歇着吧。”

    “谢大帅不杀之恩。”那将感激涕零磕头之后起身,抹了把泪离开了。

    金爵转身,走到了地图前,沉吟道:“这诱敌打援又劫归路且兼具障眼法的布置,节奏极为严密,调兵遣将极有章法,不像是赵之焕能施展得出的手笔,倒像是罗照…难道是罗照回来了?”

    他这里话音刚落,外面一声报,传讯官来到,急报:“大帅,探子报,宋军主帅赵之焕被撤,罗照已归来重新统领宋军作战!”

    “啊,罗照回来了?”帐内顿时一阵哗然。

    对宋军来说,金爵逼得人喘不过气来,可对韩军来说,罗照也同样是块难啃的骨头。

    面对罗照,韩军也只能是一步步来,想速战速决的话,罗照也不是吃素的,不容得逞。

    果然是罗照回来了!金爵慢慢闭上了双眼,叹了声,“怪我轻敌,此战助长了宋军士气!”

    ……

    宋军阵营内一片喜庆,中军帐内一道道军令下达的罗照却轻松不起来。

    他和金爵交手这么久,深知这一仗胜的讨巧,韩军冒进,才给了他下手的机会。

    他接手这边时也有点意外,不知战事解冻后的金爵为何风格突变。

    殊不知金爵是在接到牛有道的威胁后,心有隐忧,想赶在燕赵之战结束前先解决掉宋国,免得到时候腹背受敌,才被他捡了这回便宜。相当大的程度上也得感谢宋军前任主帅赵之焕接连吃败仗,用巨大损失麻痹了金爵。

    然而捷报传回宋京后,却让宋国朝廷精神一振,为了鼓舞民心士气,大肆宣扬。

    可并未高兴多久,罗照只是遏制住了韩军的狂进势头,难阻韩军的步步推进。

    满怀期待的宋国朝臣们又渐渐失望。

    局势越来越不妙,紫平休最终还是做出了那个不想做出的抉择,贾无群亲自出马,秘密联系了宋国三大派的人。

    对宋国三大派来说,是保牧氏皇权还是保宋国,还需要多想吗?

    正常情况下,宋国三大派肯定要保牧氏皇权,因为不想宋国内乱影响他们的利益,可如今已经成这样了,还能收回南边被吴公岭占的领地。加之有紫平休愿意帮忙稳住内部,不让出现大乱。

    这个时候保住了宋国就是保住了三大派的利益,至于外部,各家自扫门前雪,已经不指望燕国会出兵了。

    贾无群不费吹之力就轻易说服了宋国三大派。

    之后,宋国三大派迅速派人秘密护送贾无群赶往了宋国南部,密会吴公岭。

    一场机密会谈,贾无群离去后,捡起地上的纸张,看着贾无群留下的字迹,吴公岭抹了把冷汗之余,又目露野兽般的兴奋目光,“得来全不费工夫,天助我也!”

    ……

    屋檐下走廊,栏椅上,冯官儿倚坐,眼中满是忧虑神色,整个人清瘦了许多。

    罗照再赴战场,并未逆转战势,令她极为担忧,担忧罗照会遭不测。

    “夫人,掌门来了!”一名看家护院的修士跑来急报。

    冯官儿一愣,狐疑:“掌门?”

    “官儿!”熟悉的声音传来,冯官儿回头一看,还真是贵客突然来访,凌霄阁掌门关极泰法驾亲临。

    她赶紧起身跑下台阶拜见,可谓相当意外,掌门之尊亲自来她家,还是第一次。

    两人在客厅落座,关极泰屏退左右,道明了来意,希望冯官儿能帮忙劝罗照配合这边的行动,毕竟此时的罗照手握前线兵权。

    要换皇帝?冯官儿震惊的不轻,急声道:“这不可能,罗照心高气傲,绝不会做叛臣,更何况他还是陛下的义子,还请掌门三思!”

    关极泰:“如果好劝,也不会找你。你与他夫妻多年,尽力劝劝他。”

    冯官儿连连摇头,“掌门,我劝也没用,这种事他不会听我的,更何况,他现在对我…”

    关极泰:“你们的事我听说了,也能理解,他连遭挫败,那只是他一时失志,满腔抑郁发泄在了你身上而已。此一时彼一时,你告诉他,只要他乖乖配合,不说别的,哪怕是看你的面子,凌霄阁也会继续保他的前程!”

    冯官儿有苦难言,也羞于启齿,若不是担心罗照的安全,准备一旦宋国大势已去再帮罗照一把后路,她现在已经找根绳子在梁上把自己给吊了。

    “掌门,没用的,这种事他不会答应的!”

    “你确认没用?”

    “真的没用,他绝不会答应的!”

    关极泰没了二话,起身就走。

    冯官儿心中惶恐,罗照是铁杆的保皇派,一旦三大派决定换皇帝,罗照宁死不从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掌门,掌门……”冯官儿连忙追了出去。

    两名修士闪来,将她拦下了,“夫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

    关极泰赶到了皇宫,与先到的血神殿掌门瞿翻、裂天宫掌门吴承雨碰头在了一块,联袂找到了宋皇牧卓真。

    “商剑?”牧卓真惊疑不定,不知三大派掌门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查看镇国神器,也问出了疑惑,“为何非要现在查看?”

    瞿翻道:“外面有谣言,说镇国遗失了,所以前来查看。”

    牧卓真意识到了不对,不肯拿出:“三位掌门放心,镇国神器在密库里,除了朕无人能打开,绝无遗失的可能!”

    吴承雨冷冷道:“打开看看又何妨,难道我们不能看吗?”

    牧卓真紧盯三人的反应,最后突然冒出一句:“谣言属实,的确是丢了!”

    关极泰挥手示意了一下,身后弟子突然闪身而出,当场将牧卓真给拿下了,摁跪在了地上。

    大内总管莫高失声道:“你们想干什么?来人!”

    一群修士太监闻声闯入,却见寒光一闪,一把剑架在了牧卓真的脖子上,令冲进来的人忌惮。

    宫内宫外突然大乱,三大派的弟子突然动手了,将牧卓真的儿女全部给抓了押进宫内。

    宫内,层层禁军将三大派掌门等人给围了,然而皇帝受制于人,禁军不敢轻举妄动!

    待到他的儿女押来,禁军不得不让路放行。

    三大派拿了牧卓真的儿女威胁,牧卓真依然不松口,依然不肯交出镇国神器。

    之后三大派直接对他动用了酷刑,哀嚎中的牧卓真受不了那残酷折磨,又见儿女一个个倒在血泊中,终于松口了。

    铜浇铁铸无法强行开启的密库终于打开了,一把通体黝黑巴掌宽的古剑落在了三大派的手中。

    当!关极泰手起剑落,将一把宝剑削铁如泥般轻易斩断,验明了真伪后朝瞿翻和吴承雨点了点头……

    宫中朝房内,百官汇集,紫平休闭目养神端坐。

    百官等的不耐烦后,有人询问:“丞相,让我等干耗在此,究竟为何?”

    紫平休眼不睁,淡然道:“等着就是。”

    外面杂乱动静传来,有人通过窗户看了眼,见到护卫禁军在宫内来回奔波,不禁呼唤众人,“出什么事了?”

    有人要出门看个究竟,却被门外修士拦住了不让出。

    等了一阵后,有数名三大派的弟子闯入,到了紫平休身边,护卫在左右,一人俯身在紫平休的耳边嘀咕了一阵。

    紫平休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慢慢站了起来,沉声道:“如今我大宋的局势,诸位都心知肚明,现在老夫想问问诸位,还想不想保住大宋!”

    ……

    “大都督,夫人来了。”

    帐外有人通报了一声,帐内地图前的罗照回头,只见冯官儿在几名凌霄阁弟子的陪同下来到。

    一见冯官儿,罗照内心痛楚不已,沉着一张脸道:“你来作甚?”

    冯官儿一脸纠结,左右看了看,对帐内其他人道:“你们先退下。”

    几名文书躬身告退。

    冯官儿随后也道明了来意,劝罗照听从三大派的安排,稳住大军听从调遣。

    罗照神情扭曲,颤抖着胳膊抬手指向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冯官儿满脸痛苦,她不想来劝,但她不答应不行,她不能让三大派对罗照下毒手。

    “贱人!”罗照唰一声拔剑,剑指冯官儿,“你不知羞耻便罢,如今还要教我做那不忠不义之事,我岂能饶你!”

    说罢就要冲来斩杀,然跟随而来的修士不是吃素的,当场动手,将咆哮中的罗照给制住了。

    帐帘再次掀开,进来了一人,满脸笑意的拿出了一份皇帝陛下的旨意。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撤换的前线统帅赵之焕,“罗照,陛下旨意你遵是不遵?陛下有旨,前线大军由我来统领,你可以暂歇了!”

    “奸贼,必是矫传圣旨!”罗照挣扎怒骂,一旁修士再次出手,令他无法再出声了。

    赵之焕冷笑一声,拿着圣旨转身而出,向全军将士宣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