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七章 罪己诏
    后方山谷内,激烈的打斗声响起,惠清萍没有回头继续在山路上前行。

    随行的弟子个个惴惴不安,师傅背叛师门了,背叛了天女教!

    面无表情的惠清萍自己,以前也没想过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愿意跟她一起背叛天女教的,她带走了,基本上都是她这一系的人。

    不愿或不敢背叛的,事先划分问话时已被她带入了陷阱,此时正被宋国三大派的修士围剿。

    谈不上什么内疚不内疚,她有理由安慰自己,是天女教先对不起她的,是天女教先牺牲了她!

    她如今已经跟吴公岭穿了一条裤子,面对更大的利益,她听了吴公岭的唆使,与宋国三大派里应外合,对天女教在这边的人下了毒手清洗,为宋国三大派接手这边清场。

    想要宋国的天下,就必须要做出切割和选择,这是吴公岭和她要付出的代价,宋国三大派不可能让这边脚踏两条船,也不可能再让天女教把持这边,肯定是要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才放心。

    打斗平息了,亲临现场的凌霄阁掌门关极泰冷目扫了遍山中四散的天女教弟子尸体,面无表情地转身飞掠而去。

    从旷野返回府城,直奔吴公岭府邸……

    庭院中,地上一堆断刀断剑,吴公岭手捧宋国镇国神器商剑,来回抚摸不停,啧啧有声,“武朝商颂的宝剑,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

    一旁,如今的同仙阁掌门单东星暗暗感慨,这厮居然要做宋国皇帝了!

    为了确认宋国三大派不是诈这边,他单东星代表这边亲自去了宋京那边观看事发经过,亲眼目睹了宋皇牧卓真被拿下,亲眼目睹了牧卓真的一些儿女被杀,亲眼目睹了一些宁死不从的忠臣被杀。

    尽管亲眼目睹了,可想想吴公岭这一路走来的发迹过程,他依然有种荒唐如梦的感觉,就要从燕国叛将变成宋国皇帝了?

    感慨之余又有些惋惜,前面是天女教,如今是宋国三大派,同仙阁还是要靠边站,没办法,同仙阁的实力还是弱了些,没实力控制大局。

    脚步声传来,关极泰带着一行弟子直接闯了进来。

    吴公岭回头一看,立刻哈哈大笑道:“关掌门,如何?吴某说话算话没骗你吧?”

    关极泰行心中冷哼,你坑蒙拐骗的事做的还少了?

    吴公岭扮清官审案,弄了堆青天大老爷匾额,并对百姓下跪抹泪的事,他早有耳闻,深知这是个不要脸的家伙。

    他也感慨,早先恨不得弄死吴公岭,如今却要扶持这位登上宋国皇位,他也有种做梦的感觉。

    他也懒得废话,“你确定从北部撤军可行?”

    吴公岭反问:“不撤军还能怎样,罗照不从,就凭赵之焕那草包,能是金爵老鬼的对手?”

    关极泰:“你不是号称能征善战吗?为何不亲临前线出手?”

    吴公岭挥了挥手中剑,“这么远的路,我麾下人马又飞不过去,难道你们要让我去指挥…”一时间有点不知该怎么称呼北部的人马,宋国朝廷人马?“唉,总之北部的人马,什么状况我一点都不了解,我跑去了,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这仗没法打的,送上门找败仗打的事我不干,让他们紧急撤退才是上上之策!”

    关极泰:“你不会是怕了金爵吧?”

    吴公岭:“关掌门,这和怕不怕无关,而是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宋国如今的状况,被燕国一搅,已是虚弱,南北人马捏在一起也难是韩军对手,明知不可为而为是蠢人干的事,既然知道是傻事,就没有必要跟韩军硬碰硬。”

    关极泰:“难道就眼睁睁看着韩军占领大片领地不成?”

    吴公岭摆手,“争一时之输赢没意义。他们喜欢占领,就让他们占好了,占下的也未必能是他们的,退让了也未必就是输。让北部大军快速后撤,把韩军放进来,金爵有本事扔下粮草辎重追追看,只要我们保存着实力,金爵有种把战线拉长试试,谅他也不敢!”

    “韩军人马并非无穷无尽,毕竟是有数的。宋国这么大的纵深面积,就是我们唯一的优势,要扬长避短。打不赢不丢人,打不赢就承认打不赢,没必要死拼到底,打不赢咱们可以跑啊!重要的是保存实力,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实力,韩军越深入,他的后勤补给消耗就越大,阵线拉的越长,我们下手的机会就越多。”

    “不要硬碰硬,他进我们就退,他停我们就骚扰,绕到左边闹、右边闹、后面闹、前面闹都行,始终让他们保持一定的烈度。什么决一胜负的事就别想了,金爵老鬼不好惹,只要耗下去,我们耗的起,韩国耗不起的。”

    “几百万大军长期深入宋国境内,韩国内部没有足够的兵力,等到燕赵之战结束了,到时候看韩国慌不慌。只要我们保持着足够的实力,让韩国吃到嘴的无法彻底吞下,燕国是不希望看到韩国坐大的,到时哪怕是双方假意谈判联手,韩国为了自保,到时候自然要不战而退!”

    关极泰神情扭曲道:“你马上要做宋国皇帝了,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宋国被韩国打个稀巴烂不成?”

    他想骂娘了,照这样搞下去的话,把宋国搞烂了,多久才能恢复元气?三大派的利益要受到巨大损失。

    宋国打烂了就打烂了,吴公岭无所谓的,他才没什么负担,让他为了保卫宋国拼命更不可能。

    他苦口婆心道:“关掌门,你逼我,我也没办法啊,目前的情况就这样,打不赢就是打不赢,你逼我,我也不可能打赢啊!打烂了就打烂了,打烂了再重建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总比灭国的好吧?保存实力和韩国周旋到底就是胜利!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这样想尽办法跟他们拖下去,打不赢还硬拼,我脑子有病还差不多!”

    关极泰咬牙道:“你这样搞,无数人要家破人亡,你就不怕被宋国百姓的唾沫星子淹死?”

    吴公岭:“是命重要还是唾沫星子重要?百姓善忘,过去了自然就过去了,人心嘛,战事结束了再想办法收拢就是,先保住安身立命的本钱才是上策!”

    宋京,乱作了一团,因为宋皇牧卓真下了道罪己诏便跑了。

    罪己诏上,牧卓真说自己无能对不起宋国百姓之类的,退让皇位给吴公岭!

    京城百官亦纷纷携家带口离京,往南而去。不走不行,按吴公岭的战略,这京城之地迟早要让韩军给占了。

    这动静一起,不管是京城富贵人家还是平民百姓,有条件的都纷纷南迁。

    浩浩荡荡的车队中,一辆摇晃的马车内,牧卓真痴痴呆呆着靠在车厢上,目光涣散无神。

    他还不知道自己下了罪己诏,但却明白,如今的旨意还不是三大派和那些逆臣想怎么拟就这么拟,他的印章还不是想怎么往上盖就怎么盖。

    皇后不时抹泪,陪同在车内的大内总管莫高黯然。

    三大派本想做掉牧卓真,被吴公岭保下了,吴公岭让他们先留着,说还有大用。

    随同车队而行的,还有大量宫女太监。车马不够,不少的后宫妃子只能是坐在板车上挤一堆,一路风吹日晒颠簸着,皆毫无怨言。能活着就不错了,还不知道后面面临的会是什么下场,心慌慌的。

    车队中,百官俱在,就直接在车厢内处理公务。

    马车里办公,晃的有点眼花,紫平休偏头看了看窗外。

    外面的车辕上,贾无群吊了条腿晃荡着,靠车门坐着,时而看马夫驾车,时而悠然自得地欣赏着沿途的风光。

    紫平休忽然出声,问了问牧卓真的情况,获悉很安静后,“唉!”还是忍不住叹了声。

    本来,动牧卓真三大派可能还有些顾忌,然而在百官的配合下,军政事物一切如常运转,平常怎么运转的就怎么运转的,未出任何乱子,就这样上下联手把牧卓真这个皇帝给抽调了。

    前线交战的宋军,在统帅赵之焕的率领下,全面撤退。

    韩军追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不对劲,担心有诈,金爵那个稳当性子勒令大军停下了。

    召集诸将商议,商议来商议去,也没人看得懂罗照是个什么打法。

    这边还不知道罗照已经突然被控制了,宋军主帅又突然换回了赵之焕,做梦也不会往这头上去想,谁能想到前线交战统帅能如同儿戏一般换来换去?

    这稀里糊涂的状况,彻底把金爵给搞懵了,一辈子没遇上过这种状况。

    帐外一声“报”,有紧急情报传到,宋军的情况没搞明白,宋京那边的消息倒是先来了,说是宋皇牧卓真下罪己诏退位了,把皇位让给了吴公岭。

    “把皇位让给吴公岭?”金爵抢了情报到手后目瞪口呆,吴公岭成了宋国皇帝?

    诸将面面相觑。

    “报!”又有紧急军情送到,前锋抓到了宋军的一些伤兵,据伤兵交代,宋军统帅又换成了赵之焕。

    这边还在琢磨是怎么回事,之后陆续来到的情报终于让这边搞清了状况,宋国三大派废掉了宋皇牧卓真,扶持了吴公岭上位。

    而后续情报显示,宋军北部人马正在向南撤,而吴公岭的南部人马正在集结北上。

    也就是说,宋国南北纵深彻底打通了,宋国兵力和吴公岭的兵力联手了,这将大大增加韩国吞并宋国的难度。

    当初金爵逼吴公岭在宋国后方捣乱为何?就是为了降低攻宋的难度,免得消耗韩国太大的国力!

    咚!金爵一拳砸在了案上,怒喝道:“传讯给朝廷,问问天女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