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八章 御驾亲征
    怎么回事?天女教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惠清萍和吴公岭同流合污背叛了师门。

    偏偏某种程度上还不能说惠清萍是背叛了师门,天女教的门规是不能嫁人的,为了拐弯抹角的把惠清萍嫁给吴公岭,事先已经让惠清萍退出了天女教。

    这事真没办法详掰,掰清楚了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不愿掰清楚也是自欺欺人,谁还不知道惠清萍退出天女教的猫腻不成?

    说背叛师门的,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惠清萍那一系的弟子背叛了师门,人家听师傅的某种程度上好像也不算太过分。

    总之这事彻底让天女教恼羞成怒了。

    天女教内部还好说,外部的压力就大了,韩国朝廷震怒,百川谷和无上宫愤怒了,皆问罪天女教。

    当初若不是天女教为了一己私欲,吴公岭只能和韩军前后夹击攻打宋国,说不定在战事解冻前就将宋国给撕扯的差不多了。

    一开始的吴公岭也没那么大的实力,那时不听话根本经不住收拾,方方面面都能收拾吴公岭,就因为天女教横插一脚,牵制住了百川谷和无上宫。宋国为了避免双线作战也没动吴公岭,种种原因下,硬是给了吴公岭发展壮大的机会。

    总之归根结底还是天女教因为自己的私心,才酿成了如今的局面。

    而现在,有了宋国三大派的支持,如今的吴公岭再也不是谁想收拾就能收拾的,已经彻底丧失了收拾吴公岭的机会,天女教想报仇雪恨也没脾气。

    把事情给搞成了这样,天女教的日子很难过

    揭开帐帘,见到帐内盘膝打坐的牛有道,管芳仪真是服了这位。

    其实出了天都秘境后,牛有道的事情挺多的,但是这位睁眼就是事,闭眼后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修炼的事情再忙也不会轻易放下。这种干净利落的转换,管芳仪自认做不到,那么多复杂的事情如何能静下心来?

    “道爷!”管芳仪喊了声,等牛有道缓缓睁开了双眼才走了进去,说道:“宋国那边出现了剧变。”

    “剧变?”牛有道略皱眉道:“宋国不至于这么快就被韩国打垮了吧?”

    管芳仪扔了情报给他看,“牧卓真下了罪己诏,把皇位让给了吴公岭!”

    “”牛有道还以为自己听过了,拿了情报详看,有些事情情报上虽然没有,但只要不傻的都能看出端倪,还没走到绝境,牧卓真怎么可能退位让贤,嘀咕了一声,“看来是宋国三大派废掉了牧氏,转而扶持了吴公岭,这吴公岭居然要做宋国皇帝”

    这事纯属意料之外,可细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然而牛有道怎么看都觉得荒唐,可事实偏偏就是如此。

    管芳仪叹道:“各方诸侯折腾一辈子也难摸到边的事情,这不要脸的家伙得来却是全不费工夫,宋国皇位从天上掉下来,硬是砸到了他头上,这便宜捡的。”

    牛有道苦笑,又摇头,“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么大顶帽子砸下来,会砸死人的,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他却承受得起,为何?不管他要脸还是不要脸,不过一叛将,能从燕国诸侯的围剿下脱身,还能在三国角力下站住脚,又能快速经营出自己的势力范围,这四处借力打力的能耐不简单。”

    “他那种处境,真要是个要脸的人的话,根本活不到现在,若不是死皮赖脸硬生生娶到了惠清萍,借到了天女教的势,现在只怕连喘息的空间都没有,已经死无全尸都是有可能。”

    “苍州叛乱起,几十万人马跟着他不辞辛劳、居无定所,被撵的跑来跑去,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几十万人马跟着他,哪怕身陷绝境都没能跑散掉,能得到这么多人马的拥护,仅凭这点就不简单。没有他之前一步步打下的基础,这皇位也落不到他头上去。因为他有准备,机会才是他的,没准备的话,这次的机会也没他什么事,别人也不会想到他头上去。说他捡便宜有点过了,是他靠自己本事得来的。”

    京城南撤的浩浩荡荡人群,终于和吴公岭北上的大军会合。

    碰面打过招呼后,吴公岭驱马到了一辆马车前,马鞭拨开车帘,盯着车内浑浑噩噩的牧卓真打量了一阵,之后目光在徐娘半老且战战兢兢的皇后身上瞄了瞄。

    当晚,惠清萍被吴公岭找了个借口支开了,又借口问话,吴公岭把皇后召进了自己的帐内。

    皇后进去后许久没出来,等到后半夜哭哭啼啼跑出来时已是衣衫凌乱,一头撞死在了一块大石上。

    发生了什么,有些人心知肚明,但没人吭声。

    一开始,宋国三大派还不知道吴公岭留着牧卓真能有什么大用,现在明白了。

    原来吴公岭担心会有什么猫腻,担心宋国三大派会留什么后手,见到牧卓真,确认了牧卓真的身份后,拟出一份罪状公告,骂牧卓真愧对大宋之类的。之后又说牧卓真羞愧自尽,皇后也追随他去了,其实牧卓真是被强行勒死的,与皇后的尸体一起葬了。

    至于牧卓真后宫的那些妃子,但凡为牧卓真生有子嗣的,不管有多漂亮,吴公岭一个未留,全部处死了。

    牧卓真的儿女,亦全部秘密坑杀,可谓是斩草除根。

    对外则言是罚做了劳役,许久以后才说是与韩国交战时,死在了韩军的手上。

    有个别在京城抓捕时就侥幸逃掉的牧卓真子嗣,此后吴公岭也一直在派人秘密追捕。

    那些处死妃子中,有朝中官员背景的,连累了家人,吴公岭毫不留情,直接将相关官员也给血洗了。

    这种做法,哪怕是牧卓真在位时也不敢这样做,可他吴公岭正是破而后立的时候,没有受到原有利益体系的约束,敢放开手脚折腾,没有负担!

    至于其他的宫中妃嫔,还有朝中官员背景的,纷纷遣散给了其家人安置,吴公岭没得罪这些官员。

    剩下的,全部押解去了后方,当做了战后论功行赏的物品,令一群将士颇为兴奋,摩拳擦掌不已。

    其实吴公岭暗中挑了一些喜欢的给自己留着,但顾忌惠清萍,不敢公开,秘密交代了手下看好,也一起押往了后方。

    后面押来的罗照,宁死不从,吴公岭本想杀之,冯官儿哀求之下,凌霄阁出面保下了罗照!

    该清理的清理了,该血洗的血洗了,在百官拥戴下,吴公岭正式登基称帝!

    头戴凤冠,身着华丽衣裳,与吴公岭一起登上高位,接受百官朝拜的惠清萍恍然如梦,自己居然成了宋国皇后!

    之后,吴公岭大肆封官授爵,那些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纷纷鸡犬升天!

    一叛臣贼子居然成了宋国皇帝,天下震动!

    齐京皇宫,获悉牧卓真死讯的昊云图扔下了手上的情报,靠在椅背,“唉!”仰天唏嘘长叹了一声。

    一旁陪着的步寻明白的,牧卓真堂堂宋国皇帝,说换就被换掉了,昊云图这个齐国的皇帝又何尝不是受到了齐国三大派的钳制。

    一时间,兔死狐悲情绪泛滥的人不止昊云图一个。

    燕京皇宫,窗外繁花美景,窗内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的阿雀默默泪流。

    牧卓真的死讯传来,她也不知是不是伤心,莫名就流泪了,她以前以为自己能与牧卓真相厮相守一辈子的。

    她知道,某种程度上,她被牧卓真送来了这边算是躲过了一劫,否则从听来的情况看,还不知是个什么下场。感谢么?应该感谢牧卓真么?

    过往一切的一切,亦恍然如梦。

    宋国新皇登基,吴公岭传告天下,御驾亲征!

    所有人都在关注宋国这位新皇帝怎么和韩国打这一仗,然而吴公岭的御驾亲征只是喊的震天响,只是亲自调兵遣将指挥人马跑来跑去,和韩军追来追去闹着玩似的,压根就没正儿八经打过一仗。

    别的本事不敢说,吴公岭指挥大军逃跑的本事估计是练出来了,同时又骚扰不断,搞的韩军没脾气!

    燕军大帐内,地图前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呵呵了一声,看着地图直摇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金爵这回怕是麻烦了,怕是做梦也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

    商朝宗亦看着地图微笑,“吴公岭能拖住韩军,对我们不是坏事。”

    韩**营内,咚!盯着地图的金爵一拳砸在墙上,愤恨道:“天女教罪该万死!”

    岂止是麻烦,面对吴公岭这种搞法,他是一个脑袋两个大,你能打是不错,人家吴公岭不跟你打!

    堂堂宋国皇帝,居然不把自己国家当回事,居然不把宋国子民当回事,面对外敌入侵竟然丝毫不抵抗,你想怎么破坏随便你,你爱怎么烧杀抢掠都行,世上有这样的皇帝君主吗?换了别人早做不下去了,偏偏吴公岭破而后立没这方面的负担。

    金爵不可能像蒙山鸣一样跑到宋国动辄屠灭,韩国是准备来占领宋国的,你把什么都毁了,把人给杀光了,占块什么都没有的地有屁用!屠灭下去不说把人给吓跑了,人心丧尽占领了也麻烦。

    退又不能退,韩国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死了那么多的人,能这样草草收场吗?

    在没击败对方前,守又不好守,分散兵力守住占领的地盘?吴公岭手上保存着完整的实力,你分散兵力试试看!

    韩军彻底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况,又没办法恢复占领地的生产秩序做长期补给的准备,宋军会骚扰,物资补给只能从韩国那边长途输送。

    吴公岭这样搞,对宋国百姓来说,是场浩劫,罪名却是由入侵的韩国来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