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九章 卑鄙手段
    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方势力盯着宋国的关注目光又迅速盯向了赵国境内。

    燕军长期的拖延帮助之下,令赵军无法抽出有效力量平叛,田、马叛军终于抓紧时间将手下人马整顿完毕,晓月阁亦聚集了大量的散修。

    光靠晓月阁的人员数量无法支撑对赵国的攻占,可晓月阁处心积虑了多年,一直摸排着修行界的情况,什么人能招揽,什么人不能招揽早就心中有数,趁着燕军为他们争取时间的机会,多年的准备派上了用场,按图索骥,吸收了大量的散修加入晓月阁。

    晓月阁本就不是什么师承代代传的门派,本就是一个组织。

    如今抛弃了杀手组织的身份,公然浮出了水面,号召有志之士来共创大业,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目前的局势明摆着,许多散修看到了希望,纷纷来投。

    万事俱备,田、马叛军悍然发动了对赵国的进攻。

    进攻的理由居然是朝廷欠饷,田、马这段时间一直未给下面人马发饷,下面骨干又配合着强力封锁消息,在军中制造谣言,说赵国朝廷欠饷不发。

    待下面军士久无军饷,积怨甚深之际,稍加挑拨激起群愤,便趁势发动了进攻,说是要让朝廷给个交代,贼喊捉贼!

    赵军主力受到燕军牵制,无力压制叛军,田、马叛军的攻势,可谓一路势如破竹,根本就没有遭遇任何有效的阻击。

    攻城掠地之后,田、马放纵下面人马奸淫掳掠一场,将士们分金分银很是痛快。

    这些赵国子弟,不管事后是不是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只要一动手,便成了叛军,奸淫掳掠的事一干,便没了回头路,经不住吓唬,只能是跟着一条路走到黑。

    叛军所到之地,各地州府有死战到底者,见朝廷救援无望也有大量归顺者。

    前者死,后者保住了身家性命和官职,只不过效忠的对象换了人。

    叛军一路席卷,招降纳叛,号称三百万大军,直逼赵京。

    京城告急,庞腾只能不惜代价回撤,赶回去救援。

    救援的代价是五十万人马全面断后,哪挡得住蒙山鸣指挥的数百万大军,被燕军一口给撕了个粉碎。

    燕军随后又火速追击庞腾人马。

    谁知叛军早得到蒙山鸣的示意,只是诱敌,也是为了让庞腾扔下了那五十万人马送死,消耗庞腾大军力量。

    叛军关键时刻掐准了时机突然放弃了奔袭京城,改向拦截庞腾来援人马,将庞腾大军给堵了个正着。

    后方燕军杀到,一前一后夹击,双方联手,在离赵京只有八百里距离的广袤大地上展开了最后的决战。

    ……

    “哇哇…”

    婴儿嘹亮的啼哭声在黎明之际响彻,浑身是汗的凤若男躺在榻上,脸色苍白无力又带着欣慰。

    王府上下顿时一片喜庆,商淑清抱着襁褓里的银儿看了又看,手指不时拨弄一下寻觅吮吸的小嘴嘴。

    “快,小王爷出生了,快向王爷报喜!”蓝若亭兴奋的声音响起。

    喜庆劲才刚掀起,夜空中几只大型飞禽掠过,十几条人影从天而降,直接坠向王府。

    人还未落入王府,已经被警惕护卫的修士发现,一声厉喝:“敌袭!”

    府内数十条人影冲天而起,当空咣咣怒战在一起,巨大的动静打破了府城的宁静。

    “王妃,敌袭,快走!”几名修士闯入屋内,一名女修士直接将躺在床上的凤若男抱了起来。

    商淑清亦抱着婴儿跟上了。

    屋内就有密道,一摁机关,墙角地面翻转出一个入口,几名修士护着凤若男迅速进入脱身。

    “先生快走!”

    一处屋檐下,几名修士闪来,迅速架了蓝若亭快速离开回避。

    轰!凤若男等人从屋内脱身没多久,屋顶就被人给掀翻了,一老者闪入屋内四顾,不见有人,又与闪来的护卫修士恶战在一起。

    袭击者来人不多,实力却高的吓人,将围攻的护卫修士给打了个七零八落。

    逍遥宫坐镇此地的宿老在三人围攻之下,被打的喷血倒飞了出去,砸落在地,又迅速旋身而起,环顾四周一看,大吃一惊,声色俱厉道:“是你们!”

    难怪这么多高手都拦不住这些人,为了偷袭这里,落霞山庄、归元宗、聚仙教的太上长老,也就是赵国三大派的宿老竟然放弃了守卫宗门之责,竟然弃守了赵国的所有重地,竟然联手倾巢而出赶赴了这里。

    三名敌手再次联手扑来,已受重伤的逍遥宫太上长老不敌,当场被杀!

    大禅山的一名太上长老亦当场惨死!

    其他偷袭者边打边到处搜寻目标,却找不到目标。

    “哇哇…”一阵若有若无的婴儿啼哭声突然传来。

    轰飞两名修士的一个老头,霍然回头,目光骤然盯向了庭院中的一座假山,若有若无的啼哭声似乎正是从假山空洞处传来的。

    轰!假山崩飞,地面塌陷,出现了一处入口,哇哇的婴儿啼哭声越发清晰了。

    老头一个闪身而入,不知地下通向,却迅速循着哭声去了。

    地道内的修士也意识到了疏忽,没想到婴儿突然哭了,紧急出手点了婴儿的穴道。

    然而已经晚了,护送修士迅速分人断后,拦截者却不是那老头对手。

    打斗中地道轰然倒塌,老头悍然冲破坍塌,到了断开的地道另一边,一双法眼急闪,只见一个女人身上砸了一层土,蹲在墙角,俯身挥臂遮挡着一个襁褓,死死保护着,生怕被土石砸到。

    抱着襁褓的正是商淑清,她一抬头刚好和那老头对上,隐约感觉面前站了个人。

    她没有法眼,哪怕是近距离,也看不清面前的人是敌是友,但是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起身抱着小孩就跑。

    老头见到她那张吓人的丑脸,愣了一下,目光盯向婴儿,明显是刚出身的,心中刚一喜,谁知商淑清却跑了。

    他五爪一张,一股强大吸力直接将商淑清给吸的倒飞了过来。

    地道拐角处,一名女修士死死捂住了凤若男的嘴,情急之下急中生智,一指点晕凤若男后,大喊了一声,“快来,在这边!”

    抓了商淑清的老头一惊,挥手轰开了头顶的地面,吸附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冲出了地面。

    老头人未在地面落脚,一只大袖飞舞,继续腾空而起之际,大喊了一声,“到手,迟恐生变,撤!”

    王府内其他打斗的刺客,立刻冲天而起,皆是不用借力便能驾虚空扶摇直上的高手。

    下面腾空跳起想追的修士也追不上。

    府外护卫大军各种利器已经快速到位,却未等到府内发动进攻的号令。

    没有号令出来,府内的人未准备好的话,大军不敢以利器覆盖强攻,怕误伤自己人。

    一队弓箭手冲了进去,却发现打斗已经停歇了。

    空中六人驾驭着六只大型飞禽,接住了扶摇直上的十几名刺客,迅速遁往黑夜深处。

    “你不是说得手了吗?那个大肚婆娘没抓到?”

    “这婴儿应该是商朝宗的儿子。”

    “你确定?”

    “刚施法查探过,肚脐还是新鲜的,明显是刚生的。你们再看看这位。”一手抱着婴儿的老头,另一手一把抓住商淑清的发髻向后一拉,疼的商淑清脸抖动,露出了一张丑脸。

    “哦,这应该就是商朝宗的妹妹。”

    “刚生的,王府内的新生儿,又有商朝宗妹妹死死护住,不是商朝宗的儿子还能是谁的?”

    “好,没抓到那大肚婆娘,抓了商朝宗的儿子和他妹妹也一样。”

    逍遥宫那位战死的太上长老没看错,这些袭击者正是赵国三大派的巅峰力量。

    此番,赵国三大派的太上长老倾巢而出联手行动,就是为了抓凤若男来的,因为听说凤若男有了身孕,准备拿了前去要挟商朝宗。

    尽管身为所谓的名门正派,劫持一个孕妇来做人质实在是太下作了,太过卑鄙的手段会令人不耻。

    尽管知道事关重大,靠一个孕妇想要挟燕军撤兵不太可能。

    换了平常,他们也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可是赵国三大派被逼上了绝路,一旦赵国垮了,赵国三大派也就完了,赵国是他们赖以生存维持门派力量的根基。

    他们的力量是不小,可靠他们干些偷鸡摸狗打打杀杀的事情就想控制一个国家,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旦战败,他们不但要成为丧家之犬,失去赵国的话语权,缥缈阁内的话语权也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逼到了这个地步,哪怕明知道这样做没什么希望,他们还是要试试。

    之前想求牛有道,没了希望,自然也就不会客气了,准备对牛有道下手,谁知牛有道那厮先行一步,竟然躲进了高手如云的重兵之中。

    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向这边下手试试……

    王府内一片狼藉,蓝若亭从藏身处出来了,凤若男也抬了出来。

    见凤若男处在昏迷中,蓝若亭沉声道:“王妃怎么了?”

    那抱着的女修士道:“没事,我让她昏睡了,这就解开。”

    蓝若亭抬手阻止了,寒着脸道:“王妃刚生产,若是知道小王爷被劫走了,怕是要…”摆了摆手。

    那女修士明白了他的意思,带了凤若男下去安置。

    “谁认识偷袭者?”蓝若亭回头问了声。

    有人道:“我只见过其中一人,是落霞山庄的太上长老。”

    “赵国…”蓝若亭抬头看向了夜空,呢喃道:“这是狗急跳墙了,在图谋没得逞前,郡主和小王爷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

    另有人道:“这下麻烦了!”

    蓝若亭霍然回头道:“快,快联系道爷!不,联系王爷,道爷就在王爷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