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七一章 清儿,哥对不起你!
    米满笑道:“能被太上长老及时察觉到,那就不是侥幸,是诸位太上长老用心了。”颇为恭维。

    那老头叹道:“用心也好,侥幸也罢,只要对宗门有利,都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应该做的。我只是想不明白,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希望这两个人质有用吧!”

    没有接受恭维领功的意思,语气中的叹息意味让个各派现今掌权的一辈皆汗颜。

    庞腾目光从犹如母子的二人身上挪开,问身边人,“以一新生婴儿在两军对垒之际做要挟,会不会有点过了,让下面将士看到怕是会多想。”

    “我们冒这风险难道不是为了他们吗?总比他们丢了性命的好吧?”落霞山庄掌门左乘风冷笑一声,“若非尔等无能,我等又何须行此下作手段?”

    庞腾无奈仰天而叹,局势如何他最清楚,敌军重兵包围,扼守要道,切断了赵军所有补给路线,长久下去,困也能将赵军困死,突围很难,就算成功也必然是损失惨重,之后怕无再战之力。

    他后悔了,战争事关国运,悔不该冒然用兵!

    归元宗掌门蒋万楼,“太上长老们为了稳妥是绕了点路回来的,按理说,对方反应不会这么慢,商朝宗那边此时应该接到了南州府城的消息才对。”

    这边在等,等商朝宗那边联系这边。

    然而等了差不多半天之后,就有点绷不住了,燕军那边没一点反应,也不知是无视了还是出了什么意外没接到消息,而战事却随时会打响。

    最终赵军这边派了信使奔赴,面见了商朝宗,提出了两边会谈的要求。

    商朝宗本不想谈,怕影响军心士气,是牛有道建议谈的,说要搞清商淑清和孩子的下落。

    商朝宗这才答应了会谈,信使立刻赶回复命。

    指定的时间一到,双方前沿大军一阵骚动,各有一部人马簇拥着一群人向前推进。

    双方主帅领着大军缓缓推进,最终碰面在了一起,双方间隔泾渭分明,各自人马皆高度警惕着,那气氛给人大战随时一触即发的感觉。

    玉苍也出现了,在燕军这边的阵营中。

    晓月阁在这边留有负责两军沟通的联络人,联络人获悉了突变情况后,紧急传了消息回去,玉苍生怕有变,第一时间从赵国叛军那边乘大型飞禽赶了过来一看究竟。

    人刚到不久,恰逢赵军要求会谈,遂跟了过来。

    马背上的商朝宗挥手指向对面的庞腾,“庞腾,胜败乃兵家常事,本王原本还敬你几分,不想你竟干出如此卑鄙无耻之事,可见赵国气数已尽!”

    庞腾大喊回话,“黄毛小儿,战场上兵不厌诈,胜败论英雄,何来卑鄙无耻一说?”

    商朝宗:“老贼,立刻放人,否则本王必灭你庞氏九族!”

    “少跟他废话!”归元宗掌门蒋万楼冷笑一声,大手一挥,人群中分出一条路来,几名修士押了商淑清出来。

    灰头土面、狼狈不堪的商淑清仍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不放手。

    一出列,一只手摁在了商淑清的肩头,将她摁停,一支宝剑冰冷剑锋架在了商淑清的脖子后面,让对面的燕军看了个清清楚楚,随时能将商淑清给斩首的样子。

    是商淑清没错,尽管脏了点,有失郡主仪态,但熟悉的人依然能一眼看出。

    燕军这边鸦雀无声,三大派掌门面面相觑,马背上的牛有道亦皱起了眉头。

    坐在特殊马鞍内的蒙山鸣下意识握了握拳。

    一些从宁王时代就追随的老人皆面露悲愤。

    商朝宗胸膛起伏,脸颊紧绷,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商淑清怔怔看向对面,看到了一排熟人,已经这个情况了,她焉能不知自己已经成为了赵军手中的人质。

    她不想成为燕军的累赘和负担,想一死了之,可低头看了看怀抱中的婴儿,小家伙吃饱了睡的呼呼的,小鼻子、小眼、小嘴嫩乎乎可爱。

    她一人死,小家伙依然是人质,可让她对小家伙下手的话,她又如何能下得了这个狠手。

    有哥哥嫂子在,她没有权力这样做。

    牛有道出声了,“郡主,你和小王爷没事吧?他们没在你们身上做什么手脚吧?”

    商淑清自然也看到了他,牛有道去了天都秘境后,两人再未见过,一直想见,没想到却是在这种情形下。

    每次一群人见面的时候,牛有道从未第一个跟她说过话,今天是第一次。

    她用力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见牛有道说话,赵国三大派中不知多少人皆冷眼盯着他,皆恨死了牛有道,冻结后的战事就是这王八蛋挑起来的,若不是这孙子干的好事,赵国焉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蒋万楼盯着牛有道冷笑道:“妹妹见过了,只怕儿子还没见过吧?让庸亲王好好看看自己儿子长什么样,也好让庸亲王放心!”

    儿子和妹妹?此话一出,燕军阵营中一阵骚动,襁褓中的是小王爷?

    窃窃私语声起,军心已被影响。

    而这边押着商淑清的修士当中,立刻有一人从商淑清怀中把襁褓强抢了过去。

    商淑清大惊,欲抢回来,却被人一把揪住头发向后一拉,痛的神情扭曲,她那点拳脚功夫哪是修士的对手!

    襁褓翻转,将婴儿的正脸露给了对面的商朝宗等人看。

    抓着襁褓的修士,屈指在婴儿脸上一弹,呼呼大睡的小家伙立刻吃痛惊醒,咧开嘴“哇哇”大哭了起来。

    “不要!”被揪着头发昂着头的商淑清伸了伸手,哀求,生怕这边会伤害小家伙。

    然而伸出的手被人抓住一扭,别在了她的身后。

    两军对垒,婴儿的啼哭声响彻,小家伙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

    这哭声,瞬间击中商朝宗的软肋,心都快碎了,没想到见自己儿子第一面不在王府,竟是在战场上,竟是在敌营中!

    沙场征战,见惯了生生死死,见惯了尸骨如山,见惯了血流成河,此时却紧握拳头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攻城掠地,杀伐决断,向来勇武的他…此时的他统帅着千军万马又如何,明明可以击败对方,却是如此的无能为力,连自己儿子都救不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蒙山鸣抿着嘴,紧绷着嘴唇。

    宁王府出来的老人,不知多少人差点咬碎了牙,有人悲声道:“王爷,算了,咱们撤兵吧,谅他们也不敢食言,定能保小王爷和郡主平安!”

    撤兵?燕国三大派掌门对关键词有所警觉,闻声瞥了眼这边,这种情况下虽没说什么,但眉梢上挑起的神色中显然藏有几分冷漠。

    撤兵?玉苍亦有所警觉,这个时候燕国若是撤兵的话,那就剩下他们这些叛军和赵军拼命了,对晓月阁来说是要命的事,晓月阁多年的心血搞不好要毁于一旦,如何能不警惕?

    蒙山鸣也有所警觉,回头看向了那提意见的将领。

    这种话哪是能在这种场合乱说的,就算真的要撤兵,也不能说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别说救对面的,只怕连这边也危险,蒙山鸣回头喝斥了一声,“闭嘴!”

    “蒙帅…”那将领犹不甘心,还想说什么。

    蒙山鸣怒了,“我让你闭嘴!”

    对面的庞腾大声道:“商朝宗,看清了没有?只要你燕国人马退回燕国境内,本都督保证你的儿子和你的妹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燕军退回燕国境内之时,就是将你儿子和妹妹丝毫无损奉还之时,决不食言!”

    三大派掌门和玉苍等人皆盯着商朝宗的反应。

    商朝宗仰天长呼出口气,目光慢慢落在了商淑清的身上,忽大声道:“清儿,哥对不起你!”

    商淑清瞬间泪流,她明白了哥哥话里的意思,哥哥不会妥协!

    果然,又听商朝宗大声道:“庞腾老贼,你率军攻入我大燕至今,这场战事持续了近两年之久,我大燕多少男儿抛头颅洒热血才有今天!我妹妹和我儿子的命是命,大燕儿郎的性命难道就不是命吗?没理由大燕儿郎能死,我的妹妹和儿子就不能死!你给我听好了,本王绝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而让我大燕儿郎白死!”

    “王爷!”

    “王爷三思啊!”

    一群将领动容之余,又纷纷相劝,商朝宗紧绷着脸颊不为所动。

    三大派掌门神色稍霁,玉苍暗暗松了口气。

    蒙山鸣干瘦的身影笔直端坐在马背,沉默着。

    牛有道略眯眼,目光缓缓凝动着,也没有多话。

    对面的蒋万楼略侧身,对其弟子陶延丰嘀咕了几句,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陶延丰跳下马背,快步到了商淑清身边,大声呐喊道:“商朝宗,你妄动一下试试看!”

    说罢伸手到了商淑清的胸口,扯住商淑清的衣领子突然用力一拉。

    哗一声,众目睽睽之下,商淑清胸口露出一抹雪白,已能见雪白沟壑,抓住衣服的手若再扯的话,商淑清胸口的春光怕是要彻底暴露出来。

    被制住的商淑清不能动弹,眼泪已经哗哗流淌。

    商朝宗双目欲裂,热血激的脸庞通红,怒吼:“狗贼,放手!”

    燕军上下亦怒气冲天,似乎要炸了一般。

    陶延丰大喊回应,“商朝宗,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撤军,否则我不介意把你妹妹扒光了让大家好好欣赏欣赏!你敢乱动,我就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