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七二章 我遵命照办
    怒发冲冠的商朝宗一把抽出了斜挎在马背的斩马刀在手,似乎有些控制不住了情绪。

    暴怒中的诸将亦纷纷拿起了武器,只要商朝宗一声令下,就要杀过去!

    见这状况,陶延丰拉着商淑清衣服的手做出了彻底撕下的样子,威胁!

    无法动弹的商淑清闭上了双眼。

    眼看冲动之下就要出现难以想象的后果,管芳仪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商淑清在茅庐山庄呆了那么久,和她关系不错的,她不希望商淑清出事。

    牛有道忽出声喝道:“都给我住手!”并伸手一旁,摁在了商朝宗的手腕上,将商朝宗欲扬起的刀给摁了下去。

    听到牛有道的声音,商淑清又睁开了双眼,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牛有道又对敌军那边大声道:“我这人最讨厌打打杀杀,有什么事好商量,没必要搞的动刀动枪的。”

    对面某些人听了火大,这打打杀杀谁搞起来的?已经动刀动枪死多少人了,你还有脸说这话?

    不过气归气,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赵国那边也不想把希望断绝了,毕竟这是最后一条路了,只要牛有道能摆平这事,以前的事情赵国那边甚至可以不追究了。

    落霞山庄掌门左乘风道:“牛有道,不需要商量,你们撤军,我们放人,就这么简单!”

    牛有道:“我可以答应你们撤军!”

    此话一出,三大派的人以及玉苍皆骤然看来,有人眼中甚至冒出杀机。

    撤军?蒙山鸣等人亦回头看向牛有道,商朝宗纠结道:“道爷…”

    牛有道手掌一立,打住了他后面的话。

    赵国那边的人精神一振,不少人都知道牛有道对燕军人马的影响力,若是牛有道能答应下来,这事有戏!

    左乘风大声道:“好!爽快人!条件不变,燕军撤回燕国境内之时,人质定丝毫无损奉还,绝不会有任何损伤!”

    聚仙教教主米满亦大声道:“只要燕军撤回,我们可以再给你个保证,你牛有道与我们赵国之间的恩恩怨怨从此一笔勾销,我赵国保证不再追究,决不食言!在场的有目共睹,共同作证!”

    他一个人不做任何商量就把整个赵国给代表了,左乘风和蒋万楼愣了一下。

    不过随后都反应了过来,靠人质要挟对方撤军本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不太靠谱。如今牛有道好不容易松口了,这是在加码好处,以便促使牛有道下决心。

    “对,我落霞山庄也可以保证!”左乘风大声响应。

    “我归元宗也决不食言,若违此誓,天诛地灭!”蒋万楼亦给出了保证。

    赵国三大派掌门众目睽睽之下联袂给出的保证,还是有点信用力度的。

    龙休等人看看对面,又看看牛有道,一个个事不关己似的冷眼旁观着。

    牛有道:“你们急什么,这事不着急,我说了,有什么事好商量。”

    对面极为热情,三大派掌门噼里啪啦给出了一堆保证,谁知牛有道突然这么不疼不痒了一句,顿时将对面憋了个够呛。有被耍的感觉,左乘风怒道:“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什么意思自己猜去!这么大的事,你们不觉得我一个人答应下来未免有些儿戏吗?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的事,我得跟大家商量商量。这样,给我一天的时间,容我等商量商量,明天的这个时候给你们答复,如何?”

    赵国三大派掌门有些犹豫,但对方的话说的不无道理,毕竟燕国三大派也不是摆设,不但不是摆设,而且是道坎,若说燕国三大派也是由牛有道说的算未免太离谱了些。

    赵国三大派掌门碰面嘀咕了一阵,做出了选择,左乘风道:“好!就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见真章!”

    牛有道:“一言为定!不过我不希望看到郡主和小王爷有任何不妥。”

    左乘风:“好说!不过牛有道,我警告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在此期间燕军最好别轻举妄动,否则我不敢保证下面将士会对郡主做出什么无礼的事来。”

    牛有道面无表情地抬手,指向了陶延丰,问:“你是何人?”

    陶延丰被问的一怔,感觉到了对方似乎有要找自己算账的味道,心中略有忐忑,不过身在整个赵国最强的力量当中,也没什么好怕的,挺胸抬头道:“在下…”

    “算了!”牛有道一口打断,“你是个什么东西不重要,别污了我耳朵,还不把你的爪子拿开?”

    这般当众羞辱,陶延丰心中略怒,但眼前不是他做主的时候,回头看了眼,见蒋万楼微微颔首,拉着商淑清胸口衣服的手松开了。

    “诸位听好了,明天的这个时候,若有好消息告知…”牛有道再次抬手指向陶延丰,漠然道:“哪只爪子碰了郡主,就给我剁下他哪只爪子。他的狗爪子是前提,我要了,否则一切免谈!”

    此话一出,陶延丰脸色骤变,后脊背有些发凉,事关赵国三大派的生死存亡,事关整个赵国大业,若事情真到了那一步,别说剁他的手,估计要他的命都不成问题。

    奉命行事,不想碰上这种人、碰上这种麻烦,心里别提有多苦了。

    燕军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解气。

    尤其是南州将士,心中痛快,觉得道爷不愧是南州的道爷,刚吃了亏,立马就要把场子给找回来!

    殊不知对牛有道来说,不仅仅是要出口气,他担心这期间有人会对商淑清乱来,军中一帮老爷们久旷,母猪也能看成美女,不想有人手脚不干净让商淑清吃亏,遂予以震慑!

    赵国那边没想到牛有道会提出这样的条件,身为掌门、身为师傅、身为指使者的蒋万楼立刻出声了,“这不可能!”

    “到时候若见不到他的狗爪子,就是大军发动全面进攻之时,我说到做到!至于可能不可能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不勉强!走。”牛有道扔下话拨转了坐骑,于万众瞩目之下面无表情地先撤离了。

    管芳仪第一个拨转坐骑跟上,前排要员也陆续回转。

    前面的人先撤,后面的大军在后戒备,缓缓而撤。

    目送燕军撤离,赵国诸人神色各异,刚才的一幕幕似乎有些难以释怀。

    不过对他们来说,两个人质能发挥这样的效果,能让敌军暂停干戈愿意谈下去,已经算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回到燕军大营内,一干人进了宽敞的中军大帐,也是临时驻地最大的一顶帐篷。

    各自刚站定,龙休便问牛有道:“你想撤军?”

    帐内的气氛顿显凝重,牛有道:“撤军不撤军我说的不算,还是要看三位掌门的意思。”

    龙休貌似漫不经心道:“你不是跟他们谈的挺好的吗?”

    牛有道:“拖延时间罢了,想问问诸位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总不能让对方当着大家的面杀了郡主和小王爷吧?”

    “我没什么好办法!”龙休回头左右,问:“你们呢?”

    众人沉默不语,或微微摇头。

    “看来都没什么好办法。”龙休又回头问牛有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牛有道杵在一侧的剑挪位,挪到了腹前,双手搭在了剑柄上,亦摇头。

    龙休目光在他杵剑的手上溜了两眼,不知他哪来这臭毛病,徐徐道:“既然没什么好办法,我想知道你如何打算?”

    牛有道拱手道:“全凭三位掌门做主,我遵命照办!”

    这态度还算让龙休和玉苍等人满意,不过龙休还是面对上了商朝宗,“王爷,郡主是你妹妹,小孩是你儿子,说到底还是要看你态度如何,我想知道你的态度!”

    众人纷纷看向商朝宗,唯独牛有道低眉垂眼着。

    商朝宗腮帮子紧绷了绷,“本王说过,不会因为自己的妹妹和儿子而让弟兄们的血白流,胜利在望,本王不同意撤军!”

    “好!”龙休满意点头,目光环顾众人,“王爷是一军统帅,怎么作战王爷说的算,我等都要执行!孟兄,宫兄,玉苍兄,你们意下如何?”

    孟宣颔首道:“没错!”

    宫临策微微点头。

    玉苍道:“我方自然是配合。”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这么定了吧。”龙休说罢向玉苍伸手邀请,“玉苍兄,难得见面,请!”

    和这伙人走的太近,玉苍心中略有忌惮,下意识看了牛有道一眼,见他没反应,遂响应道:“请!”

    龙休给了孟宣和宫临策一个眼色,几人结伴而去。

    出了大帐不远,龙休招手,招来弟子吩咐道:“传令下去,盯紧各部人马,若有哪个将领妄动,立刻拿下!”

    “是!”弟子领命而去。

    龙休回头又对玉苍笑道:“玉苍兄,想必你也不愿看到有人坏事吧?”

    玉苍敷衍着呵呵一笑,心里赞同,却不好多说什么。

    中军大帐内,没了外人后,牛有道走到了一幅地图前,盯着琢磨着什么。

    等了一阵,蒙山鸣实在忍不住了,滚动轮椅上前,略显焦虑道:“道爷,可有良策?”

    让别人冒险救人?有些事情商朝宗是不好说出口的,只能旁人来说。

    牛有道反问:“事发时的情况,蓝若亭的消息还没来吗?”

    此话一出,蒙山鸣便知他还没有放弃,之前的话是在应付龙休他们,当即道:“还没有,应该是了解详情花了点时间,应该快了!”

    牛有道:“时间紧急,不要耽误,一有消息立刻第一时间告诉我。”

    蒙山鸣,“好!”

    牛有道指了指眼前的地图,“这图上的地形走势,看着像是附近的地形图。”

    蒙山鸣:“没错,通过载人飞禽从空中测绘的最新地图,上面标示有敌方兵力大致部署情况。”

    牛有道:“借用一下不会影响你们吧?”

    蒙山鸣:“道爷尽管拿去,不可能就一幅图,这边还有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