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七四章 有多少家当都拿出来
    “好,不打扰道爷,老夫先行告退。”蒙山鸣再三客气后让罗大安推了他走。

    待没了其他人,管芳仪立刻好奇道:“这湖和救郡主、小王爷有关?”

    牛有道很肯定的给了一句,“没有!”

    “呃…”管芳仪愣了下,好奇难解,“无关?那你盯着这湖问这么多,还让蒙帅不要泄密?”

    牛有道没吭声,也就是不解释的意思。

    管芳仪习惯性的白眼翻了一个,知道的,人家不说的话,再问也是白问,她有时候真恨不得掐死这家伙,太吊人胃口了。

    她刚略带不满地转了身,盯着地图的牛有道忽给了句,“让云姬来一下。”

    “是,我的道爷!”管芳仪阴阳怪气的应下,嘀嘀咕咕的走了,“老娘也就跑腿的命…”

    中军帐内。

    蒙山鸣一回来,商朝宗立刻快步上前迎接,低声且急切地问道:“怎样?”

    事到如今,让他退兵是不可能的,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毕竟是他妹妹和他儿子,说不想救是假的。

    而敌方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一旦这边不从,他们就要对商淑清做出不堪入目的事来,这不仅仅是死不死的问题,商淑清死前很有可能会遭受巨大的凌辱,此事一直让他揪心着。

    可事情明摆着的,人质在敌方的手上,杜绝了做交换的可能性后,想救妹妹和儿子十有**是要冒巨大风险的。哀求牛有道去冒险救人?你儿子和妹妹的命是命,人家的命就不是命?让他如何说的出口。

    两人中也只有蒙山鸣好去找牛有道打听,也只有蒙山鸣适合去拜托牛有道。

    蒙山鸣安抚道:“王爷不要急,道爷应该正在想办法。”

    “应该?”商朝宗:“蒙伯伯此话怎讲?”

    蒙山鸣摇指了一下新挂上的那幅地图,“道爷刚才在向我打听赵军所倚仗的角湖的情况,他一向不插手战事,突然问这个肯定不会是因为作战,应该是有什么打算……”把大概经过说了下。

    “问湖的深浅?”商朝宗狐疑,复又道:“好,我现在就找可靠修士想办法秘密潜入角湖,争取把湖中情况摸清,以备道爷使用。”

    蒙山鸣一把拉住他,叹道:“王爷,道爷交代了,他所问状况不能泄密,必有原因。他也说了,角湖情况足够了。王爷千万不要再节外生枝。道爷说了,稍晚会给我们一个确切答复,既有此一说,王爷还请稍安勿躁!”

    商朝宗知他说的有理,用力闭了闭眼,也用力捏了捏额头,似乎想让自己清醒点,他感觉自己有点乱了方寸,闭眼呢喃道:“儿子没了可以再生,战火无情,死人很正常!可我焉能眼睁睁看着清儿受辱?若如此,我如何对死去的父母和哥哥们交代?”神色很痛苦。

    蒙山鸣神情亦纠结,一旦这边发动进攻,必然会惹怒敌方,一旦敌方将商淑清扒个精光现眼于千军万马前,让这边情何以堪呐!

    那丫头一向知书达礼,深得他喜爱,他无儿无女,一直当做自己女儿一般,实在不忍其遭这罪。

    “唉!”蒙山鸣仰天叹了声,觉得那丫头怎么会这么命苦,哪个女人不爱美,活生生被一张脸耽误了不说,如今又受这罪。“但愿道爷能力挽狂澜帮郡主和小王爷躲过此劫!”

    商朝宗默然,知道蒙山鸣也不敢保证……

    云姬来了,进帐见到站在地图前的牛有道,走了过去,问:“什么事?”

    牛有道回头笑了笑,问:“你在赵国多年,赵国也曾围剿过渡云山,你那遁地的本事,赵国方面了解多少?”

    闻听此言,跟进来的管芳仪目光闪烁。

    云姬回道:“夹缝中求存,保命的手段岂能让围剿的人摸清底细,自然不会大肆张扬。不过我擅钻山洞,赵国那边是有人知道的。这个时候,你问这个干嘛?”

    牛有道转身抬手,一指点在了地图上,“这里,赵军中军帐所在之地,郡主和小王爷必不会离此太远。”

    云姬盯着他所指之地看了看,目光略闪,狐疑道:“你不会是想让我遁地过去救人吧?”

    牛有道颔首:“正有此意!我拖延了一天的时间就是存了这个打算,你看看能不能趁夜间遁地过去,摸到这个地方将人给救出来,需要什么配合你尽管说,咱们商量着办。”

    “不用商量。”云姬摇头,“这不可能成功!你也知道敌方会将郡主和小王爷羁押在中军帐附近就近看管,中军帐是什么地方?必然有大量的高手云集保护,旁人想靠近都难。我遁地过去没问题,可没办法接近地面,一旦接近地面其动静难以躲过修士的察觉,何况是大量修士。”

    “再说了,你能确定郡主他们被看管的具体位置吗?我跑去到处寻找的话,越发容易被发现,你这想法不现实。”

    牛有道默了一下,又问:“我如果能找到郡主和小王爷的具体位置,你能不能把他们带走?”

    云姬:“前提是得保证不被人发现。你知道的,在燕京我就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一个人在地下可游刃自如没问题,能迅速脱身,一旦有了身外之物,还是大活人,根本经不起地深挤压揉蹭,我需小心应对,否则会把人给弄死了,更何况是遭受攻击的情况下,地下压力暴增,到时候就是个累赘,会导致我无法行动自如。”

    “你应该明白,身处险境遁离的速度慢了不可行。赵军那边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那么多高手云集,尤其是那些劫持郡主的老家伙出手的话,我根本没办法带郡主他们顺利脱身。他们一旦出手,顷刻间就能把郡主他们从地下翻出来,到时候还只能是我一个人脱身,你觉得我还有跑去的必要吗?那种地方,你能保证我去了不被人发现吗?”

    懂,她说的牛有道都懂,牛有道:“既然无法避免被发现,那就撇开这个办法不提,往可行的方向去考虑。所谓的发现不发现,说到底还是能不能给你充足的脱身时间问题,发不发现其实不重要,我这样说没错吧?”

    云姬点头,“没错。”

    牛有道:“我如果把郡主和小王爷交给你,你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带他们脱险?”

    云姬:“起码得数上十五个数!你若能给我十五个数的时间,我就能保证他们脱险。”

    牛有道:“十五个数,好,就十五个数,我给你争取十五个数的时间,你帮我把他们给救出来!”

    还真要搞啊?云姬讶异,“可问题是,你怎么把他们给我?我们连接近都困难,你还怎么给我十五个数的时间?”

    牛有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处置。”回头又问管芳仪,“红娘,你身上有多少张天剑符?”

    管芳仪怔怔道:“两张。”

    “两张不够。”牛有道用力甩了下头,“你跟我交个底,你手上的所有家当加一起能买多少张?”

    管芳仪撇了撇嘴,有些不情不愿道:“又让我掏钱…最多六张,不可能再多了,这里面可是有我卖掉扶芳园的老本。”

    “六张,加你手上的两张,共八张,应该足够了。”牛有道估算着琢磨了一下,旋即交代道:“这里离摘星城不算太远,半天时间来回应该足够了,你立刻安排人去采买,不要在乎钱,有多少家当都拿出来,回头我双倍还你,总之能买多少算多少。时间有限,速去,我要用!对了,不要让三大派的人发现,喊上巫照行护送,避免途中出什么意外。速去!”

    “哼!”管芳仪很是不满的哼了声,不过也知道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甩头快步离开安排去了。

    云姬:“用天剑符给我争取时间吗?”

    牛有道微微点头。

    ……

    夜幕降临,又复天光,天蒙蒙亮的时候,一只大型飞禽降临,吴老二、许老六和巫照行回来了,与管芳仪碰了面。

    塞了东西到袖子里的管芳仪东张西望了一下,转身揭开帐帘入了帐内,对盘膝打坐的牛有道没好气道:“喏,东西来了。”六张天剑符掏出,又另翻了两张加上。

    牛有道睁眼,接了东西检查了一下,不想有什么闪失。

    管芳仪不忘提醒一声,“说好了的,双倍还我。”

    牛有道没多话,招呼上了帐内一角同样在盘膝打坐等候的云姬,一起起身离开了帐篷。

    管芳仪手中摇着团扇,扭着腰肢,跟屁虫似的跟上了。

    中军帐内,靠在轮椅上的蒙山鸣瞌睡了,昏黄灯光下盖了张毯子,年纪毕竟是越来越大了,熬久了吃不消。

    商朝宗难以入睡,时而坐,时而来回走动。

    “道爷!”商朝宗突然一声呼唤,惊醒了瞌睡中的蒙山鸣,睁眼看到了走来的三人。

    一句稍晚会给答复,令两人一直等到现在,终于把人给等来了。

    见到商朝宗两眼布满血丝,牛有道想说他,终究还是没说出口,理解他的心情。

    也不废话,牛有道开门见山道:“郡主和小王爷的事我心中有了点数,不过接下来的事情需要王爷这边配合!”

    蒙山鸣瞬间彻底清醒了过来,凝神听着。

    商朝宗连连点头,“道爷尽管吩咐,只要是本王能做到的,无不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