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七五章 只能是抢
    牛有道叹息道:“有些事情希望王爷明白,我不是没考虑过让王爷撤军以换取郡主和小王爷的安全,但这种方式不可取。并非顾虑和可惜战果,而是一旦这样做了,便坏了三大派的好事,三大派哪还会有什么顾虑?内外没什么掣肘的情况下,必然要对我等痛下杀手,郡主和小王爷回来了亦难逃一劫。届时倒霉的不止是我们,还要连累王爷下面大量的弟兄遭受血洗!”

    商朝宗:“道爷说的本王都明白,道爷尽管说怎么做,本王遵命便是。”

    牛有道:“我的意思是,也没了别的办法,只能是从敌方手中抢人!”

    “抢?”蒙山鸣一惊,“人在对方手上为质,必然被看护的很严,对方随时能要郡主和小王爷的性命,根本没办法下手,如何抢?”总不能抢两个死人胡来吧?

    牛有道向他推了推掌,“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自会随机应变妥善应对。不过我要事先声明,此事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只能说是尽力一试,王爷需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商朝宗和蒙山鸣瞬间心情沉重,商朝宗异常艰难的点头道:“明白,道爷吩咐吧,本王全力配合!”

    牛有道指了指云姬,“赵军那边,我和云姬现在就要过去一趟。与对面,我一时间没有联系渠道,对面又处于军事管制中,需要王爷帮忙联系对方。”

    此话一出,除了心中有数的云姬,包括管芳仪在内,皆有些惊讶。

    商朝宗愕然:“现在去赵军那边?离约好的见面时间还有几个时辰,为何要现在过去?”

    牛有道:“约好的时间可以提前,提前的原因是要保密,我与赵军会面不能让三大派的人知道,否则必然要坏事。我直说了吧,三大派那边不可靠,我一直在提防着他们,这也是我之前要王爷这里务必弄清王府那边情况的原因,别说之前,我现在依然不信他们,得防着他们。”

    商朝宗:“好,怎么做?”

    牛有道:“王爷手下大量斥候在前线来往潜伏,不会引人注意,可避开三大派的耳目。王爷可秘派一人持信前往赵军那边送信,告诉他们,我要亲自前往,与他们秘密会谈,让他们的空防人员做好接应放行的准备。我亲自前往,他们必会答应!”

    商朝宗:“这个简单,很容易,不会出问题。还有吗?”

    牛有道:“还有就是,王爷务必做好进攻的准备,不要求取胜,哪怕是佯攻,总之务必吸引敌方的力量加强防御抵抗。”

    商朝宗:“可以,何时动手?”

    牛有道:“注意观察,我过去后,一旦在那边动手打起来了,动静不会小,你这边只要留心应该能发现。我一动手,你这边立刻动手,切记,不要耽误,我这条命可是交到王爷手中了!”

    “这…”商朝宗惊疑不定,蒙山鸣亦吃惊不小,就两个人?

    管芳仪震惊道:“道爷,你和云姬跑那边去动手?”

    牛有道:“既然要硬抢,就免不了要动手。”

    管芳仪震惊的不是这个,问:“你千万别告诉我说,就你们两个人跑去抢人,这不是开玩笑吗?”

    牛有道:“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管芳仪现在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追问:“你想用天剑符来做掩护,为云姬争取时间,让云姬带郡主和小王爷遁地脱身?”

    牛有道:“目前也只能是这样了,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管芳仪:“那你自己怎么脱身?”

    牛有道:“所以我才要王爷这边发动进攻配合,好诱使敌方大部修士赶往前线。”

    管芳仪有些急了,“那有什么用?你现在跑去是深入敌方纵深内部,别说八张天剑符,你还要用天剑符为云姬争取时间,给你一百张天剑符你也杀不出来啊!如今对面集结了赵国最强的力量,这么远的距离,怎么的也能把你给拖住,你根本没办法杀出来!”

    回头又问云姬,“你觉得这样可行吗?”

    云姬摇头道:“我也觉得太危险,不建议他这样做,可他非要坚持。”

    管芳仪也不管商朝宗和蒙山鸣怎么想,警告牛有道:“你这样做,是在拿我的钱打水漂,我不答应,我坚决反对!”

    牛有道哭笑不得,“你怎么三句话不离钱,我说了天剑符的钱回头双倍还你。”

    管芳仪瞪眼道:“你人都死了,我找鬼要去?再说了,你干了多少缺德事,有做鬼的资格吗?”

    牛有道不跟她扯,“好了,我意已决,无须多言!”

    商朝宗又出声阻拦了,“道爷,如果是这样,清儿他们不救也罢,太危险了。”

    牛有道:“想多了,若无一点把握,我也不会无故冒险,就这么定了。”

    管芳仪:“道爷,你听我一句劝,你这办法如果可行,不妨让三大派的人去,这里云集了三大派最顶尖的力量,有和对方一拼的实力,把天剑符给他们,让他们去,凭他们的实力抢人最合适。”

    牛有道:“你这不是说胡话吗?让三大派的人深入到敌军高手如云的千军万马中去抢人,你觉得他们会答应吗?”

    管芳仪真的急了,“那你也不能两个人去啊,起码得多带些人吧?”

    牛有道:“人多了反而不合适,人多了对方会警觉,根本不会让郡主和小王爷脱离控制,去了也是白去。只有人少,才能让对方放松警惕,我们才有得手的机会。而且人多了是累赘,多去的人一定是送死,我无法顾全。说句不中听的,愿意去跟我赴险的人都是自己人,为了救自己人而牺牲自己人没必要。”

    皱着眉头的蒙山鸣忽出声道:“道爷,你这办法实在是冒险,不可取。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个稳妥点的办法。”

    牛有道哦了声,“愿闻蒙帅高见。”

    其他人也目露期待地看向蒙山鸣。

    蒙山鸣沉吟道:“深入敌军深处,我军佯攻助力没什么用处。如果道爷真有一定把握的话,我还是建议在双方约定的会谈时间接触,届时大军对峙,我们这边的高手也都在,一旦有变,我方的人可迅速杀过去救援。在道爷有大量天剑符护体的情况下,助道爷脱身应该没问题。”

    商朝宗嗯了声,“可行。”

    管芳仪亦连连点头,“不错不错,就这样吧。”

    牛有道反问一句,“你们莫非巴不得我早死?”

    “呃…”蒙山鸣:“道爷何出此言?”

    牛有道:“我说了,决不能让三大派的人知道。有些事情,我想你们也是心里有数的,三大派欲将我除之而后快,奈何目前还不是他们动手的最佳良机,大事在即,他们不想出乱子。当着王爷和蒙帅的面,大决战的当口,他们有所顾忌不便对我下手,可若是让我死在敌方的手中,那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们觉得两军对垒之际,我被围攻的情况下,他们能卖力救我?就算你们看着,就算他们出手,他们也必败无疑,有的是花样败的你们无话可说,我手上有再多的天剑符也别想脱身,直到被赵国修士缠斗追杀至死!此事决不能让他们知道,否则我敢笃定,他们必然要借刀杀人!”

    几人神情凝重不语。

    牛有道继续说道:“还有,两军对垒之际,敌方不可能让郡主和小王爷脱离控制,只要他们一直捏着人,哪怕有一根手指放在郡主和小王爷身上,我就没办法让二人脱险。”

    说罢,几步走到了悬挂的地图前,指在了敌方重兵镇守的中军大营位置,点了点,“这就是我为何要提前和他们密谈的原因,密谈不是目的,目的是要避开三大派的人,也是为了出现在这里。我现在提前过去了,就必然会出现在这里。此地高手如云,大军云集镇守,只有我们两个过去,只有人少造不成威胁,他们才会放松警惕,我才能找到让郡主和小王爷短暂脱离他们控制的机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管芳仪焦虑道:“是,算你说的有理行不行?可你要掩护云姬带人遁地离开,你自己怎么脱身?那边的高手太多了,连赵国三大派的太上长老都全部到位了,你没办法脱身的!”

    “这就是我之前向蒙帅打探角湖情况的原因。”牛有道又抬手指点在了地图湖泊上,“此地离敌军中军大帐只有两里路,云姬带人脱身后,我立刻倚仗天剑符之利,横向杀往角湖,只要我能逃入角湖之中,他们未必能奈何我。而云姬将郡主和小王爷安置好后,会立刻赶来角湖接应我,带我从角湖底下脱身遁离。”

    手从地图上放下后,对商朝宗道:“这就是我让王爷大军发动进攻配合的原因。我手中天剑符有限,抗不了太久,只能逃往角湖避险。只有王爷大军吸引了大量修士赶往前线支援,我才有机会脱身,否则面对成千上万的修士杀入角湖,凭我一人之力只怕难以等到云姬来接应。”

    “所以王爷切记,一旦我那边打起来了,大军要及时发动进攻。不能早,早了会打草惊蛇,那边会死死控制住郡主他们,我将无法得手。也不能晚,晚了我则性命不保!”

    几人怔怔看着他,无不动容,想也能想到届时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面对千军万马和如云高手的围攻,这位道爷要独自一人杀出一条血路来。

    管芳仪红了眼睛,“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打打杀杀吗?”

    PS:锣鼓敲,秧歌扭。谢新盟主“道盗到倒也道”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