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七六章 信使传讯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他之前为什么说那湖和救商淑清无关,的确和救商淑清无关,是准备来保自己性命的,可是能保住吗?

    牛有道:“不喜欢归不喜欢,走上了这条路,总有不可避免的时候。”

    管芳仪:“你如果觉得三大派的人不可靠,能不能让巫照行去?让巫照行替代你”话一出口,也意识到了不妥,说这种话有点自私,立刻改口修正自己的意思,“他的修为比你高,成功的把握也更高。”

    “红娘,没有这样的道理。”牛有道摇头,继而又笑了,“巫照行去,对方不相信他,不信他有代表谈判的资格,他就没有得手的机会。针对什么样事情去什么样的人,修为不重要,合适才是最重要的。他修为虽高,但他去了就是死路一条,没有脱身的机会。我去则不一样,我还有脱身的可能性。好了,红娘,我意已决,你拦不住我,就这么定了。”

    商朝宗也红了眼睛,道爷这是要拿命去拼啊,他情绪有些激动道:“道爷,算了,不救了,真的,不救了!”

    “这事我自有打算。不要拖延,立刻传讯给对面,我等你消息。”牛有道扔下话,径直转身走了。

    云姬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略欠身致意,随后也转身离开了。

    管芳仪默默地跟在了后面。

    他们都走了后,蒙山鸣徐徐道:“王爷,你拦不住他的,按他的话去做吧!好好配合,配合好了,比什么都强。”

    商朝宗万分纠结道:“我若这样做了,岂不是太自私了点?”

    蒙山鸣回头道:“大安,你都听到了。你乔装打扮一下,扮作斥候,此事你亲自走一趟,你去更容易取信那边,别人去我不放心。”

    “是!”推着轮椅的罗大安领命。

    回到帐内,牛有道又站在了地图前,盯着仔细琢磨,思索是否还有什么漏洞。

    对他来说,事情往往很纯粹,就这么件事情,而事情前后的准备工作往往才是最重要的,远比事情本身复杂,把真正复杂的事情理顺了,事到临头反而是最简单易处的事。

    “你在天谷杀了赵国三大派的长老,又挑起了对赵国的灭国之战,如今还主动送上门去,他们岂能放过你。”在他背后沉默了一阵的管芳仪嘀嘀咕咕,显然还是想劝他不要去冒险,也实在是太危险了。

    面对地图背对她的牛有道不疾不徐道:“一帮趋利之人,孰轻孰重,他们比你更清楚,面对生死存亡,以前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确切的说,杀不杀我已经不重要了。杀了我,他们就彻底没有了希望,这个时候只要我能给他们希望,不说扫榻相迎,至少不会对我轻举妄动。”

    管芳仪道:“人质在他们手上,你敢保证他们会给你抢夺的机会?”

    牛有道:“有机会才是最危险的时候,没机会反倒安全无忧。若是没有机会,我则佯装谈判,扬言回来再与王爷这边商量,略加敷衍便可全身而退,他们不会强留我而导致把事情给搞砸了,只要让他们看到希望,他们就会让我平平安安。所以你没必要多虑。”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去,管芳仪忍不住跺了下脚,直接把话挑明了,“道爷,我也很想救郡主她们,可也得分情况啊!你明知道此去有很大的可能会丢了性命,冒这么大的风险,值得吗?至少在我们茅庐山庄的人看来,郡主和小王爷加一起也不如你的价值!”

    牛有道转身了,深邃双眸静静看着她,忽问出一句,“那在茅庐山庄人的眼里,你和我之间,谁的价值更高?”

    管芳仪顿时白眼连连,“我没你值钱行不行?正因为你值钱,你才不能冒这个险。”

    牛有道:“可若是你成为了此时的人质,我也一样会不惜代价冒险去救你,你信不信?”

    “”管芳仪凝噎无语,她信,她丝毫都不怀疑,牛有道肯定要想尽办法去救她,跟了牛有道这么多年,在这一点上,她有绝对的信心。

    牛有道徐徐道:“有所为,有所不为。王爷从广义郡借兵开始,期间遇到过不少的困难,我有很多机会去走更轻松的路,也有许多比王爷强大的势力来招揽我,许多危险我完全有机会回避掉,可我却宁愿走这条最艰险的路,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不叫从一而终,我也没那么高的觉悟,这叫道义!”

    管芳仪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旁观的云姬亦看着这边,若有所思,联想到了自己。

    她能听牛有道的招呼不仅仅是因为有把柄在牛有道手上,又何尝不是因为牛有道这个人,事实上就算牛有道手上握着她的把柄,她也从未有过被要挟的感觉,跟着牛有道心灵上反而很有安全感,心里踏实。

    黎明之际,一骑从燕军方向而出,迎着晨风,往对面的赵军方向而去,正是斥候装扮的罗大安。

    途中草地上,一条绳索猛然从草地上绷起,战马嘶鸣,失蹄倾翻,也掀翻了罗大安。

    两名蛰伏的赵国士兵持断刃疾扑而来。

    地面翻滚中的罗大安不肯轻易就擒,就地朝天一脚,踹飞了一名飞扑而来者,顺势滚过另者扎来的一刀,反手抓住了对方持刀的手腕,将对方也给带的翻滚。

    待他再从地上坐起时,膝盖已经强顶在了地上一人的腰眼上,对方手中的刀也到了罗大安的手上,也抵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冷眼盯着另一个爬起的人,“我没有恶意,我乃蒙帅麾下参军,奉命送信给庞大都督”

    赵军,中军大帐内,一将来到急报:“大都督,蒙山鸣派了信使来,说是有密信交予大都督。”

    晨起后正在脸盆边洗脸的庞腾愕然回头,“蒙山鸣有密信给我?”

    来将道:“信使是蒙山鸣麾下参军罗大安。”

    庞腾意外,“那个罗安的儿子,被蒙山鸣收为了徒弟的那个罗大安?”

    来将:“没错,验证过了,确实是他。打扮成了燕军斥候,还让我们这边也保密。”

    庞腾匆匆擦了把脸,手上毛巾一扔,挥手道:“带过来。”

    很快,罗大安被带到,头上蒙着黑头套,两手还反绑着。

    庞腾不耐烦道:“解了,解了。”对他来说,这么一个人来,翻不起浪来。

    罗大安头上的黑头套摘了,绑着的双手也被松开了,环顾四周一眼,目光落在了庞腾身上,活动了一下双手手腕后,拱了拱手。

    庞腾也在打量他,如此关注是因为对方是蒙山鸣的徒弟,见对方孤身而来毫无惧色,眉头略动了一下,问:“信在哪里?”

    罗大安抬手,解下了头上捆绑发髻的布带,拎着递出。

    这边立刻有人接了检查,确认没什么问题才交到了庞腾的手上。

    庞腾将褶皱乱卷的布带翻了翻,果然有字迹,遂绷直布带细看上面内容,看明白后略有惊疑不定,抬头问道:“已经约定了会面时间,为何又要秘密会谈?”

    罗大安道:“我只奉命送信,其他的并不清楚。”

    庞腾犹豫了一下,挥手道:“把人先带下去。”见下面人又要把罗大安给绑了,给了句,“套上头套看好就行了。”

    来者毕竟不是一般人,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是能在蒙山鸣身边说上话的人,这边可能还要让人家回去回话,没必要太过苛待。搞的人家不高兴了,万一是个小人,回去说些不好听的,有坏事可能都不一定。

    黑头套再次套在了罗大安的头上,将其给押了下去。

    之所以戴黑头套,是不想让对方看清这边阵营内的详情,这也是军机。

    很快,接到消息的落霞山庄掌门左乘风、归元宗掌门蒋万楼、聚仙教掌门米满匆匆赶到帐内。

    三人陆续将书信看过后,左乘风问出了同样的疑惑,“已经约定了碰头时间,为何还要跑来密谈?”

    庞腾道:“燕军那边可是有燕国三大派的人督军,燕国三大派是不可能松口答应的。商朝宗则可能想救自己妹妹和儿子。两边的态度必然有矛盾,牛有道亲自跑来密谈,必定是与此事有关,估计是想撇开燕国三大派和我们秘密协商妥协的办法。至少也是带来了我们希望看到的条件,否则他不敢来!”

    三人闻言皆微微点头,完全有这个可能,也只有这个可能。

    不过米满略有疑虑,“此事会不会有诈?”

    蒋万楼嗤声道:“能有什么诈?他总不可能率领千军万马来密谈吧,那还叫密谈吗?他就算带个上百人来,有什么异动,来了这里也定叫他有去无回!来了这里还敢乱来,除非他活的不耐烦了还差不多。”

    是这么个道理,其他人点了点头。

    蒋万楼回头又问庞腾,“大都督什么态度?”

    庞腾道:“见一见并不损失什么,我的意见是答应密谈。”

    三位掌门相视一眼,皆点头赞同。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后,左乘风有些不甘心道:“牛有道这厮,我是真想将他剁成肉酱喂狗。还敢跑来,胆子不小,太嚣张了!”

    米满唉声叹气道:“左兄,都什么时候了,说这种气话有意思吗?人家是为什么而来的?人家知道你不敢杀他,否则他焉敢跑来。”回头又对庞腾说道,“大都督,让信使回去回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