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七七章 赴险
    庞腾嗯了声,让人再次把罗大安给带了过来。

    当着三位掌门的面,庞腾与罗大安约定了牛有道来时的方式,鉴于牛有道要保密,也是为了避免发生误会,定好了牛有道从哪个方向的空域过来。

    两边国战,双发都动用了不少的大型飞禽侦查和防范,牛有道从空中过来未经允许也难以靠近,所以得协商好了。

    把事项确认了以后,罗大安又被蒙上了头套,就这样被带走了。

    秘密将人遣送到了前沿之后,一匹快马给了罗大安。

    紧急返回后的罗大安在预先准备的一座营帐换回了服装,才公开露面直奔中军大帐,将事项回禀了商朝宗和蒙山鸣。

    确认了回复的商朝宗和蒙山鸣又直奔牛有道落脚的帐篷,让罗大安再次将详情禀报给了牛有道。

    牛有道略过问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就此将行动完全给敲定了。

    行动在即,不管是商朝宗还是蒙山鸣,都再次劝牛有道三思,然而牛有道态度坚决,无人能劝住。

    待几人离去后,牛有道要了笔墨纸砚,写了封信给管芳仪,告知:“等我走了后,再交给王爷。”

    “什么话不能当面说?”管芳仪不管他,直接打开了信先看了再说,不看还好,一看,眼睛又红了。

    再回头,只见牛有道和云姬正在易容。

    改扮之后,牛有道回头,对怔怔看着这边的管芳仪微微一笑,之后又对云姬点了点头,表示可以走了。

    云姬走到他身边站近了些,之后法力波动起,两人脚下泥土翻涌,渐渐将二人沉入了地下,稍后涌动的地面基本恢复如初。

    听着地下的沙沙异动渐渐平息无声了,管芳仪抬头深吸了口气,转身出了帐篷,来到了中军帐内,将牛有道的信给了商朝宗。

    信上告知商朝宗,他牛有道这次若是回不来,让他不要有什么顾虑,立刻谋求自保,归顺燕国三大派,茅庐山庄的人和事让他不要管了,那些人会自谋后路。

    另外牛有道表示已经帮商朝宗安排好了,这次若回不来,京城那边会有人联系商朝宗,会配合商朝宗应对可能会出现的麻烦,会与商朝宗共谋后事,保南州一系人马的周全。

    详情信中不便多说,只说到时候对方联系他商朝宗的时候,他自然会明白。

    信的最后,是“阅后即焚”字样。

    这是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这信是在安排后事啊,商朝宗缓缓闭目不语,信顺手给了一旁的蒙山鸣。

    轮椅上的蒙山鸣看完信后,无比动容,一声长叹,“义薄云天呐!”

    ……

    “掌门,商朝宗正在调动大军,对前沿将领下达了准备进攻的命令!”

    听到下面弟子禀报,宫临策立刻跑出了帐篷,站在山坡一看,果然见到人马在紧急调动。

    这么大动静不可能瞒过相关人员,龙休和孟宣也很快露面了。

    在此看人质事件怎么解决的玉苍也跑了出来。

    几人联袂赶到中军大帐时,只见商朝宗正在披甲。

    龙休沉声发问道:“王爷,大军突然调动,你想干什么?”

    端着头盔往头上一戴的商朝宗道:“自然是准备对敌发动进攻!”

    “现在进攻?”龙休表示怀疑,“不是约好了再谈谈么,王爷如此冒然发动进攻,就不怕敌军对郡主和小王爷不利?”

    商朝宗:“没什么好谈的,我不可能撤兵,结果早已注定,对方最终还是要对清儿他们动手。既如此,不如先做好伺机而动先行进攻的准备,先血此恨!”

    此话一出,龙休等人可谓相当满意,孟宣颔首道:“王爷能忍痛为大局着想,实在是可敬!王爷放心,我等定全力配合,助王爷报仇雪恨!”

    龙休点头,“不错!”

    几人出了帐篷,陆续翻身上马,军营中跑马,呼兵唤将,很快便集结统领了大军向敌方进逼。

    ……

    一处山林,许老六早已带着一只大型飞禽在指定地点等候,牛有道和云姬一到,三人立刻驾驭飞禽腾空而去。

    “怕吗?”牛有道忽问了声。

    问这个,是担心对方紧张之下会出纰漏坏事。

    “我?”云姬反问一句后,叹了声,“我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打不赢,我一个人怎么样都行,脱身还是没问题的,想脱身他们拦不住我。若说怕,我倒是怕你出事。你怕吗?”

    “我?”牛有道笑了笑,“习惯了。”

    许老六驾驭飞禽绕了一个大圈,临近赵军所在地后,按照庞腾那边的布置路线飞行果然畅通无阻。

    赵军空中巡弋的飞禽上的人见到走这条路线的人,直接放行,没有任何阻拦。

    抵达中军营地上空后,牛有道和云姬双双飞身而下,朝下方的大帐位置直直倒飞冲去,风声呼呼。

    飞禽振翅而起,许老六驾驭飞禽一个侧翻,迅速远离此地。

    两条人影嗖嗖落地,立刻被一群虎视眈眈的修士给围住了,庞腾从中军帐内露面,左右一群赵国三大派的高手护卫。

    牛有道环顾四周之后,抬手撕下了脸上的假面。

    云姬亦如此,露了真容。

    左乘风见了,立刻偏头身后,问:“这女人是什么人?”

    后方弟子中有见过的立刻上前,“原渡云山的山主,蛇妖云姬!”

    “诸位,又见了。”牛有道笑眯眯地朝众人拱手打招呼。

    米满道:“牛有道,你胆子倒是不小,竟敢只带一个人来。”

    牛有道:“我是来谈判的,又不是来打打杀杀的,带那么多人作甚。再说了,带多了人也不方便,容易走漏风声,我这次是秘密前来,有些事情不想让燕国三大派的人知道。”

    庞腾和三大派掌门交换了个眼色,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果然是要避开燕国三大派。

    左乘风道:“我听说你走到哪都带着那个齐京红娘,今天怎么换了个女人?”

    牛有道不慌不忙道:“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不想让燕国三大派的人知道,红娘在那边晃悠可以为我的不在做掩饰,若我和红娘都久不露面,容易引起怀疑。”

    还真是句句在理,云姬下意识瞥了他一眼,发现这位果然是临危不乱,应对得当。

    庞腾等人想想也是,发现牛有道此行果然有够小心谨慎的。

    蒋万楼冷笑一声,刻意讥讽,“你还真是离不开女人,离不开徐娘半老的女人。”

    牛有道:“女人比男人心细,有经验的女人更好,有什么不对可以及时提醒。蒋掌门可不要想歪了,我可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蒋万楼呵呵,皮笑肉不笑。

    正这时,空中一只大型飞禽突然俯冲而来,掠过营帐上空时,一名修士闪身跳下,落地对庞腾拱手道:“大都督,空中观察到,敌军那边有异常,敌军人马正在集结向我方推进!”

    此话一出,众人一惊,庞腾指着牛有道喝道:“牛有道,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铿锵而回:“没什么意思,防备我出意外!我此来要是有什么不测,燕军将立马发动进攻,只要你们不乱来,燕军自然也会克制。”

    话虽这么说,庞腾还是要多加小心,命部将传令前沿大军做准备。

    蒋万楼面露讥讽,负手踱步而来,“我们真要乱来的话,燕军进攻也保不了你。”

    “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也不会坐以待毙!”牛有道说话间手指一翻,当众亮出一张天剑符来,警告道:“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云姬有些无语,要以天剑符掩护,这位居然先把天剑符给亮了出来。

    气定神闲踱步而来的蒋万楼神情一僵,脚步也僵住了,不敢再轻易靠近了,搞的自己有些尴尬了。

    赵国三大派对牛有道的天剑符可谓印象深刻,天谷三个主事长老死在了牛有道的手上,印象不深刻才怪了。

    又见这位亮出天剑符,众人一惊,三派宿老迅速插步上前戒备,庞腾已第一时间被人拉退到了后面保护,别仗没打起来,这边指挥作战的主帅却被人给干掉了,那乐子就大了。

    别以为牛有道不敢这样干,真要把这位给逼急了,可是敢在天谷动手的人。

    蒋万楼变了方向,没有再逼近,而是改成了左右徘徊走动,“牛有道,天剑符在这里吓唬不了谁,用了也就是听个响,不过用了的后果却是…我保证你一定会死得很惨!”

    牛有道:“我是来谈判的,可听蒋掌门这阴阳怪气的话,似乎非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不可,这就是诸位的诚意吗?”

    “好!”蒋万楼话一收,趁机转身而回,离远了些,一旦对方用了天剑符,自己也能多些安全反应的时间和空间。回到原位后,蒋万楼转身问道:“你想怎么谈?”

    牛有道:“昨日说好的前提,那只狗爪子,蒋掌门不会忘了吧?”

    哪能这么快忘记,众人互相瞅了眼,蒋万楼脸一寒,“牛有道,别给脸不要脸!”

    牛有道:“少啰嗦,痛快点,给还是不给?”

    蒋万楼挥手指来,怒斥:“你少跟我来横的,我看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牛有道:“我敢来,就做了回不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