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七八章 牛有道,你还有完没完?
    争锋相对要冒火,怕蒋万楼面子上下不来要硬尬,左乘风伸手拦了一下,继而对牛有道说道:“你是来救人的,你也不想郡主他们出事吧?一点小事,我看就没必要计较了,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牛有道:“左掌门,我也不是蛮横不讲理的人。商郡主长居我茅庐山庄,也算是我茅庐山庄的人,我当着那么多人面说出的话,若是高高举起轻轻放过,让我茅庐山庄的人怎么看?郡主当众受辱,我要是不带个交代回去,岂不成了笑话?话已经说出来了,我人也来了,今天要么让我死在这,要么就给我个交代!”

    左乘风:“你要了交代,蒋兄身为掌门,连门下弟子都保不住,他又如何对下面人交代?”

    牛有道:“保?保什么保?这种畜生也保,归元宗是淫贼窝吗?”

    “放肆!”蒋万楼怒喝。

    牛有道言词依然激烈,“凡事都有前因后果,要怪就怪那狗爪子自己,堂堂归元宗弟子,两军对垒,千军万马面前,众目睽睽之下竟当众干出亵渎女人的事来,还要不要点脸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何至于如此无耻,这岂是堂堂名门正派所为?如此下作之事,如此下作之人,剁他一只狗爪子算是便宜了他!”

    云姬也感觉牛有道是不是搞错了方向,咱们是来救人的,你这义愤填膺的非要逮住人家弟子不放干嘛?

    蒋万楼怒容满面,却被说的无言以对。

    米满:“归元宗的人,归元宗自己会处理,用不着外人干涉。”

    牛有道:“此话不通,动的是我的人,我岂能当做没看见?”

    “要交代没问题…”米满话一出口,蒋万楼怒眼看来,米满抬手给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继续道:“你此来,是不是先把正事给我们交代了先?只要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其他的都好说。”

    听他这么一说,蒋万楼情绪渐缓,慢慢冷静了下来。

    牛有道:“我既然来了,自然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交代不了岂不是跑来送死。还是昨天那句话,我要那个前提,那只狗爪子!”

    米满:“事还没开始谈,你就要伤人,说不过去,也未免不够诚意。”

    牛有道:“米掌门,我亲自跑来,人就在你们眼前,随时可以任由处置,你不觉得这就是最大的诚意吗?我现在要看到你们的诚意,如果再推搪下去,我要的就不是一只手了!”

    左乘风插话:“你说你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这由不得你说的,满不满意是要我们说的。如果不满意,后续还要再谈,我们也不好杀你,总得给你个机会,可你又把人给伤了,这样你觉得合适吗?”

    牛有道:“谈不拢,你可以剁我一只手。”

    左乘风:“你若非说给我们的交代合理,你捏着天剑符在那晃悠,像是能乖乖伸出手来给我们剁的样子吗?”

    牛有道:“人质在你们手上,剁不了我的,可以剁人质的,我这样说,诸位可还满意?”

    话说到这个地步,对面不少人交换了下眼色,左乘风更是附嘴在蒋万楼耳边,轻声嘀咕:“人在我们手上,总有理由剁只手回来的,也算是给了门中弟子一个交代。蒋兄,大局为重啊!”

    蒋万楼牙痒痒,敢情不是对你们门中弟子下手,站着说话不腰疼。

    当时为了压住局面,他让弟子当众做出了那样的事,也是情急之下不得已而为之,也是为大家好,现在成了让他一家来担责任,令他有些憋火。

    可牛有道现在咬着不放,兹事体大,要说为这事搞砸了大事不划算。

    牛有道又出声了,“诸位,我可是悄悄来的,那边大军已经集结了,我久不回去露面的话,一旦引起了燕国三大派的警惕,到时候事情就算想办,只怕也没那么容易了。”

    米满淡淡一声,“蒋兄,这是你的家事,我们不好干涉,你看着办吧。”

    蒋万楼阴着一张脸,纠结一阵后,突然喝了一声,“陶延丰,出来!”

    躲在后面的陶延丰脸色已经很难看了,陡闻此唤,心神一颤,却又无法逃避,不得不硬着头皮慢慢走了出来,拱手见礼,“掌门师尊!”

    蒋万楼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道:“给他!”

    陶延丰脸上肌肉抽搐,他知道,遵了这命,师门不会亏待他,可再大的好处也难换谁愿意让自己变成残废。

    然而没办法拒绝,当众抗命的后果会令师傅恼羞成怒,怕是有人要帮他代劳,到时候受了罪还不讨好。

    他异常艰难地慢慢放下了双手,慢慢转身看向了牛有道,眼中满是怨恨神色。

    牛有道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陶延丰突然反手拔剑,一道寒光闪过,噗一声,右手溅血,寒光过处,右手腕处齐根而断,一只右掌掉落在地。

    “嗯…”踉跄后退一步的陶延丰痛苦闷哼,单剑拄地,施法遏制住了断腕处的血流。

    两名归元宗弟子快速出来,扶他离开。

    牛有道突然冒出一句,“我怎么记得对郡主无礼的是他左手。”

    陶延丰身子一僵,脸色大变,扶着他的两名弟子亦看向蒋万楼。

    云姬当场小汗一把。

    现场所有人几乎都脸色一沉,蒋万楼怒声道:“我看你不是来谈判的,是来故意找事的。”

    牛有道:“算了,我让一步,不再追究了。”

    “……”蒋万楼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怒而挥手,示意扶人的弟子把陶延丰带下去。

    米满:“手也给了你,说吧。”

    牛有道:“没问题,但我要见人质,先确认人质是否安全。”

    左乘风沉声道:“牛有道,你还有完没完?”

    牛有道亦沉声道:“左掌门,你在跟我开玩笑吧?谈之前,我确认人质是否安全,你们是否毁诺,这很过分吗?”

    这还真说不上过分,左乘风嘴角牵扯了一下,回头道:“把人质带过来。”

    有人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商淑清被从不远处带了过来,襁褓中的婴儿紧抱在她怀中不放。

    胖乎乎的婴儿倒是在她怀中睡的呼呼的,醒了吃,吃了睡,不知何为危险。

    人带到,见到牛有道亲临,有些紧张的商淑清瞬间明眸亮澈,声音柔美的唤了声,“道爷!”

    牛有道单掌摁了摁,做了个安抚的手势,“不要怕,不会有事。”

    见到他,商淑清就不害怕了,嗯声点了点头,一直看着他。

    牛有道也在审视她,见她还是脏兮兮的样子,斜了三派的人一眼,“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善待,连点给人洗漱的水都不给吗?”

    庞腾出声了,“不是我们这边不给,我们好吃好喝招呼着,冷热水管够,干净衣裳也给她备上了,连伺候的丫鬟都有,是她自己不愿洗,怪不得我们这边。”

    是这样吗?牛有道对商淑清投以询问的目光,商淑清银牙咬唇,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

    牛有道立马明白了,在这地方,又经历了昨天那样的不堪一幕,商淑清应该是不敢在此险地脱光了沐浴。

    心里有了数,也就不追究这个了,又问:“郡主,你和小王爷没事吧?”

    商淑清摇头,“没事,暂时没事。”

    牛有道再问:“你确定他们没有在你们身上做过什么手脚?”

    这个,商淑清就不太清楚了,修士做手脚的可能性多,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有没有被做手脚她也不懂。

    趁她略思索犹豫之际,牛有道果断开口道:“我要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检查,先确认人质没问题,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他捏着天剑符就往前闯,米满立刻指着他警告:“站住!”

    牛有道似乎反应了过来,看了看手中天剑符,嗤声一笑,脸上似有嘲讽意味,遂后退了一步,回到了原位,道:“我不乱动,你让她过来检查。”

    对面略有犹豫,让牛有道带着天剑符靠近了有所忌惮,让人过去也有所忌惮。

    牛有道呵呵讥笑道:“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担心我会带着人质跑了不成?”

    米满最终嗯了声,偏头示意了一下。

    看管商淑清的人在商淑清后背略推了下,示意她过去。

    抱着小孩的商淑清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走向牛有道,云姬表面波澜不惊,内心里却绷紧了神经,知道要开始了!

    走到了牛有道跟前站定,商淑清又唤了声:“道爷。”

    牛有道杵在地上的剑一提,往腰带内一插,别在了腰上,又抬手摁在了商淑清的肩头,没有作假,正儿八经在施法检查商淑清的身体。

    不管是不是救人,确认人质身体没问题还是有必要的。

    他检查的比较仔细,自然也比较慢,赵国那边紧盯的人渐有些不耐烦了,目光开始有了左右偏动。

    检查完了商淑清,又伸手摸进了襁褓中,继续检查小孩的身体。

    双双确认没问题后,牛有道目光瞥向了一旁的云姬,发现对方紧盯这边,应该是做好了准备。

    现场的法力波动突然出现异常,牛有道手上的天剑符突然绽放出了极光异彩,赵国诸人大吃一惊。

    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牛有道已经顺手在商淑清腰肢上一带,将人拨向了身边的云姬,低低一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