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七九章 疯狂逃窜
    任谁也想不到,牛有道会在这里动手找死,就这么两个人,这里可是千军万马高手如云的地方啊!

    哪怕有过天谷的前车之鉴,也没人想到牛有道敢在这里动手抢人质,一时间都没晃过神来。

    而牛有道本人已经顺势跳起,双手前后导出两道巨型剑罡横扫四周,惊的四周人员纷纷闪身避开,一些士兵逃之不及,当场被斩的血肉横飞。

    云姬一把拉住商淑清,同时一把抢了她怀抱中的婴儿到手,施法护住了二人免遭损伤。

    地面泥土翻涌,两大一小迅速沉入地下,巨大的震响将婴儿惊醒,“哇哇”大哭。

    看向云姬的商淑清,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大喊,“不要!”

    下沉之际的云姬脑袋一晃,现形出蛇头模样,血盆大口一张,竟直接将婴儿纳入口中,当场一口吞了下去,差点没把商淑清给吓晕了过去。

    蛇头只是短暂一现,又迅速变回人样。

    地面泥土涌铺,人已经遁入了地下。

    此情此景,闪避的人一看便知着了道,牛有道哪是什么来密谈的,分明是来抢劫人质的。

    “遁地!哪里跑!”落霞山庄的一名太上长老一声怒喝,一个闪身而来,双掌泛起肉眼能见的霞光。

    跳起凌空旋转的牛有道挥手就是一记巨型剑罡劈出,拒敌靠近。

    那太上长老双掌合拍,霞光暴涨,两团霞光竟将破坏力惊人的巨型剑罡给陷住了。

    然“咣”一声,又一道剑罡如雷霆般而来,那人猛然撒手侧身闪避而去。

    四面八方各种武器山呼海啸般,纷纷飞射而来,已落地的牛有道占据原地不肯挪窝,不逃不躲,双手连点如影,一道道剑罡咣咣而出,炸射向四面八方,人在其中如长满了巨刺的水晶一般。

    十二道天剑罡影毫不吝啬的近乎瞬间齐炸而出,将斩来的各种武器给轰的纷乱倒飞而去。

    这打斗模式简直是震天撼地,四周的将士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惊的纷纷调头就跑,跑的慢的,直接被强劲罡风给卷飞了出去。庞腾已被修士护着快速撤退,修为差一点的修士面对如此狂轰攻击压根没有介入的资格,纷纷闪退。

    蒋万楼手中一道天剑符出,同样一道巨型剑罡狂劈向周身光影还未消散的牛有道。

    一出手就动用如此昂贵的东西,可见蒋万楼心中的愤怒。

    牛有道翻手又是一道天剑符爆开,两道剑罡轰鸣撞击,烟尘四起。

    地下裹着两个人的球形空间瞬间崩溃,云姬紧急施法护住商淑清,头下脚上,单掌推着土层,迅速下沉之际,强行施法再次巩固出一个球形空间。

    非要如此是为了保护商淑清,否则她云姬一人大可以快速钻地而去。

    上方的剧烈轰鸣声依然在不断传来。

    “孩子,孩子…”商淑清拉着云姬的胳膊,哭着惊叫,她亲眼目睹云姬把小孩给吃了。

    云姬肚大如箩,沉声道:“郡主别慌,孩子在我肚子里,施法护着,不会有事!”

    待到剧烈声响听不到了,只有咚咚震感时,云姬挥手斜拍土层,直接下沉的二人立刻斜斜改变了去向。

    云姬也着急,拼尽修为,带人遁地逃离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

    两军对垒之地的上空,一只大型飞禽掠过,许老六闪身而下,落在了商朝宗马前,急声道:“王爷,打起来了!”

    马背上的管芳仪一个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蒙山鸣一张老脸神情从未有过的凝重。

    什么打起来了?龙休等人尚不明所以。

    一天一夜未眠,焦虑之下两眼布满血丝的商朝宗面露狰狞,手速飞快,唰一声拔出腰间宝剑,前指怒吼:“进攻!进攻!进攻!”连续怒吼三声,歇斯底里的声音变了调。

    龙休等人霍然回头看着他,知道集结了人马就是要攻打敌军,只是商朝宗那迫不及待的异常反应让他们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问题出在了哪。

    咚咚咚!急骤战鼓声敲响,隆隆回荡四野。

    “杀!”下面各部将领纷纷发出进攻命令。

    大军前锋人马,举着盾牌,小跑着前进,保持着盾牌阵型不乱。

    赵军备战的前沿“当当”不绝的警钟声响起,前沿盾牌阵紧急立好,盾牌之后的弓箭手阵营全部拉弓上弦。

    咻咻咻!一支支响箭梯次射向了空中,不断向后传递出敌袭的紧急信号。

    ……

    剧烈轰鸣中,面对蒋万楼的天剑符,牛有道被逼得急促施展出了两张天剑符。

    没办法,不但要应对蒋万楼,还要应付另外方向的围攻,一道道巨型剑罡不要钱似的爆发出去抵御。

    赵国等围攻的修士始终无法近前,此情此景也是看得心惊肉跳,光他们亲眼所见的天剑符牛有道就用出了三张。

    第三张天剑符一完,牛有道翻手又是第四张在手,结果却发现周围暂停了进攻。

    他乐见如此,高度警惕着四周,周围隔着一段距离的修士围了一圈又一圈。

    还有?不知多少人神情抽搐,这王八蛋身上究竟带了多少张天剑符?

    天剑符又不是纸,别说蒋万楼,谁也不会不断捞出符篆来和牛有道拼天剑符玩,这玩意巨昂贵,在这里大量消耗了的话,回头和燕国交战时怎么办?

    这情况不在牛有道的意料之中,是他一开始没有盘算到的,不过他也瞬间反应了过来,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应该是因为对方不知云姬携带人时的遁离速度,他们以为云姬和人质已经跑掉了,已经追不到了,否则必然是要拼命强攻。

    这个意外,绝对是他乐见的。

    “牛有道,你跑不掉的,乖乖束手就擒,你自己老老实实当人质,还有条活路!”左乘风怒声警告。

    不怒不行,而且是非常愤怒,碰上个不要命的,一帮子人被耍惨了。

    牛有道有心拖延,拖延的越久,云姬一行越安全,他要尽量为云姬等人争取时间。

    他高度戒备着四周,徐徐道:“可以,好说,现在咱们可以慢慢谈条件。我之所以冒险而来,是因为直接撤军根本做不到,燕国三大派不可能答应,但咱们双方可以配合着演戏,燕军可以败退,但前提是,我有什么好处!”

    左乘风厉声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牛有道:“除了金州外,再划三州地盘给我!”

    咻!咻……他话刚落,远处报警的响箭已经是由远及近,道道冲天而起。

    一群人一起回头看去。

    “敌袭!”远处山坡上的庞腾大惊怒喊。

    他话刚出口,牛有道已趁众人不备分神之际,突然一个闪身而出,瞅准一个方向腾空而去。

    拖延的时间应该已经足够了,他必须逃了。

    不逃也不行,燕军进攻的消息已经传来,再瞎扯淡说什么谈判已经糊弄不过去了。

    “我就不信他有用不完的天剑符,谅他也跑不掉。尔等去迎敌,此獠我等来收拾!”

    嗖嗖嗖,一道道人影腾空紧急追去,正是归元宗的五位太上长老,话音从空中回荡下来,人已去。

    牛贼之奸诈,已经再三领教了,归元宗掌门蒋万楼生怕五位宿老有失,挥手遥指了数百修士追去。

    余下的人,大多随大军而动,随同统帅庞腾去应对更大的变故,面对国战,追杀一个牛有道的事也得往边上放。

    回头一看的牛有道吃惊不小,紧急追来的五个老家伙飞行的速度犹如射来的利箭一般,顷刻间追到。

    牛有道凌空挥出剑罡便斩。

    这一出手顿觉不妙,五个老家伙凌空换位迅捷无比,似乎无需借力,能攻击的角度也更多,而他人在空中破绽太多,再这样逃跑是找死。

    哪怕这一飞掠的速度才近百丈,离两里地的角湖还远,他也不得不在情急之下紧急下坠。

    手中天剑符已经施展了出来,庞大能量无法久留,当即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毫不保留的狂轰了出去。

    空中一条条人影迅捷躲闪。

    下方一群弓箭手拿着弓箭,眼看牛有道落下,却不知如何是好,此地大军云集,箭矢乱射会大量伤及自己人。

    分布各军营的修士冲天而起拦截,牛有道翻手又一张天剑符爆开,连斩两道巨剑罡影,当空斩出几爆血雨,人挟天剑符能量落入了慌乱大军中。

    被天剑符能量束缚,横向移动困难,无法快速挪移,他干脆撒开了腿在人群中狂奔,见到闪来的修士便以天剑罡影狂轰滥炸,硬生生杀的各营修士不敢再轻易靠近,被殃及池鱼的军士逃跑不急,惨叫声阵阵,战马嘶鸣,血肉横飞。

    蓄积的庞大能量用毕,牛有道立刻往慌乱逃窜的人群中跑,希望让追杀者投鼠忌器。

    然而空中追杀而来的人压根不管那些将士的死活,流光剑影,狂暴罡劲,一个劲地朝下面人群中狂轰。

    五个老家伙杀的肢体横飞之际,见牛有道又抖出一张天剑符施展出了剑罡,立刻极有默契地闪身分落在了五个方位,意图困住牛有道。

    牛有道脚下狂奔不停,拼了命的朝角湖跑去,以巨型剑罡开路,面对强敌阻拦,强行突围。

    不突围不行,不敢被缠住,一旦被缠住,他就死定了。

    原本以为两里路,自己最多只需三个飞掠起落便能抵达,如今看来比他预想的更加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