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八二章 违令擅闯者,杀无赦!
    “这么多人追杀,你居然还能活下来,命有够大的……”

    云姬一路快速遁离,一路絮絮叨叨着。

    牛有道感觉自己听不太清她在说什么,偶尔呵呵两句应付一下,证明自己还活着,不想让人担心。

    就这样撑着撑着,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撑了多久,之前护身法力被彻底攻破后,湖水侵蚀下,已经让他浑身上下湿透了,湿漉漉的衣服竟让他感觉到阵阵刺骨的寒意。

    就在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也唤醒了他的一点意识。

    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地下空间,一只月蝶的光辉下,商淑清抱着襁褓坐在一块石头上。

    破土而出的动静也令商淑清猛一心惊,她虽长的丑,可毕竟是女人,一个女人在这幽暗地下实在是有些害怕,稍有一些异常声响都会让她心惊肉跳。

    猛抬头一看,见是云姬回来了,自己也抱着小孩站了起来,又见云姬从破土处拉出一个狼狈不堪的人来。

    那人束发的东西不知去了哪,披头散发的,衣衫破烂,伤处虽已被控制住不再流血,但触目惊心的血迹大块存在,散乱的头发下一张脸苍白无血色,往日里深邃的眼神变得黯淡无光。

    整个人明显是在水里泡过的样子,却仍对着她微微笑道:“郡主。”声音很虚弱。

    “道爷!”商淑清失声。

    “不幸中的万幸,总算及时赶到把他给带回来了,不过伤的不轻。”云姬走来叹了声,挥手一招,地上的三条小蛇射回了她的袖子里。

    “道爷,你没事吧?”商淑清语带颤音,问出口后,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都这样了,能没事吗?

    牛有道慢腾腾走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襁褓中呼呼大睡的小家伙,见两人都平安,他也就放心了,这趟险总算是冒的值了。他实在有些撑不住了,慢慢坐下了,坐在了商淑清刚才坐的那块石头上,虚弱道:“我没事,死不了,让郡主受惊了。”那语调样子,像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

    商淑清银牙咬唇,有点说不出话来。

    她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牛有道,牛有道在她心目中一贯是那种智珠在握的形象。

    牛有道也不想跟她多说什么,实在是没了精力,感觉脑袋都快转不动了,弱弱一声,“云姬,我有点冷,帮个忙,帮我把衣服弄干。”

    云姬一愣,之前急着逃命,途中只是帮他控制住了伤势,还真没仔细在乎过他的穿着会不会难受,看了眼他湿漉漉的身上,立刻走来,伸手摁在他身上,施法从他身上驱散出一阵雾气。

    雾气散去,云姬收手,牛有道身上衣服干了。

    让人想不到的事情也发生了,就在两人眼皮子底下,牛有道身子一歪,直接往地上倒了下去,他真的是撑不下去了。

    就在牛有道快一头栽在地上的时候,云姬反应快,一把拉住了他。

    “道爷!”商淑清吓得尖叫一声,牛有道那一头栽下去的样子,真正是吓得她魂飞魄散,差点没把怀里的小孩给扔掉。

    尤其是牛有道歪倒后,后背那条长长的皮开肉绽的伤口,触目惊心。

    云姬扶住牛有道一看,发现牛有道已经失去了意识,彻底昏迷了过去。

    “道爷他…他怎么了?”

    云姬没有理会商淑清的话,先施法为牛有道检查,查探了一番后,叹了声,“伤的太重了,五脏六腑都受了重创,加之失血过多…他事先服了灵丹,死是死不了的,怕是要调养好一阵。这里没条件,回去再帮他好好处理下。郡主,此地不宜久留,王爷那边还在等我们消息,走吧!”

    ……

    燕赵前线,大军攻防还在持续,坐在马背的商朝宗紧绷着脸颊观战,他后面坐在马背上的管芳仪则是内心满怀焦虑。

    龙休等人也察觉到了不正常,战事僵持不下,这边似乎没有发动全面进攻的意图,其次牛有道不见了,让人回去看过,牛有道不在后方大营内。

    一群人各怀心思之际,许老六从后方赶来了,闪身落在了前面,对商朝宗拱手道:“王爷,郡主和小王爷回来。”

    回来了?人质回来了?不知情的众人面面相觑,以为自己听错了。

    商朝宗急问:“道爷呢?”

    这边是知道牛有道的计划的,牛有道要冒着巨大的危险掩护撤退,商淑清回来了不代表牛有道也回来了。

    许老六:“也回来了,不过受了重伤。”

    闻听此言,其他人反应不说,管芳仪则是连跨骑的战马也不顾了,一个闪身而起,急飞去后方大营方向。

    商朝宗则立刻大声道:“鸣金收兵!”

    当当当的鸣金声急促响起,燕军进攻人马立刻收兵后撤……

    帐篷内,昏迷中的牛有道被人扶坐着,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云姬撕下了牛有道身上的外套衣裳,准备帮他处理伤口。

    “道爷!”管芳仪一阵风似的,直接蹿进了帐篷内,无视了边上抱着小孩的商淑清,心思压根就没在商淑清身上,快步到了榻旁。

    近前入眼的,是牛有道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正身上三道箭伤,后背一条长长的皮开肉绽的口子。

    又见牛有道昏迷不醒的样子,管芳仪热泪差点夺眶而出,旁观的商淑清直接掉泪了。

    趁着云姬处理伤口之际,管芳仪迅速施法查探牛有道的伤势,目光落在牛有道的胸口发现了一道明显是受过重创后留下的狰狞伤疤。

    这道伤疤她以前没见过,因为牛有道喜欢泡澡,山野时牛有道泡澡她常在一旁溜达,牛有道胸口原本光洁着,没有这道狰狞伤疤。

    之前没见过,现在见到了,管芳仪稍一思索便猜到了这伤疤是在什么时期留下的,天都秘境,牛有道在天都秘境受过重伤!

    但却一直没跟她说过,正因为没说,越发说明当时伤的不是一般的重!

    这家伙受的罪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扛,从不跟人诉苦!念及此,又见到牛有道那宛若死了的样子,管芳仪的眼泪也忍不住了,当场泪洒。

    南州的军医拿出了针线给牛有道缝合伤口,这一手是袁罡教的,袁罡很早就在南州普及了这套办法。

    也正因为如此,管芳仪可以想象,牛有道身上的那道伤疤之所以狰狞,说明当时根本没条件对伤口进行缝合。

    没多久,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帐帘忽被掀开,商朝宗跑了进来,后面是罗大安快速推进来的蒙山鸣,再后面是龙休等人。

    “哥,蒙伯伯。”商淑清哭着喊了声。

    两人见她无恙,暂时没多顾及她,都第一时间抢步到了榻前,见到牛有道的伤,还有那昏死后的模样,商朝宗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蒙山鸣亦紧绷着脸颊。

    “道爷的伤怎么样?”商朝宗问了云姬一声。

    云姬叹道:“真正是捡了条命回来。暂无性命之忧,不过伤的很重,五脏六腑都遭受了重创,失血过多,短期内怕是难以恢复。”

    边上,龙休等人回头又看了看已经安然回来的商淑清,之后龙休俯身伸了只手搭在牛有道身上施法查探,核实了牛有道的伤,的确伤的很重,如同云姬说的,并没有做假。

    忽然,龙休突并两指点在牛有道的头上,输入法力。

    “龙掌门,他现在需要休息!”管芳仪怒了。

    龙休根本不予理会,施法强行让牛有道清醒了过来,只见被扶着缝针的牛有道缓缓睁开了双眼,见到了眼前的一群人,黯淡无光的目光最后落在了近前的龙休脸上。

    “道爷!”见他醒了,商朝宗等人呼唤一声。

    龙休不管他人,直接问道:“牛有道,什么情况,怎么回事?”

    牛有道淡淡一笑,虚弱道:“龙掌门,实在是精力不济,容后再禀如何?”

    龙休还想说什么,一旁的宫临策道:“龙兄,他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容他缓缓再细问吧。”

    龙休左右看了看,见到一双双愤怒的眼神,再坚持下去怕是要惹起众怒,牛有道的伤现在也的确是不宜多说话。

    戳在牛有道头上的两指松开了,没再多话,转身背个手出去了。

    牛有道黯淡目光时而虚弱上抬,见到三大派的人都出去了,目光挪向了管芳仪,声音孱弱道:“三大派恐对我不利,不得不防…”话未说完,两眼一闭,又昏过去了。

    他这样一说,管芳仪知道他这样说必然有这样说的道理,顿时警觉了起来,回头迅速招呼许老六人等人在帐外严密看管,未得允许任何人不得擅入。

    商朝宗和蒙山鸣相视一眼,没顾的上抱着襁褓的商淑清,两人也快速出了帐篷,只见帐外不远处三大派掌门正交头接耳说着什么。

    “来人!”商朝宗走到诸将身边,当场下令道:“调一支精锐人马过来,严密保护这座帐篷,重装防御,未经本王允许,任何人不得擅闯,一只苍蝇也不许放进去!”

    闻听此言,龙休冷眼看来,问道:“王爷,这个任何人也包括我们吗?”

    商朝宗没有回答他,只盯着眼前听令的将领,恶狠狠补充道:“不管什么人,违令擅闯者,杀无赦!”

    “是!”一将拱手,铿锵领命。

    龙休正式转身看来,冷冷道:“王爷,没听到本宫的话吗?”

    轮椅上的蒙山鸣突然老气勃发,斑白皓首左顾右盼,鹰视狼顾,大声怒吼道:“王爷已下军令,若有人违令,行不行?弟兄们能不能答应?”

    PS:六一儿童节快乐,谢新盟主“无尽的炮火”捧场支持。另有提醒,月初了,有月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