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八三章 这些人不能留了
    “不行!不答应!”

    老帅怒了,一群将领猛然挥手高喊响应。

    “不行!不答应!”

    响应声陆续扩散至各部,呼喊声此起彼伏,最终声势渐渐成致,千军万马齐声高呼不停。

    “不行!不答应!不行,不答应……”

    此地可是云集着几十万人马,几十万人齐声高喊,那气势真正是犹如山呼海啸一般。

    此情此景突然激发,来的让人猝不及防,龙休猛然转身环顾。

    置身于如此声浪中的三大派掌门皆不断转身四顾,入眼处,所看到的地方,皆是挥舞着手中刀枪高呼不停的吼声,那声势似乎要把他们给淹没一般。

    震撼!这是三位掌门此时此刻心中唯一的感受。

    三大派弟子一个个也在环顾四周,皆惊疑不定,燕军将士突然被踩了猫尾巴似的。

    身为旁观者的玉苍先生也着实被震撼了一把,回过神来后,看看龙休等人的反应,再看看四周呼喊不停的将士们,不禁露出若有所思神色,发现牛有道对燕**方的影响力远超过他的想象,如此公然针对,一点都不怕会闹得燕国三大派下不了台,这是为了牛有道不惜和燕国三大派翻脸拼个鱼死网破的节奏啊!

    燕国三大派敢拼个鱼死网破吗?在他玉苍看来,是不敢的,起码现在不敢!

    其实之前双方接触后,三大派的掌门就表达出了一些意思,一直在或明或暗拿话试探他玉苍的态度,那意思很明显,希望双方甩开牛有道,双方直接合作。

    他玉苍不是没有心动,毕竟燕国还是三大派说的算,三大派的实力比牛有道强大太多了,而他之所以没表明态度,是因为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所以一直含糊着,没答应也没拒绝。

    可看如今的情况,他玉苍只要敢甩开牛有道和燕国三大派合作,绝对要出大事,牛有道绝对能让他鸡飞蛋打,这绝不是猜测,看眼前的情况就知道,一旦闹出事来,燕国三大派也控制不住这个场面。

    大禅山掌门皇烈环顾周围声势浩大的情形,商朝宗这是公然不给燕国三大派面子啊,震惊了,他真的震惊了,也意识到了,不将商系势力给清理干净的话,想在南州和牛有道一较高下根本没有那个可能性,大禅山再厉害还能厉害过燕国三大派不成?

    万洞天府掌门司徒耀满脸愕然,猝不及防啊,牛有道的影响力陡然爆发出来,真正是闹了他一个猝不及防,这明显是连燕国三大派也压不住啊!

    见到了这一幕,只要牛有道还在,金州那边的势力该往哪边站队,他司徒耀已经是心中有数了。

    他也不想对赵之战出什么意外,否则他金州拿不回来,眼前明摆着的,一旦让牛有道出了意外,立马就是一场大乱!

    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回头就要调派人手参与对牛有道的保护,决不能让牛有道出事。

    震耳欲聋啊!费长流、夏花、郑九霄在如此浩大声势中有点懵,三人面面相觑,发现牛有道对商系势力的影响力远超他们想象,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董金环那三个女人有点被这声势吓到了,此时方明白茅庐山庄道爷的底蕴是个什么情况。

    赵登玄、木良丰、陈光祖三人面对此情此景,越发心虚,尤其是赵登玄,发现自己以前的想法有点天真,人家牛有道需要给你面子吗?

    不欢而散,阴着一张脸的龙休甩袖而去,脸色很难看,这脸丢大了!

    然而眼前的情形已经是犹如一堆干柴,一点火星就能点着,他龙休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就是一场难以收拾的大乱,届时别说赵国那块肥肉咬不上,还很有可能会把自己牙给崩掉。

    孟宣亦满脸阴霾的去了,跟着去了龙休那边的帐篷。

    同样跟去的宫临策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商朝宗等人一眼,眉头略挑,见识到了今天,他越发明白了将牛有道纳入紫金洞的意义。

    待三大派掌门都退场了,商朝宗挥手一扬,齐声高呼的声响如潮水般而退,渐至平息。

    商、蒙二人相视一眼,两人知道,今天的举动是自己把自己给逼得没了退路,只能往牛有道那一条道上走到底了。

    二人再回帐内后,管芳仪欠身谢过,“谢王爷和蒙帅。”

    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帐内的人不可能没有耳闻,云姬心中唏嘘不已,这些人包括牛有道在内,都豁出去了。

    商朝宗道:“红娘若是这样说,那真是让本王无地自容了。道爷舍身取义,我等无以为报,只能舍身成仁,若连声都不敢吭,还有何面目为人?”

    蒙山鸣亦叹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襁褓里的孩子还在哇哇大哭,被刚才的声势给惊着了。

    此时商朝宗才有了心思去看孩子,走到了商淑清面前,“清儿,你没事吧?”

    商淑清摇头,泫然欲泣,“哥,是我连累了大家,连累了道爷。”

    “不要想多了,此事怪不得你。”商朝宗安抚一句后,主动伸手接了襁褓,小心抱在了怀里,看着哇哇大哭的小家伙,铁血汉子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慈爱,内心有说不出的感觉。

    他知道的,若不是牛有道舍命相救,他怕是连抱抱自己儿子的机会都没有。

    “王爷,我看看。”蒙山鸣忍不住主动请求了一句,商朝宗立刻将襁褓给了他,蒙山鸣抱在了腿上端详,呵呵道:“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啊!不愧是商氏血脉,这嘴,这眼睛,像王爷小时候。唉,可惜宁王早去,不然见到自己有孙子了一定会很高兴……”

    啰里啰嗦了一堆,见怎么安抚都无法止住孩子哭,不禁抬头问道:“是不是饿了,多久没吃东西了?”

    抹了把泪的商淑清一愣,忙点头道:“是隔了许久没喂奶了,应该是饿了。”

    蒙山鸣立刻回头吩咐道:“快,去弄吃的。”再回头又道:“道爷需要休息,孩子哭个不停,王爷,咱们先回避吧。”

    商朝宗立刻招手示意商淑清一起走,也是想问问事发情况。

    谁知商淑清摇了摇头,红着眼眶看向了榻上寂静无声躺着的牛有道。

    商朝宗和蒙山鸣相视一眼,又揪心了,道爷这舍命相救,清儿这边怕是更麻烦了。

    蒙山鸣劝道:“郡主,看你的样子你也没有休息好,你也该洗洗了,先过去洗洗,回头再来。”

    商淑清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确是脏的有点不像话,这才应了声离开了……

    啪嗒!一只玉盏砸了个稀巴烂,帐内的龙休气呼呼来回走动,嘴里反复念叨着,“一群不知死活的蝼蚁……”

    站一旁不语的孟宣沉着一张脸,宫临策则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龙休忽快步走到两人面前,阴狠狠道:“你们都看到了,这些人不能留了,必须清洗掉!”

    宫临策:“你不会是想现在动手吧?现在可不是时候,会出大乱子的。龙兄,该忍的还是要忍忍。”

    龙休:“我没说现在,战事结束后,局势一稳,立刻动手,不能再拖了!”

    孟宣忽问出一句,“这牛有道屡屡跟我们对着干,我怎么感觉有些不正常?他是不是有什么倚仗?”

    此话令龙休皱眉,宫临策暗暗心虚了一把,反问:“能有什么倚仗?”

    孟宣目泛冷厉,“不管!为防有变,牛有道可以先解决掉,只要解决了罪魁祸首,战事结束后,大禅山可以发挥作用,商系势力可以慢慢清洗。”

    他这样说,连龙休都趋向了冷静,不敢苟同道:“不妥,情况你都看到了,现在动牛有道不合适,一动就要出变故,因小失大不值得。”

    孟宣挑眉道:“我们的确是不好动,动了会出乱子,可若是赵国的人动手呢?赵国的人因报复而杀了牛有道,合情合理,商系势力还能怨到我们头上不成?”

    龙、宫二人相视一眼,宫临策试着问道:“赵国的人跑到这里来杀人,你觉得可能吗?”

    孟宣:“若是有人帮赵国一把呢?”

    龙休若有所思道:“你是说里应外合?”

    孟宣冷笑,“牛有道和赵国约好了谈判,却偷偷跑去把人给弄了回来,期间发生了什么不清楚,但一定是把赵国那边给耍了,新仇旧恨,赵国能咽下这口气吗?只要把牛有道的详细所在告知,给赵国一个准确扑中目标的机会,又有我们的配合,加之牛有道身受重伤难以逃脱,赵国必然是一击必中!”

    宫临策:“商朝宗派了大军严密保护,牛有道身边也有些人,对方恐不能轻易得手。”

    孟宣:“未必要对方得手,只要对方动手,乱子一起,不管牛有道是怎么死的,都是赵国那边干的。”

    龙休和宫临策若有所思,明白了他话里的深意。

    ……

    停战了,前线坐镇的庞腾登高眺望燕军那边的情况,打了一阵就真的撤了?他有点摸不清燕军的意图。

    正重新调整人马部署之际,归元宗前去追杀牛有道的人回来了。

    见一帮人脸色不太好看,众人已隐隐感到不妙,归元宗掌门蒋万楼试着问了句,“诸位太上长老,情况如何?”

    五个老家伙实在是没脸说,一人略叹道:“损失不小,被他杀了三十余名金丹期弟子。”

    众人互相看了看,有人庆幸不是自己人追去。

    这损失可不小!蒋万楼神情抽搐了一下,又问:“牛贼可伏诛?”

    那太上长老深深叹了口气,“被他逃脱了!”

    PS:儿童节可以放肆一下,试试求票的效果如何,满地打滚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