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八六章 防不胜防
    商淑清欲言又止,见面话都没说上什么,好不容易守到人醒来,结果这位身子还没好利索又要走,而让她去带话,显然没有带她走的意思,这让她心里有些着急。

    “道爷,我跟你一起走。”商淑清试着说了句,委婉抗拒了牛有道的安排。

    在别人看来没什么的话,她真正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能说出口。

    牛有道却告诉她,“郡主放心,你不是某些人的目标,你在这里不会有什么事。我走了,王爷才安全,只有我落不到他们的手上,他们才不敢对王爷轻举妄动。”

    这是大实话,凭他对商系人马的影响力,只杀一个商朝宗没用,他能轻易扶起第二个商朝宗来领头,也能靠商系人马令燕国大乱。只要他还在,三大派就不敢轻举妄动。

    道理商淑清也懂,然还是欲言又止,可面对他的拒绝,她实在是没勇气再开口拒绝第二次,也是自惭形秽。

    要问这和自惭形秽有什么关系?因为她会扪心自问,也不看看自己有多丑,有什么资格任性?

    身为女人,管芳仪倒是能体会到女人的心思,看商淑清这丫头实在是为她心疼,想帮她说两句话,然而这不是平常,看牛有道很当回事的样子,不知是不是有什么打算,想帮的话也就没有说出口。

    结果就这样,云姬再次遁地,带着牛有道、管芳仪和巫照行先行离开了。

    地下,球状推进的空间内,搀扶着牛有道一条胳膊的管芳仪问了声,“道爷,你怀疑三大派要动你?”

    牛有道叹道:“王爷不该当众和三大派撕破脸,已经闹得三大派下不了台了。”

    管芳仪表示怀疑:“大战当口,三大派敢在这个时候弄出事来?”

    牛有道:“不管他们敢不敢?我现在行动不便,既然已经有了危险的可能性,难道还不应该回避吗?”

    他这样说,管芳仪还能说什么,又问:“去哪?”

    牛有道:“紫金洞!”

    紫金洞?管、云、巫三人一起看来,皆满脸讶异。

    牛有道稍微解释了一下,“已经和三大派撕破了脸,对方的算账行为已迫在眉睫,只是暂被战事压迫着而已,如今去哪都不合适了,只有去紫金洞,也只有三大派自己内部才能互相掣肘住。”

    对于加入紫金洞的事,他虽早已做出决定,但多少还存了观望的心思,想再多看看紫金洞的态度,谁知商朝宗和蒙山鸣突然号令千军万马硬杠上了龙休,一下就把他给逼得没了退路。

    他也没有怨商朝宗和蒙山鸣的意思,知道两人也是为了保护他,只是这种方式有欠稳妥,略显冲动。

    他是即惋惜又感慨商、蒙二人的投桃报李,毫无疑问,这次商系势力是下定决心彻底站在了他这一边,没了退路,以后只能是跟他一条船共渡艰险。

    他现在赶去紫金洞,即是自己避险,也是为了保护商、蒙二人。

    他要第一时间摆平紫金洞,让紫金洞坚决相助,借紫金洞的手扼制住可能伸向商、蒙二人的黑手。

    ……

    宫临策有点焦虑,徘徊在自己的帐内,也不知牛有道有没有看到自己暗中传递的警讯。

    哪怕是他,如今想传递消息给牛有道也不容易。

    牛有道所在的地方不允许三大派的任何人接近,防三大派如同防贼一般。

    而他又不好闹出什么动静让龙休和孟宣发现,这个时候任何和牛有道那边的私下接触都容易引起另两家的怀疑,包括直接和商朝宗那边接触。

    没办法,他只好让人往送给商朝宗的军情情报中做手脚,希望商朝宗看到后能及时提醒牛有道。

    “掌门。”帐外弟子忽揭开帐帘通报了一声,说龙休和孟宣到了。

    宫临策示意让二人进来。

    龙、孟二人入内,也没别的事,依然是商议对牛有道动手之事,协调事发时三派联合配合的事宜……

    密信警讯,商朝宗和蒙山鸣看到了,信里只说有人要对牛有道动手,说防不胜防,让这边秘密将昏迷中的牛有道给转移走,事后三大派若追问人去了哪,就说牛有道昨日就走了。

    商朝宗和蒙山鸣惊疑不定,正碰头商议此事。

    这信来的不明不白,没说具体要发生什么,也没说怎么动手,更不知道是谁送来的。

    将牛有道秘密转移?连蒙山鸣也心存疑虑道:“王爷,会不会是疑兵之计,想将道爷诈出来,而后好下手?”

    是啊!商朝宗面色凝重,免不了有同样的担心。

    然而“防不胜防”四个字,又着实让人心里不安,在这里还有谁敢向牛有道动手?除了三大派也没别人。

    正犹豫难决之际,商淑清进来了,见无其他人,上前见礼。

    商朝宗问道:“清儿,道爷恢复的怎么样了?”

    商淑清脸色牵强道:“道爷已经醒了。”

    “哦!”商朝宗喜出望外,与同样欣喜的蒙山鸣相视一眼,正犹豫不决,道爷醒的正是时候,正好请道爷自己定夺。

    “王爷,正好去看看道爷。”蒙山鸣邀请。

    商朝宗点了点头,两人正要走,商淑清喊住二人,“哥,蒙伯伯,不用去了,道爷已经走了。”

    “走了?”两人讶异,异口同声。

    商淑清颔首:“道爷不让惊动任何人,让我等他们走了后再来向哥通知一声……”她把牛有道交代的情况详细告知。

    要回避危险?商朝宗和蒙山鸣面面相觑,从商淑清讲述的情况来看,牛有道回来后刚清醒似乎就意识到了危险,只是恰好精力不济又昏厥了过去,没来得及对下面交代而已,不然早就跑了。

    再想到刚才那封暗中报警的信,道爷的反应无疑印证了那封密信所指,而道爷也抢在信到之前就走了。商朝宗叹道:“道爷果真非常人,好快的反应。”

    蒙山鸣捋须颔首,“道爷在风浪里打滚,若是没有相当的危险察觉能力,也活不到现在。”

    ……

    “司徒掌门,这是要去哪?”

    万洞天府一行人员不少,接到牛有道的秘密指示后,一时间也难以做到悄悄离去,门中弟子一有动作,便引起了燕国三大派的警觉,一行最后被拦了下来。

    三大派掌门闻讯赶了过来,一问究竟。三人站在山坡上居高临下,龙休发话。

    司徒耀抬头问道:“刚接到消息,门中弟子胡作非为在金州人马那边闹出了点事,大战在即,我要赶去处理。”说着抬手指向跟前拦着的一群三大派弟子,质问:“龙掌门,拦住我们是什么意思,莫非我等走不得?”

    龙休乐呵呵道:“司徒掌门多虑了,大战在即,任何进出人员都要小心甄别,此乃常理,还望不要往心里去。”

    司徒耀:“不知还要如何甄别?”

    孟宣在龙休边上轻声嘀咕了一句,“走了也好,事发后能少点阻力、少点麻烦,我们的人不容易暴露。”

    龙休和宫临策闻言略偏头看了眼牛有道所在的帐篷,大军依然层层防护着,防了个水泄不通。

    “司徒掌门言重了,自己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既然是有要紧事,那就快点去处理吧,大战在即,千万不要耽误了战事。”龙休说罢挥手,拦着的人立马让开了。

    司徒耀拱手道:“告辞!”

    “不送!”龙休略点头。

    司徒耀招呼上随行弟子,快速穿过连营大军而去……

    傍晚时分,两只大型飞禽避开燕军空防人员,绕至大军广布的燕军重地,正是赵国三大派派来的几名太上长老,少了两只胳膊的辛吉奎也在其中。

    正因为有辛吉奎在,燕国三大派在大军上空巡弋的人员才会放行。

    观察了一阵下面的情况,注意到下面的插旗信号没有异常,表示可以按计划行事,辛吉奎遂回头与赵国来客一阵嘀咕交涉。之后辛吉奎纵身跳下了大型飞禽,从空中倒飞了下去,脱身后人在下飞的过程中为来客指引出了牛有道所在的帐篷,自己则滑翔去了另一个位置。

    赵国几名来人相视一眼,三名太上长老一起纵身跳了下去,直扑目标地点,驾驭飞禽者迅速驾飞禽升空远遁。

    “杀……”

    喊杀声,轰隆打斗声,骤然响成一片。

    动静一出,商朝宗第一个从帐内跑了出来,随后被快速推出的则是蒙山鸣,还有商淑清。

    一群修士已经第一时间跑来护住了三人,被严密保护着的三人盯着变故突发之地,正是牛有道落脚的地方,重兵保护的人马已经乱成一团。

    商朝宗面色铁青,蒙山鸣面无表情,商淑清则是心惊肉跳,意识到果然不幸被道爷言中,真正是走的及时,晚了不堪设想!

    闪出帐外的孟宣见到回来复命的辛吉奎,大吃一惊,“你双臂怎么回事?”

    面色依旧惨白的辛吉奎面露悲痛,“因牛有道剁了蒋万楼弟子的手,我刚去,蒋万楼便不由分说斩断了弟子两条胳膊……”他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他以为师傅能说些安慰的话,然而孟宣并无多话,目光已经被打斗地方给吸引了,辛吉奎也不知师傅有没有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心中阵阵悲苦,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