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八七章 兑现承诺来了
    刺客突然从天而降,又没有什么修士防御上空,牛有道居住的那顶帐篷几乎是被刺客由上而下给直接攻入。

    攻入帐内的三位宿老大吃一惊,帐内哪来的牛有道?根本就没有人影!

    上当了!这是三人共同的念头,而防御大军已经杀入,三人顿时与防卫大军厮杀成一团。

    就在中心开花,搅乱了帐篷外的大军防御当口,又不知从哪冒出一群黑衣蒙面人,参与进了厮杀。

    赵国三大派的太上长老见此状,迅速趁机脱离,也没打算久留,此来本就是来做做样子的,迅速腾空而去。

    凭他们的修为,一旦飞上了天,没有相应的力量很难在空中拦截住他们。

    尽管已经快速脱身,可回头看看厮杀依旧在继续的地方,三人有点迷糊了,搞不懂是什么状况。

    燕国三大派那边似乎还在按约定的计划行事,可那帐篷内根本没有牛有道的人影,也果真没有付出什么代价来拦截他们,三人不知燕国三大派究竟在搞什么鬼。

    龙休、宫临策、孟宣已经也快速赶到了商朝宗的身边,孟宣挥手道:“快,先护送王爷回避!”

    一群修士立马就要簇拥商朝宗回避可能出现的风险,商朝宗抬手道:“不用了!”

    不但不撤,见到四方大军迅速包围驰援、冲向厮杀之地,反而对传令官道:“传令大军停止进攻,厮杀口的将士立刻后撤,让刺客闹去,不用管!”

    “是!”传令官迅速跑去传令。

    三大派掌门面面相觑,宫临策一边眉头动了动,明白了点什么,心中松了口气。

    孟宣忍不住问道:“牛有道遇险,王爷为何见死不救?”

    商朝宗:“将士们打下去是白白牺牲,各派修士不是已经赶去围剿刺客了吗?”

    大军遵令撤离了厮杀之地,牛有道所居的那顶帐篷已经是被毁的连影都见不到了,三大派的修士与一群黑衣蒙面刺客倒是打的像模像样。

    之前没机会接近此地的三大派修士如今倒是有了机会接近,不让接近不行,他们是来救人杀敌的。

    厮杀也没坚持一会儿,那群黑衣蒙面刺客很快就迅速撤离了现场,有商朝宗的军令在,没人阻拦,放任了一群刺客离去,只有各派修士一路追杀而去。

    商朝宗随后赶赴了厮杀现场,看着倒毙一地的将士们的尸体,脚下踩着血水查看着现场,面颊肌肉狠狠蠕动着,忽猛然回头看向了三大派的掌门,沉声道:“刺客从天而降,直插我大军中枢地带,难道诸位法师为我大军构筑的空防是摆设不成?若这样下去,依本王看,这一仗也没必要再打了!”

    孟宣道:“此事一定会详查清楚给王爷一个交代!”嘴上回着,目光却在四处搜寻,看能不能找到牛有道的尸体。

    没找到,别说牛有道,牛有道身边那些人的尸体也不见。

    一直没见到牛有道身边的巫照行等人出手,孟宣等人就已经是隐隐感到不妙。

    稍候,有一修士跑来,低声对三位掌门禀报道:“我等杀入帐篷内后,并未见到牛有道人影,帐篷这里除了逃走的‘刺客’,根本没有其他人影。可以断定,牛有道根本不在这里。”

    不在?三位掌门闻讯一惊,宫临策猛然回头,盯着商朝宗喝道:“王爷,我们三派弟子赶到救人,帐篷内是空的,牛有道根本不在,这是怎么回事?”

    商朝宗徐徐道:“的确是空的,道爷昨天就醒了,醒后立刻就离开了。也幸亏是走了,否则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跑了?龙休和孟宣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宫临策厉声道:“既然人已经走了,大军为何还要装模作样做出保护此地的样子?”

    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出声了,“这是老夫的意思,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出了事,他首先把责任给接了过去,万一有什么不测不能让事落在商朝宗的头上。

    宫临策怒了,指着一地尸体道:“蒙帅的意思是希望看到将士们白白送死吗?”

    蒙山鸣:“道爷对南州军心影响颇大,如此布置,是为了证明道爷还在,是为了稳定军心,这样做并无任何不妥,只是未曾想到居然会有刺客,而刺客居然能准确找到道爷的位置,依老夫看,此事一定有古怪。”

    孟宣接话道:“就算没古怪,外人看了也会误以为有古怪。我看刺客不是冲牛有道来的,而是冲王爷来的。此地重兵重装包围,任谁看了都会以为是燕军的中枢所在。”

    两边扯来扯去,并未扯出任何结果,在牛有道没有出事的情况下,商朝宗这边也不想彻底翻脸。

    而三大派这边针对刺客的追杀,居然连一个刺客都未能拿下。

    之后根据现场将士的形容,摸清了刺客是赵国那边的人。

    而三大派也给出了交代,说是什么有两只大型飞禽被赵国那边给劫持了,才被刺客趁机摸到了燕军中枢,痛斥赵军为了解围不折手段,要谨防赵国挑拨离间之类的。

    若不是牛有道事先有提醒,加上那封来历不明的密信提醒,商朝宗这边搞不好还真有可能信了这鬼话。

    如今双方尽管都心知肚明,可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对燕国三大派来说,居然让牛有道给跑了,怎么跑的不用多猜,能避开这边的耳目脱身,应该又是借用了云姬的遁地之术。

    勾结外敌,精心策划的一场谋杀,没有达到任何效果,反而令商朝宗那边越发不再信任这边,龙休、宫临策和孟宣的心情似乎很不好。

    求见师傅,师傅只给了句‘好好养伤’,辛吉奎很是失落地从师傅帐篷内出来了。

    居然失手了!夜幕下借助不远处的火光看了看自己的断臂,辛吉奎心中五味杂陈。

    事未成,就谈不上什么功劳,丢脸的事谁也不愿多提,他知道自己那份功劳算是泡了汤……

    钟灵毓秀地,秀美山川犹如仙境,紫金洞!

    严立心怀狐疑下了山,因下面弟子报,山门外有他的旧友来访。

    来者未透露自己的身份,只给了封信让转交给他,说他见信后自然知道是什么人。

    严立见了信也不敢确认来者是谁,信上内容只有一个大概的日期,说没听他的劝告很是后悔。

    什么乱七八糟的?

    照信上的日期,他那个时候已经进了天都秘境,是在刚进天都秘境没多久的时候。

    那时好像也没劝告过谁,他的身份地位没事也不会随便逮个人就劝,若非说劝过谁,而对方又没有听自己劝告的,貌似只有牛有道,劝牛有道敷衍应付灵剑山的褚风平,结果牛有道没答应。

    难道是牛有道来了?可根据前线的消息,牛有道不是重伤昏迷在前线大军中吗?

    带着心中的这个狐疑,严立赶紧来到了山门外,只见几名明显是易容过的人正在山门外等他。

    严立心怀警惕,慢慢出了山门问道:“不知是哪位给严某的信?”

    其中一人拱手笑道:“严长老还真是健忘,许久不见,严长老可好。”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严立眉头跳了跳,再看对方那体型,加之对方刻意晃了晃别在腰间的宝剑给他看,不是牛有道还能是谁?

    正欲欣喜大笑,却见牛有道给了他一个小声的手势,顿时收敛了笑容,放低了声音道:“老弟,听说你在前线负了重伤,怎会来了这里?”

    牛有道:“为何会来,严长老回头问问宫掌门自然知晓。”

    严立:“你突然跑这来,莫非找我有事?”

    牛有道:“还能有什么事,此番前来,是来兑现承诺来的,我答应加入紫金洞的事,莫非紫金洞忘了?”

    “啊?”严立吃惊不小道:“现在?老弟,你没开玩笑吧?你现在加入的话,一旦消息传出去,另两家闹起来的话,前线的仗还打不打了?”

    牛有道:“所以我才易容而来,紫金洞这么大的地方,不至于连个给我藏身的地方也找不到吧?只要紫金洞严守秘密,外人不会知道。”

    “不是…”严立小心看了看四周,小声道:“老弟,眼看战事已经快到最后了,何必急于一时?没必要冒这风险啊!”

    牛有道:“嘿,有意思了,我怕紫金洞担心我会不守承诺,担心我会过河拆桥,所以才在战事结束前赶来,我这是为了表明我的诚意,我这是主动送上门把自己放在紫金洞手上做人质,你们反倒不乐意接收了。严长老,我们先把话说清楚了,不是我不守承诺,这可是你把赶我走的。既然不欢迎,那我等先告辞了。”拱了拱手拜别。

    那真是说走就走,一点都不带犹豫的,说罢转身就走。

    这话听着不对劲,严立急了,赶紧伸手拽了他胳膊,“别急着走啊!老弟,来都来了,先上山歇着,容我尽尽地主之谊,免得回头说我不通人情。”

    “上山就上山,别拉拉扯扯,我不想让人发现才易容,你这举动让人看了怀疑……”

    两人就这样嘀嘀咕咕上了山,管芳仪等人跟在后面,途中牛有道告知了严立后面几人的身份,严立也只是回头多看了两眼。

    到了一处偏僻的客院,严立又指着牛有道的脸,“你先把面具摘了,让我看到真容,心里也能踏实点,别闹出个假冒的来。”

    牛有道依言摘了,露出了真容,只是脸色尚有些苍白,伤的太重,一下两下也恢复不过来。

    救人质的事,严立根据前线回传的消息有所耳闻,见他重伤未愈的样子,也不免唏嘘两声。

    有过天都秘境的交往,深知这位的手段,没想到居然能被伤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