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八八章 怕是来不及了
    说什么尽地主之谊是假,有些事情严立无法做主是真,何况有些事情也要和身在前线的掌门宫临策联系过后才能做决断。

    待到宫临策的消息回传后,紫金洞才算是真正接受了牛有道,严立等留守高层立刻对牛有道秘密安置,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牛有道藏身在紫金洞,包括对紫金洞的大多数弟子也一同做了隐瞒。

    随着宫临策消息一同传回的还有,燕赵大决战终于开始了!

    率先发动进攻的是赵军,赵军再次奋力一搏,穷尽所能,意图突围。

    然而在蒙山鸣的亲自部署下,燕军和赵国叛军联手死死扼守住了赵军四处突围的要道,将赵军死死压制在一个区域。

    赵军强攻败退缩回之际,燕军趁着集中了优势兵力的机会,转而进压赵军集结后败退的优势兵力。

    面对倍于己的力量,面对猛烈攻势,角湖北侧的赵军全面从水上撤退,百多万人马全部乘坐木排退入了角湖之中,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四周被砍光了的树木是这份壮观的来源。

    “能奈我何!能奈我何……”

    密密麻麻的木排上,赵军将士挥舞着手上武器,对占领了湖岸的大批燕军大喊叫嚣,甚至可以说是群起嘲笑。

    燕军将领怒不可遏一声怒喝,“放箭!”

    箭矢甚至是火箭,嗖嗖从湖岸射出,箭矢如雨砸落水中,却因距离隔的有点远,根本无法伤着撤退赵军的毫毛。

    “能奈我何!能奈我何……”

    见燕军进攻无用,根本无法威胁到自己,赵军的叫嚣声越发亢奋,也叫的更大声了。

    “嗨!”亲自射出一箭的主将气得摔了自己手中的弓,回头对身边三大派的修士大声道:“诸位法师当立刻组织人手,飞上湖面追杀,不容赵军猖狂!”

    一名修士反问道:“仅让我们冲锋陷阵,将军在开玩笑吗?湖面密密麻麻的敌军,我们组织起来又能杀多少?敌军中的修士也不是摆设!我们冲上去面对箭雨,不知要死伤多少,把我们打没了,将军后面还怎么打?”

    燕军将领也只是愤慨之下的气话,只是眼睁睁看着敌军逃离,四周又找不到追敌的载具,气得跺足捶胸,愤恨不已。

    一只较大的木排上,眺望中的庞腾不以吃了败仗而恼,反而兴奋地以拳击掌道:“好!燕军总算是上钩了!”

    他这里不止一次指挥大军强攻突围,奈何燕军坚守要地屡屡无法攻破,每次败退燕军并不急着追来死战歼灭他们,一直在采取围困战略,似乎要把他们困死、拖死在这,令他的计划一直无法得逞,如今再次尝试之下总算是得逞了。

    尽管事先洞悉了庞腾的计划,可一旁的左乘风还是略显担忧的问了声:“大都督,与你交手的是蒙山鸣,蒙山鸣并非浪得虚名之辈,你这样做可有把握?”

    庞腾胸有成竹道:“我集中大量人马从角湖北侧发动进攻,就是为了诱使燕军在角湖北侧集结力量拦截,如今目的已达到。此时我渡湖大军只需直插南岸最近的位置,便可与我南岸守军会合,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一举突围。此地集中的燕军人马除非全部插上翅膀,否则大批步卒想靠两条腿及时绕湖到南岸支援根本不可能,他们绕道远行,不说时间上来不及,来回奔波也能把他们熬成疲惫之师。”

    “只要突围成功,撕破了对方的包围圈,我们就能获得补给,也就有了再与燕军和叛军周旋下去的本钱。”

    左乘风叹道:“但愿大都督的计划能顺利。”

    这话听着有满满的担忧,庞腾也不好多说他什么,迅速回头下令道:“联系南岸守军做好接应准备,命大军加快速度划行!”

    赵军动静传来,燕军大营内,接到情报的商朝宗一拳砸在了案上,喝了声,“好!不出蒙帅所料,果然是想与南边守军汇合突围!”回头又对蒙山鸣道:“接下来就看罗大安和路争那边了!”

    蒙山鸣颔首:“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角湖尾端的出水口也并非赵军重点防守区域,并派有得力干将辅助他们二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王爷,事不宜迟,可以下令进攻了!”

    他不可能把罗大安一辈子留在身边给他推轮椅,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前程。

    罗大安是他的徒弟,还有在宋国那边作战时半路上跟了他的路争,现在也算是他半个徒弟。

    有蒙山鸣这样的师傅,只要蒙山鸣愿意提携,两人自然有立功的机会,如今关键性的一战就给了他们两个。

    不能总是纸上谈兵,至此开始,两人要被蒙山鸣推上战场正式历练。

    商朝宗立刻对传令官喝道:“传令角湖尾部人马,即刻进攻,不得有误,违令者斩!”

    “是!”传令官领命而去……

    进攻的命令一到位,早已准备好的罗大安和路争,在角湖出水口两岸,一左一右同时率军发动了进攻。

    对赵军来说,角湖出水口守地并非要地,处于湖的下游,沟壑水渠众多,不宜作战,也不宜大量人马驻守,没什么价值的地方。但对燕军来说,出水口之战事关整个战局的顺利与否,早已调遣了大量的修士秘密赶到。

    商朝宗更是命三大派出动了三只大型飞禽坐骑,并出动了三名太上长老,目的只有一个,不许出水口守军有一只金翅跑掉。说到底就是要拖延赵军获悉出水口失守的消息。

    攻势一起,优势力量强攻之下,没多久便顺利攻克了出水口。

    一夺得占领权,罗大安和路争立刻命来到的大量修士快速将角湖的出水口给撕开、拓宽,这是他们此时唯一的任务。

    拓宽拓宽再拓宽,撕开撕开再撕开,能将出水口撕多开就撕多开,占领后就一直忙这一件事情,未得军令不得停止。

    布置任务时才获悉作战计划的三大派掌门,也明白了此战的严重性,事关整个战事的成败,也对下面弟子下了死命令,延误战机者,以门规严惩!

    一群修士忙的轰轰烈烈,动静着实不小,沿着湖畔大大小小十几条支流同时开挖,近十万人马共同参与……

    “奇怪,这湖水怎么流动了起来?”

    赵军在湖中划着木排的将士们都察觉到了异常,感觉这波光潋滟的湖水不再平缓。

    庞腾也奇怪,而且发现湖水的流速似乎越来越快,不知是怎么回事。

    问题是,水的流速快了,大军的整体划进方向都被推歪了,本是直线横渡直扑目的地,结果变成了逆流斜上。

    如此一来,逆流划行的难度增加了不少不说,划行的时间也不可避免的大大增加了。

    这么大的湖面,水情出现变化,不是长居此地的人,也不知是不是正常现象。

    庞腾也只能是督促大军再加把力奋力划行。

    没多久,一只金翅飞临,接获情报的将领快速禀报道:“大都督,南岸守军传来消息,说发现沿岸湖水水位在快速下降,希望我们加快速度抵达,否则可能会给我部大军登陆造成困难。”

    这么大面积的湖区水位怎么可能会快速下降?庞腾惊疑不定,低头看了看变成了急流的湖水,忽不知联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猛回头对身边的三大派掌门道:“快,立刻派人去角湖下游位置去查看!”

    米满皱眉道:“查看什么?”

    “快去!”庞腾近乎是对他怒吼了一声。

    三大派掌门意识到可能是出了什么大问题,对他这一吼就算再不满,此时也没多说什么,当即命空中防御的驾驭飞禽的人赶去查看。

    结果话才刚落,又有一只金翅传讯来到,是角湖出水口附近守军传来的消息,说角湖出水口已经被燕军偷袭攻破,如今燕军大量人马正在大肆开挖泄水渠道。

    燕军偷袭角湖出水口的消息能瞒一时,却瞒不了长久,毗邻的守军不是死人,彼此之间都有防务协同的联系,发现联系不上后,当即派人前去查看,自然发现了问题,遂紧急上报。

    怕什么来什么,获悉急报的庞腾大惊失色,猛挥手指向前方对岸,怒吼,“快!快划!快划!”

    左乘风询问:“大都督,燕军此举是何用意?”

    庞腾紧绷着嘴唇,一声不吭,目光直盯盯盯着前方。

    他不想回答,怕说出来动摇军心,同时也抱了丝希望,希望还来得及,希望不会出现那个最坏的结果。

    屡问不答,三位掌门皱起了眉头。

    没多久,又有一个巨大的坏消息传来,燕军对南岸防线的守军发动了全面进攻!

    面对如此重大军情,庞腾铁青着一张脸,还是不说话。

    三位掌门急了,蒋万楼厉声道:“大都督,何故拖延?还不立刻让守军撤入湖中,只要我们集中了优势兵力,可即刻奔赴我军周围其他防线登陆突围!”

    庞腾面露惨然,喃喃道:“怕是来不及了。”

    蒋万楼怒了,“这不是你预想中希望看到的局面吗?如今为何又来不及了?”

    他是没亲眼看到南岸守军的情况,但庞腾猜到了。

    一切都是精心设计好了的,燕军不会冒然动手,是掐好了时机动手的。

    面对燕军的正面冲击,南岸守军倒是想按计划撤入湖中,可是没办法撤了,水位快速下降,湖畔连绵漂泊的木排如今全部搁浅在了淤泥地里。

    南岸守军大部分在正面抗击燕军,另有一部分跳入了后方滩涂中,深一脚浅一脚的,想将陷在淤泥中的木排给拖到湖中的水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