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八九章 角湖之战
    水位一直在下降,他们想趁着滩涂地带还不宽的时候抢救这些木排,为大军留一条后路。

    可是很难拖动那些木排,一堆人抬一张木排也不行,人自己连走路都难,更何况是拖重物。

    而这淤泥之下的深浅简直是神秘莫测,浅的地方没不过膝盖,深的地方却是能把整个人陷进去。

    正面遭受燕军猛烈强攻,而后方抢救那些木排的军士则被滩涂淤泥地折腾的近乎绝望,是那种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的绝望,眼睁睁看着水位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远去。

    前线指挥作战的赵军主将,获悉后面抢救木排的情况后,面对厮杀的战场,哭了。

    堂堂一个大男人泪眼婆娑,战事还远没到说结束的时候,竟已默默泪流,泪满腮,侵润了胡须,哆嗦着嘴唇,喃喃自语:“赵国…完了!赵国完了……”

    他不是下面那些只听命行事不知道任何情况的小兵,他清楚知道,燕军和赵国叛军联手后,整体兵力是这边的两倍,一发动进攻往往就是倍于赵军的兵力。

    而指挥两倍于这边兵力的人也不是酒囊饭袋,而是名震天下的一代名将。

    还有修士力量,燕国三大派本就能正面抗衡赵国三大派,如今又冒出个实力非同小可的晓月阁与燕国三大派联手,也就是说,修士力量敌军也强过赵国这边。

    如今他这边正面被敌军优势兵力强攻,想强行反扑没有可能性,背后唯一的退路就是背靠的那座大湖,可这最后的退路竟被这烂泥地给阻隔了。

    他的人退不了,湖中的大军又怎么可能上的了岸?湖中可是百万人马啊!

    倚仗人为构造的天险,肯定是人为的,他相信一定是人为的,这么大的湖域不是小池塘,一定是被人打开了大口子,否则水位下降不会怎么快,否则燕军不会恰好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

    倚仗人为构造的天险,接下来燕军哪怕只动用一小部分兵力就能将湖中百万人马给牢牢困死。

    湖中百万大军对赵国来说,已经没了任何作用,可以当做不存在了。

    有一点也是很明显的,湖水水位下降不可能只降他这边,不仅仅是他这边的人马没了退路,其他方位的赵国人马也没了退路。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用看到结局,就已经知道赵国完了。

    泪满面,仰天无语,那个燕山鸣在这苍茫大地上指挥千军万马布下了一场气吞山河的大局,欲毕其功于一役,人家做到了……

    湖上,拼命快划的队伍中,有将领指着前方大声道:“大都督,见岸了,快到岸了。”

    庞腾再次催促,“快,务必赶在傍晚前登陆,务必赶在傍晚前与守军会合突围!”

    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了,他知道自己在强行鼓舞军心士气。

    等到渡湖大军前沿临近所谓的岸边时,所有将士一个个傻了眼,坐在木排上的人,也陆续站了起来观望。

    哪是什么真正的岸边,离那绿草茵地的岸边还有个百来丈的距离,还有一里多路。

    站在木排上能看见真正的岸边有不少人在烂泥地里折腾。

    左乘风、蒋万楼、米满三人脸色黑了下来,终于明白了庞腾为何说怕是来不及了。

    左乘风语气森冷道:“庞大都督,你身为一军统帅,让大军活下去是你的责任,你有何办法带大军脱困?”

    蒋万楼和米满也盯着庞腾,他们渡过这个烂泥地带自然是没问题,可他们没办法在短期内带这么多人渡过去,只能是指望庞腾这个统帅尽快想出办法来。

    庞腾回头对三人道:“下去一些法师,看哪个地方浅一些,用身高试试深浅,一字排开向前探路。”

    三大派立刻有一群弟子领命闪身而出,落在了前方的烂泥地上,间隔着一字排开,之后纷纷卸下了法力,双足立刻下沉。有的地方烂泥没过双膝就停止了下沉,有的地方则是没过大腿,而有些地方没过腰后,又到胸,过肩后沉势未停。

    而那些没过双膝便能停下的地方看似还能行走,实则只是小块区域如此,再往前走上几丈距离后,又能沉没到连头顶都看不到。

    这湖底的淤泥也不知道是多少年沉淀下来的。

    庞腾知道没办法再过去了,缓缓闭上了双眼,脸上布满苦楚神色,心中之悲苦无人能知。

    一门父子三人接连为赵国大都督,父亲和兄长统领赵国人马作战,最终的下场皆是战败,也为赵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他想扭转,结果自己也将步父兄的后尘,这难道是庞家的命吗?

    “不用再试了,过不去的。”庞腾睁开眼后,轻叹了一声。

    蒋万楼怒道:“身为主帅,竟说出如此动摇军心之言,过不去也得过去!”

    米满道:“把承载的木排并一并,搭浮桥试试。”

    庞腾道:“没用的,木排水中可浮,这种泥地里浮不起来,扔下去就会被吞没,就算能浮,人踩上去也得沉。”

    米满不信那个邪,关键是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就这样认输?不试试不甘心。

    很快组织了起来,让一只木排上的士兵向其他木排上分了分,之后让几名修士施法抬了木排奔赴淤泥地放下。

    事实证明在某些方面,哪怕是所谓见多识广的三大派掌门也不如庞腾。

    庞腾戎马一生,带着麾下人马奔波经历过的各种地形太多了,大军什么样的地方能走,什么样的地方能安营扎寨,那已经是他的基本素养,地方地形他一看就知道结果,他这方面的能力是动辄飞来飞去的三大派掌门远远不如的。

    这个结果让执意一试的米满很愤怒,怒斥庞腾,“现在怎么办?”

    庞腾没有吭声,两眼盯着一两百丈远的岸上,眼神中的悲痛是那么的深刻。

    三位掌门顺他看的方向看去,对岸已经能听到隐隐传来的厮杀声。

    这里能看到岸上,岸上也能看到湖面乌压压一片的大军,可这短短的距离之下双方却无法相遇。

    蒋万楼忽道:“我有办法一试,大军可从水流泻口乘势而下,应该能登陆!”

    此话一出,其他人都明白其中的深意,要放弃眼前岸上被围攻的赵军人马,不援救,当做没看见。

    然而不放弃也不行,没办法救援,左乘风道:“不错!”说出这话说明他也赞成不顾南岸人马的死活,放弃!

    庞腾出声了,“没用的,这么大的湖域,水位下降如此之快,决口处的水流流速可想而知,这么多人冲过去,不用敌人进攻,就得全部完蛋!”

    蒋万楼怒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要你这个统帅是干什么吃的?两国交战至今,从蒙山鸣一出手,你就处处落于下风,挑起战事之前声称有把握赢的是谁?坚持说服我们发动战事的是谁?燕国那般虚弱之下,蒙山鸣尚能扭转乾坤,你呢?大好的一个赵国,却被你给打成了这样,白白享用高官厚禄的废物!”

    庞腾一脸黯然,对方这样毫不留情面的骂他,他认了,“我庞腾是赵国的千古罪人!”

    周围一群将领亦神色黯然。

    米满:“是不是罪人放嘴上没用,现在摆在眼前的是要解决问题,难道要让大军白白等死不成?不管蒋兄的办法行不行,至少是唯一可行的办法,起码得试试!”

    庞腾闭目憾然,“不用试,就算冲出了角湖…下游也必然是大水漫灌的一片汪洋泽国,只要往那边冲,就是败!我庞腾无能,连累了赵国百姓,可怜下游的百姓,不知多少人要因这场大水遭殃!蒙山鸣屡使这等歹毒的绝户计,必遭天谴!”

    蒋万楼怒骂:“遭什么天谴?身为统帅以打胜仗为天职,打不赢靠嘴巴来诅咒对手算什么本事?你庞腾有本事也来个绝户计,遭天谴的事我来帮你承受了!”

    他骂什么,庞腾都认了,败军之将不足言勇,纵有万千理由都没有辩解的必要,这不是朝堂上的狡辩,输了就是输了……

    南岸坚守的大军,损失过半后,在突围无望,后退无路,又无援军的情况下,剩下的三十万人马,最终…降!

    赵国最后这三百多万精锐,战死的、投降的,再加上被陷在湖中的,等于已经损失过半。

    本就兵力不如燕国和赵国叛军的联军,如此一来,赵军倚仗角湖的防御战略全面崩溃,岸上剩下的赵军人马被压缩在了一个小小的区域。联军对这一部人马也不强攻,围困,并不断劝降。

    胜券在握,赵军已经没有了翻盘的机会,商朝宗和蒙山鸣都不愿再强攻,不愿再让燕军子弟付出太大伤亡。

    从东征宋国,再西击赵国,燕国儿郎为了保家卫国、抗击外敌,付出的代价已经是太大太大了!

    至此,角湖周围的岸防几乎已被联军全面接手,湖中百万赵军彻底成了瓮中之鳖!

    角湖之战的消息传出,震惊天下!

    明眼人都知道,此战虽未结束,但打成了这样,赵军已无翻盘可能,赵国灭亡已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