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九二章 你是元婴修士!
    顺手一拨,那瞪大着眼睛满脸难以置信的太上长老已经扑向了诸葛迟身后,一名瞎眼太监接上人迅速倒飘离去,携带尸体迅速消失了。

    只剩一名瞎眼太监跟在诸葛迟身后,束手而立。

    诸葛迟依然老眼浑浊,驼着背站在屋檐下,静静看着另两名器云宗的太上长老。

    那两位太上长老亦吃惊不小,或是同门大意之下失手了?

    二人自然不能就此放弃,一人再次闪来,绝不可能再有大意一说。

    “小心!”盯着这边的另一名太上长老忽一声大喊,同时目露惊骇。

    灯熄灭了,普通人也许看不清那黑漆漆的屋檐下发生了什么,但是对身具修士法眼的人来说,这么近的距离下却是将刚才的情形给看了个清清楚楚,何况还不是纯粹的黑暗中,还有日月星光。

    那闪去一击的太上长老突然发现眼前的老太监消失了,听到提醒想再躲闪已经无能为力,只感觉后背一阵巨疼,胸腔内亦一阵巨疼,胸口凉飕飕的,低头一看,一只血淋淋的手从他胸膛钻了出来,掌心中捏着一颗心脏。

    他能看到这颗被人捏在掌中的心脏还在跳动,最终被那五指给捏的“啵”一声,血肉爆开。

    诸葛迟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直接从他后背穿了进去,之后手一挥,挂在他手上的人前倒而去。

    另一名瞎眼太监抱了扑来的人,亦向后倒飘而去,又将一名器云宗倒下的太上长老给拖走了,也不知要带去何方。

    诸葛迟回头,一双浑浊老眼盯向了最后一名器云宗的太上长老。

    被盯住的人,此时震惊的内心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神情反应更是如同见了鬼,有浑身惊出冷汗的感觉。

    若说第一个同门可能是大意失手了,第二个同门已经有了戒备,不可能还是大意失手,若还不知是遇上了真正的高手,那他也白活了这么些年。

    这老太监究竟是什么修为?他已经不敢再深想下去,因为已经被对方给盯上了。

    对方的实力强大到恐怖,两名师兄弟与之对上竟无招架之力!

    还想趁着这皇宫内无高手守卫可来去自如已经不可能了,不敢再逗留,一个闪身冲天而去。

    护卫这座庭院的修士,以及后续赶来驰援的修士,只要看到了这一幕的人,都惊呆了。

    灯笼啪嗒落地,诸葛迟动了,身形一闪消失,却没有去追那逃走的刺客,而是如魅影般在这太后的宫邸闪来闪去。

    惊叫、惨叫声一片,没有人能逃脱,但凡刚刚亲眼目睹看清了诸葛迟出手的修士,一个都未能幸免。

    当最后一个掠飞而起又脑浆迸裂落地后,将其击落之人已宛若一缕诡异青烟射向了夜幕星空。

    诸葛迟人不见了,现场多了数十个修士的尸体,还有一些宫中侍卫和太监宫女的尸体。

    不管是不是自己人,但凡看见了他出手的人,全部被他给杀了,一个活口不留。

    整个事发过程其实很快。

    从皇太后到下面的下人皆吓得缩在屋内大气不敢喘,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续一群人马和修士赶到时,也同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满地的尸体,只当是被那三个高手给杀了。

    待众人闯入屋内,见到安然无恙的皇太后商幼兰等人,方松了口气……

    夜空中,那名逃脱的器云宗太上长老拼尽法力急飞,随同而来一起闯入赵国皇宫内的那些器云宗弟子他也顾不上了。也实在是不敢再顾及,这宫内竟有如此恐怖的存在,此时不逃,回头只怕是一个都逃不了。

    身后一阵异响传来,他回头一看,远远看到了一个人影在夜空月色下疾飞而来。

    对方飞来的速度已经令他暗暗感到不妙。

    待到对方接近看清后,更是惊的他汗毛竖起,他的感觉没错,正是那个老太监。

    稍一对比,只要不糊涂,就知道想在空中躲过这老太监的追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立刻俯冲向地面,希望借助地面的地形障碍找到逃脱的机会。

    老太监直追而来的身形一偏,犹如流星射去。

    看那情况,不待自己落地,对方在半空就能将自己给劫下,那器云宗太上长老又大袖连展,慌忙再次升空逃窜。

    老太监又斜斜射向空中,宛若利箭射向空中的飞鸟。

    那太上长老内心几近绝望,因为看清了两人的差距有多大,他是脱离了修士那种低级的滑翔状态不错,是能够御气飞行了,可和人家的御气飞行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对方飞行时之所以能发出异响,是人家在空中加速度破空飞行发出的动静。

    两者一上一下接近之际,那太上长老翻手抖出一张天剑符,巨型剑罡轰隆而出,狂轰向射来的老太监。

    刹那间,诸葛迟的老眼不再浑浊,而是精光闪烁,佝偻的驼背也不驼了,展现出了斗天战地的别样气势,整个人似乎都年轻了不少,大袖兜风,袖内抖出的五爪迎空而击。

    轰!当空震响。

    天剑罡影轰然崩溃,被大袖内挥出的五爪给一爪击溃了。

    那太上长老内心越发绝望,十二道巨型天剑罡影璀璨迸发,陆续全部催发了出来,集中一点狂轰那老太监。

    崩溃,崩溃,再崩溃,十二道天剑罡影陆续而快速崩溃。

    面对巨型剑影,诸葛迟宛若九天擒龙客,一双利爪降服、击溃一条条巨龙一般,又宛若破开一道道霹雳而出。

    璀璨光芒一停,震响还在隆隆回荡之际,那太上长老边升空逃窜边大喊道:“你究竟是何人?可是哪位至尊法驾亲临?若真是哪位至尊,我想知道我究竟犯了缥缈阁哪条,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何追杀不放?”

    “至尊?没见过,也不想见,这就是你必须死的原因!”破开重重剑影的诸葛迟话出,人也追到了对方跟前。

    那太上长老凌空虚抓出两只巨锤罡影,双臂抡巨锤狂砸向冲来的老太监。

    老太监左右大袖连甩,举重若轻,两掌竟托住了猛烈狂砸而来的巨锤罡影,似乎轻轻一拨。

    那太上长老立刻招架不住了,只感觉一股巨力袭来,令他抡锤双臂左右弹开了。

    两只巨锤罡影左右一分,中门顿时大开,诸葛迟人影已经到了他面前,两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高空之上,罡风四溢,两只巨锤罡影失去了法力驾驭,也失去了法力凝聚,渐渐消散,直至踪影全无。

    两臂张开,两掌虚握的太上长老后背“砰”一声爆出血肉,一只手爪从他后背强推了出来,精准地从他胸膛内抓了颗心脏出来,抓在爪中,血淋淋的心脏还在跳动。

    看着面无表情与自己近距离面对面的老太监,又慢慢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胸口好痛,有血渗出,那老太监的一只手明明白白捅进了自己的心窝部位。

    脸颊抽搐,多年修炼《烈焰金身决》,自己的肉身可以说是刀枪不入,哪怕在千军万马的箭雨中也敢冲上一冲,这也是晋国战力强悍的原因之一,也是他们这点人敢跑到赵国皇宫打劫的重要原因。

    可是自己刀枪不入的肉身在这老太监的手下犹如纸糊的一般,至少和其他人的血肉之躯比起来似乎没什么区别,轻易就被这老太监给洞穿了。

    也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自己亲眼所见的两位师兄弟,也同样倒在了这老太监的手上。

    又抬头看向了对方,喉结耸动,满脸苦楚道:“元婴境界!你是元婴修士!”

    啵!他身后的爪子捏爆了他那颗还热乎乎涌血跳动的心脏,血肉在空中溅射。

    但是那颗心脏已经和他无关了,捏爆了他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但语气快速虚弱了下来,“你究竟是什么人?”

    没有回答,捅进他胸膛的爪子拔了出来。

    两只利爪突如魅影一般,直接连人带衣撕成了碎片。

    血肉碎片纷飞坠落,诸葛迟双手略震,沾染的血迹顿化作血雾抖干净了。

    没有逗留,人向后一倒,面对星空,身形一个侧翻,又面对苍茫大地朝京城方向飞去。

    这边结束的很快,宫内的乱象却还没结束,不得不承认器云宗弟子的战斗力的确强悍,也实在是这赵京皇宫内的的确确没了真正的高手坐镇。

    对赵国三大派来说,局势到了这个地步,皇权算个屁,这皇宫里的人的死活已不是最重要的。

    他们要集中最强力量打赢那一仗。

    皇宫里的人没了,还可以换批人住进去,根基若是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保住皇宫里的人对赵国三大派来说也没了任何意义。

    到了三大派这种地步的门派,主次什么的一向分的很清楚,也许有些残酷,可这是必须要面对的现实,个人感情上能不能接受,对一大群人的利益来说真的不重要。

    不过这只是器云宗的一场突袭,来的人不多,也没办法在短期内从晋国调来太多人手,而前来的三个顶尖高手又莫名其妙消失了,宫内的护卫也不是摆设,刺客最终还是寡不敌众覆灭了。

    宫内人马增派,加强了警戒。

    提着个灯笼的诸葛迟佝偻着身子,慢吞吞在宫墙夹道中靠边而行,后面跟着四个小太监,与一群从边上奔跑而过的将士擦过,一切似乎与他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