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九三章 是非对错任由人说
    角湖的水只倾泻了一天便到位了,水位没有再下降,四周汇聚而来的涓涓细流与缺口的流出保持了输入、输出平衡。

    三天,只熬了三天,困在角湖中的人马便吃不消了。

    百万人马,喝的水倒是不缺,备着的粮食倒也够吃,但不方便吃熟食。

    嚼着生米,喝着湖水,没地方活动,人挤在木排上风吹日晒的休息不好,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实在是不堪入目,不少军士的身体渐渐出现了问题。

    岸上的赵国人马要么重兵围困下投降,要么被剿灭,整个角湖被联军给全面控制。

    木排上,看看人挤人、歪东倒西乱靠在一起的人马,赵国三大派知道完了,士气全没了,就算把人弄上了岸也没办法再打了,敌军一吓唬估计就得投降一片。

    再看看前方空中飞来飞去为燕军负责不间断侦查的飞行坐骑,敌军根本不会给这边突围的机会。

    赵国原本听命于三大派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修行门派跑了,几乎全都跑了。

    大势已去,各大门派知道跟着他们没有出路,不可能陪着他们去送死,或跑,或投降了。

    如今基本只剩下个三大派不肯轻易放弃三派多年的心血,在这里苦苦硬撑着整个局面。

    京城皇宫被突袭的消息传来后,三大派掌门吃惊之余做出了艰难的决定,终于决定放弃,也实在是看不到了希望!

    “大都督,跟我们一起去京城吧。”商议后,三位掌门找到了庞腾。

    庞腾嘴唇上布满了裂口,尽管湖水管饱解渴,可他嘴上还是干出了一道道的口子,还有那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向士气涣散的大军时不经意间会流露出绝望。

    遥想大军集结出发东征时,气势磅礴,是何等的威武雄壮,如今却成了这样。

    才短短几天的工夫,他整个人形销骨立,憔悴到不行。

    听到这话,庞腾知道了三大派的意思,焦虑道:“我走了,这里的将士们怎么办?”

    一听这话,蒋万楼就火大,怒道:“你是统军的大都督,你问我们怎么办?这结果是谁造成的?为了打开登陆的口子,我们三大派死了多少人?损失惨重!”

    庞腾手抓胸口,悲恸摇头道:“庞腾罪该万死!”

    左乘风:“大都督,我们能把你带出去就不错了,没办法把这些人都带出去。是不是罪该万死,等你回京后见了皇帝再说吧。”

    庞腾以拳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悲痛万分道:“庞某乃一军统帅,岂能扔下百万将士独自逃生?”

    蒋万楼沉声道:“这可是你自己不想走,可不是我们不带你走,你自己可要考虑清楚了。”

    庞腾无话可说,摇头,表示自己不走,与大军共存亡。

    “误国蠢货,无能之辈,累死三军,我们等已算是仁至义尽,要死、要降由他去吧!”蒋万楼不屑甩袖。

    最终,三大派高层陆续乘大型飞禽脱离了战场,脱离时遭到联军截杀。

    燕军这边无所谓,赵国三大派能放弃、能避免战事持续下去是好事。

    可晓月阁另有打算,不希望为后续在赵国地面的立足留下更多后患,不趁对方人手此时集中的时候下手,难道还要等到敌方四散潜伏以后再下手不成?晓月阁早已调集了相当的力量做准备,想尽量消灭赵国三大派的力量,为此不惜动用了昂贵的天机破罡箭,在空中全力拦截狙杀三大派的高层。

    得亏三派宿老拼命冲杀,才帮三大派掌门杀出一条生路来。

    至于三大派的大型飞禽坐骑则无一生还,全部被天机破罡箭毙命。

    针对地面突围的三大派修士,晓月阁亦是协同大军全力绞杀,更是以此来做投名状,逼那些投靠过来的赵国门派在此时表忠心,以证明是真的和赵国三大派断绝了关系。

    之前为了给大军争取突围机会,三大派就已经死伤不小。

    此时岸上赵军人马没了,没了大军的配合,也没了其他门派大量修士的帮衬,只剩自己本派修士在大军中突围,还要面临原本赵国各门各派的修士全力阻击拦截,一趟突围虽然成功,但损失惨重。

    大势逆转之后的现实很残酷,以前在赵国地面上是人人怕三大派,如今三大派成了丧家犬,成了人人痛打的落水狗。

    突围成功后,晓月阁却不想轻易放过他们,发挥了杀手组织的特长,派出专人,依然是一路追杀不止。

    大型飞行坐骑没了,驿站马匹不管还能不能用,也不敢轻易再用了,一路靠两脚躲躲藏藏奔波。

    途中山林中休息时,看看尚聚集在身边的垂头丧气的弟子,堂堂赵国三大派转眼落到了这般凄惨模样,三派高层内心亦是一片凄凉,知道赵国三大派的辉煌落幕了,也不知今后还有没有崛起的机会。

    而就在三大派离去后,困在角湖水面上的将士们发现自己身边几乎没有了修士,这仗还怎么打下去?

    军心士气彻底崩溃,开始有将士尝试着劝庞腾投降。

    庞腾一怒之下杀一将,暂时恐吓住了乱象!

    然大势已去就是大势已去,次日一群将士联袂逼宫,求庞腾给他们一条活路!

    若不给他们活路,他们就要绑庞腾去降。

    百万大军转眼失去了控制,人心彻底背离,只靠身边少量亲信根本没任何作用。

    目睹虎视眈眈反过来视他这个统帅为仇敌将他给围了个水泄不通的赵国将士们,“哈哈……”庞腾突然仰天大笑,笑的凄凉无比。

    笑的众人面面相觑。

    “请大都督速做决断!”一将陡然怒喝打断庞腾的大笑。

    此将之前因作战不利,被庞腾军法处置过,此时调过头来,第一个反对庞腾之下,反而得到了不少其他将士的拥护,成了投降派的领头。

    唰!庞腾突然拔出腰间佩剑,吓的那将领在木排上下意识后退一步。

    谁知庞腾突然挥剑于自己颈项上一抹,一道鲜血溅射而出。

    是非对错任由人说,已无任何贪生念头,也不需要别人怜悯同情,没有一句多话,就这样当众自刎了。

    到了这一步,他拦不住,也不会拦下面人去降,但他,死也不会去降!

    瞪大着眼睛向后倒下了,耳畔还能听到身旁亲信大喊“大都督”的呼声,很快便什么都听不到了。

    之后一阵混乱,庞腾亲信要护住庞腾的尸体,其他人要抢庞腾首级去投降领功。

    走到绝境能为庞腾拼命的是少数,这份少数被乱军一拥而上,乱刀乱枪砍了个血花四溅。

    之后,庞腾的首级被人砍下了,被人举在手中高高举起。

    陷入绝境的将士们似乎又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欢呼声此起彼伏。

    此间事变,让人看不明这些人是赵国将士还是敌国将士,大势一去,人心似流水。

    随着赵军主帅的人头摘下,随着“庞”字大旗被砍倒,燕赵之战正式结束……

    赵军投降后,依照牛有道和晓月阁的约定,赵国三十三州的地盘,其中与燕国相邻的十一州归属燕国。

    燕国无心再战,商朝宗和蒙山鸣迅速挥兵扫清这十一州的地盘,快速控制、快速占领。

    剩下的地盘都是晓月阁的,晓月阁又立刻挥兵进发赵国京城方向,准备最后攻克赵京,燕国对此没有再参与的兴趣。

    对燕国的国力来说,能吞下这十一州已是极限,抓紧巩固经营起来变成自己的地盘才是道理。

    晓月阁也不想燕国的爪子伸的太长,剩下的事情,大势在自己这边,打下赵京已不成问题。

    ……

    赵京皇宫地下的地宫门口,赵皇海无极被推了个趔趄,差点撞在机关门上。

    “陛下,打开吧!”蒋万楼催促了一声,这铜浇铁铸的地方就是存放镇国神器的地方,想靠蛮力破开的可能性不大,解开机关的秘法掌握在赵国的历代皇帝手中。

    皇太后商幼兰的脖子也掐在了蒋万楼的手上。

    左乘风、米满等三大派的高层俱在,都在等着赵国宝库的大门打开。

    他们风尘仆仆赶到京城后,第一时间奔赴皇宫,就是想取这里面的东西,要捞够本钱,以图三大派东山再起。

    海无极寒着脸道:“朕说了,这宝库朕一个人打不开。”

    商幼兰瞬间被掐的满脸通红,要断气一般,蒋万楼掐着她脖子警告海无极,“陛下,我说了,我们只要宝库里的东西,我们不会像宋国三大派对牧卓真那样对陛下。我们拿了东西立刻走人,不会再为难你们。”

    海无极立刻指着他,“你先放开母后,朕便告诉你打开的秘法。”

    好说,蒋万楼立刻松开了商幼兰,后者咳嗽连连,大口喘气。

    “我们没时间跟你耗下去,说吧。”米满催了一声。

    海无极:“这解开的秘钥,朕只掌握了一半,还有一半掌握在另一人的手里,必须要我两人手中的秘钥合一,才能解开这机关。”

    左乘风:“你在开玩笑吗?这机关只有赵国历代皇帝知道。”

    海无极:“我没有开玩笑,先皇临终前给予的机关密旨中只授予了一半秘钥。”

    米满:“另一半秘钥在哪?你不会说是被先皇带去了地下吧?”

    海无极摇头道:“米掌门说笑了。另一半秘钥在宫里,先皇把另一半秘钥给了大内总管诸葛迟。”

    ps:这几天荒唐了,明天恢复正常更新,这几天缺的我尽量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