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九六章 紫金洞新长老
    宫临策:“玉苍是否把持秦国朝政,目前来看,并不重要。晓月阁现在要做的是收拾赵国旧地臣民之心,将赵国旧地化为己有是他们目前最急迫的事情,暂时威胁不到我们,也不会自找麻烦。燕国这一劫,算是过去了,也算是因祸得福。”说最后一句时,万分感慨。

    想当初可是面临灭国之忧,如今不但打了翻身仗,还吞并了赵国大量的领土,如何能不感慨。

    暂时来说,四周的情况对燕国是有利的,新秦忙于收拾内政,韩宋交战也无暇顾及燕国,燕国目前的形势大好。

    牛有道端茶慢品,调侃道:“燕国能因祸得福,我南州当记首功。”

    对于这个说法,宫临策不反对,没有南州东征西讨,没有南州凝聚燕国军心士气,没有南州将帅的运筹帷幄,亡的恐怕不是赵国,而是燕国。

    “是这么回事,可逍遥宫和灵剑山不会承认,恐怕还要找你们算账。”宫临策给了一句。

    牛有道:“我躲在紫金洞,他们能奈我何?只要我不死,他们有本事动商朝宗试试看。他们敢动紫金洞的人,想必紫金洞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人,是不是这样?”

    宫临策叹了声,“你来了这边的事一公开,那两家怕是要恼羞成怒,我压力很大呀。”

    牛有道:“只要压不垮,那就不叫压力。为防夜长梦多,紫金洞当速派一批高手去商朝宗身边,全面接手对商朝宗的保护。商朝宗那边我会打好招呼,他们会配合的。宫掌门,我不想商朝宗那边出什么事,我话摆在这,商朝宗那边若是出了事,我敢保证,南州和金州人马立刻会起兵造反,谁都别想好过!”

    宫临策:“商朝宗那边的安全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倒是你加入紫金洞的事,恐怕还得跟你再商量商量。”

    “哦!”牛有道放下茶盏,两手一摊,“我无所谓的,紫金洞不要我,我可以去逍遥宫,也可以去灵剑山。”

    宫临策眉眼一挑,“你在威胁我吗?”

    牛有道:“我人在你的地盘上,哪敢威胁你。我说的是事实,此处不留我,自有留我处,我这人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宫临策:“你想多了。我想跟你商量的是,答应你的承诺不会变,说好的给你长老的位置也不会变。不过你毕竟是半路加入紫金洞,其他人的意思是,你可以是紫金洞长老,但暂时无权参与紫金洞的决策!大家的意思是,还要再观察观察,确认你和紫金洞是一条心之后再说。”

    一旁的管芳仪立刻看向牛有道的反应。

    牛有道手指在茶盏口子上转圈圈,“也就是说,我这长老只是挂个虚名,我无权参与决策,但你们决定好的事情,我必须遵守,是不是这样?”

    宫临策:“门中任何弟子都要遵守门派的决定,不但是紫金洞,哪个门派都是这样。”

    牛有道呵呵一笑,“又想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真有你们的。行,我无所谓,我答应。”

    宫临策:“还有,虽然会给你相应的级别,但紫金洞的高阶修行功法,你暂时无权查看。在不能确定你是否和大家一条心之前,大家的心情希望你能理解。”

    牛有道呵呵道:“理解理解,行,我答应。”

    见他痛快,宫临策站了起来,“好,那就这样说定了。你稍微准备一下,明天就带你去参拜钟谷子师伯,有了这层辈分在,你任紫金洞长老的事也就名正言顺了。”

    “好的。”牛有道站起送客。

    待客离去,管芳仪走到牛有道身边,“这也无权,那也无权,你怎么不问问你有什么好处和权力,就这样盲目答应了?”

    牛有道:“有什么好问的,我手上握着实权,由不得他们随意摆布,需要跟他们啰嗦吗?退一步海阔天空,先保住有用之身,以后的日子还长着,慢慢玩,不急!”

    ……

    钟谷子,紫金洞硕果仅存的五位宿老之首,也是年纪最长的一个,其他太上长老见了都要称呼一声师兄。

    用严立的话来说,这位宿老寿限快到了,没几年活头了,长期闭关不出。

    当然,这也是牛有道找严立主动打探的,拜师不可能连师傅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通过严立,牛有道琢磨出了点味道,这位钟谷子辈分虽高,在门中却没什么势力,估计紫金洞上上下下的人也不想他牛有道和门派中哪个有势力的宿老勾结在一块,于是惊扰了这位长期闭关不出的老家伙。

    次日,牛有道被人领到一处崖壁半山腰上。

    跟着的管芳仪被拦下了,不让靠近那地方,只能是远远看着。

    一座半镶嵌在崖壁内的楼阁外,掌门宫临策站在台阶上等着,对来到的牛有道微微点头。

    台阶下,山崖上的平台上,严立、岳渊、申报春、乔天光、元岸、傅君让、尹以德、莫灵雪,紫金洞的八位长老全部到齐了,台阶下分两排站立,莫灵雪是个女人。

    八人中,见过的或没见过的都在打量牛有道。

    牛有道也主动上前打招呼认识,众人态度或冷或温,牛有道不以为意保持着客气。

    稍候,镶嵌在楼阁内的大门嗡嗡打开,一个满脸褶子的苍老老头慢吞吞走了出来,宫临策以及八位长老立刻转身,一起拱手见礼,“师伯!”

    牛有道跟着抱拳,没有称呼什么,现在名分没到位也不好乱喊,不过目光闪烁,仔细打量这出来的老头,不用说,这位应该就是那个钟谷子。

    钟谷子耷拉的眼皮睁开了一些,盯向了牛有道,问了句,“是他吗?”

    “正是!”宫临策恭恭敬敬回道。

    钟谷子:“我收过六个弟子,皆为了宗门而死于非命,我也给不了你什么,你确定要拜我为师?”

    牛有道:“愿意!”

    钟谷子一双神气十足的双眼来回扫了众人一眼,对于这些人的打算他自然是清楚,然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门规在上,许多事已非他能左右,最终叹了声,“那就随你吧。”

    宫临策立刻退开到了一旁,并对牛有道挥手示意,示意按说好的去做。

    牛有道上前,走到台阶下,当众跪下了,磕头拜师!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管芳仪,心中莫名一酸。

    行过拜师礼后,钟谷子也没多话,摘下了腰间的一块玉佩,扔给了牛有道,“无要紧事不要来打扰我。放下也是一种福气。盼你今后好自为之!”说罢转身回了大门内。

    “谨记师尊教诲!”牛有道双手捧了玉佩再拜,之后目送,待阁楼大门关上了,他才自己站了起来,翻看了一下手中的玉佩。

    宫临策一脸微笑着走下了台阶,道:“师弟,以后大家就是同门师兄弟了。”

    牛有道立刻朝众人拱手,“见过诸位师兄、师姐。”

    众人客套着寒暄了一阵。

    宫临策拍了拍他肩膀,“好了,不用客气,稍后会有人帮你把衣服送过去,换好衣服后,来议事大殿,有事与你商量。”

    众人散去,严立对牛有道报以微笑,也转身走了。

    牛有道回头看了看那紧闭的大门,若有所思一阵后,也转身离开了。

    下山的台阶上,与管芳仪碰了面。

    陪同走下曲折台阶时,管芳仪嘀咕了一声,“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跪的倒是干脆,心里怕是不舒服吧?”

    牛有道一手杵剑而行,一手把玩着手上的玉佩,略摇头,“他年纪一大把,做我曾祖父都够了,我跪的下,他也受得起,没什么不舒服的。”

    两人回到茅庐别院没多久,闻墨儿来了,身后还跟着两名捧着几套衣裳的女弟子。

    “见过长老!”闻墨儿领着两位同门笑吟吟行礼。

    “不用客气!”牛有道摆手,“咱们又见面了。”

    闻墨儿笑着点头,之后指着衣裳道:“这是掌门让我送过来的,让长老换上速去议事大殿。从今往后,我三人便是宗门指派给长老、照顾长老生活起居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们。”

    “有劳了。”牛有道客气一句,示意管芳仪过去接了衣裳。

    之后去了内宅,换好一身紫色衣裳出来,已是堂堂正正的紫金洞弟子装扮,腰间四缕金黄缎带垂挂象征着牛有道的长老身份。

    掌门及门中宿老是五缕,长老级别的是四缕,执事弟子级别的是三缕,资深弟子是两缕,普通弟子是一缕,初级弟子没有。身份地位不同,在门中享受的待遇自然也不同。

    院子里目睹的巫照行和云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获悉一帮人在等着自己,牛有道没有久留,闻墨儿带路,领了他去议事大殿。

    到了地方,闻墨儿没资格进去,等候在外,目送了牛有道一人入内。

    殿内的人还是之前拜师时见到的那些人,客气话一带而过,直接进了正题。

    听得牛有道略翘眉头的正题,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索要酒水秘方。

    “身为紫金洞弟子,没有私人产业一说,所有东西都要归宗门统一调遣分配。”

    “这个道理不仅仅是紫金洞,放在哪个门派都一样。”

    七嘴八舌的,牛有道笑眯眯听着。

    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严立暗暗感到不妙,这厮他太了解了,哪是任人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待到众人住口后,牛有道反问:“掌门意下如何?”

    宫临策多少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正色道:“这也不是为难你,门规对谁都是一样的,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宗门财力消耗不小,门中还有许多弟子要养。当然,主权归宗门,管理权还是由你继续负责,你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牛有道本来是打算交给这边,但他现在一个子都不想给,双手扶剑,十指敲打了一阵,忽然道:“我没意见,我遵从宗门的决定,不过这事我做不了主。”

    众人皱眉,宫临策疑惑:“此话怎讲?”

    牛有道:“不瞒诸位,参加天都秘境之会时,在天谷惹出了点事,差点丢了命。为了保命,我把秘方献给了莎如来,如今我再到处转手也不知莎如来是个什么意见,要不诸位先问问莎如来的意见?他只要没意见,我肯定没意见,一定双手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