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零二章 打断骨头连着筋
    夏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咯咯笑道:“是有这么回事,此来正准备告诉道爷。赵登玄他们娶妻是经过了逍遥宫和灵剑山同意的,也就是说可以把人带回宗门。他们考虑到两地相隔遥远,夫妻之间见一次面不容易,于是三人都有了这意思,想把我们这边的三个女弟子给带回宗门。”

    郑九霄补充道:“考虑到道爷特意叮嘱过这事,我们一时间没同意,只说是等目前的局势稳定下来后再说这事。”

    费长流试探:“不知道爷意下如何?”

    牛有道不冷不热道:“带回逍遥宫和灵剑山,好像没这个必要吧?他们嫁娶的事好像闹得宗门不太高兴,再加上我们这边投靠了紫金洞,逍遥宫和灵剑山的态度可想而知,正在气头上。说到底,我也是为她们是三个女人着想,不想她们跑去自取其辱。还是等目前的风头过去了再说吧,等逍遥宫和灵剑山息怒了也能给她们省点麻烦,你们说是不是?”

    “对对对,道爷言之有理。”三人连连点头附和,心里却在嘀咕,你能花心思为她们着想才怪了。

    牛有道话锋一转,“既然已经嫁人了,传宗接代便是她们的责任,她们自己可能有什么顾虑,可你们做师长的应该让她们宽心、多督促督促才是。当然,她们丈夫现在可能还没有这个想法,可要不要负这份责任,身子是她们自己的,她们才是真正能做主的,应该是能把握住的。关键就看她们,或者说,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心了。”

    三人面面相觑,这已经是这位道爷第二次刻意关注那三个女弟子生孩子的事了。

    牛有道又补了句,语气中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这事,你们抓紧!”

    “是!我们会督促的。”三人应下。

    响鼓不用重锤!牛有道摆了摆手,撇过这个话题,提起了正事:“大禅山要离开南州了。”

    “离开?”三人讶异,异口同声。

    牛有道:“他们要集体迁往光州,南州这边的镇守力量出现了空缺,三派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准备把南州交给你们三家,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这是天大的好事啊!三人立刻站了起来,夏花兴奋表态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都很兴奋,总算没有白跟这位这么多年,终于跟着鸡犬升天了。

    牛有道摁了摁手,示意他们坐下后,继续道:“按理说,你们三家的实力还不足以坐镇一州,不过我南州兵强马壮,重要的是紫金洞派遣了不少的高手去要害部位坐镇,所以你们的责任并不重,看个家什么的,理应不会有什么问题。”

    “给了你们充足的空间和条件,你们抓紧发展各自门派的力量吧。”

    “另外你们记住,南州是我们的根基。我交代给王爷的意思是,广积民望、深积粮草、苦练精兵,以待天时!我们要抓紧时间在南州积蓄实力。南州给了你们,你们不要乱来,配合好王爷那边,达到制定的目的是重中之重,谁敢贪得无厌、乱伸手,搞的民不聊生、搞乱了南州,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在这乱世,南州一定要经营出个样板出来!王爷那边的治理能力我不担心,我最担心的是你们这群修士!”

    费长流正色道:“道爷尽管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一定会约束好下面,不会让下面乱来。”

    三人连连给出保证,脸上的振奋神色难以掩饰,这次回去真正是能好好给全派上下一个交代了,历代先师积攒下的基业终于在他们手上发扬光大了。

    几人正聊着,守在门外的许老六咳嗽了一声,闻墨儿而来了。

    闻墨儿入内禀报:“道爷,天玉门掌门彭又在来了,山门外求见。”

    牛有道哦了声,“来的这么快,看来是马不停蹄啊!来的正好,有请。”

    “是!”闻墨儿领命而去。

    之后牛有道示意三位掌门先回避一下,三人当即告退。

    牛有道也出了厅堂,对守在外面的许老六道:“去请王妃过来一趟。”

    “嗯!”许老六应下走了。

    费长流、夏花、郑九霄暂去了偏院歇脚,一处凉亭坐下后,三人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三人都知道彼此想说什么,想说门派内部有道爷的眼线。

    可是知道又能怎样,除非想反了牛有道这边,否则不敢去把那内奸给挖出来,真要那样做了的话,在牛有道这边解释不清楚了。

    道理就如同牛有道知道公孙布是缥缈阁的眼线,却不敢妄动是一样一样的。

    可内奸究竟是谁,层级有多高?这个问题别扭在三人心里,弄不清这个问题,三派今后真的是不敢在牛有道面前造什么猫腻了……

    刚被管芳仪领去逛逛的凤若男又回来,正不知有何吩咐,只见牛有道微笑着朝外面抬了抬下巴。

    凤若男扭头一看,见到来人,怔住了,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外公,天玉门掌门彭又在。

    两人已经多年未见,某种程度来说,彭又在这个外公当初还是比较疼这个外甥女的,只是大势之下的抉择,许多事情大局为重,结果让人唏嘘。

    彭又在风尘仆仆而来,接到牛有道的召见,的确是马不停蹄而来,一路换马人不歇,日夜兼程不停,第一时间赶到。

    牛有道突然成了紫金洞长老,又突然招他来,牛有道对北州人马的影响力他是知道的,加之双方早先有过结,弄的他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一路揪心而来。

    身上的风尘未去,如此着急第一时间赶到,也是想做个样子给牛有道看。

    一见牛有道,他有些恍惚,遥想当年,不过是寄身天玉门屋檐下的一条狗而已,转眼间再见,谁更像条狗呢?

    心头那真是百般滋味。

    见到牛有道的反应,再见到牛有道身边的一个女人转身看来,那张熟悉的面孔亦令他愣怔止步了。

    凤若男的体态圆润了不少,皮肤变得白皙细嫩,也更有了女人味,当年那个女将军的气质是荡然无存。

    想起一家人的决裂情形,心中无奈。

    “牛长老,恭喜恭喜。”彭又在还是收了心神快步过来先向牛有道打招呼。

    “呵呵,我这就算了,彭掌门该恭喜的恐怕是另有其人,你们家又添新丁了。”牛有道朝凤若男努了努嘴。

    彭又在看向外甥女,牵强笑道:“若男也来了。”

    凤若男低低一声,“外公!”

    这一声外公叫的彭又在心头略暖,感慨道:“听说有儿子了?”

    凤若男“嗯”了声。

    “好好好,肚子争气,是好事,是大好事!”彭又在连连点头,不是虚伪话,而是由衷的为凤若男感到高兴。

    道理很简单,庸亲王的嫡长子,那是亲王位的第一继承人,今后不管商朝宗喜不喜欢自己这外甥女,母以子贵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除非商朝宗连自己儿子也对付,否则一旦有什么事的话,那个儿子迟早是要为母亲讨回公道的。

    有了那个儿子,自己这外甥女算是彻底在商朝宗那边站稳脚了,南州那边上上下下的人谁都不敢轻易苛待凤若男,否则就是和小王爷过不去。

    听到这发自肺腑的话,又见外公须发比早年白了不少,凤若男眼眶红了,也想到了自己那多年未见的父母。

    见状,牛有道笑道:“王妃,容我先尽地主之谊,稍候二位再叙亲情如何?”

    凤若男点了点头,商淑清过来抱了嫂子的胳膊,心里同情着,知道一家人弄成这样,嫂子心里不好受。

    当年争权夺利,一场惊变,嫂子一家要置哥哥于死地,哥哥又杀了嫂子的亲兄弟,一家人自相残杀,往事商淑清可谓是历历在目,之后嫂子过的有多难,她也是清清楚楚的。

    彭又在回头从封恩泰手中取了只礼盒奉上,“牛长老,来的匆忙,没什么准备,一点小小心意,还望不要嫌弃。”

    牛有道接了礼物,交给了一旁笑吟吟收留的管芳仪,同时对封恩泰笑道:“大哥也来了。”

    封恩泰尴尬点头,一时间有点不知该如何称呼了,心头也是感慨万千,这厮居然混成了紫金洞的长老!

    以牛有道今时今日的地位,还认他这个大哥,他倒不算是很意外,通过令狐秋的事,他知道牛有道这人仗义!

    封恩泰是彭又在特意带来的,一旦有什么不对,希望封恩泰和牛有道的交情能圆上场。

    “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里面请!”牛有道伸手相邀。

    几人入内奉茶后,彭又在小心奉承,不敢轻易带话,等着牛有道道明召见的真相,他相信牛有道不会无缘无故找他。

    “唉!”几句题外话后,牛有道忽然叹了声,“见到彭掌门和王妃相见的情形,当年的事情实在是不堪回首啊,不过不管怎么说,一家人就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血脉相连是改变不了的!彭掌门,是不是这个道理?”

    彭又在不知他想干什么,矜持着点头,“牛长老言之有理。”

    牛有道:“既然是一家人,既然咱们都是自己人,有些话我也就不兜着了,咱们有话直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彭掌门不要见怪。”

    竖着耳朵从外面走进来的管芳仪站在了牛有道的身后,明眸忽闪,不知这位道爷又要闹什么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