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零五章 学不了的,没办法学
    将司徒耀带下去安置后,管芳仪立马发飙了,两只载人飞禽就这样送走了,不逮住牛有道闹才怪了。

    她掰着手指头找牛有道算账,告诉牛有道,这边是真的没什么钱了,上回为了救商淑清和小王爷,一下用掉那么多天剑符,真正是掏空了老底,连她在扶芳园攒下的老底也垫了进去。

    眼前,不说身边一些人要养,光五梁山那么多人的开销就不是个小数目,那些人都把她管芳仪当成了管家婆,都是要伸手向她要开销的。

    偏偏牛有道花销无度,载人飞禽说送就送了,她如何能不恼怒。

    牛有道说回头想办法,管芳仪喋喋不休,牛有道遂借口有事,喊上了闻墨儿出去溜达去了。

    许老六拉住了气得跺脚的管芳仪,劝她,“大姐,道爷是做大事的人,这样做自然有这样做的目的。”

    “用你来教我?”管芳仪鄙视,横眉竖眼一阵后,又婉婉叹息了一声,不得不承认,亲眼目睹了牛有道这一出接一出的接连布局,压根不是他们能玩的出来的。

    其实她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拿钱来衡量的,可她就是生气,那王八蛋总说东西是她的。

    回头见到商淑清孤零零站在了门外,不知在看什么,管芳仪甩开了许老六走了出去,走到商淑清身边也没见商淑清有反应,一副怔怔失神模样。

    她顺商淑清看的方向看去,只见牛有道和闻墨儿正在一座山坡上指点四周有说有笑很开心的样子。

    而商淑清眼中是一副女人都懂的失落。

    “郡主,看什么呢?”管芳仪笑咯咯问了声。

    商淑清慌忙回过神来,找话掩饰,“道爷边上的那个紫金洞弟子长的真漂亮,她好像是住这里的,是道爷的人吗?”

    看到牛有道身边有个如此漂亮的女人与牛有道谈笑风生,想不引起她的注意都难。

    管芳仪:“她呀,她叫闻墨儿,是宫掌门的义女。不瞒郡主,以前宫掌门想让这个闻墨儿嫁给道爷,不过现在是彻底没戏了,两人差了辈分,已经不可能了,如今是紫金洞派到这边照顾道爷起居的。说来还是道爷眼光长远,当初若娶了这个闻墨儿,辈分原因,也就做不了现在的紫金洞长老。”

    商淑清哦了声,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

    管芳仪瞅瞅她反应,心中暗叹,觉得自己不该解释的这么清楚,虽让这位安心了,但给了这傻丫头希望是害了她。

    还是那句话,这位郡主长成这个样子,道爷不太可能对她有什么想法。

    有些事情并非以貌取人,可貌这个东西毕竟是摆在眼前的现实,无论是谁都要面对,尤其是女人,姻缘关系上某种程度上是要与男人的身份地位来做匹配的,这也是现实。

    如今的道爷,身份地位是越来越高,加之年轻有为,这天下只怕不知多少女子想与其结下姻缘,轮不到这位郡主的。

    现在也不会有人开口帮这位郡主撮合,说白了,只要不瞎的都能看出,差距太大了,配不上道爷!

    与牛有道谈笑风生的闻墨儿,美目流盼,明眸熠熠生辉,内心里却有几许怅然。

    当初宫临策让她去接近牛有道,她内心是极度排斥的,可她没得选择。

    真正接触、熟悉、了解了这个人后,哪个女人不喜欢优秀的男人?牛有道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紫金洞弟子都优秀,而且不是优秀一点点,是优秀很多,何况长的也不差。

    当她已经愿意后,甚至想主动后,结果却是有缘无分,在内心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如同管芳仪说的,两人的辈分差距注定了是不可能的,如果牛有道和宫临策仅仅是平辈的师兄弟关系,也许还有变通的办法,可她和宫临策还有另一层关系,她是宫临策的义女!

    宫临策不会在乎她的感受,重要的是已经将牛有道拉进了紫金洞,目的已经达到了,闻墨儿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

    费长流三人要赶回去布置、落实牛有道交代的事情,不好在这里多耽误。

    凤若男也放不下自己的孩子,遂与三位掌门一同返回,问商淑清要不要一起回去,商淑清不想走,想留在这里。

    这里也不可能有人赶商淑清走,于是商淑清就这么留下了。

    凤若男是明白商淑清心思的,也有点无可奈何,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内心里带着深深叹息而去。

    ……

    傍晚时分,又有客来,而且是牛有道意想不到的客人。

    海外之地的人听到风声后,有人赶来恭喜祝贺,芙花、浪惊空、断无常、红盖天联袂而来。

    “大姐,三位兄长,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牛有道自然是欢喜迎客,并且是亲自到了紫金洞山门外迎客。

    “弟弟呀,恭喜恭喜呀!”芙花笑靥如花,不顾男女之别,抓了牛有道的胳膊,关系很亲昵的样子。

    牛有道请客入内,一路上结拜兄弟之间谈笑甚欢。

    途中不时有紫金洞弟子朝这边张望,不少紫金洞弟子并未见过牛有道,紫金洞也并未聚集弟子刻意认识一下牛有道。尽管如此,风声都听到了,都知道牛有道成了紫金洞的长老,见到牛有道腰间垂挂的象征身份的缎带,也就知道了他是谁,许多紫金洞弟子窃窃私语。

    “这么年轻啊!”有女弟子颇为意外的样子。

    “别看人家年轻,听说这人厉害着呢。”

    议论中,有嫉妒者,有羡慕者。

    茅庐别院,好酒好菜招待客人自然是免不了,留宿的万洞天府长老司徒耀也一起露面陪客。

    夜幕低垂,繁星点点,议事大殿外,宫临策负手而立,与严立谈话。

    所谈之事是交代明天离去之事,缥缈阁召见,宫临策明天要赶赴缥缈阁,估摸着是要将赵国三大派位列缥缈阁的位置给除名,估计新秦的人,也就是玉苍要位列缥缈阁了。

    玉苍位列的事估计通过不难。

    晓月阁以前是杀手组织不错,是干过不少见不得光的事也没错,可人家转眼已经洗白了。

    晓月阁占了那么大的地盘,今后各方都要与晓月阁打交道,哪怕是看眼前的利益,以前的一些事情不会有人再追究。

    闻墨儿来了,来到台阶下禀报道:“茅庐别院内还在把酒言欢,宴席还未散。”

    宫临策挥手示意她退下后,冷哼一声,“我们这位牛长老还真忙啊,客人是一波接一波,连海外那群妖魔鬼怪也跑来凑热闹了。”

    严立苦笑:“不足为怪,这几个妖魔鬼怪名义上都是他的结拜兄弟。”

    宫临策不屑,“什么结拜兄弟,自欺欺人罢了,这种关系就是个笑话,你还当真了不成?”

    严立沉吟道:“在天都秘境时,与牛有道接触,他常说一句话,说什么…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之前我也就是囫囵着听了,现在琢磨琢磨,倒是别有深意。”

    宫临策哦了声,“怎讲?”

    严立:“牛有道又不傻,他是真正的聪明人,他难道会不知道这种关系不靠谱?可他还是这样做了,哪怕是惹人笑话!不说其他,只说眼前…掌门,七国各大派其他人荣升长老后,海外那群妖魔鬼怪会派人来恭贺吗?”

    “不会…”宫临策略皱眉,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陆地上的修士势大,海外那群人不少都是被陆上势力驱逐到海外的妖魔鬼怪,陆地上的修士以名门正派自居,向来看不起海外那群妖魔鬼怪,而海外那群妖魔鬼怪只要不是被形势所迫也不会轻易服软,自然不会主动放低身段跑来恭贺之类的。

    严立:“也只有牛长老了!跑来恭喜牛有道不算是放低身段,他们是结拜兄弟,名正言顺的事情,不丢人!”

    “牛有道难道不知道海外那群妖魔鬼怪想掰清天都秘境的事、想置他于死地?他知道的,可他照样还是好酒好菜大摆宴席招待,给足了他们面子。没有四海当家的点头,这四个家伙不会跑来恭贺。四海的人以前也许不会把牛有道给放在眼里,可牛有道现在的身份地位不一样了,这回送来的贺礼应该不轻!”

    “掌门,如果我紫金洞在四海境内出了什么事,四海的妖魔鬼怪未必会服软,可若是牛有道开口,只要不是利益攸关的大事,一些麻烦要解决,牛有道只需打声招呼就能摆平。不为别的,因为牛有道和他们是结拜兄弟,给牛有道一个面子不是服软,不丢人的!反过来说,在四海境内牛有道想找谁麻烦的话,也只是打声招呼的事!”

    “掌门,紫金洞在四海那边一旦有什么事,话语权在牛长老手中!”

    “这家伙,羽翼渐丰…”宫临策皱眉嘀咕了一阵,忽又回头道:“既然有用,值得学习的,咱们也可以学学。”

    严立苦笑摊手,“学不了的,没办法学。我紫金洞弟子找人结拜,正常吗?谁都要警惕,结拜对象不会答应的。可牛有道不一样,名声在外,谁都知道他喜欢结拜,一言相合就拉人结拜,不管三教九流或是敌是友,他交朋结友的风格一贯如此,一点都不讲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