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零七章 挪窝而来
    “紫金洞长老…”

    轩阁内,邵平波手持晋国谍报组织黑水台送来的详情,忍不住呢喃着叹息一声。

    前几日他就收到了消息,之后立刻请求侦查详查。

    真正的详细内幕及具体过程一时间难以获得,但现在获得的一些情况已经足以让他做出一定的判断。

    他内心是惆怅的,想当年,牛有道算个什么东西,与他比起来天差地别,他一个眼色不对就足以惊的牛有道逃命,可如今,他被打落后一直裹足不前,而牛有道已经成了紫金洞长老,手上还掌握着庞大的势力。

    内心短暂地闪过一丝后悔,若早知晓月阁是要立国,当初不如就投了晓月阁,那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一样。

    这丝后悔很快又被他压了下去,当初真要投了晓月阁的话,之后的牛有道一定会想尽办法弄死他,拿配合晓月阁起兵做要挟的话,晓月阁还不知会对他做出什么荒唐事来,太危险了,还是投靠晋国更稳妥。

    “现在想要动他,更难了。”邵平波回头对一旁的邵三省叹了声。

    邵三省犹豫了一下,提醒道:“大公子,不如让人散播谣言,就说牛有道想做紫金洞掌门!”

    邵平波懂他的意思,却摇头道:“不是时候!卫国那边,大事在即,我不想吸引他对我的注意。谣言一出,他第一个就会怀疑是我,卫国那边的事必须机密谨慎,那厮手段诡异莫测,我不想引起他的注意而导致节外生枝。他现在刚到紫金洞立足,应该有许多事情要应对,他精力暂时顾及不到我,事成之前,我必须保持低调,不在他视线中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这个时候,大事在即,我再与他斗,陛下会不高兴,在陛下眼里,目前没有什么是比吞并卫国更重要的事。”

    邵三省颔首,“大公子说的是。”

    邵平波低头看向手中情报,心情依然郁结,牛有道身兼修行界地位,又手抓庞大的俗世势力,仅凭前者,就是他无法弥补的弱项……

    “魏多!”

    唐仪等人从议事堂内出来,见到魏多从不远处的墙角树荫下低头走过,长老罗元功喊了声。

    然而魏多似乎没听到,情绪极度低落的样子,没任何反应,垂头丧气着自己走自己的。

    罗元功还想再喊,苏破抬手阻止了一下,“算了,他对牛有道加入紫金洞的事怕是很失望。”

    此话一出,众人皆神情复杂,哪怕是掌门唐仪,明眸中亦闪过一丝黯然。

    一开始听到消息,大家都很惊讶,紫金洞长老,牛有道几乎是跳跃性的一纵而上,紫金洞居然会给下面一个散修如此待遇,居然能让牛有道一步到这种地位?

    对牛有道个人来说,这当然是好事。

    可对上清宗的人来说,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牛有道改投紫金洞后,和上清宗的关系便彻底过去了,不可能再回头,人家正儿八经成了紫金洞的弟子。

    “早就看出那厮长有反骨,必不得好死!”唐素素很是愤慨地咒骂了一声。

    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人家明明已不是上清宗的人,但她对牛有道加入紫金洞的事还是很愤怒。

    貌似整个上清宗的弟子听到这消息后,情绪都受到了一定的打击。

    ……

    近期的茅庐别院很忙,人来人往的,很多人来拜访,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一大堆,燕国各州府境内的大大小小门派风闻消息后都陆陆续续派了人来恭贺。

    管芳仪迎来送往的,脸都快笑僵了,却乐此不疲,收礼收到手软。

    那些前来恭喜的,多少都带了贺礼过来,正好解了管芳仪手头紧的燃眉之急。

    她算是看出来了,有了身份地位不缺钱,可下面养了那么多人,花销大,还是认为越多越好。

    当然,并非所有州府的修行门派都会来人,那些被三大派直接控制的地盘上,就没派人来。

    来的人虽多,但礼金统计了一下后,管芳仪略有不满,大大小小门派的出手并不是很阔绰,拢共加起来也才几百万金币的样子。其实也不少,但比起她之前花出去的,缺口太大了,弥补不了她的心理落差。

    还是万洞天府和大禅山出手大气,各给了一百万金币。

    当然,最大方的还是四海来的牛有道的那些结拜兄弟,四家一起,加一起刚好凑了个一千万的整数!

    尽管如此,管芳仪还是埋怨了几句,牛有道在天都秘境为四海赚了三个亿,一千万也好意思拿出手?

    不过她多少也明白,正是因为那三个亿,人家才会送这一千万,牛有道的身份地位到位了,人家这一千万算是一些回馈,否则出手不会这么大方,一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管芳仪的心态有些矛盾,说到底还是在心疼之前掏干了家底的花销……

    又有人来,一大批人来,不是客人,牛有道亲自在茅庐别院外迎接。

    袁罡来了,南山寺一群和尚来了,以公孙布为首的五梁山众人也来了,皆挪窝而来。

    一大群人风尘仆仆赶来,见到牛有道,一起上前见礼,“道爷!”

    “一路奔波,都辛苦了。”牛有道客气一句,回头示意管芳仪带下去安置。

    袁罡将随身的包裹和三吼刀扔给了段虎带走,自己却没走,凑近到了牛有道身边,低声道:“这么多人跑来,在别人家里长久立足,紫金洞能答应吗?”

    牛有道:“略施小计解决了,问题应该不大。”

    袁罡又问:“他们能真把你当自己人吗?会不会出什么变故?”

    牛有道:“变故难说,但我毕竟已是紫金洞长老,一个门派有一个门派的规矩,不可能无缘无故动我。燕京那边有消息了吗?”

    与高见成的关系,是绝对机密,与高见成的联系没有经其他人手,只过袁罡一人的手。

    袁罡:“还没有消息,这种事怕是不好办,那位能行吗?”

    牛有道:“那老家伙不是吃素的,论朝堂上的人和事,以及对商建雄的了解,我们都不如他,朝堂上的运筹帷幄他心里有数,如今他又大权在握,这点事应该难不到他。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说明他正在运作中,待有了确定的把握自然会给答复。”

    袁罡思索着点了点头,复又道:“茅庐山庄那边,我已经安排了当地的驻军入内驻扎,山庄外的坟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提及坟墓,牛有道略抬头看天,人可以审时度势挪来挪去,坟墓却不好搬来搬去,终究是把她一个人扔下了。

    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稍候他回头道:“有话回头再说,先落脚吧。”

    袁罡点头转身而去。

    牛有道亦慢慢转身,回头看向了他的背影,忍不住轻叹了声,有些事情不出他的所料,据悉,袁罡一直在通过五梁山的耳目关注着那个冯官儿的处境。

    “这边,还有那边……”摘下帽子露出光头,换回了僧袍的圆方正领着一群和尚在别院外指指点点。

    圆方有点小兴奋,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住到紫金洞这种地方来。

    也不知在干什么,牛有道杵剑走了过去,“老熊,在干什么呢?”

    “道爷!”圆方回头,瞬间一脸堆笑,甩着宽大袖袍屁颠颠跑了过来,点头哈腰道:“道爷,自然是老规矩,把这几块平整点的地都给开荒种了。袁爷的话还是有道理的,道爷的饮食咱们要自己亲手掌控,否则被人做手脚的空间太大了,不好防范。”

    原来是在圈地!牛有道莞尔,发现这群和尚还真是被袁罡给带坏了,染上了走到哪便在哪种菜的习惯。

    见到这群和尚,他其实挺高兴的,又能听到那晨钟暮鼓的响了,每天听着能祛除躁动,安神,似乎有益修炼,也会让他身边的氛围不一样。

    只要晨钟暮鼓声还在响,就预示着平安。

    他抬手拍了拍圆方的肩膀,“好久没尝你们的手艺了,倒是有些想念。”

    圆方立马拍着胸脯道:“道爷想吃什么尽管说,立马给你弄上。”

    牛有道:“随便吧,饭点再说。”

    “好!就弄道爷爱吃的。”圆方满口保证下来,继而又问:“道爷,您看,酿酒的地方放哪好,把那座山开个山洞行不行。”挥手指了处不远处的山。

    牛有道:“酿酒的事就算了。”

    “啊!算了?”圆方瞪大了眼。

    牛有道:“有人代劳!不干活,有钱拿,多好的事,给你们省事。”

    “别呀,道爷,这事咱们自己就行,不用别人代劳的。”圆方有些急了。

    正这时,闻墨儿闪身掠来,禀报道:“道爷,掌门从缥缈阁回来了,同来的还有晓月阁的玉苍先生,玉苍先生来了。”

    “老熊,帮你干活的人来了。”牛有道回头调侃了一声便走。

    “道爷,道爷……”圆方连喊没用,未能换来牛有道回头,最终摸着自己光头跺脚,他挺想捂住一些东西不放的。

    可这里是牛有道说的算,牛有道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轮不到他来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