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零八章 先生想多了,我最讲信用。
    宫临策回了紫金洞后没过来,让严立陪了玉苍到茅庐别院这边。

    严立打量着突然出现的一群进进出出乱哄哄的人,有点腻味,这里可是紫金洞。

    然而已经答应了牛有道,不好再反悔。

    牛有道快步进了别院,老远提剑拱手道:“玉苍先生法驾亲临,未能远迎!”

    “哈哈,老弟,你我之间就不用客气了。”玉苍亦拱手道,“恭喜恭喜啊!来的匆忙,一点小小心意作为贺礼,还望不要嫌弃。”回头示意身后弟子独孤静奉上了一只匣子。

    “玉苍先生客气了。”牛有道嘴上客气着,手不软,示意管芳仪接了,旋即又道:“先生一脸春风,想必是已经位列缥缈阁了吧?”

    玉苍矜持道:“蒙大家抬举,蒙缥缈阁赏识。”

    “恭喜恭喜。”牛有道拱手道贺,继而伸手请入,“屋里坐!”

    几人进了正厅,落座上茶,牛有道请用后,笑道:“玉苍先生来的正好,天都秘境内助我一臂之力的那些人,也该给我送来了吧?”

    说到这事,玉苍放下了茶盏,手拍大腿,唉一声叹,“此来正要与老弟说这事,前些日子已经安排他们过来了,谁知途中遇上突袭,全部遇难了。这事,是我安排不周,愧对老弟的托付!”

    还真巧!牛有道目光一凝,目光深邃,凝视着对方。

    玉苍面不改色,依然是一副痛心疾首模样。

    陪坐的严立左瞧瞧,右瞧瞧,看出了不对。

    牛有道好一阵后,徐徐问道:“可知是什么人下的毒手?”

    玉苍摇头:“不知!不过猜也能猜到,十有八九是赵国余孽下的毒手。”

    牛有道“哦”了声,慢慢端茶置于唇边慢饮。

    什么赵国余孽下的毒手,他压根不信,十有八九就是晓月阁自己干的。

    当初在天都秘境内,晓月阁安插进去帮他的那些耳目,为了帮他,等于是在他面前暴露了。晓月阁的规矩,暴露了的人无法再自由,为了保护上下线,甚至有可能会被灭口。他当时就向季玉德等人许诺过,回头会把他们要到南州来。

    出了天都秘境后,他也的确找玉苍说了这事,玉苍当时不敢不答应他,但是要求事成后再放人给他,要求牛有道先帮他把起兵的事给办成了,也算是拿了一个小小软肋。

    如今事成了,那些人却全都遭了毒手!

    举杯慢饮的牛有道暗暗自责,这事怪不得晓月阁,只能怪自己大意了,说到底是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没有多做准备,以至于自己食言,让那些人遭了毒手。

    某种程度上也许就是被他给害了,若不是他索要,晓月阁也许只是对那些人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还不会对那些人下毒手。

    玉苍这是欺他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而翻脸。

    “可惜了。”思虑过后的牛有道淡淡一声,慢慢放下了茶盏。

    玉苍叹道:“是啊,可惜了。你放心,这事我晓月阁不会就此罢休,一定会追查到底,一定想办法把真凶揪出来报仇!”

    “嗯!”牛有道点头,继而又回头对严立道:“严长老,你不是还有事吗?”

    有事?严立一愣,我有什么事?

    随后反应了过来,这是在逐客,这是在光明正大地告诉他,人家和玉苍有私事要谈,请他回避。

    他不至于那么没趣,站了起来,对玉苍拱手道:“玉苍先生,严某还有些事,先退一步,回头再叙。”

    “好好好,客随主便!”玉苍起身拱手,挥手示意独孤静去送送。

    严立挥手,表示不用,又对牛有道说:“一下来这么多人,回头我会让弟子过来逐一核实身份记录,你让他们配合一下。”

    这个牛有道能理解,来了这么多人,这边不可能连是什么人或什么身份都不弄清,就让人混在紫金洞的窝里,万一出事怎么办,找谁去?

    “好!红娘,你安排一下。”牛有道回头嘱咐了一句。

    “严长老放心。”管芳仪点头应下。

    待严立走了,牛有道又笑眯眯问玉苍:“先生特意跑来,不会就是为了专程来恭贺我的吧?”目光瞟了眼独孤静,似乎在这说,这种事让徒弟来就行,你这和宫临策掌门对等的身份跑来,有点犯不上。

    玉苍也不绕圈子,直接提醒道:“陛下一直惦记着恩师,甚是想念老弟啊!”

    陛下?牛有道一时没反应过来,稍愣才明白过来,对方所谓的陛下是指他那个便宜学生夏令沛,呵呵道:“是啊,我也想念他,真是没想到啊,他居然成了秦国的皇帝。改天吧,目前事多,改天我一定找机会去看他。”

    玉苍话又拐了拐,“这紫金洞真能待老弟如己出吗?恐怕外人终究是外人吧,他们能放心你吗?”

    牛有道:“这话我听不懂,还请玉苍先生明示。”

    玉苍:“我秦国求贤若渴,凭老弟的能力,何必在此缩手缩脚屈居,只要老弟愿来,我保证,但凡是对秦国有利的事,任由老弟大展拳脚,绝不掣肘!陛下也是非常希望老师能过去助他一臂之力的。”

    牛有道意外之余反问:“先生觉得我会答应吗?”

    玉苍:“我先把话放在这,只要老弟愿来,秦国随时欢迎!”

    牛有道没有拒绝,也没答应,“先生长途而来,就为这事?”

    说到这个,玉苍不得不认真地问一句,“在缥缈阁的时候,宫临策忽然扯了我打听,问到了秘方的事,问你是不是真把秘方给了莎如来。”

    牛有道好笑,这宫临策还真跑去打听了,当然,他当初扯出玉苍来,就是想让紫金洞这边去找玉苍打听的,问:“你如何回的?”

    玉苍:“这事除了你说的也不会有别人,我自然是说有这回事,怎么?紫金洞在逼你交出秘方吗?”

    牛有道挑眉,“他们让我交出来,我就能交出来吗?想得美!这事我已经想好了,我这边停止酿造,不给他们得逞的机会,酿造的事全权由先生来做主。”

    玉苍一愣,能有这好事?不由问道:“老弟在开玩笑吧,老弟能轻易放弃这块肥肉?”

    牛有道反问:“莫非先生还能亏待我不成?”说罢竖起一根手指,“一千万!”

    玉苍惊疑不定:“什么一千万?”

    牛有道:“我这里停止酿造,以后这天下的买卖,你晓月阁是独一份,晓月阁每年给我一千万便可!”

    玉苍端了茶盏,“老弟,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你从我手里已经讹了不少钱,胃口还真是越来越好了。”

    牛有道:“讹什么讹,那是合作,你情我愿的合作,哪来的什么讹诈!”

    “玉苍先生,我没开玩笑,这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你对我都好,是双赢的局面。”

    “你想想看,我若是开酿,或者把秘方交给了紫金洞,两家做同样的买卖,会是什么情况你应该清楚。”

    “市面上的独家买卖则不一样了,量由你控制,价由你来定!”

    “当初我在南州,资源有限,量起不来,如今晓月阁控制着整个秦国,翻个几倍的量算什么,天下这么大,依然是供不应求。独门生意,无人竞争,一年给我一千万,多吗?若真出现人竞争,互相压价,这一年的损失摊到量上去,又岂止是一千万?账怎么算,先生不用我来教吧?”

    玉苍皱着眉头,目光闪烁一阵后,说道:“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我钱给了你,你若反悔,我也拿你没办法。”

    牛有道:“先生想多了,我最讲信用。这样,你先卖,每年卖出钱后再分我钱,我若是不讲信用又让这边开酿了,你可以不给我钱,如此这般,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个…”玉苍沉吟,若真是如此的话,似乎还真没什么问题,若真能变成独门买卖应该是稳赚不亏的事情。

    这事,他没有急着答应,似乎是好事,但还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担心会有什么猫腻。

    玉苍一行当天在此留宿,却没有归茅庐别院招待,他如今的身份地位,紫金洞自然要尽地主之谊。

    把客人送走后,管芳仪在牛有道身边低声埋怨,“才一千万…如今地盘更大了,自己能赚更多为什么要让别人去赚?”

    牛有道瞥她一眼,“知不知道在茅庐山庄的时候我为什么一直控制着量?酒这个东西,沾的太深了,误事是迟早的事情。一旦放开了量,粮食的消耗上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灾难性的,燕国这边有我干预提醒不怕,玉苍却不知深浅,一脚踩进去,早晚会体会到手上赚了一堆钱却买不到粮的窘境,多少人连饭都吃不饱,还想敞开了赚这钱?”

    还有这说法和名堂?管芳仪讶异,问:“你在故意坑他?”

    “求贤若渴?”牛有道冷哼一声,“晓月阁野心不小,让秦国多虚上几年,对燕国是好事!”

    ……

    呆在紫金洞是安全的,也很安静,山外世间却是风云不断。

    稳住到手的地盘后,燕国三大派不想让韩国坐大,意图摆出出兵的态势吓唬韩国从宋国撤兵。

    这个决定却被南州那边的蒙山鸣给否了,蒙山鸣不建议出兵,建议继续让韩宋两国缠斗下去,继续让两国消耗,意图继续消耗两国的国力,待到哪边实在不行了,再帮哪边也不迟。

    为此,也是为了避免韩国会提早撤兵,蒙山鸣建议派人与韩国谈判,假意商谈瓜分宋国之事,要迟迟谈不出个结果来,拖着,把韩国国力继续拖在宋国境内消耗。

    如此一来,苦的是韩宋两国的百姓,但是对蒙山鸣这种能屠城的人来说,是不会在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