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零九章 出关
    门开了一道缝,一个人影快速挤了进来,屋内充斥着酒气。

    坐在梳妆台前的罗照正在乔装打扮,闻声迅速回头看了眼,见是个下人打扮的汉子后又继续对着镜子弄自己的。

    那汉子凑上前来,讶异道:“怎么还没弄好?”

    罗照道:“从未干过这个,手笨。”

    “我来帮你。”那汉子迅速接手帮他乔装打扮。

    任由施为之际,罗照问了声,“确认不会有问题吗?”

    那汉子道:“你放心,韩宋缠斗,没心思顾及这里,对他们来说,你已经不重要了,只是简单的看管而已,混出去不难,我都准备好了。只要不惊动城中修士,出了城后就安全了,外面有载人飞禽直接送你去秦国,等到他们发现也晚了。”

    一句对他们来说,你已经不重要了令罗照面露自嘲意味。

    之所以不重要了,是因为他宁死也不肯投靠吴公岭,对吴公岭和宋国三大派都没了用处。

    他知道吴公岭当初想杀他,是凌霄阁碍于面子拦下了,之前一直将他关押,之后又是冯官儿再三求情才把他从牢笼内放了出来,算是软禁在了这里。

    他本以为会就此沉沦此生,谁知晓月阁派了人来联系他,也说服了他。

    牧氏皇权的颠覆,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决定留待有用之身投靠秦国,有朝一日将那些叛臣逆贼尽诛!

    易容完毕后,罗照又迅速脱了衣裳换上一身下人的衣服。

    那汉子在一旁帮手之余,再次确认相问,“真的不带夫人走吗?再多个把人也能带走的。”

    罗照:“不用,我已留了休书给她!”

    “休书?”那汉子愕然。

    “她有凌霄阁的背景,去了秦国不方便。”家丑不可外扬,罗照找了个理由。

    那汉子闻听赞了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愧是杀伐决断的大都督,痛快,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哪还有什么大都督”罗照自嘲一声。

    收拾妥当后,罗照抓了酒壶打开,又往屋里洒了点酒水,增加屋里的酒味。

    之后一封信放在了桌上显眼处,两人就此开门离去。

    内外衔接,一切早已布置妥当,藏入泔水桶内的罗照就这样轻易被送了出去

    中午时分,见罗照房门依然紧闭,还没有起来的意思,徘徊在门口的冯官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敲了敲门。

    半上午的时候她就来过一次,闻到屋里有浓郁酒味,以为里面的人还在烂醉中,遂没有打扰。

    此时敲门没反应,她也习惯了,直接推开了门进入。

    结果屋内到处转了转,并未见罗照人影,桌上的信引起了她的主意,拿了信封扯出里面的信一看,仅“休书”二字就令她一惊,看完后面内容,冯官儿立刻跑了出去,大喊:“来人,来人!”

    没多久,府内一群人里里外外到处寻找,外面的驻军也调动了,全城到处搜查,还向周围各地的要道驿站发了金翅传讯,让发现目标立刻上报。

    殊不知罗照早就远离了,在高空之上俯视苍茫大地

    紫金洞茅庐别院一角,看着手上刚传来的消息,袁罡沉默不语。

    罗照失踪的动静闹得有点大,大批人正在大肆寻找,那边的耳目想不知道这消息都难,所以第一时间将消息传来了。

    “罗照失踪了?”同样看到消息的牛有道有点意外,遂问跟前的一位五梁山弟子,“知不知道因何失踪?”

    那五梁山弟子道:“这个就不太清楚了,我们的人并未安插到罗照的府内去。”

    “这罗照并非修士,能避开府内的看守,还能孤身一人逃出城去,看来这罗照背后还有人在策应”牛有道嘀咕了一声,抬头又问:“猴子看到消息后什么反应?”

    那弟子道:“没什么反应,只让盯紧那个冯官儿,有消息立刻告知他。”

    牛有道:“从今天开始,有那个冯官儿的消息后,先给我看。”

    那五梁山弟子拱手应下,“是!”

    卫国,太尉府,传旨太监离去后,太尉南仁玉手捧圣旨,愣愣着,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皇帝突然下旨,说他劳苦功高,封了他一个什么玉国公的封号,把他从太尉的位置上摘开了,有点明升暗降的味道,一个没有实权的国公有屁用。

    计较不计较这个都是其次的,问题是,这事来的莫名其妙,他事先连一点征兆都未捕捉到。

    “备车!”回过神来后,南仁玉喝了声。

    稍候乘车直奔天薇府,想问问玄薇是怎么回事。

    玄薇之前压根不知道这事,南仁玉来到把事情一讲,她亦吃惊不小,亦第一时间赶赴皇宫大内。

    宫内无人敢拦,她也有特权不用通报可直接进出这大内。

    御书房内,姐弟见面,下了那道旨的皇帝其实也有点紧张,如今见果然把皇姐给惹来了,还一脸怒意的样子,令他笑的有点尴尬。

    “不用多礼,不用多礼。”玄承天亲自跑去双手扶了姐姐。

    “礼不可废!”玄薇坚持行完礼后,正色询问:“陛下可有下旨给太尉南仁玉?”

    玄承天尴尬着摸了摸鼻子,“皇姐消息倒是灵通。”

    玄薇面有怒色,“也就是说,免去南仁玉太尉一职,确有其事?”

    玄承天不吭声,双手抱于腹前,算是默认了。

    玄薇沉声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这样做?”

    玄承天唉声叹气道:“皇姐,他把持兵权已久,朕不是怕他拥兵自重么,想试试他的反应。”

    玄薇皱眉,“陛下,你有这等心思,那是好事,这是一个帝王该有的心眼。可这种事能随便用来测试吗?他身在太尉之位多年,这已经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稍妄动,动的就是从他而下的一连串将领,搞不好是要出乱子的。再说了,你这样干,三大派也不会同意的。陛下,南仁玉对我朝忠心耿耿,完全值得信赖,无缘无故免去他太尉一职,会让将士们猜忌,会动摇军心,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玄承天皱着眉头,“旨都已经下了,朝令夕改不合适吧?皇姐,不如先看看后续反应再说,如何?”

    玄薇:“趁现在还没什么人知晓收回成命吧,一旦传开了,还不知会出什么事,三大派也必然要找你要交代。陛下,这不是儿戏,请立刻收回成命!”

    在她再三逼迫下,玄承天终于收回了成命。

    玄薇带了旨意离去,玄承天则闷着一张脸回了后宫。

    常贵妃早已等候相迎,陪伴着玄承天入内坐下后,试着问了声,“陛下为何闷闷不乐?”

    玄承天闷声道:“朕下旨了,旨意才刚给南仁玉,皇姐便跑来了,逼朕收回了成命!”

    “啊!”常贵妃惊的捂住了嘴巴,倒吸一口凉气的样子,“莫非外面的传言是真的?”

    玄承天沉着一张脸不语

    天火教禁地,火凤凰聂云裳提着两只食盒来到。

    两名守山弟子拦住她,照例检查了一番才放行。

    亭子里坐镇此地的田仁安笑眯眯招呼了一声,“送饭来了。”

    “师伯!”聂云裳上前见礼后,两只食盒摆在了石桌上,一只推给田仁安,“这是您的。”一只食盒摸了摸,“这只劳烦师伯帮弟子送给他。”

    田仁安叹道:“时间过的真快,十年呐,一转眼十年就过去了,按理说那小子也该出来了,不知在磨蹭什么。”说罢唏嘘摇头,有点为火凤凰不值。

    这十年来,掌握了昆林树的闭关进食规律后,火凤凰每七天过来一次,每次都会亲自做好吃的送来,每次都是两份,一份给这位师伯,另一份则劳烦送给闭关中的昆林树。

    火凤凰回头看了看那黑漆漆的崖洞入口处,呢喃道:“应该快了吧。”

    田仁安挥了挥手,“回去吧,回去吧,有消息会让人通知你,食盒回头让人给你洗干净了送过去。”

    火凤凰盯着无光洞怔怔出神。

    田仁安也就不管了,打开食盒,取出里面的东西吃的不亦乐乎。

    走神中的火凤凰忽眨了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结果没看错,一条人影突然如鬼魅般从无光洞内闪了出来,落在了洞外,令火凤凰惊疑不定。

    来人衣衫褴褛,脏的不像话,长发不但披肩,而且拖在了地上,脏兮兮的胡须长挂胸前。

    察觉到动静的田仁安抬头一看,乐了,嘴里嚼着东西,含糊其辞道:“丫头,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他出来了。”

    咽下嘴里东西,回头朝走来的弟子道:“看什么看,敲钟!”

    当当当大钟长鸣十响,向天火教内通报,闭关十年的人出关了。

    若非田仁安提醒,火凤凰都有点不敢认,从遮颜的长发及胡须中看出了师兄的眉宇轮廓后,喜出望外地喊了声,“师兄!”

    她当即要跑过去,却被田仁安一把拉住了,并提醒,“不能越界!”

    无光洞不让人擅自靠近。

    衣衫褴褛,长发拖地的男子自己慢慢走了过来,走到了亭子旁,先朝田仁安拱手,“师伯!”之后才对火凤凰点头,“师妹!”

    “师兄!”火凤凰高兴的哭了。

    听到钟响,天火教的人员陆续跑来。

    PS:病未好,强迫自己写了章,发现神智还是有点涣散,不在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