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一零章 志者通天
    但凡听到禁地十声钟鸣的人,都知道是有闭关十年的人出关了。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十年空无一物的枯寂不是什么人都吃得消、耐得住的,闭关十年的人除了开山祖师外,只有一人,便是那位在牛有道手中受辱后而闭关的一代新秀!

    好奇、惊讶!听到钟声,但凡得空的天火教弟子无不迅速赶来,说是看热闹也不为过。

    不仅仅是惊动了一般的天火教弟子,一干天火教高层亦纷纷赶来。

    纷飞而来的火影中,宇文烟落地现身,掌门法驾亲临。

    昆林树的师傅庞琢也来了,正欢喜不已的与自己弟子问答,忽见一干高层来到,尤其是见到宇文烟现身,忙催促弟子,“还不快拜见掌门与诸位长老!”

    他自己在天火教也算是号人物,但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只是个执事弟子而已。

    他的师傅曾是天火教的长老,因故早逝,他现在还能保住执事弟子的身份也算是不容易,某些人也算是念了他师傅的旧情。

    昆林树当即上前,拱手行礼,“弟子昆林树拜见掌门,拜见诸位长老。”

    诸位高层皆颔首,也都上下打量着他,能狠下心来把自己给关上十年的人,大家都是头回见到。

    听到周围不断的窃窃私语声,宇文烟四处扫了眼,沉声问道:“何人在此喧哗?”

    此话一出,周围大大小小的天火教弟子立刻噤声。

    一名长老懂宇文烟的意思,当即喝道:“都聚在这里干什么?都闲得没事干吗?不相干的人全部退下!”

    于是乎,一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不相干的人纷纷退离。

    周围恢复了清净,宇文烟一手卷起衣袖朝昆林树搅动,立见昆林树的破烂衣衫和长须、长发弥张飘荡。

    昆林树如置身在呼呼风中,左顾右盼,有些疑惑,不知掌门想干什么,下意识想反抗,但终究是没敢妄动。

    “去!”宇文烟一声喝,搅动的手化作单掌向昆林树迎面拍去。

    刹那,柔风拂面,昆林树的胡须齐根而断,弥张长发皆断于刃风之中,丝丝缕缕飘扬,皆过他身后,随风而去。

    转眼间,昆林树变了模样,拖地的长发只过肩而已,他抬手摸了摸下巴,胡须已光溜溜。

    “像个人样了。”宇文烟收手道了声。

    众长老皆含笑,笑中意味各不同,颇具深意。

    正因为收拾干净了一些,昆林树脸上曾经留下的烧伤痕迹依然可见。

    当年与牛有道交手,遭自己的火性功法反噬所致。

    虽然天火教擅长治疗烧伤,也治好了他的烧伤,但他当年伤的颇重,差点丢了性命,至今烧伤处的肤色与正常肤色仍有明显差别,有点阴阳脸的味道。

    庞琢忙对弟子道:“有劳掌门收拾,还不谢过掌门。”

    昆林树当即拱手道:“弟子失礼,谢掌门。”

    宇文烟摆了摆手,“十年了!弹指一挥间,你能熬过来,也算是不易。但身为天火教弟子,有些规矩你是懂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出的事承担责任。”

    这话令庞琢和火凤凰相视一眼,师徒二人皆从这话中听出了不寻常的意味。

    两人再看向昆林树,发现昆林树神色平静。

    宇文烟继续道:“宗门的有些东西,你还没有查阅的资格,但你动用了闭关十年的权限,借阅了本派至高秘法《天火无极术》。祖师爷当年立下这个规矩,是对有大志者的特许,但同样有对钻营妄为者的惩处,本门至高秘法不得轻易外泄,规矩你可清楚?”

    此番话出,庞琢和火凤凰大惊失色。

    两人自然是知道这个规矩的,《天火无极术》乃天火教至高秘术,只有宗门内级别到了长老地位的人方能参阅修炼。在门中能熬到这个地位的人,首先修行底子足够了,其次是时间上能证明一些东西,某种程度上能最大可能的排除不是奸细。

    但祖师爷还是给其他弟子留了条路,留了条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路,毕竟不是谁都能坐上长老位置的,怕后人扼杀了人才。如同掌门说的,祖师爷给予了大志者特许:但凡本门弟子,能于禁地苦心闭关十年以上者,为大志大毅力者,志者通天,许研修《天火无极术》。

    可是,天火教自从第三代后,至今为止,没人再能修炼成天火教的这项至高秘术,包括如今的掌门和诸位长老。

    修炼此秘术,需要天赋是个重要原因,天生火属性的人最易成功。

    可谁的脸上都不会写着‘我有火属性天赋’字样,芸芸众生中找到这样的人不容易,就算有这天赋,也未必就能修炼成功,天赋这东西不仅仅是肉身,还有头脑对修炼的理解能力,喊一傻子来,再全面的属性也白搭。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譬如云姬会土遁术,云姬的儿子云欢却差得远。

    昆林树虽有极佳的修炼天赋,却无那种天生的火属性天赋。当然,也正因为昆林树有极佳的修炼天赋,才能成为这一代中的佼佼者。

    庞琢几乎是第一时间看向了镇守此地的执事田仁安,面带悲愤。

    他虽是一方执事,但在宗门没什么背景,能动用的资源有限,照顾不了太多弟子,因此收徒也有限,好不容易集中资源调教出了个不错的弟子,如今竟要折在这里,让他如何能不悲愤?

    他相信田仁安肯定知道这事,因为这里归田仁安管,对方与他一直有交往,却一直未告诉他,明显一直在瞒着他,他竟然还是此时此刻从掌门口中才得知了真相。

    田仁安接受到了他的目光,却是颇为无奈的样子。

    火凤凰一双手纠结在了胸前,心提到了嗓子眼,很是无助地看着自己的师兄,很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昆林树平静着,微微颔首道:“是,祖师爷立下的规矩弟子清楚。祖师爷说,欲戴王冠者,必承其重!”

    也就是所谓的代价,祖师爷虽给了其他弟子一条路,却由不得大家钻空子乱来,人人都这样搞的话,岂不是要大乱,自然预设有先决条件吓阻图谋不轨者。

    路是你自己选的,走上去了就没有回头路,要么走过去,走不过就是死路!

    宗门最高秘法不得轻易外泄,小弟子脑袋里记了这等机密,万一你在宗门混得不如意,或受了点委屈,鬼知道你会干出什么事来。小弟子受点委屈太正常了,容易受委屈的人对事物的看法也容易偏向阴暗面,设置规则的人自然是要扼杀后患的。

    这也是为什么要到了长老这个级别才能研修此秘法的原因。

    类似办法在许多门派都是通用的规则。

    宇文烟嗯了声,“知道就好。修炼此等秘术,必须要有一定的修为打底,不到金丹境界难为,凭你当初的底子,再加上你的修行天赋,十年时间突破金丹境界想必不是什么问题。你五年前借阅此术,莫非你五年前就突破到了金丹境界?”

    昆林树:“应该是六年前,弟子闭关三年后,便已突破金丹境界!”

    三年?不少人面面相觑,皆暗中嘀咕,不愧是宗门的一代新秀。

    宇文烟捋须颔首,眼中颇有赞许神色。

    身为师傅的庞琢,那真是即欣慰又揪心。

    宇文烟复又问:“即知宗门规矩,此时出关,莫非已练成本门至高秘术?”

    昆林树不卑不亢道:“《天火无极术》乃本门至高秘法,博大精深,弟子不敢说全面练成,只能说是初通!《天火无极术》弟子已初窥门径,无光洞内条件有限,难以进一步深入精修,故而出关。”

    初通?换句话说,岂不是还是练成了?

    震惊!诸位长老皆震惊不已,一个个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宇文烟捻须不语,目光连连闪烁。

    庞琢愕然,满脸的惊疑不定。

    眼含泪光的火凤凰赶紧抹了把泪,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这位师兄,天火教三代以后无人练成的至高秘术,师兄竟然练成了,这怎么可能?

    但她知道昆林树的为人,师兄既然这样说了,必不是假话,她有点…渐渐有点喜出望外。

    长老钱复成出声了,喝道:“昆林树,这可不是儿戏,也不是你口出狂言的地方,说出的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也由不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宗门是要检验的!”

    昆林树略欠身,“弟子既然出关,自然甘愿接受检验,若有儿戏,宗门高手如云,弟子难逃一罚!”

    众人惊疑不定相视。

    宇文烟神情凝重,“好!天火教三代以后再无人见识过的秘法,你且放手施展出来,就让我等开开眼界!”

    “弟子谨遵掌门法旨!”昆林树向着他,拱手,躬身,恭恭敬敬。

    宇文烟抬手,示意平身免礼。

    众目睽睽之下,昆林树直起了身躯,长发无风自动,渐在身后飘扬。

    众人立即睁开了法眼,立刻看出了其体躯内的法力弥漫隐没于冥冥之中。

    神色平静的昆林树忽双袖一甩,双手傲然负于身后,轰!一团烈焰从他体躯内凭空炸出。

    好浓郁的烈焰,浓烈到众人法眼亦看不清了火中人影,火中气机膨胀。

    PS:最近体恙,更新不堪,依然有两位捧场晋级了盟主,明日悬梁锥股也要恢复稳定更新,谢“MrLaoGu”和“培源岐棠”打气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