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一一章 过犹不及
    气机肆虐之际,呼呼烈焰燎影,一变二,二变三,一路向山洞方向扩张而去。

    转瞬三十六道火影,矩阵状排列,且一模一样,犹如孪生。

    三十六团一模一样的烈焰燃烧着,众人法眼辨识之下,竟不知昆林树的真身藏在哪一团烈焰中。

    众人皆目露惊艳神色。

    “火魅遁影…”某长老倒吸一口凉气,痴痴一声。

    庞琢和火凤凰师徒也许不知他说的是什么,但对其他参研过天火教至高秘术的人来说,自然都看出来了,这应该就是《天火无极术》里的火魅遁影。

    此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旦对敌施展开来,火影缭绕之下,敌方难辨真身。

    似乎是为了验证是不是真的火魅遁影,宇文烟忽挥袖一甩,信手劈出一道罡劲,斩向了最先那团烈焰。

    轰!遭受袭击的那团烈焰,火光剧烈摇摆,昆林树的真身已不再其中。

    随着宇文烟的出手,三十六道火影齐刷刷动作了起来,皆如鬼魅般闪躲,互相穿插来往着。

    众人目光扫视不停,希望能看出昆林树身在何处,然看得眼花缭乱也没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呼呼声中,凌乱穿梭人影顿停,稍停又如潮水般后退,整齐划一,且归一,最终归于无光洞口的那一道火影,昆林树的真身开始在其中若隐若现。

    只见昆林树在火中信手一挥,包裹的烈焰如烂泥般垮塌,身在其中的昆林树又如同剥壳而出,单手负于身后,不动如山岳,坠落周身脚下的火焰溅起如火莲,他就好似站在那莲花中的仙人。

    地面似有漏洞,垮塌落地的火焰瞬间又没入地下无影无踪。

    众人很快察觉到了大片地面的温度在上升。

    波澜不惊静立中的昆林树忽迈出一步,地面一层无形氤氲震荡,丝丝缕缕的红雾从地面冉冉升腾。

    又迈出一步,震荡中的氤氲升腾越快。

    一步又一步,丝丝缕缕盘踞于空的红雾忽化作烈焰席卷,大片火云覆盖于众人上空,令众人抬头仰望。

    空中肆虐火云随着昆林树的步伐又猛然化作各种飞禽走兽,在空中盘旋飞舞,或奔逐,横行无忌,场面蔚为壮观。

    “火离无相…”宇文烟眯眼嘀咕了一声。

    慢步朝众人走来的昆林树忽又手一挥,空中飞禽走兽骤然凝缩,化作一支支火剑,嗖嗖如雨般射向地面。

    众人一惊,正要施法抵御,却发现射向地面的火剑半空偏移了方向,纷纷向着昆林树而去。

    激烈“咄咄”声落地,密密麻麻火剑插在了地面,扎的土石横飞。

    昆林树于千百支扎在地面的火剑中慢步走来。

    火光渲染,昆林树所到之处,火剑纷纷化作烈焰如火蛇般扑入了他的体躯消失不见。

    当最后一条火蛇消失,昆林树已站在了宇文烟的面前,拱手鞠躬,“弟子献丑了!”

    火凤凰惊喜交加地看着自己师兄,明眸熠熠生辉,眼中略有泪光,喜极而泣。

    庞琢眼中的震惊之情久久难以消失,他从诸位长老的神色反应中可以看出,没错的,自己徒弟应该是练成了天火教三代以后便无人再能修炼成功的《天火无极术》。

    他算是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好!”宇文烟捋须含笑,“不愧是我天火教一代俊杰,我天火教后继有人,足以告慰祖师爷在天之灵!”

    一群旁观的长老们谈不上什么高兴不高兴,神色各异。

    一旁的庞琢注意到了,心头略沉。

    昆林树恭恭敬敬道:“弟子汗颜,初窥门径而献丑,当不起掌门谬赞!”

    宇文烟:“不必自谦。好了,有话回头再说,一身的味道,先去洗漱沐浴干净了。”

    “谨遵掌门法旨。”昆林树欠身应下。

    宇文烟没有多言,转身挥手示意了一下,领着一群天火教高层掠空而去。

    现场清净了,地面被打的一片狼藉,不过没人责怪昆林树。

    庞琢回头对火凤凰道:“领你师兄去沐浴吧。”

    “是!”火凤凰欣喜应下,转身请了昆林树一起离去。

    待师兄妹二人远去后,庞琢猛转身,快步到了田仁安面前,沉声道:“你我师出一人,他借阅《天火无极术》,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告诉我?”

    田仁安摊手,很无奈道:“告诉你?我若告诉了你,你肯定要阻止。”

    庞琢:“我当然要阻止!”

    田仁安洋洋自得道:“所以呀,你看看,幸亏我没告诉你,若是让你知道了,他岂能有如今的成就?”

    庞琢神情抽搐道:“你就不怕害死他?”

    田仁安收了不着调的样子,叹道:“我倒是想告诉你,可是让我怎么告诉你?他动用了闭关十年的权限,下面弟子借阅《天火无极术》这么大的事,必须要报知掌门知晓,我和你半路上私下拦下来不成?你也不想想,这么大的事门中为何没有露出丝毫风声?下面弟子中有人研修本门至高秘法乃绝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一旦走漏风声,谁敢保证不会有心怀不轨之人进入这无光洞内?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不能告诉你……”

    天火教议事大殿内,落在殿外的宇文烟等人快步入内。

    殿内各归各位后,宇文烟面对众人,说道:“本门三代以后便无人修炼成的《天火无极术》有人练成了,看来是祖师爷显灵,是我天火教的幸事。”

    诸位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各异,无人吭声。

    见状,宇文烟道:“这不是小事,诸位没什么要说的吗?”

    有人问道:“掌门可是有什么打算?”

    宇文烟:“昆林树既然修炼成了《天火无极术》,于情于理都要另做安置,不能当做一般弟子对待,至于怎么个安置法,还需诸位一起拿出个定论来,看看安置在哪合适。”

    “掌门,真要说于情于理,是不是得先按规矩来?”

    “是啊,掌门,昆林树闭关十年,吃用是宗门提供的,修炼资源也是宗门无偿提供的,哪怕是他修炼成的《天火无极术》也是宗门提供的。这十年,他什么都没干,白白享用着宗门的资源,还有弟子白白为他护法十年,这一出关就做什么特殊安排的话,其他弟子怕是不服。”

    “没错,按规矩,占用宗门资源在禁地长期闭关后的弟子,出关都得为宗门效力办上些事情作为回报才行,也算是检验闭关修炼的效果。”

    “是这个理。若是开了这个头,以后其他弟子纷纷效仿,懒惰于事,纷纷躲入无光洞内闭关修炼,谁还愿意又苦又累冒着危险为宗门效力?他练成了《天火无极术》不是破坏规矩的理由!”

    听着众人的议论纷纷,宇文烟渐皱起眉头……

    十年未曾好好梳洗沐浴过,一般的沐浴方式怕是不足以清洗干净,遂去了山中水潭瀑布下冲刷。

    待到洗漱穿戴整齐了从山涧出来,火凤凰在拐角处等着他,看着重新恢复英气的师兄,笑道:“师兄,师傅在等你。”

    二人相敬如宾,相视一笑,联袂而去,火凤凰心中满是甜蜜,颇有苦熬十年苦尽甘来的味道。

    一间庭院,庞琢正在等他们,见人来了也没多话,直接将人带去了他平日里修炼的静室以避耳目。

    关了静室石门,庞琢面壁而站,久久不语。

    师兄妹二人等了一阵不见反应,昆林树试着问道:“师傅,可是有什么吩咐?”

    庞琢背对道:“闭关十年,是你自己擅自做主,修炼《天火无极术》还是你自己擅作主张,你还有把我这个师傅给放在眼里吗?”

    昆林树忙道:“是弟子鲁莽,弟子甘愿领受师尊责罚,绝无任何怨言!”

    火凤凰连忙帮腔道:“师傅,师兄虽擅作主张,但毕竟练成了本门至高秘法,还望师傅给师兄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将功赎罪?”庞琢慢慢转过了身来,叹道:“他已经给自己惹下了大麻烦,能不能过了上面那些人的那一关再谈什么将功赎罪吧。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掌门和这么多长老都练不成的秘法,他倒是显能耐了,让上面那些人情何以堪?”

    火凤凰惊讶道:“难道上面那些人不希望本门秘法重现光彩吗?”

    庞琢:“当然希望,可也要看是什么人来重现光彩。若是他们的弟子,则是大喜事,而你师兄…唉,若是你们师爷还在世就好了,有你们师爷帮忙说话,一切都好办,现在的问题是,上面一个帮你师兄说话的人都没有。”

    火凤凰不解,“明明是大好事,何至于像师傅说的那么不堪?”

    庞琢:“当然是大好事,好过头了!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过犹不及?那么多代人都无法练成的至高秘术,你师兄却练成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师兄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的天火教掌门!”

    “你知不知道这牵涉到全派上下多少人的利益?当然,掌门之位不一定看修为,更看重能不能平衡驾驭全派上下的人,能不能平衡各方关系,你师兄修炼天资不错,可这方面却是你师兄欠缺的,否则也不会冒进到今天。可不管怎么说,一个长老的位置迟早是跑不掉的,你师兄的冒然出现,要挤掉其他派系的位置,那些人会轻易拱手相让吗?”

    师兄妹二人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昆林树默了默道:“我不跟他们争那些东西!”

    庞琢:“荒唐!你以为你说你不想争,他们就能相信你不会去争了?树欲静而风不止!”

    火凤凰有点紧张了,“师傅,他们会怎样对付师兄?”

    庞琢叹息道:“不知道,明刀明枪的不至于,真要是明着来反倒不怕,怕就怕那些人来暗的。前段时日,缥缈阁突然召集各派掌门议事,除赵国三大派被踢出而换了晓月阁上位之外,还对各派吩咐了一件事。”

    昆林树愕然道:“赵国三大派被踢出了缥缈阁?”

    火凤凰补了一句,“师兄,赵国灭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