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一二章 牛有道今何在
    “啊!”昆林树很是惊讶。他斩断俗世纷扰,闭关十年,不闻无光洞外事,可偌大个赵国说灭亡就灭亡了,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好好的,怎么会灭亡了?”

    “晓月阁作乱。”庞琢抢了一句,同时给了火凤凰一个眼色。

    被抢话的火凤凰自然看了他一眼,接受到师傅的眼色后,心中咯噔一下,骤然明白了师傅的意思。

    赵国灭亡,有一个人无法回避,牛有道!

    而师兄为何闭关?也是因为牛有道,师兄闭关苦修,怕是存了出关后一雪前耻的念头。

    师兄是练成了《天火无极术》不错,可牛有道也不是当年的那个牛有道了,不说手中掌握的权势,人家现在已经成了燕国紫金洞的长老,这爬升速度可谓惊人,现在跑去找人家算账的话,非惹出大事来不可,当人家紫金洞是泥捏的不成,由得你侵门踏户?

    现在勾起师兄对牛有道的念头的话,的确不合适,当年的事最好过去了才好。

    昆林树惊讶:“晓月阁一个见不得光的杀手组织,能把赵国给灭了?”

    庞琢:“晓月阁是三百年前灭国的秦国余孽,蓄谋已久,在赵国境内鼓动起了叛乱,最后和燕国联手将赵国给瓜分了,归于晓月阁的地盘已经变成了秦国!事情就这么个事,不关我们的事,多想无益,还是多考虑考虑你自己的处境吧。”

    他算是把牛有道的事暂时给撇过去了,火凤凰心知肚明不吭声了。

    昆林树默默点头,没想到自己闭关这些年居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赵国就这样没了,实在是令人唏嘘感慨。

    暗暗感慨之余,又问:“师傅说缥缈阁对各派吩咐了一件事,不知是何事?”

    庞琢:“缥缈阁让位列缥缈阁的各大派各派三名精锐弟子前往圣境!”

    “去圣境?”昆林树又吃惊了一把。

    圣境是什么地方?能被称为圣境的地方自然不一般,不仅仅是武朝商颂遗留下的秘境之一,更是如今九大至尊居住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里面有一禁物,能助修士突破到元婴期的禁物。

    那地方外人一般情况下不让进去,而九大至尊之所以居住在圣境里面,说是亲自镇守禁物也不为过。

    圣境早就被九圣把持了,怎么会让外人进去?

    昆林树不禁要问:“为何让各派精锐弟子前往?”

    庞琢摇头:“据说缥缈阁没有说清楚,所以具体干什么不知道,缥缈阁只说是给各派的人一个历练的机会。时间定在了半年后,目前宗门正在考虑人选。”

    “历练?”昆林树皱眉,“师傅的意思是说,此事和弟子有关?”

    庞琢:“这事宗门也在犹豫和担心,这里就我们师徒三人,也没有外人,有些话我直说也没什么。缥缈阁对天下修士是个什么对待方式,天下修士心知肚明,一直在变着花样削弱,以便于他们掌控和统治。历练?被派去经受历练的人,能有什么好下场吗?任谁心里都要犯嘀咕。”

    说罢又叹息了一声,“林树,你闭关出来的不是时候,再拖上个一年半载就好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结合师傅前面的话,昆林树明白了,正因为可能没什么好下场,宗门很有可能把他定为去圣境的人选。

    火凤凰有些急了,“师傅,如果真如此的话,师兄岂不是会有危险?”

    庞琢摆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左右不了,只能看宗门最后会怎么决断,还没做出决定的事,我找到上面也没办法开口。先不要急,我也只是怀疑,也许是我想多了…云裳,你先出去,我有话单独和你师兄谈谈。”

    火凤凰欲言又止,结果见师兄也向她点头示意,她只好应声离开了。

    剩下师徒二人后,昆林树问:“师傅,有什么事是不能当师妹面说的?”

    庞琢:“你们的婚事!云裳等了你足足十年啊,你准备怎么办吧?”

    昆林树低头道:“是我对不起师妹,如果师妹不嫌弃,还愿意嫁给我的话,我愿娶师妹为妻!”

    庞琢略怒,“她为了你耗到了现在,你不娶她,谁娶?你若不娶,若敢对不起她,我第一个不答应!可现在事情有变,我不想你害了她,说白一点,我不想她守寡!”

    昆林树明白了他的意思,“师傅的是想等眼前未决的事情过去?”

    庞琢点头,“我是这样想,可她自己怕是一直在期盼着这婚事,等了你十年呐,好不容易把你等出来了,你若绝口不提这事,怕是会伤了她。我的意思是,你主动跟她说说,找个理由,把婚事再拖个一年,若事情能顺利过去,你再娶她也不迟。若是难避此劫,你消失了就消失了,让她另觅良配,不要害了她。”

    “不是为师绝情,要说事情为何会走到这一步,是你自找的,误人误己,怪不得别人,你找死不要脱她下水!”

    昆林树默默点头,“师傅的苦心,弟子懂了。”

    “唉!”庞琢叹了声,“你刚出关,先好好休息休息,其他的,为师会留心打探的。”

    师徒二人从静室出来,昆林树拱手告退。

    他离去不久,火凤凰又来了,找到庞琢询问:“师傅,燕赵之战那么大的动静,已是人尽皆知,师兄找个人随便问问就能知晓,牛有道的事怕是瞒不过去。”

    庞琢也头疼,这事的确瞒不过去,最终也只能叹道:“能瞒一时算一时,希望这些年过去了他能放下,总之不要主动勾他往牛有道头上去想便是。”

    “嗯!”火凤凰点头应下便走了,又迫不及待地去找师兄去了。

    令她没想到的是,刚跑到师兄屋里找到师兄,负手面对堂前祖师爷画像的昆林树转身便问:“师妹,牛有道今何在,还在燕国青山郡吗?”

    “……”火凤凰哑口无言,刚出关,师傅说了那么一堆事都没能挡住师兄往牛有道头上去想,可见师兄心中执念。

    她一脸牵强道:“师兄,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算了吧。”

    昆林树微笑,“怎么,怕我再败在他手上?”

    火凤凰上前两步,抓了他胳膊,“师兄,你已经练成《天火无极术》,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他一定不是师兄你的对手。既是胜负心中有数,又何苦再咄咄逼人不放,师兄就当是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过他吧!”

    昆林树:“这十年间,我也曾屡次自省,当年的确是我不对,我不该意气用事主动找他麻烦。这次就算能胜他,我也不会伤他,我不会仗势不饶人。但是,我必须再和他打上一场!”

    转身回头看向了祖师爷画像,凝视着,“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赎罪!当年的事,我令天火教蒙羞,这份羞辱只能是我亲自去洗刷。当然,也是为了我自己,过去的事必须要有个了结,我不想走到哪都被人拿旧事戳脊梁骨。师妹,你也不想让我一辈子因为此事抬不起头吧?”

    火凤凰算是看出来了,经过这些年的熬炼,师兄身上虽然没了当年的那份傲气,显得谦逊了不少,可骨子里的一些东西,天生的性格还是无法改变。

    她几乎带了几分哀求:“师兄,算了吧,以你今日之成就,连掌门他们都无法练成的至高秘术也未能拦住你,谁还敢戳你脊梁骨?师兄,真没必要再去计较了。”

    昆林树又慢慢转身看向她,因为了解她,所以觉得有些不对。

    他敏锐意识到了师妹的心思,似乎自己练成了《天火无极术》也难洗刷那份耻辱,遂狐疑道:“我只是问问牛有道的下落,这也不能说吗?师妹,你是怕我受到伤害吗?”

    火凤凰:“既然过去了,又何必再追寻?”

    昆林树拨开了她抓住自己的手,迈步绕开了她,径直朝外走去,“想必其他人应该知道牛有道的下落!”

    火凤凰急了,连忙转身追去,拽住了他的衣袖,“师兄,不要找了,你找到了也没用的,只能是自己为难自己。”

    昆林树脸颊略绷,僵立在原地道:“也就是说,牛有道同样今非昔比,因为师妹很清楚,也笃定了,就算我练成了《天火无极术》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是不是这样?”

    火凤凰摇头:“师兄,你别误会,不是这样,他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只是他现在的身份地位非同小可,师兄你…”她不知该如何说,可看师兄如此执拗,不说也不行了,最终艰难道:“你就算找到了他,也没有资格再和他交手。”

    昆林树回头,一脸讶异,“此话怎讲?就算他如今的地位再非同小可,难道还大得过各国三大派不成,或者说,他现在成了缥缈阁的人?”

    火凤凰直接挑明了,“他拜了燕国紫金洞宿老钟谷子为师,他如今位列燕国紫金洞的长老之位,他现在的身份就是紫金洞的长老,他如今的身份怎么可能再接受你的挑战?”

    这话是说的再清楚不过了,两人的身份地位不对等!

    “……”昆林树当场傻眼,那厮成了和天火教平起平坐的紫金洞的长老?

    愣了半晌,最终讷讷道:“这…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年纪,现在大概也就三十出头吧?就算拜了紫金洞太上长老为师,又怎么可能成为紫金洞的长老,堂堂紫金洞的长老之位不至于如此儿戏吧?”

    PS:恭喜“∵夢想∴奮鬥”喜得贵子,存钱不如存人,谢大红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