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一三章 往事一笑置之可好?
    火凤凰:“的确是让人难以置信,十年不知不觉就这样过来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但回头看看,这十年间的确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师兄闭关后不久,牛有道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从我齐国带回了大批的战马,为他所在的一隅之地积蓄了大军征战的实力……”

    也是因为师兄的原因,她对牛有道这个人也算是颇为关注。

    一开始,牛有道把师兄也是自己的未婚夫给重伤成那般,害得他们这对男女之间要分别十年,她是非常怨恨牛有道的。可时间真的能淡忘许多东西,至少能让人冷静下来看待一些问题,回首往事,事情能全怪牛有道头上吗?

    被师兄逼到头上,牛有道已经是再三忍让,甚至是佯败认输,希望能委曲求全,可师兄欺人太甚,非要把人家往死里逼,逼得人家不得不全力出手,怪谁?

    当然,对方实力的增长,也是让人不得不冷静看待问题的关键。

    所以,这些年有关牛有道的故事和传闻,娓娓道来给师兄听,希望能打住师兄的执念。

    她告诉昆林树,牛有道那次不但带走了战马,还带走了那个许多人想采而没采到的齐京红娘,把齐京红娘给摘走了。

    带回战马积蓄了实力后,也许是渐渐等到了时机,牛有道所在的一隅之地集结人马,悍然发动了对南州的进攻,一举攻占下了南州。

    战后分赃不均,牛有道与天玉门起了恩怨,两者争锋。结果牛有道将掌握北州大权的邵平波给逼得落荒而逃,从北州拉来了大禅山,将天玉门给踢出了南州,具体是怎么做到的不清楚,不过从那以后,牛有道就掌握住了南州。

    后来燕国朝廷派出大量高手剿灭牛有道,甚至出动了丹榜顶级高手宗元,结果宗元陨落,燕国朝廷铩羽而归,茅庐山庄至此天下扬名。

    后来燕国境内起了苍州叛乱,吴公岭弑兄篡位,联合韩、宋攻燕。燕国岌岌可危,南州出兵,挟宁王余威,号令燕国人马,逐叛逆吴公岭,击败宋国大军。如今的吴公岭成了宋国的皇帝,而韩军又杀入了宋国境内,正与宋国缠斗。

    赵国趁燕国内部混乱虚弱,挥兵攻燕,又是南州人马挥军西征御敌,两国杀的难解难分。

    之后天都秘境之会来临,缥缈阁介入,诸国停战,牛有道被逼无奈去了天都秘境。天谷内,牛有道对赵国三大派痛下杀手,当场杀了赵国三大派赴会的主事长老,惹出事后又被莎如来逼入了绝境。

    然而等到天都秘境之会结束,牛有道居然拿下了秘境之行的第一名,所得灵种数量力压天下各方势力,保住了性命。

    秘境之后,牛有道挑起了战事,联合晓月阁在赵国境内起兵,双方联手,将赵国逼入了绝境,于角湖一战而灭赵国数百万精锐,联手灭了赵国,进而瓜分,晓月阁复国成功,秦立!

    战后,牛有道拜了紫金洞资格最老的太上长老钟谷子为师,加入了紫金洞,一跃而成了紫金洞的长老。

    火凤凰林林总总的讲了好久好久,最后总结道:“师兄,期间肯定还发生有许多的事情,肯定还有好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又或者是我消息来路有限不知道,但这牛有道能一步步走到今天,真的经历了许多的大风大浪,手握千军万马,掌握着燕国最强大的军队,又成了紫金洞长老,位高权重,已不是你能轻易去招惹的。”

    牛有道竟能在如此复杂的境况中劈波斩浪而行,这能力令昆林树颇为动容。

    昆林树听后,脸上神色恍然如梦一般,喃喃自语道:“他居然以个人的名义拿下了天都秘境第一…”

    其他的什么大风大浪他还没那么深的感触,但天都秘境第一对他来说还是挺震撼的,他无法想象,自认自己根本做不到。

    火凤凰颔首,“是的师兄,天都秘境我天火教也想收拾他,可照样拿他没脾气,连宗门都奈何不了他,又何况是你。他为何能成为紫金洞的长老?肯定是紫金洞看上了他手上的势力!师兄,如今的牛有道,真的已不是一般人,你想找他麻烦,宗门也不会轻易答应,妄动的话,就是给宗门甚至是齐国惹麻烦。师兄,他如今有能力向齐国施加一定的压力!”

    “呼!”昆林树仰天长呼出一口气来,叹道:“师妹,我并非想找他麻烦,只想与他堂堂正正再比一次!”

    火凤凰急了,“师兄,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已经没有了和他比试的资格。除非他落单被你给遇见了,否则根本用不着他动手,他还需要亲自跟你动手吗?他手下也有不少高手,连丹榜高手巫照行都投靠了他。”

    “师兄,他的势力太庞大了,只要他愿意卖个人情,只需一句话,有的是人找你的麻烦,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躲的过来吗?除非你永远躲在宗门不出去!你主动招惹人家,是你理亏,欺到人家长老头上,紫金洞找宗门问罪的话,宗门如何交代?人家就算杀了你,宗门也难帮你说什么,是你理亏。”

    她抓了昆林树的衣袖,“师兄,算了吧,如今的牛有道,凭咱们个人的力量是惹不起他的。师兄不妨往好的一面想,当年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若没有当年的事,师兄也没有今日之成就,某种程度上是牛有道成全了师兄你,往事一笑置之可好?”

    ……

    “陛下,燕国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此乃拖延之计,明显想把我国力拖耗在宋国,不能再拖了,撤军吧!”

    韩国京城,大内皇宫御书房内,大司马金爵面对皇帝聂震庭再三拱手哀求。

    他也是被吴公岭给折腾的没了脾气,吴公岭的所作所为压根不像是一国之君的作为,压根不顾宋国的死活,任由敌军肆虐,敌军爱怎么毁坏都行,就是不与韩国正面交锋,躲、跑、骚扰,这样搞下去宋国迟早要被他吴公岭搞完蛋。

    宋国三大派也知道,这样下去,宋国就算能保住,也不是一般的元气大伤,不知多久才能恢复过来。然而宋国三大派也没了选择,还有其他路可行吗?只能是陪着吴公岭砸自己的饭碗。

    若是没有外部威胁,金爵自然是乐见宋国这样搞,也知道吴公岭这样搞下去长久不了。

    可吴公岭不管这些,摆出了无赖样,宋国垮了没关系,垮也要把你韩国拖下水,摆明了就是要消耗韩国的国力好让别人捡便宜。

    若是牧卓真还在位,肯定不敢这样搞,肯定要拼死抵御外敌,否则民怨四起,他那皇位根本坐不稳。可吴公岭没这方面的负担,过错都是牧卓真造成的,他是来收拾烂摊子的。

    百姓哪知道什么,牧卓真那份‘罪己诏’真是死也要把黑锅给背走,宋国百姓恨死了牧卓真,都认为目前的苦难是牧卓真造成的,眼见宋军在跑来跑去忙的不行,还以为在打仗,都在期待吴公岭早日驱逐外敌。

    面对燕国已经稳住了阵脚,在抓紧时间恢复元气,金爵做出了重大决定,反正宋军也不敢与韩军正面交锋,他这主帅暂时脱离一下也没关系,遂紧急赶回了京城面圣。

    聂震庭神色凝重,“大司马,你说的道理朕明白,可韩国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死伤了这么多儿郎,就这样撤兵,挑起战事却一无所获,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金爵当场跪下了,拱手道:“罪过可归于臣一人,陛下可下旨降罪于臣,革除老臣大司马之位,拿老臣给满朝上下一个交代!”

    聂震庭为之动容,绕出桌案,快步上前扶起他,道:“罪在天女教,怎能怪大司马?若非天女教为一己私欲纵容吴公岭,局势焉能走到这一步?”

    金爵摇头:“现在说什么天女教已没有任何意义,陛下能奈何天女教?陛下,战机已失,不能再起后患,咱们自己得稳住,不能给外敌可趁之机,否则变故会在顷刻间,会令人防不胜防!”

    来的快,去的也快,金爵面圣之后又紧急返回宋国境内,操持与宋国谈判事宜。

    撤军也不能说撤就撤,也得敌人愿意不是,必须先跟宋国沟通清楚,你们不要再折腾了,我们撤了,便宜你们了,不跟你们打了,可好?

    当然,也希望以此为条件占点便宜,譬如让宋国割让几个州之类的。

    ……

    “陛下!”

    晋皇太叔雄亲临,邵平波闻讯紧急赶到大门口迎接。

    君臣入内,轩阁内落座,太叔雄也不啰嗦,“孤王刚接到消息,韩国准备撤军了,韩宋已在秘密谈判,马上要停战了,四方靖平,于我后事不利,你这边到底谋划的怎么样了?”

    邵平波回道:“陛下,玄薇把持卫国多年,树大根深,这事急不得,否则会适得其反。陛下,秦国新立,百废待兴,相当时期内无力西援卫国,我晋国等的起。”

    太叔雄大手一挥,“一直在等等等,孤王今天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动手,你今天必须给孤王一个明确的答复!”

    语气有点不太好,也实在是心烦,器云宗派去夜袭抢掠赵国皇宫的人一个没回来,连派去的三位宿老也没了音讯,至今到处找不到人,估计是出事了,只是这损失未免也太惨重了一些。

    偷鸡不成蚀把米,器云宗那边已经在责怪他这边办事不利,让他给出个交代到底出了什么事。

    关键他想尽办法也搞不清究竟出了什么事,三位太上长老怎么就没了呢?给不了交代,自然是屡屡被器云宗给骂得狗血喷头,闹得他心烦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