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一四章 师傅,北州出事了!
    也谈不上是把气撒在邵平波身上,只是被器云宗给闹得有点难受。

    什么黑水台,什么强大的情报机构,统统被骂成狗屎。器云宗说了,若不是你给出的情报不利,能出这样的事?肯定是你的情报网络没有抓取到详实情况,以致于宗门做出了误判。

    太叔雄很无语,这理让他到哪说去?

    当初他就提醒过,一国皇宫鱼龙混杂,相当容易出意外,哪有那么好下手的。可掌门不听,非要去发那横财,现在出了事倒成了他的错。可是这种事情解释没用,也不好辩解,只能硬着头皮挨了。

    然而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刚刚又被一顿臭骂,这皇帝做的憋屈的。

    三个太上长老没了,这可不是小事,对器云宗来说是天大的事,拿不出交代来,这事是不会轻易过去的。

    太叔雄想来点大事转移器云宗的注意力,一旦晋卫两国开战了,那事器云宗自然是要暂时放下的。

    邵平波虽不知对方这脾气怎么回事,但也猜测到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皇帝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寄人篱下还能怎么办,遂回头对大内总管陶略点头示意了一下。

    陶略会意,回头转身挥手,示意不相干的人统统退下了。

    没了外人,不虑机密轻易外泄,邵平波方将之前卫国皇帝免去太尉南仁玉之职的事说了出来。

    谁知太叔雄摆手道:“这事陶略已经禀报,孤王已经知道了,你没有得逞,已经被玄薇给拦下了。孤王说了,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动手!”

    邵平波朝陶略略欠身道歉,“有些事情并非有意瞒着陶总管,而是事关机密,一旦走漏丁点风声,一切都将前功尽弃。为陛下行此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故而谨慎!”

    陶略微颔首表示理解,太叔雄听到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也心情舒畅了些许。

    邵平波又对太叔雄道:“陛下,南仁玉手握兵权没那么好动,动他,只是试探,玄薇也必然要阻拦,也正是为了让玄薇阻拦。其一,让玄薇顶撞卫君,事后她必然会自省,为其之后按捺分寸、为我下一步行动做铺垫。其二,也是最重要的,离间他们姐弟二人,经由此事,我方奸细蛊惑之下,卫君玄承天对玄薇已深怀疑虑,疑其姐欲谋朝串位!”

    “有此前奏,我方奸细可继续促深其疑心,促其再动手。动南仁玉是假象,真正要动的是玄薇手上掌握的最大情报机构雾府,只要玄承天伸手,只要将玄薇手上的雾府拿到手,玄薇就成了聋子和瞎子。”

    太叔雄眯眼,露出若有所思神色。

    邵平波继续道:“只要断了玄薇耳目,玄薇就失去了顺利掌控局势的能力。玄承天再动南仁玉就容易了,有了此番前奏,在南仁玉身上撞了一次墙,玄承天对南仁玉已失去信任,再鼓动玄承天动南仁玉将会很容易,并可鼓动玄承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南仁玉的骨干部将清理一批。”

    “届时卫国军方局势必乱,晋国大军趁势杀入,可一蹴而就…陛下,等不了多久了,快了,但这个时候万不可冒进,每一步都要审慎衡量,万不可引起玄薇怀疑,继续让玄薇保持对卫君的印象很重要,否则惹得玄薇反扑的话,玄承天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现在的玄承天不管干什么,局势再糟糕,玄薇都有重新控制局势的影响力。所以玄薇不认为玄承天能干出强行夺权的事来,也不会相信玄承天能成功。玄承天也必然不是玄薇的对手,但那并不重要,我晋国要的是卫国大乱,尤其是军心大乱,只要能给我晋国可趁之机的足够时间便可!”

    太叔雄眉头渐渐扬起,心情真的是舒畅了,目中隐有兴奋神色。

    一旁的陶略亦连连点头。

    ……

    北州刺史府上空,一只大型飞禽从天而降,彭又在飘落府内,守卫的天玉门弟子出来拜见。

    有了牛有道赠送的大型飞禽,这来往各地确实大大方便了,高来高去,也不容易遭遇危险。

    只是这份重礼收的有些闹心。

    邵登云闻讯而出,拱手见过,“彭掌门。”

    “邵兄,忽然相招,不知何事?”彭又在点头致意着问了声。

    “里面请。”邵登云伸手相邀。

    彭又在多打量了他两眼,跟着他去了军机重地。

    堂内落座后,邵登云让人守在了外面不让闲杂人等靠近,也不废话,让管家羊双搬了只不大不小的箱子过来,摆放在了彭又在的面前。

    邵登云伸手请彭又在看看箱子里的东西。

    彭又在并未急着打开箱子,而是问了声,“什么东西?”

    邵登云不疾不徐道:“这段时间,朝廷派了一批人秘密查证北州境内的贪官污吏,已经查获了罪证,也给了一份给我,皆在此!”指了指箱子,“道爷传讯来,说此物务必给彭掌门过目,说彭掌门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让邵某配合天玉门行事。”

    彭又在听的眼皮直跳。

    几个月前,牛有道找到他谈过之后就没了动静,他还希冀着事情过去了,没想到还是来了,该来的躲不过去,牛有道还是要逼他做出抉择。

    那份重礼,果然不是那么好收的。

    更让他心惊的是,朝廷怎么会把这种朝廷官员的罪状送到牛有道手上?这牛有道的势力究竟大到了什么地步,竟能左右朝廷的决定,这似乎有些不合理!

    他起身打开了箱子,只见里面装着一堆厚厚的案档,顺手拿了一份在手查看。

    随便一看便知假不了,上面某某北州官员所作的污劣事迹清清楚楚,包括查案人是朝廷派来的谁谁谁签押都标的清清楚楚,随时可以核实验证。

    他要的动手的理由,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该如何抉择?

    邵登云起身了,提醒道:“道爷说了,今天晚上,就要看到邵某的传讯,就要看到彭掌门的决定!”

    彭又在觉得手上的案档重如千钧,迟疑道:“是不是太仓促了点?”

    邵登云:“不仓促,只要天玉门弟子配合,我北州分布各地的人马随时可以出击,可一举将那些贪官污吏统统拿下,不会费什么事。朝廷亲自查明的罪证在此,立抓立判,当场处决!”

    “道爷说了,这些搜刮民脂民膏的人,一个都不许放过,杀无赦!”

    “当然,道爷还说了,查抄出的财物,统统归属天玉门处置,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另外,道爷还说了,以后北州大小官员的任命由邵某做主。道爷说,已经和彭掌门沟通过的。”

    彭又在脸颊紧绷,“这些人的背后牵涉到三大派不少人,牛长老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没有?”

    邵登云道:“道爷特意交代过,后事他来处理,不需要我们承担责任,天塌了他顶着…彭掌门,时间不早了,道爷还在紫金洞那边等邵某的消息。对了,道爷警告过邵某,说已经等了几个月,他的耐心有限,不会再等下去,不想要这北州就趁早滚蛋!”

    彭又在苦笑,这哪是什么警告邵登云,分明就是警告他的。

    ……

    逍遥宫,贵客来访,灵剑山掌门孟宣法驾亲临。

    迎来送往讲究对等,逍遥宫掌门龙休亲自露面,陪同着向繁花似锦的待客阁楼走去,“孟兄突然亲自驾临,不会是闲得没事干吧?”

    孟宣踱步而行,“最近燕国周边安稳,的确是闲得没事干。”

    龙休挑眉,上下瞄了瞄他,能信他这鬼话才怪。

    阁楼上,两人面对秀丽风景而坐,茶水上了后,龙休挥手示意不相干的人退下了,方说道:“没有外人,有什么事不要绕弯子了,直接说吧,为了圣境的事?”

    孟宣:“我不是说了么,最近燕国周边安稳,闲得没事干。”

    龙休揣摩了一下这话,还是没揣摩明白,皱眉道:“说人话!”

    孟宣:“韩国正在和宋国密谈,韩宋之战要结束了,这事龙兄不会不知道吧?”

    龙休:“听说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安稳?两国不打了,对燕国算不上好事,两国死磕到底才叫好。”

    孟宣摇头:“韩、宋停战后,这两家暂时是不会闹事了,秦国那边也无心再招惹什么,龙兄不觉得机会来了吗?”

    “机会?”龙休不解,“什么机会?”

    孟宣斜眼道:“如今周边情况有利,燕国内部的事,龙兄不打算趁机解决解决?”

    龙休心怀警惕,他不可想轻易跌入什么坑里,问:“什么事?”

    孟宣端起茶盏,“譬如北州!龙兄,你不会真的愿意看到北州彻底落入牛有道手中,或者说是落入紫金洞手中吧?”

    龙休一边眉毛翘起,懂了他的意思,“你想把邵登云一系的势力给清洗掉?”

    孟宣:“难道龙兄不想吗?天玉门的态度模棱两可,只要你我联手出面找到天玉门,就算天玉门不会彻底倒向你我哪家,让天玉门保持中立也是好的,总之不能再让牛有道或紫金洞那边坐大了,有天玉门配合的话,北州清洗起来不难。如今正是大好时机,待到以后出了什么事的话,再想动手,只怕又要顾虑重重。”

    这里正说着,龙休弟子易舒快步而来,紧急禀报道:“师傅,北州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