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一六章 牛有道,你别过分了!
    牛有道直接嚣张跋扈的挑明了。

    这个当口,大家只能是当做没听懂。

    做了亏心事生怕鬼敲门,其实之前大家也有这方面的怀疑,这下算是证实了。

    严立有点无语,心道,他们找你麻烦,我又没找你麻烦,你好歹手下留情吧,把我的人杀了算怎么回事?

    不过又琢磨,这厮可能也不清楚哪些人是他的人,哪些人不是他的人。

    一旁的管芳仪暗暗嘀咕,发现道爷面对紫金洞这群人的风格的确不太正常,动不动就耍性子。

    待到一群人离去,牛有道也若无其事的回了里面。

    庭院中徘徊了一阵,闻墨儿悄悄凑到了他身边,好意提醒了一声,“道爷,您这样做不好。”

    她也算是跟着这边的人改了口,喊牛有道‘长老’感觉有些怪怪的。

    牛有道哦了声,回头笑问道:“有何高见?”

    闻墨儿摆手,“我没什么高见,只是前番去掌门那边,无意中听到掌门他们在议事,在说圣境的事。”

    “圣境?”牛有道收了笑容,转身面对,正色道:“圣境怎么了?”

    闻墨儿:“好像是缥缈阁那边发话了,要求位列缥缈阁的各大门派各派三名精锐弟子去圣境,说是圣境给大家的一个历练机会。如今各派应该正在拟定前往圣境的弟子名单,您在这个时候和大家闹得太僵不合适。”

    牛有道立马听懂了她话中意思,把那帮家伙惹火了的话,搞不好会让他上推荐名单。

    这事,他居然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眉头一皱,沉声道:“你跑一趟,去请严长老来一趟。”

    “是!”闻墨儿应下后,又犹豫着提醒了一句,“道爷,这事你不要说是我说的。”

    牛有道点头,“放心,不会出卖你。”

    待闻墨儿去了后,牛有道又对管芳仪招呼道:“通知老熊,准备一桌酒菜。”

    这里等了好一阵,没等到严立来,直到闻墨儿回来后才知,严立等人离开这边后又去了议事大殿议事,闻墨儿不好进去打扰,只能等到严立出来后才面见递了话。

    稍候,严立也来了,不过来的正好,圆方的酒菜也准备好了。

    “把我呼来喝去的干嘛?”严立见他也没什么好气。

    “刚刚知道误伤了严长老的人,内心惭愧,特准备了一桌酒菜向严长老赔礼道歉。”

    “一桌酒菜就能把我给打发了?”

    “别给脸不要脸,你是长老,我也是长老,门中地位是一样的,少跟我甩脸色。我这里的酒菜是天下一绝,掌门都没尝过,今天便宜你了。”

    牛有道连说带拽的,将严立拽进了里面,又将严立摁坐在了席位上。

    严立哭笑不得,不过见到桌上菜色花样还有闻到那香气后,倒是愣了一下。

    “尝尝。”牛有道又硬塞了筷子给他。

    客随主便,勉为其难,看着也确实是新鲜,略心动的严立尝了一口,两眼略放光,筷子连动,把几样菜色都尝了尝,发现味道确实不错。

    “没骗你吧,诚心赔礼道歉呢。”牛有道说笑着给他斟酒。

    两人举杯同饮后,牛有道问:“听说宗门正在拟定去圣境的人选?”

    严立没多想,关键不知道牛有道才知道,嗯了声,筷子没停,嘴也没停。

    牛有道又问:“人选定下了没有?”

    严立:“暂时没定下来,还有点时间,也不好定。”

    牛有道继续帮他斟酒,貌似好奇道:“紫金洞这么多人,选三个人出来还不容易么?”

    说到这个,严立放下筷子叹道:“缥缈阁要各派出优秀弟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优秀弟子基本上都在掌握资源的各长老系下。历练?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都不想让自己系下的弟子去,可那边又要求是各派的精锐弟子,不到最后,还不得一直推诿拉扯下去。”

    牛有道哦了声,“那这事瞒着我干嘛?”

    “瞒你?瞒你干嘛?”严立愣了一下,随后明白了过来,摆手道:“没有瞒你,怕人心浮动,暂时没公开而已。”

    牛有道继续问:“不让我知道,不会是想把我推上名单吧?”

    严立又是一愣,再看看一桌的美味佳肴,哑然失笑,懂了,指了指他,“你呀你呀,老弟,想多了,你好歹是紫金洞长老,就算有人想推你去,这种事也没有把宗门长老给轻易推出去的道理,谁也不会开这个头。心放肚子里,这事,没你什么事,你在一旁看热闹就好了。”

    “嗨,你们这些人太坏了,我不是担心嘛。”牛有道松了口气,又继续请他喝酒。

    严立暂停,瞅着他,“我们坏?坏不坏的先不论,我说你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啊,你我好歹有些交情,我的人,你说杀就杀了?”

    牛有道:“一开始也不知道谁是你的人,误会,误会。”

    严立摆手:“过去的事,我不想多提,我只想要老弟一个保证,其他人我不管,但是我的人你不能再动了。”

    牛有道摁下他的手,“什么你的人我的人,几个贪官污吏而已,算什么你的人,值得你较真吗?我话给你放这,你尽管放开了去查,只要查出我地盘上有谁是贪官污吏,只要你有证据,你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我绝无怨言。”

    严立见他不肯松口,一贯对他不放心,顿生警觉道:“你什么意思?你还想搞下去是不是?你就这样赔礼道歉的?”

    牛有道:“严长老这点出息我算是见识了,为点小钱,至于么。”

    见他还不肯松口,严立瞪眼道:“牛有道,你别过分了!”

    牛有道:“我不是这意思,谁知道哪些人是你的人,哪些人不是你的人,回头你给我个名单,一切好说,行不行?”

    严立哼哼着提了筷子,又继续吃了起来,一副这还差不多的样子。

    牛有道又说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你不能让我上那去圣境的名单,若是情况不对,你必须提前跟我通气一声,若是背着我搞事,别怪我翻脸。”

    “唉,你这家伙,说了没你什么事,你怎么就不信,疑心未免也太重了些。行了,知道了。”严立直摇头。

    牛有道立刻乐呵呵敬酒。

    不是他疑心重,而是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得不小心,阴沟里翻船的事,太常见了。天都秘境按理说他也不用去的,谁知还是把他给弄去了,何况又在紫金洞得罪了不少人,鬼知道最后会出什么事,他能像个没事人一样不当回事么?

    有些事不得不防。

    不但要防,而且还得认真对待。

    和严立乐呵一阵送走后,牛有道立刻招了管芳仪和袁罡过来,让立刻联系晓月阁的玉苍、万兽门的长老晁敬以及四海那边等相关方,圣境之行,让他们务必争取派出可靠的自己人参与。

    未雨绸缪,以防万一!

    ……

    韩国开始从宋国境内撤军了。

    本来还没有逼到非要撤军的地步,可金爵一贯求稳,对于可能会出现的危险高度警惕,为此不惜抗下了所有的责任,把自己大司马的位置都给丢了,直接被贬成了庶民,硬是鼓动了韩国撤军。

    获悉消息后,图谋未能得逞的蒙山鸣仰天长叹,觉得可惜了,真要把韩、宋给拖疲了,燕国未必没有吞并掉韩宋的可能,可一劳永逸解决掉后患,秦国新立国力不强正是机会啊!

    至于金爵被贬为了庶民,在蒙山鸣看来就是扯淡,只要金爵圣眷犹在,一旦有事,随时可以复出,金爵那种地位的人再怎么贬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庶民,照样一堆人保护。

    撤军途中的金爵也是惆怅不已,本想欺宋国面临的窘境以撤兵为条件,希望能把之前攻占的临近韩国的几个宋国州府给切割到韩国手中。

    谈判过程中,宋国三大派一听韩国愿意撤军,已经暗暗松了口气,赶紧答应了。

    谁知吴公岭死活不肯,坚持韩国必须彻底归还所占的所有宋国领土,为此不惜鼓动着下面人嗷嗷叫着,说什么宁愿战死,也不让寸土。

    宋国已经没能力再打下去了,再耗个一年半载的话,宋国境内毁成这样,大军补给困难,耗下去整个宋军饿都要饿死了,还打什么打?

    宋国三大派虽恼怒,却也拿吴公岭没办法,这种情况下,总不能再把吴公岭一系的人给清洗掉吧?真要那样做了,韩国怕是要高兴坏了,别说撤军,估计得趁势把宋国给占了。

    最后,吴公岭赢了。

    韩国大的策略已下,撤军是必然的事情,吴公岭非要不惜代价跟你死磕到底,韩国不可能在为了宋国那几个州,继续跟宋军缠着把韩国的国力继续消耗下去。

    双方最终谈成,宋军不再缠斗,韩军全面撤回韩国境内。

    宋国三大派对这结果自然是喜出望外,敢情吴公岭是对的,韩军谈判前的强势完全是在虚张声势。

    这个过程中,面对韩国的强势,倒不是宋国三大派糊涂,而是和吴公岭的着眼点不一样。

    韩军撤了,两国停战了,终于不用再打了,且全面收复了宋国沦陷的国土,苦难中熬过来的宋国子民们喜极而泣,喜讯所到之处皆是高呼“陛下万岁”的动静,一时间吴公岭在宋国境内的名望如日中天,无人可及!

    宋国三大派发现,拥吴公岭上位似乎还真是选对了人,至少比牧卓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