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一七章 这种人很危险
    “算起来,吴公岭是你姐夫吧?啧啧,皇帝姐夫!”

    韩、宋争锋告停的消息传来,谈及吴公岭,管芳仪揶揄调侃,见牛有道一脸古怪,不由笑得前俯后仰。

    牛有道也是忍不住莞尔一笑,摇了摇头,又沉吟道:“乱世之奸雄!”

    知他说的是吴公岭,管芳仪不屑嗤声道:“运气好一点的无耻小人罢了,宋国三大派若不是被逼无奈,宋国皇位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运气?你以为是路上捡个钱的运气?时事变化中,运气可不是谁都能轻易抓住的!”牛有道又微微摇头,徐徐道:“这人还是有点能耐的…”略沉默了一阵,“我想找个机会见见此人!我那个结拜大姐,许久未联系过了,也该联系联系了,帮修书一封,问个好。”

    “皇后姐姐…噗!”管芳仪又笑得花枝乱颤,天女教的长老变成了皇后,再加上和牛有道的关系,想想都好笑……

    宋国皇宫,亭台楼阁中,衣着华丽,头戴凤冠的惠清萍雍容华贵,凭栏处手捧书信看着,牛有道的信到了。

    “师傅,陛下回来了。”一名宫女打扮的弟子提醒了一声,都叛离了天女教,再穿天女教的服饰也不合适了。

    捧着书信的惠清萍略回头,看向了远处大步而来的吴公岭,见其样子,不由皱眉。

    吴公岭也实在是不像个皇帝的样子,看来看去还是个大老粗,不穿皇袍,一身战甲,人晒黑的像块黑炭。

    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消瘦之下一双眼睛倒是变大了不少,炯炯有神。

    大战初停,整个宋国被毁坏的不成样子,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流民快速恢复耕种,必须尽快赶上季节补种上一茬粮食,他现在一直在忙这事,他的忙就是领着人马跑来跑去查看、骂人!

    别的东西他也不是很懂,但有一条他是紧盯的,粮食,粮食,还是粮食!

    耕地补种,从卫国购粮,他现在就围绕着这事忙碌。

    和前任躲在皇宫里的牧卓真不同,他这个皇帝很少在宫里落脚,一直快马在外面奔波。

    丞相紫平休年纪有点大,跟不上他的脚步,“陛下,您是皇帝,怎能一直在外面跑,这不合规矩。”

    吴公岭:“规矩先放后面,耕种的事给我解决了,再跟我谈规矩。城南三十里外,沃野千里,地还荒着,怎么还没补种的迹象?”

    紫平休:“陛下,百姓流离,耕种的人手一时半会儿很难到位。”

    吴公岭回头朝部将喝道:“传我军令,抽调京城十万人马,给老子种地去,七日后,城南的地若还荒着,让主将提头来见我。”

    “是!”部将领命。

    吴公岭:“还有,传令各地驻军,都别闲着,都给老子种地去。告诉他们,回头论功行赏时,地种的好不好抵一半的功劳。”

    “是!”部将再次领命。

    吴公岭回头又对紫平休道:“丞相,以朝廷的名义向天下发布公告,谁在指定的时间内把荒地给种出来了,地就归谁。”

    紫平休不是他手下的将领,不会干那令出必行的事,当即劝道:“陛下,这样搞怕是会出乱子,一些荒地还未勘明是不是有主之地,别人冒然跑去种了,会引起乱子的。”

    吴公岭走入亭台楼阁内坐下了,挥手让人上茶,“我记得以前北州的邵平波就干过这样的事,他干得,我为何干不得?我不管那些荒地有没有主,还是那句话,谁在指定的时间内把荒地给种出来了,地就归谁,就这么办!谁敢捣乱,问问本将军手中的刀答不答应!”

    他冷眼斜睨道:“战乱之下,宋国人力已经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人是宋国的根本!丞相,今年大乱初定,我就不说了,若是明年再出现大面积饿死人的情况,闹得宋国境内人心惶惶,我看你这丞相也做到头了,就算三大派给你求情,我也要想尽办法弄死你,你自己看着办!”

    这是一个皇帝说出的话吗?紫平休神情抽搐着拱手道:“是!”

    吴公岭又道:“与卫国谈判购粮的事,得抓紧了,我宋国的粮食坚持不了多久了,粮食运来的途中还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半个月之内,购粮的事,我要看到结果。不要跟我讲困难,办法你们自己想,若是满朝大臣连这点事都解决不了,我还要他们干什么?办不了事的就给我种地去,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是!”紫平休无奈应下,眼前这位根本不按规矩来,这都多少天没早朝了,天一亮就出城了,甚至几天都不见回宫,除了粮食,其他的什么都不管,都扔给了朝臣去处理。

    待紫平休离去后,惠清萍走了过来,坐在了一旁,冷哼道:“烂泥扶不上墙,没一点皇帝的样,有你这样不上朝的皇帝吗?”

    吴公岭反问:“什么叫皇帝样?皇帝三宫六院嫔妃无数,我有这个皇帝样吗?你肯吗?”

    惠清萍撇了撇嘴,岔开了话题不提这事,提醒道:“丞相刚才说的也没错,那些荒地不全都是无主之地,说句不好听的,只怕许多荒地就是那些朝中大臣的,谁不知道天下最大地主就是他们,你这样搞,朝臣没意见才怪了。”

    吴公岭:“意见?我不是牧卓真,牧卓真已经被他们的意见给害死了!我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的意见不重要。”

    惠清萍:“谁种的地就是谁的?那些流民连粮种都拿不出来,最后便宜的还是那些大户,将来宋国境内的大量百姓没有耕地,我看你怎么办。”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许之以利,哪来的卖力?先稳住局面,待局面稳住了,再收拾他们也不迟。”吴公岭摆手,不跟这女人废话这事了,盯着她手中的书信,问:“谁的来信,天女教?”

    惠清萍将信扔在了桌上,“牛有道。”

    “牛有道?你那个结拜兄弟?他写信给你干什么?”吴公岭讶异,立刻伸手拿了信来,瘦下来有神的大眼睛滴溜溜看着,只见信上写了些追忆往昔情谊的事,然后又是些恭喜的好听话之类的,说什么有空来与惠清萍相会叙旧情什么的。

    惠清萍嗤声道:“什么结拜兄弟,当初只不过是被他给利用了,用得着就是大姐,用不着我当初怎么求他都没用,如今估计是看我这边得势了,又搬出什么旧情来了,十足的小人,理他作甚。”

    吴公岭面色凝重,沉吟道:“当初的苍州就是紫金洞控制着,苍州上下都要看紫金洞的脸色,他如今好像是紫金洞的长老。”

    惠清萍见他大老粗蛮横的时候多,很少见他如此面色凝重的样子,“怎么感觉你有些忌惮他?你现在又不在燕国,也不在苍州,怕他作甚?”

    吴公岭拿着信斟酌着摇头:“据我的了解来看,此人很不简单,弱冠之年出山,一路披荆斩棘,能把商朝宗一路扶持至今,并将商系势力死死捏在手中,连蒙山鸣也对他俯首听命,这人很危险!”

    惠清萍:“怎么,认怂了?你从一路叛军成了如今的宋国皇帝,还觉得不如他不成?”

    吴公岭摆了摆手,“不一样,他那边近乎白手起家,从种种掣肘中而起,很不容易。我却是捏着数十万人马造反,早有势头,也是借了他们击败宋国的势,之后他们又无暇顾及宋国这边,才让我有了今天!”

    惠清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又何必妄自菲薄?”

    吴公岭放下手中信,“不是妄自菲薄,而是这人真让我感觉有些危险,那么多人都制不住他,让他冲破重重险阻而崛起,这就已经说明了问题。当初你们说服他南州出兵,我才起兵造反,结果被他摆了一道,差点没被他给坑死,幸好我反应快才躲过一劫…我戎马半生,对危险的警觉性还是有一点的。”

    “他如今是紫金洞的长老,手上捏着燕国最精锐的人马,对燕国军方的影响力非同小可,连燕国三大派都要看他几分脸色,不敢轻举妄动。赵国是怎么亡的,和这家伙有脱不了的干系。不久前,我刚收到消息,他好像又在和燕国三大派对着干,把北州给血洗了一趟,彻底掌控了北州。此人如今可谓是位高权重,我宋国又在燕国边上,不得不防!”

    惠清萍指了指信,“那你是个什么意思?”

    吴公岭:“这种人很危险,被盯上了就要小心。没必要得罪,也要适当掌握分寸,别被他轻易给缠上,他突然向你示好,也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先交往着看看他想干什么。”

    ……

    云涛云海,山顶古松下,宇文烟负手而立,昆林树来到行礼。

    “来了。”宇文烟转身,微笑着看着他,心中感慨,居然修炼成了天火教三代以后再无人练成的《天火无极术》,可惜不是自己的亲传弟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是自己亲传弟子的话,恐怕又不会有修炼成至高秘术的机缘,不到长老的级别怕是没机会触及秘术,有自己这个掌门师尊在,闭关十年冒险修炼秘术的事情也不太可能发生。

    对此,他也只能是感慨,时也命也!

    昆林树恭恭敬敬道:“不知掌门召见,有何吩咐?”

    “前段时间,缥缈阁召集各派掌门……”宇文烟把圣境的事不疾不徐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