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一八章 就说我不在
    听完,昆林树明白了,知道师傅担心的事应该是来了,否则掌门不会把自己给单独喊过来说这事,遂问道:“可是要弟子前往圣境历练?”

    直接问出来了,倒是让宇文烟目光略凝,审视着他。

    人所在的位置不同,着想的事情也不同,宇文烟毕竟是天火教的掌门。

    多少代之后,后人会说起某某任掌门是谁谁谁,为天火教做了什么,有几人会记得当时的长老是谁?

    所以掌门的想法和下面的长老多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虽然都希望天火教好,但掌门和长老的职责不同,担负的责任也不一样,一个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一个要统揽全局。

    天火教好不容易出了个练成《天火无极术》的弟子,站在他宇文烟要肩负门派历史责任的角度,他是不希望昆林树去圣境的,有重点培养一二的想法。

    可是这次,没人站在他这一边,所有长老都拿门规说事。

    关键是整个门派高层一个帮昆林树讲话的都没有,令他拿话平衡两边的余地都没有,他也不好硬顶门规,他掌门一个人跑出来硬拗门规算怎么回事?

    宇文烟叹道:“昆林树,你知道的,禁地闭关弟子出来后,都要有所承担,尤其是你闭关十年,十年间你没有为门派做任何事情,门派则是全力支援了你十年,按门规,若有重任,你必须要出来承担。”

    昆林树:“弟子明白,愿遵宗门法旨。”

    宇文烟:“你如果不想去,我也可以给你个机会,你抓紧时间准备一下,酝酿一下说辞,我在门内组织一场辩论,你只要说的有理,我会站在你这边说话的。你只需揪住一点,为门派承担责任不一定非要去圣境…明白吗?”

    他希望昆林树明白,不是他不想帮他,而是要有个帮他的由头。

    昆林树默了默,“不用辩论,该弟子承担的,弟子愿意承担,不会回避,弟子愿往圣境。”

    宇文烟皱眉,“看来我不该找你,应该先找你师傅。”

    昆林树:“去圣境前,弟子有一请求。”

    这家伙怎么这么执拗?宇文烟眉头紧锁,问:“什么请求?”

    昆林树:“弟子当年败在牛有道的手上,令门派蒙羞,弟子苦修十年,为的就是为门派雪耻!”

    宇文烟沉声道:“你想和牛有道再打一场?”

    昆林树:“是!”

    宇文烟:“你知不知道牛有道如今的身份地位?”

    昆林树:“弟子知道。”

    宇文烟:“你既然知道,就应该明白,你没有资格和他打,堂堂紫金洞长老怎么可能跟你拼命。”

    昆林树:“弟子不是跟他拼命,只是想再挑战他一次!”

    “挑战?”宇文烟寒着脸,“笑话!你去挑战紫金洞的长老,凭什么?你换个角度想想,换了是紫金洞来个弟子挑战我天火教长老,能答应吗?他连我派长老的面都休想见到!”

    昆林树:“正因为弟子知道自己做不到,所以才恳请宗门帮弟子,有宗门出面,事情应该会简单许多。”

    “荒唐!好了,宗门不可能帮你干这种事情,此事休要再提。你还是准备一下辩论的事吧,具体的本座会与你师傅商议。”宇文烟言毕甩袖而去,闪身走了,不与他多言。

    眺望苍山云海,昆林树面有痛楚之色,他知道掌门说的没错,他若找上门去,别说什么挑战,只怕连牛有道的面都见不到……

    宇文烟还真是说到做到,找到庞琢商议之后,立刻挑起了针对昆林树该不该去圣境历练的争论,随后宇文烟顺水推舟,准备在门内组织一场公开的辩论。

    天火教长老也不是傻子,都看出来了,掌门这是要偏心于昆林树,然而掌门做的滴水不漏,反而是一碗水端平、公平合理的样子,让大家辩论没什么错,谁也不好说什么。

    令诸位长老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昆林树主动逐一找到了他们。

    找他们的大概意思是,只要让他与牛有道比一场,辩论不辩论的不重要,他会主动当众答应去圣境。

    让紫金洞长老接受天火教下面一个弟子的挑战,这事不好办。

    再说了,做这种交换,都感觉有些荒唐。

    可昆林树说了,只要诸位长老尽力帮他便可,成不成不重要,只要宗门尽力帮他便可。

    于是又有事了,一群长老亦顺水推舟,都赞赏昆林树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的态度。

    总之不管他们怎么说,宇文烟都不同意以宗门的名义去做这事,还是那两个字,荒唐!

    最后一群长老推了个人出来,由长老钱复成以个人的名义带昆林树去紫金洞拜访,并保证不挑事。

    关键昆林树自己的态度很重要,昆林树自己都不配合的话,还辩论个什么劲。

    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庞琢差点求得吐血,亦将昆林树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朽木不可雕也,罢了,罢了!”宇文烟也是直摇头,发现这昆林树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没点大局观,也难怪当年会在牛有道手下受辱,太过自我!

    这种人怎么可能做未来的天火教掌门,修为再高也没用,顶多也就是做个一旁清净的长老,充其量也就是个为天火教卖命的打手。

    扶不起来,宇文烟也就放弃了。

    本来,宇文烟还要亲自为昆林树和火凤凰主持婚事的,出了这事,宇文烟也没了兴趣,扔给庞琢的话是,一片好心害得火凤凰成了寡妇岂不做了坏事。

    言下之意是,昆林树要去圣境找死,他也就没必要亲自主持这场婚事了。

    可火凤凰也是誓不回头,不管昆林树要不要去圣境,依然愿意嫁给他。

    大婚当天,倒也热闹,门派中的喜事,掌门也露了下面,表示了恭喜。

    洞房花烛夜,良辰美景自是恩爱。

    然而恩爱了没几天,喜庆劲还没过去,昆林树便离开了天火教,要赶在去圣境前完成这十年来的心愿。

    火凤凰要死要活的,非要一起跟去,否则不让昆林树去,昆林树只好带上了她。

    长老钱复成要了只大型飞禽,亲自带了夫妻二人赶赴燕国紫金洞……

    有客跨越千山万水而来,何况对方还是与紫金洞平起平坐的天火教长老,门当户对,紫金洞自然是敞开欢迎。

    紫金洞掌门宫临策还抽空亲自露面见了见。

    客气拜见之际,随同前来的昆林树亦自报姓名。

    “昆林树…”面带微笑见客的宫临策一愣,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与左右长老面面相觑之后,试着问道:“你就是昆林树?”

    昆林树恭敬回道:“是,晚辈曾败在贵派长老牛有道手下。”他倒是一点都不隐瞒。

    “哦…哦……”宫临策笑着点了点头,倒是有些不好接话了,夸对方不是,不夸对方也不是。

    他还想问问钱复成,这难道是你的爱徒?可话到嘴边也不好问出口,确认了岂不是说我家的长老教训过你徒弟。

    就此撇过,眼睛余光虽不断打量昆林树,话已经问向了钱复成,“钱长老此来不知有何贵干?”

    紫金洞的几位长老也在好奇打量昆林树,当年牛有道把天火教的这个弟子揍了一顿,动静闹得不小。

    对于本派某位长老当年干过的事,几位长老自然是梳理过的。

    钱复成不说是来找牛有道的,“刚收到消息,原宋国大都督罗照居然去了秦国任职,这晓月阁似乎所图不小,贵派与晓月阁有过合作,特来问问贵派的看法……”

    ……

    “秦国三位大将军之一,罗照竟然去了秦国…”

    茅庐别院,内宅深处,手上拿着情报的牛有道沉吟着,有点意外。

    管芳仪在旁道:“应该是晓月阁弄去的,罗照一个人没办法顺利从宋国看管之下脱身,更何况是跑到这么远的秦国,而且一到秦国就被授予重爵,虽然暂无兵马大权。”

    牛有道点头徘徊着,这是肯定的,之前罗照失踪,他就猜测到是有人配合协助,只是没想到是晓月阁。

    略琢磨一阵后,牛有道停步回头道:“猴子那边,留心盯着点。”

    管芳仪撇了撇嘴,对袁罡那点破事颇为不满,但也没多说什么,袁罡和冯官儿的事,她也脱不了干系。

    正这时,闻墨儿来到,禀报道:“道爷,严长老让弟子先过来递话,说天火教的钱长老来了,要来见您,让您准备一下。”

    “天火教姓钱的长老也就一个钱复成,来就来了,我跟他也没什么交情,就见过几面,有没有说过话我都不记得了,跑来见我作甚?”牛有道奇怪。

    闻墨儿:“昆林树,您还记得吗?”

    管芳仪目光闪烁,她相信牛有道应该记得,当初牛有道跑到齐京把她拐来那次,与昆林树有过过结。

    “昆林树?”牛有道点头,“知道,一个心高气傲、自以为是、脑子进水的家伙,怎么,他也来了不成?”

    闻墨儿连连点头,“是的,他也来了,跟那个钱长老一起来的。这个钱长老突然带着这个昆林树来了,还说要见你,严长老觉得有些有不对,又不好怠慢客人,所以拖着陪同着在山中慢慢游览过来,暗中让弟子先过来通知您一声,让您早做准备。”

    牛有道眉头一挑,“什么钱长老、昆弟子的,他们想见我就见我不成,严立吃了猪头吧?人家放个屁,就闻着味往这领了?他是天火教长老还是紫金洞长老?”

    闻墨儿小汗一把,这还真是把严长老给骂的不成个东西了,估计掌门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也就这位了,在宗门貌似有点小任性。

    闻墨儿:“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前来通气的也说的不清楚,说什么你和晓月阁熟悉,要和你谈晓月阁的事。”

    “人来了,就说我不在!”牛有道扔了句话给管芳仪,转身杵个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