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二零章 我凭什么接受你的挑战?
    钱复成忙道:“没事没事,是我等冒然来打扰了。”

    牛有道没有多客套,伸手请大家去客厅坐。

    一行进了客厅,宾主落座,昆林树和火凤凰不好与钱复成平起平坐,双双站在了钱复成身后。

    重新上茶,牛有道请用茶后,问道:“不知钱长老此来找我何事?”

    钱复成叹了声,装模作样道:“这秦国新立,又与我齐国临近,这晓月阁的态度我们实在是摸不清,牛长老和晓月阁关系不错是人尽皆知的,连秦国皇帝都是你的学生,所以特意来向牛长老打听打听相关情况。”

    牛有道:“不瞒钱长老,那都是外界的误会,我和晓月阁其实一点都不熟悉,非要说熟悉的话,也就认识一个玉苍先生。我那个学生,就是个书呆子,只怕之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晓月阁的事。在晓月阁立国之前,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晓月阁的企图。怎么说呢,玉苍先生瞒我瞒的好苦。说到底,我对晓月阁的情况其实是一无所知,钱长老来问我,怕是问错了人。”

    晓月阁的事本就是钱复成的托词,没有任何寻根究底的意思,听他这么一说,钱复成捻须沉吟道:“这样啊,那还真是可惜了。”

    见到了牛有道的人,话也到了这个地步,昆林树终于忍不住出声了,“牛长老,可还认识我?”

    钱复成略皱眉,发现这昆林树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然而已经开口了,说出的话收不回去。

    牛有道目光瞥去,认识自然是认识,嘴上却道:“看着有点眼熟,不知是天火教哪位高人?”

    “昆林树!”昆林树自报姓名,“当年在齐京镜湖,我曾与牛长老交过手,曾败在牛长老手下。”

    牛有道哦了声,“说起这事,想起来了,是你啊!倒是没想到还能再见。”应付了一句就不想理了,起身对钱复成道:“钱长老,晓月阁的事我是真的不清楚,我手头还有点事,既然来了,让严长老好好做东,牛某先走一步。”

    “牛长老…”钱复成跟着起身,欲劝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反倒是昆林树一个闪身拦在了前方,伸手一挡,“牛长老请留步!”

    见此状,管芳仪瞬间横眉竖眼,厉声喝斥道:“大胆!来人!”

    动静一出,外面迅速闪来几人,陈伯、许老六等人,尤其是巫照行,第一时间闪到了牛有道的身边戒备,外面一声招呼,更是一群茅庐别院的人冒出。

    此情此景,稍有不对,立刻就要对天火教的人动手。

    屋内屋外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牛有道似笑非笑看着面前拦着自己的昆林树,发现这位胆子不小,竟敢跑到这里来撒野,一个天火教弟子竟敢跑到紫金洞拦紫金洞长老的路,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严立皱眉道:“钱长老,你天火教的弟子跑到紫金洞动手动脚,什么意思啊?”

    钱复成也怒了,来之前向掌门保证过,不来这里惹事,既然来了,有事说事,尽力说服就行,不行就算了,你昆林树自己也答应了的,所以才陪你走这一遭,可昆林树这疯子竟敢在紫金洞的地盘上拦紫金洞长老的路,未免也太过分了。

    放哪个门派能接受这样的事情,谁能容外人在自己门内撒野?人家现在就算弄死你,你都没处讲理去。

    关键两人的身份完全不对等,若是天火教长老这样干还说的过去。

    “放肆!”钱复成亦对昆林树一声怒喝。

    火凤凰慌了,赶紧上前,将师兄伸出拦路的手给摁下了,欲拉开师兄,“师兄,不要这样。”

    昆林树紧绷着脸颊。

    牛有道单剑杵地,一手拨了拨略挡身前的许老六,对昆林树道:“记得当年,我屡屡退让,你却咄咄逼人不放,转眼这么多年了,你这自以为是欺人的毛病还是不改。昆林树,你这不是跟我过不去,是跟你自己过不去,会给自己惹麻烦的。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明白吗?”

    昆林树一脸痛苦,拱手道:“牛长老,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此来,是来向您赔礼道歉的。”

    “哦,这样啊!”牛有道左右摆了摆手,“既然是来赔礼道歉的,大家就别紧张了,退下,都退下吧。”

    冲进屋内的人立刻缓缓退开,却没有出去,面无表情的巫照行依然靠近在牛有道身边戒备着。

    昆林树再次拱手道:“牛长老,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对,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计较,不要往心里去。”

    牛有道微笑,不认为对方熬了个通宵等自己只是为了来道个歉那么简单,因为完全没这必要,他牛有道当年又不是吃了亏的那个,是对方吃了亏被自己给打伤了,用得着跑来赔礼道歉吗?

    遂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好了,你的赔礼道歉我接受了,现在可以把路让开了吗?”

    昆林树没有让路,依然拱手道:“牛长老,当年惨败于您手后,我闭关至今,苦修十年,就是为了来见您。”

    牛有道呵呵道:“闭关苦修十年,就是为了来向我赔礼道歉不成?这未免太过严重了。好吧,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不再计较,这样给你交代可以吗?”

    昆林树:“牛长老,此来,希望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牛有道奇怪道:“机会?我能给你什么机会?”

    昆林树一脸为难,也知道这话难以说出口,可他此来是为了什么,最终自然还是说了出来:“希望牛长老再跟我比一次,求牛长老成全。”

    一旁的严立眉头一挑,淡然道:“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跑到这里来找紫金洞长老的茬?”偏头对钱复成,“钱兄,你天火教就是这样调教弟子的吗?找上门来找事,莫非这就是你们此来的目的。”

    钱复成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抽什么疯,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收拾他,让他知道什么叫规矩。”

    “他已经不守规矩了,还谈什么规矩,规矩不规矩的以后再说。”牛有道出声插了一嘴,继续盯着昆林树问:“朋友,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跑来的,我再胆大也不会做出这样无头脑的事来,你这是跑来自取其辱,知不知道?”

    昆林树神情复杂道:“牛长老,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请您接受一次我的挑战,我们点到为止,就算是切磋,我绝无歹意。”

    边上的火凤凰亦神情复杂,内心极其痛苦,她知道师兄不该来的,可是拦不住啊!

    她也知道,当年的事情已经成了师兄的心魔,当年一个紫金洞的新秀弟子,同辈中的俊杰,一下被人打的跌落云端,为此不惜进入禁地闭关十年,更豁出了性命去修炼《天火无极术》,为了什么可想而知,十年夙愿就是为了能再和牛有道打上一场。

    牛有道冷笑道:“挑战?昆林树,不是我摆架子看不起你,但道理摆在这,你凭什么挑战我?”

    昆林树抬眼道:“难道牛长老怕了我么?”他竟然使出了激将法。

    “放肆!”钱复成和严立几乎是异口同声怒喝。

    牛有道抬手示意,阻止了两人过问,觉得对方挺有意思,饶有兴趣道:“昆林树,我想问问你,我若是不接受你的挑战,不跟你打,你想怎样?”

    这话真的问倒了昆林树,他不知该如何回答,强行动手逼牛有道动手?牛有道不想动手的话,他逼也没用,紫金洞有的是人收拾他,还真轮不到牛有道来动手。

    可若说牛有道不答应,他就能放弃的话,他又说不出口,这么多年的夙愿,这是支撑他在枯寂中苦熬十年的唯一信念呐,没经历过那种漫长枯寂的人是无法想象其中滋味的。

    见他说不出来,牛有道呵呵道:“好,我不为难你,我只问你一句,我凭什么接受你的挑战?只要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可以考虑。”

    昆林树猛抬头,眼睛放亮光,似乎看到了希望,可是嘴巴张了又张,依然找不出理由来,牛有道凭什么接受他的挑战?凭什么?他不知道,是能给人家权势地位还是能给什么?牛有道要的,他一样都给不了。

    牛有道双手都放在了身前的剑柄上,十指慢慢掸动着,慢慢等对方的答复,似乎一点都不急。

    管芳仪冷眼斜睨昆林树,暗骂傻子,亦暗暗摇头,她把昆林树从头看到脚,也没看出这位哪一点能过道爷的手,就这劲头,哪能过道爷的手,别被道爷玩死才好!

    严立则慢慢回头看向钱复成,见了钱复成沉默任由的反应后,明白了,还真是为昆林树这事来的,他就想不通了,天火教吃错了什么药,能让昆林树跑来干这种蠢事?紫金洞若有这样的弟子,非打断腿不可,哪能纵容!

    沉默许久,昆林树忽反问一句,“牛长老,要如何,您才愿意接受我的挑战?”

    “你问我?”牛有道乐了,目光慢慢落在了一旁紧张兮兮的火凤凰身上,问道:“听说你刚新婚,想必这位就是你的新婚妻子吧?”

    昆林树心头一紧,艰难道:“是,是我师妹。”

    牛有道哦了声,手指在剑柄上慢慢点击着,“长的还不错…我若是说,我接受你挑战的前提是,让你妻子脱离天火教来我身边为奴,你答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