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二二章 我是不是男人还用你来提醒吗?
    就连见面谈事的紫金洞长老也会好言安慰两句,算了,十年前都不是牛有道的对手,又何况是现在,别弄得天火教脸上无光之类的云云。

    钱复成自然嘴上帮天火教说话,十年前不是对手,十年后未必就不是对手。

    对方“呵呵”一笑置之,好笑的意味颇浓。

    有些更是直接摆明了自抬自家紫金洞,贬低天火教,自己人帮自己人说话很正常。

    还有些更是直接嘲讽开了,人家直接挑明了,天火教有病吧,居然让下面一个弟子来挑战我紫金洞长老,把我紫金洞当什么了?你们不客气,我们也没必要客气,这种直接甩出的话一点情面都不留,你们天火教的弟子,不行的!

    各种怪话,钱复成听了,那已经不是没面子了,憋了个够呛,偏偏口说无凭,谁叫昆林树当年的确败在了牛有道的手上,还差点被打死。

    他现在是真想让昆林树和牛有道比一场,可牛有道提出的要求太苛刻了,居然要让昆林树和火凤凰脱离天火教做他牛有道的奴仆,这种事情非同小可,他根本做不了主。

    尤其是昆林树练成了《天火无极术》,哪怕是初成,也足以证明如今的天火教,论对《天火无极术》的了解程度没人比得过昆林树。昆林树知道天火教的至高秘术,哪能让他投靠别人,就算昆林树能胜,牵涉到这种事,他也无权做主。

    所以啊,钱复成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带昆林树来自取其辱。

    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吃错了什么药,那些个长老,谁来不好,自己跳出来出这面干什么?

    当然,在当时来说,也是因为他负责的某些方面的事来这边合适,有借口,有来的说辞。

    总之,各种嘲讽,让他憋火的够呛。

    “嘿嘿,就那厮,十年前被牛长老给打成死狗一样,如今不自量力,还敢跑来自取其辱。”

    “你知道什么,人家知道牛长老不会接受他的挑战,跑来装腔作势而已,回头好说牛长老不敢接受他的挑战。”

    “哦,想以此挽回当年的面子啊,十足小人,还要不要脸……”

    刚走到月门旁的昆林树止步,听着墙后扫地的紫金洞弟子在那议论,腮帮子紧绷,双拳紧握,指甲都快刺进了掌心肉里,脸色很难看。

    陪同在旁的火凤凰心里很难受,脸色也不好看,拉着师兄的胳膊,对师兄摇头,希望他忍住。

    不仅仅是眼前的墙后议论声,两人在紫金洞走到哪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师兄的脊梁骨,极尽嘲讽。甚至连送了东西进屋出门后的紫金洞弟子也在那嘀嘀咕咕嘲笑。

    她知道师兄的心里更难过,师兄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尽管折戟一次后身上外露的傲气已经磨没了,可心气劲在那,哪受得了这样的侮辱。

    火凤凰用力拉着师兄,将他从月门前拖开了,拉他绕路而行,避开那些叽叽喳喳的人。

    绕回到客院,见到绷着个脸坐堂内的钱长老,两人行礼告退之际,昆林树终于忍不住冒出一句,“长老,你是不是也认为我现在依然不是牛有道的对手?”

    一听这话,火凤凰心凉半截。

    钱复成端起茶水慢慢嘬了会儿,茶盏慢慢放下后,气息沉重道:“你练成了《天火无极术》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昆林树艰难道:“那长老为何不让弟子去挑战他?”

    钱复成阴沉着脸,“不是我不让你去挑战,我也希望你一雪前耻,我也希望你为宗门雪耻,但他提出的条件你也听到了,这种事我若答应,回去后我没办法跟宗门交代。”

    他抬手指向火凤凰,“他要你师妹、要你夫人为奴,这种条件,你能答应下来不成?你丢的起那个人吗?”

    昆林树悲愤道:“我当然不能答应,我宁死也不会答应!可是长老,我们可以再找他谈谈,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没必要牵涉师妹,只要不牵涉师妹,其他的条件都好说。”

    听到师兄说宁死也不会让她受辱,火凤凰心中甚慰,笑了,也流泪了,有师兄这句话,够了!

    钱复成:“其他的条件都好说?昆林树,你疯了吗?”

    昆林树:“长老,弟子是要去圣境的,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知道,我若死在圣境,为奴的事他也无法得逞。但这不重要,弟子有信心赢他,只要赢了他,不管什么条件都过去了,难道长老觉得弟子打不赢他?”

    钱复成其实是颇为心动的,关键在紫金洞这受尽嘲讽,也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也很想借昆林树的手打打紫金洞的脸,事实胜过雄辩!

    只要赢了,什么问题都不成问题,如今的昆林树要胜牛有道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一点在憋屈之下,也一直勾的他心痒痒的。

    可事情非同小可,他还是不敢轻易松口,“昆林树啊,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你身怀天火教至高秘术,让你去作这个赌,不行!原因,你应该明白的。”他摇了摇头。

    昆林树举手道:“弟子对天发誓,就算败在牛有道手中,哪怕真落在了他的手中为奴,也绝不会对任何人泄露丝毫秘术,若违此誓,必遭天谴!”

    钱复成的意志动摇了,其实早就动摇了,是个人的都不愿轻易受辱,何况他还是天火教的长老。

    他慢慢站了起来,徐徐问道:“你真有把握胜牛有道?”

    口风松了,让他松口的其实不是昆林树,而是他自己那颗觉得憋屈、想出口气的心,若非要说是被昆林树给说服了,昆林树的说辞最多也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昆林树顿时两眼放光,连连点头道:“弟子有绝对的信心!”

    钱复成:“好,我就再豁出老脸陪你去再谈上一次,他若不答应,那也只能作罢。届时我也算是尽力了,也算是兑现了对你的承诺,回头你必须老老实实跟我回去。”

    昆林树抱拳,铿锵有力道:“弟子谨遵长老法旨!”

    “走!”钱复成招手一声,领了两人出门,直接找严立去了……

    山巅树下,宫临策负手而立,左边站着长老傅君让,右边站着女长老莫灵雪。

    目光所及之处的山间,只见严立领着钱复成三人奔茅庐山庄而去。

    “还真是去找牛有道了,看来他们这次是要答应牛有道的条件了。”傅君让摇头唏嘘一声。

    宫临策淡然道:“看来被你们刺激的不轻。全派上下那多人,一群人逮住他们三个祸祸,未免有些欺人…但愿我们那位牛师弟能帮我们挖出什么秘密来。”

    傅君让:“已经被他耍的团团转了,咱们这位牛师弟,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莫灵雪:“天火教能让他来挑战,我真担心牛有道能不能应付下来。”

    傅君让:“这都准备下药了,只要能赢,还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

    宫临策:“你们知道就行,传出去了不是什么光彩事,下药的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堂堂紫金洞…丢人!这事我们都不知道,是牛有道的个人行为。”

    “是!”两人应下。

    ……

    旧客复来,这次的牛有道倒是爽快,没有再躲藏回避,直接露面见客了。

    见面略打招呼,牛有道淡淡道:“这回是正事,还是想逮住我不放找我麻烦?”

    钱复成没吭声,昆林树抱拳道:“挑战的事,牛长老说话可算话?”

    牛有道偏头甩了个意思飞向九天,“出去打听打听,牛某别的不懂,就懂一个言而有信,自然是说话算话。怎么,商量好了,答应了我的条件?真要是想通了,那我可以考虑考虑。”话未彻底说死。

    昆林树正色道:“牛长老,你也是男人,我也是男人,不管你我之间彼此是什么身份地位,男人之间的事不要牵扯连累到女人,这不是大丈夫所为。我师妹和这事无关,你提出的条件中,只要去掉我师妹这一条,其他的都好说。”

    牛有道眉头一挑,“笑话!我是不是男人还用你来提醒吗?不论身份地位论什么?不论身份地位你能客客气气站在这里给我说话吗?我能耐着性子跟你谈,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论的就是身份地位,我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你一个人有资格压这份量吗?再多搭上你那边一个人做代价怎么了?当然…”

    抬手一指钱复成,“钱长老是够份量的,你若是能说服钱长老做为奴的赌注,你夫妻二人我都可以放过。”

    钱复成脸一沉,开什么玩笑,他堂堂天火教长老岂能当这个赌注,为奴?传出去天火教还有脸见人吗?

    昆林树道:“钱长老做赌注万万不可!牛长老,昆某是抱着诚意来谈的,只要你放过我师妹,其他的条件你都可以提出来谈。”

    “其他的条件我提出来你也给不了,谈什么谈?我就要你和你老婆,不答应免谈,送客!”牛有道扔下话甩袖而去。

    昆林树握拳不语。

    “牛长老。”严立喊了声,快步跑着追了过去。

    追上牛有道,到边上后,他低声道:“我辛辛苦苦为这事跑来跑去,都快成你跑腿的了,你搞什么呀,你不是冲那昆林树吗?干嘛咬着人家老婆不放,你不会真看上人家老婆了吧?”

    牛有道:“废话!你没看出来吗?那二货属驴的,他一旦失手,你信不信他能干出自尽的事来?我要个死人有屁用!他老婆在我手上的话…我说严师兄,以你的智商,咱们都是名门正派子弟,不好听的话不用我说那么清楚吧?”

    “……”严立无语,懂了,他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