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二三章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他又不傻,话说到这种地步岂能不懂,无非是手握昆林树的夫人好拿捏住昆林树。

    还别说,这么一琢磨,就昆林树这劲头,真要是输了的话,难保不会干出什么傻事来。

    明白其中深意后,顿时没了什么意见,也觉得很有必要捏住昆林树的老婆。

    于是不再拉扯纠缠,不再阻拦牛有道甩袖而去。

    谁知就在两人话毕,牛有道欲再次转身而去的当口,突然有人大喊一声,“我愿意!”

    牛有道和严立双双回头看去,是火凤凰,只见火凤凰对昆林树道:“师兄,我愿意做这个赌注!”

    钱复成愣住,没想到火凤凰竟然主动表示了。

    昆林树也愣了一下,旋即又连连摇头,“不行,这绝对不行。”

    火凤凰拉了他手,笑容牵强道:“师兄,只要你赢了,我自然没事,我相信你能赢。”

    昆林树拒绝道:“不行。”

    火凤凰问他:“师兄难道没有赢的把握吗?”

    “这…”昆林树犹豫了,自己能赢的话,师妹自然没事,自己是有赢的把握的。

    火凤凰:“师兄能赢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师妹这话,让昆林树实在是难以抉择,他很想跟牛有道再比一场,为了这一天,他苦熬了十年啊!可是拿自己老婆来做赌注,未免有些过了。

    他心绪有点乱,不知该如何决定,看向了钱复成,问:“长老,您觉得如何?”

    钱复成淡然道:“这事你们不要问我,这是你们夫妻间的事,你们自己做决定。”

    “师兄,你不要再说了。”火凤凰拦住了昆林树,对钱复成笑道:“长老,这事我帮师兄做主了。”

    笑容里的酸涩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是什么滋味,她也不愿意做这赌注,可她知道,此乃师兄夙愿,若不能再跟牛有道打一场的话,师兄心里永远过不去这道坎,还有如同师兄说的,去了圣境后,未必能活着回来。

    昆林树内心纠结到了极点,可是没办法,牛有道非要咬定那些个条件不放。

    钱复成看了看他的反应,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再反对,遂回头对牛有道这边喊道:“牛长老,你的条件我们可以答应。”

    牛有道与严立相视一眼,严立挺给钱复成面子,顺水推舟拉了牛有道一下,将他请了回来。

    “想通了?”牛有道走回问话。

    钱复成:“他闭关十年苦修,就是为了再和你比上一场,只要牛长老答应,就按牛长老说的条件办。”

    牛有道:“既如此,我也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比上一场也没什么。不过口说无凭,我怎知你们事后会不会反悔?”

    钱复成:“你要怎样才相信?”

    牛有道:“不如立下字据!”

    钱复成:“字据好说。”

    牛有道对严立道:“既然是赌注,那就再请个中间人来作证吧。劳烦严长老派人去请就近的天下钱庄掌柜的来一趟,有天下钱庄的人作证,想必无人敢抵赖。钱庄的人嘴巴也牢靠,不管谁胜谁负,不会到处宣扬。”

    钱复成皱眉,“用得着这样么?牛长老莫非不信我们。”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妥,怎么感觉对方挺有信心似的。

    牛有道呵呵道:“不是不信你们,而是我这人记性不太好,回头怕有人说我耍赖。当然,如果诸位觉得这样做不合适,那就当我没说过,比试的事就此揭过,大家都不要再提了。”

    钱复成回头看了看昆林树的态度,心中叹了声,又道:“好,有个中间人作证也好。”

    牛有道立刻回头问,“严长老,请人有问题吗?”

    严立笑呵呵道:“应该不会有问题,我亲自去钱庄跑一趟,争取尽快把掌柜的给请过来。”

    “那就这样说吧,等中间人请来了,字据立下了再践行。诸位,我还有点事,不奉陪了。”牛有道说罢转身而去。

    昆林树等人随后也返回客院,钱复成也可谓是小心谨慎,竟然亲自跟了严立去请人。

    这附近钱庄的人他也不熟悉,担心严立随便弄个人来做手脚,要亲眼见证确实是天下钱庄的人。

    请钱庄的掌柜来作证倒不难,就近钱庄,整个紫金洞的钱财往来大多都通过那家,紫金洞是那家钱庄最大的客户,紫金洞长老亲自跑来请其作证,又不费什么事,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来回也就小半天的时间,钱庄掌柜跟同来到了紫金洞。

    中间人请来了,挑战和应战的双方再次详谈字据如何立。

    牛有道的条件自然还是那些个条件,钱复成等人也答应了,不过钱复成对如何比试却是帮昆林树下了番工夫。

    他可不想昆林树吃什么暗亏输掉,譬如双方允许用什么武器,不允许用什么东西,牛有道喜欢用天剑符狂砸的事已经出名了,昆林树可没那么多天剑符来拼。

    还有比试期间不许其他人帮忙之类的,一旦有其他人插手,则立刻判插手方输。

    字据上,钱复成在方方面面帮昆林树做了预防,谨防小人。

    一切谈妥了,双方把字据立下了,参与方都在字据上签字画押了后,字据交给了钱庄掌柜。

    掌柜将字据细细审核,确认没问题了,也签字画押了。

    字据一式两份,由彼此双方各自保管为凭证。

    择日不如撞日,牛有道不愿拖拉,比试就今天了。

    对这一天,昆林树亦渴望已久,也不愿再拖拉,欣然同意,双方一拍即合。

    地方就在紫金洞后山的一块试练场,紫金洞弟子平常也是在这里比试的。

    双方一同前往的途中,昆林树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十年夙愿,今朝终于要实现了。

    管芳仪则暗中叮嘱巫照行等人,“一旦发现情况紧急,立刻出手阻停,不能让道爷出事。”

    接到消息的紫金洞高层也跑来观战了,掌门宫临策,长老元岸、傅君让、尹以德、莫灵雪,严立自然是少不了。

    龟眠阁,巨安入内,跪坐在了盘膝打坐垂垂老矣的钟谷子面前,轻声着把比试的事讲了讲,“掌门让弟子向您通报一声,您要不要去观看师叔的比试?”

    钟谷子略睁眼,徐徐道:“你代我去看看吧。”说罢又缓缓闭上了双眼,安静的犹如木雕。

    巨安明白了,俯首一拜,继而起身离去。

    春信良、屠快、甄觉欢、裴平,这四位太上长老亦被比试的事给惊动了,纷纷出山前往试练场观战。

    至于紫金洞的其他人,不管有没有获悉消息,都被阻止了前来,免得人多乱哄哄。

    试练场,四位太上长老没像其他人一样进入场地,皆飘落在半山腰的一棵大树的树冠上。

    其余观战者,在场地外站成排。

    场地内,钱复成到处飞掠查看,亲自帮昆林树检查场地,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确认没问题后,闪回了昆林树身边,瞥了眼不远处面无表情杵剑而立的牛有道,语气低沉道:“牛有道此人,打斗也许不是他最擅长的,但却是从大风大浪中闯过来的,经历方面不是你能比的,他能有今天绝非儿戏,万不可小觑,不可轻敌,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昆林树:“是!弟子谨遵教诲。”

    见他跃跃欲试,火凤凰看出了他自从禁地而出后从未有过的亢奋,即为他高兴,又为他紧张,抓了他手,“师兄,长老说的没错,千万小心。”

    昆林树兴奋点头道:“师妹放心,我先去了。”说罢一个闪身而出。

    凌空而下,飘落在试练场中央后,他朝牛有道拱手朗声道:“牛长老,昆林树恭候,请!”

    众人目光瞬间都落在了牛有道的身上。

    牛有道刚迈出一步,一旁的宫临策道:“师弟呀,小心点。”

    “师弟小心。”几位长老都陆续出声叮嘱了一下。

    这个时候,大家都不希望他输。毕竟是对外的时候,事关紫金洞的颜面,倘若堂堂紫金洞长老败在了天火教下面的一个弟子手上,大家脸上都无光。

    牛有道笑了,对众人略点头致意,然后不疾不徐朝场地中央走去。

    没像昆林树那样飞过去,而是拄个剑不慌不忙地走了过去,波澜不惊,气定神闲。

    管芳仪发现自己的手被捏紧了,回头看向了一旁拉着自己手的商淑清,明显一脸的紧张。

    她能感受到,商淑清的手心都出汗了,当即低声安抚道:“郡主,放心,就是比试一场,没事的。”

    商淑清嗯了声,然而随着牛有道离对手越走越近,略放松的手又抓紧了。

    火凤凰同样也紧张,越来越紧张,她想的很多,万一师兄这次又输了,她不知道师兄能不能受得起这个打击。

    走到了场地中间的牛有道单手扶剑,一手指向了场地边缘的火凤凰。

    管芳仪立刻闪身而去,落在了火凤凰跟前,笑道:“聂姑娘,请!”

    火凤凰银牙咬了咬唇,对钱复成略欠身,然后跟管芳仪走了。

    昆林树眼睁睁看着师妹被带走了,嘴角紧绷,这是事先说好的,只要他赢了,牛有道这边立刻放人。

    见控住了火凤凰,牛有道面对他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允许你取消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