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二四章 火中仙
    现在说这个,昆林树怎么可能听的进去,之前因为师妹的原因,良心之下还可能纠结,事已至此,再让他幡然醒悟取消比试是不可能的事情。

    昆林树反问:“牛长老现在说这个有意义吗?”

    牛有道:“没意义吗?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何苦执拗一些没必要的事情跟自己过不去!”

    昆林树:“牛长老是怕了吗?”

    牛有道笑了,“我怕?我有什么好怕的?我不像你,会去计较那一时的胜负。我只是不想让你今朝之后再后悔,我不想我身边的人永远沉沦在悔恨中,不希望跟着我的人因为跟我而后悔,所以才提醒你,所以才再给你一次机会。”

    昆林树:“不需要。牛长老,可以开始了吗?”

    他不需要,牛有道却还是要说,“我自出茅庐闯荡修行界以来,不喜欢打打杀杀,但总有无法避免的时候,凡正面单挑的对手,牛某未尝一败,你不怕吗?”

    昆林树:“不怕,那是因为你没有遇上真正厉害的对手。”

    牛有道:“错了,是因为没人知道我的深浅,而跟我动手的人都像你一样,都对自己很有信心。”

    昆林树神情略凝,凝视着他。

    牛有道:“所以我告诉你,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当然,我知道你听不进去,但我还是要说。”

    昆林树深吸一口气,“牛长老的好意,我心领了,可以开始了吗?”

    牛有道:“你执意如此,我不勉强,我只是希望你记住我刚才的话,而得出一个结论,路是你自己选的,事后千万别说是我坑你,一切都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绝不后悔,是不是这样?”

    昆林树:“没错,祸福荣辱我自愿承担,绝不后悔!”

    牛有道颔首,“既如此,我无话可说,想打,随时可以开始,我奉陪便是。”

    场外旁观的人因为和场地中央隔的有点远,两人说话的声音也不大,所以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只见两人在那嘀嘀咕咕个没完。

    管芳仪饶有兴趣地看着,不知那位道爷又在忽悠人家什么。

    “不是比试么,这是比动手还是比动嘴,两人在那啰嗦什么?”宫临策旁问了声。

    严立抬手抓了抓脸颊,纳闷道:“不知道啊!呃…应该要开始了。”

    宫临策看去,只见昆林树露出高度警惕模样,正在缓缓后退开安全距离,而牛有道依然不动不摇地站在原地。

    看牛有道那波澜不惊的气势,昆林树退后一点,再退后一点,保持动手的安全距离。

    受牛有道刚才那番提醒,他的信心开始打折了,开始忌惮了,没了开始的自信满满。

    嗡!一团浓郁烈焰突然从昆林树体内炸出,瞬间将其整个人包裹,形成一只火球。

    火球中烈焰呼呼喷吐,一变二,二变三,刹那间三十六只火球矩阵般呈现。

    还不待众人视觉上进行清点,矩阵火球忽然无规则穿梭飘忽起来,交织穿梭着如横扫而来的火雷冲向牛有道。

    “火魅遁影,是天火无极术!”站在树冠上的太上长老春信良忽沉沉一声。

    另一位太上长老屠快面色凝重,“难怪敢来挑战!”

    “这好像是天火教传说中久无人练成的天火无极术…”场外边缘观战的宫临策亦沉声一句。

    紫金洞一伙人虽没亲眼见过天火无极术,但有赖于历代紫金洞先人在《紫金杂记》中的记载形容,都看出了些端倪。

    静立不动的牛有道略眯眼,心中嘀咕了一声,难道是天火无极术?

    天火教的人找上门来,他避而不见时,屋檐下的躺椅上闲暇着,特意翻看了一下《紫金杂记》中紫金洞历代先人记载的有关天火教的事情,刚好就看到了有关天火教天火无极术的形容。

    不仅仅是在《紫金杂记》中,他早年在上清宗翻看《上清拾遗录》时,也看到过上清宗的先人在拾遗录中记载的有关天火无极术的形容。

    曾经的上清宗弟子还是很牛的,见识过天火无极术。

    各大门派的先人之所以记载这种杂闻广见,也是为了把历代先人的经验传承下来,以便于后人。

    这也可以说是这种门派的好处,进入这种门派能丰富加入弟子对修行界的阅历。

    当然,当牛有道第一次在紫金洞拿到《紫金杂记》翻看时,更关注的是其中有没有关于《乾坤诀》的记载。然而无论是《上清拾遗录》还是《紫金杂记》中都未见任何有关《乾坤诀》的文字记载。

    牛有道不知是年代久远的原因,还是那时的修行界式微,现今的一些门派还没有资格一览商颂的雄风。

    如此变幻莫测快速穿梭的火球,稍有眼力的,哪怕不看历代先人的传承经验,也都能看出这是一门极为厉害的障眼法,在场的所有人早已无法辨清昆林树的真身在哪一团火球中,这对对手来说不知攻击来路,很危险!

    紫金洞众人的脸色异常凝重。

    管芳仪等人亦如此,开始为牛有道担心了起来。

    商淑清尤甚,她哪见过这种轰轰烈烈的情形,尤其是如此凶猛众多的火球呼呼穿梭着扑向了牛有道,令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揪心的不行。

    见到师兄如此高明精彩的术法,火凤凰眼中浮现难以掩饰的骄傲,这是她的师兄,是她的男人。

    钱复成略偏头看了看紫金洞那边众人的反应,眉头挑了挑,略露笑意,想起之前被一伙人冷嘲热讽的情形,现在知道我天火教的厉害了吧?

    轰轰烈烈的火球转瞬而来,牛有道依然屹立在原地无动于衷。

    众人法眼细瞧之下发现,牛有道不但站在原地未动,还闭上了双眼,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

    这是束手无策了,还是托大?连躲都不躲,众人为之提心吊胆。

    即知是天火无极术,既知是障眼法,目力无法辨别,牛有道闭上了双眼。

    乾坤诀运转,闭目静心,任你障眼法千变万化,无我,天地存乎一心。

    风声,烈焰呼啸声,尘沙卷动声,罡风席卷声,天地乾坤微妙之变,皆在我心。

    如同他坐在瀑布下修炼,经由嘈杂瀑布的冲刷时感知那微紊。

    如同他坐在山巅经受风吹雨打,感知日月星辰下万物生长的微妙变化。

    轰!一团火球冲来。

    首先冲来的第一道火球轰在了牛有道的身上,牛有道无动于衷的受了,众人皆惊。

    商淑清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差点惊叫出声来。

    但见火球攻击威力冲击之下,火光绽放,土石冲动翻飞。

    绽放开的火光不再那么浓郁,商淑清看不见,众人法眼却看清了火光中的情形。

    牛有道屹立原地不动,盘在头顶的束发骤然崩溃,长发随着冲击力在烈焰中飘扬,却不毁。

    一身的紫金洞衣裳亦在烈焰中飘扬,衣袂飘飘,亦火中不毁。

    不少紫金洞人相视一眼,看出了牛有道不怕火,也不知是那火焰的攻击力道不够,还是怎么回事,牛有道居然连躲都不躲,居然一动不动的受了。

    殊不知,不是火焰的攻击力道不够,而是牛有道施展了乾坤诀中的乾坤挪移之术卸力,毛发衣袂任自由,酣畅淋漓地宣泄攻击而来的力道。

    当然,这火团的纯粹攻击威力,缺乏一定的实质攻击力,对牛有道的卸力之术来说,也的确算不上多强,

    一击之后绽放的火焰,从牛有道身上一过,又迅速聚集成团。

    紧接着又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火球轰后,过了牛有道的身又聚,三十六道火球开始从四面八方围绕牛有道狂轰滥炸一般,似乎每一道都是虚的,众人明明看到每一道火球都击中过牛有道而溃散再凝聚,却始终不见昆林树的真身。

    昆林树的真身似乎化作了那虚无缥缈而凶猛的火焰一般。

    而牛有道人在摧残不断的凶猛烈焰中,衣袂飘飘,长发飘飘,袭来的火球从哪个方向攻来,衣袂长发便顺势飘向何方,那份痛快和恣意令宫临策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火球接踵攻击的间隙,哪怕商淑清不具备法眼,也从这间隙中看到了她心目中的那个道爷,长发飘扬,衣袂飘扬,人在火中依然是那单手杵剑而立的样子,未曾倒下,烈焰渲染下,挥洒着一种说不清的魅力。

    牛有道那任由火雷摧残、任由烈焰淬炼的潇洒火中仙模样,令火凤凰目瞪口呆。

    此情此景,亦令钱复成神情直抽搐。

    这一瞬间他似乎清醒了过来,人家不接受挑战就算了,好好的,干嘛要答应人家那些条件?

    穿梭攻击的火球中,昆林树还在,也不可能消失,只是因为忌惮,一直不敢轻易暴露自己,一直不敢轻易发动真正巨大杀伤力的实质进攻。

    对于牛有道能承受他这样的攻击,所有人当中,他是最不意外的一个。

    十年前,镜湖中,两人交过手,他当年以天火玄功攻击过牛有道,知道牛有道不惧火攻,也知道这种攻击威力未必能伤到牛有道。

    如今他的修为实力大增,攻击威力大了,牛有道的修为显然也提高了,承受力显然也提高了。

    别人察觉不到,他这个动手的人却能察觉到,与十年前一样,自己发动的火焰攻击力似乎无法完全在牛有道的身上着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