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二五章 我剑利否?
    火焰攻击力无效没关系,火魅遁影本就是一门极为精妙的攻防兼备的障眼法,可借由障眼法掩饰,在对手难辨真假的情况下,于混乱中发动真正的致命一击。

    可牛有道杵剑闭目不动,任尔东南西北风的沉着架势,令他相当忌惮,加之牛有道之前的那番话,多少给他施加了一点压力,令他迟迟不敢轻举妄动。

    驱使火球不断向牛有道发动攻击之余,藏身急速穿梭火球中的昆林树也在尝试靠近牛有道,伺机发动决定胜负的一击。

    轰轰攻击声中,昆林树第一次靠近牛有道时,牛有道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第二次靠近牛有道时,牛有道还是没有反应。

    第三次靠近牛有道时,已经非常接近了,牛有道依然没有反应。

    他又陆续几次非常近距离的接近,还是未能引起牛有道的反应,对方闭目任由着。

    这距离近到足以给牛有道造成致命威胁,足以诱发牛有道还击。

    连番试探之后,他确信牛有道无法发现他后,终于发动了决定性的进攻。

    轰轰连击的火球中,一道从牛有道身后冲来的火球中,撞击牛有道后背的瞬间,昆林树从火球中露出了狰狞一击。

    也就在这时,一直在狂暴烈焰中沉静闭目的牛有道,背对着他的牛有道霍然睁眼。

    背后一掌突袭,借由火球攻势狂猛袭来,他依然无动于衷。

    发动进攻的昆林树心中一喜,十年苦熬,就是为了今天!

    轰!火焰中突然冒出的一掌狂轰向牛有道的后背。

    众人观望的法眼,也终于在这一刻看出了端倪,看出那无数次火球进攻掩饰下的昆林树终于发动了决定性的一击。

    火凤凰目露欣喜,钱复成嘴角翘出一抹狞笑。

    宫临策双目瞬间睁大了几分,紫金洞众人心中一惊。

    管芳仪惊的嘴唇微张,手中慢慢摇着的团扇僵住了。

    事发太过突然了,就算有心人想出手救助牛有道,也来不及了。

    巫照行则是两眼略眯,他捕捉到了,注意到了,在火球中人发出攻击之前,牛有道先一步睁开了眼。

    这说明什么,说明牛有道已经事先察觉到了对手的进攻,这一瞬间的牛有道应该有稍瞬的应变时间采取应对,可是牛有道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挨了那一掌后,似乎后知后觉的牛有道终于动了,骤然转身。

    出手的昆林树在打中牛有道的瞬间,亦察觉到了牛有道的动作起,可他先发制人,必然是先得手一步,牛有道就算有所反应也是慢他一步的,他不会在这个时候撤回进攻闪避,必然是要一击奏效了才会罢手。

    轰!昆林树一掌结结实实打中了牛有道的后背。

    紫金洞这边的人皆心惊,火凤凰兴奋的差点叫出声来,师兄得手了!

    然而昆林树一掌打中牛有道之后,心中的震惊之情却无法形容。

    挨了他奋力一掌的牛有道像是一座山,不可动摇。像是无量大海,深不可测。

    不但是火攻威力无法奏效,明明是结结实实的一掌打在了牛有道的身上,却像是打中了棉絮,发出的力道如水流撞击在一支锥子上一般,瞬间分泄而去。

    这一击令他想借力弹开都做不到,无处借力的感觉。

    这一瞬间,他脑海中闪过了牛有道的话:没人知道我的深浅,而跟我动手的人都像你一样,都对自己很有信心!

    势尽不可回,牛有道要的就是这一刻,瞬间转身就是一掌还击!

    任你千变万化,自以不变应万变!

    昆林树想一招分胜负,他牛有道也想一招制敌。

    因为他知道天火无极术的厉害,知道那火魅遁影的厉害,乃是极为高明的障眼法,一旦一击不中让昆林树避开了,再想得手就很难再有机会,遂以身为饵诱敌深入!

    衣袂长发在烈焰中骤然甩过,拧挨一掌,换来两人这错身瞬间的还击。

    对他来说,挨这一掌不算什么,昆林树的攻击威力再强,也强不过丹榜排名第二的高手颜宝如。

    他的乾坤卸力之术,能扛住蝶梦幻界圣罗刹一击,能扛住天剑符一击,区区一个昆林树的一击又算得了什么。

    两人瞬间交手之地,浓郁火焰崩溃。

    刚还欣喜的差点叫出来的火凤凰,见到挨了师兄一掌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牛有道反手就是一击,终于惊的尖叫了出来,“师兄!”

    钱复成嘴角的狞笑还未散去,已是瞪大了双眼,就算是自己的修为硬挨昆林树一掌,也不可能没什么反应,他也不知道牛有道这是被昆林树打出来的反应还是什么。

    只见牛有道被昆林树一掌给打的陀螺般转身反手就是一掌回击。

    太近了,近的无法再躲避,牛有道的反应太快了,与昆林树发动的攻击衔接的天衣无缝一般,令昆林树避无可避。

    面对牛有道一掌轰来,昆林树猝不及防倒不至于。

    可他跟牛有道交过手,两人对过掌的,他知道与牛有道对掌后的可怕后果。

    当年他败后,无论师门问什么,他一声不吭,也不想找什么解释,可挨了牛有道那一掌的痛苦滋味,他永生难忘。

    如今又面对了,可仓促之下无可回避,他不是牛有道,不可能用自己的身躯硬挨这一掌。

    仓促之下,他下意识另一掌又迎了上去。

    咣!一声震响,又是那感觉,与十年前一模一样的感觉。

    自己发出的力道似乎顺着牛有道的胳膊跑掉了,而牛有道掌中贯穿而来的怪异之力却直接绞杀进了他的体内。

    这一掌,令牛有道的长发和衣袂猛烈后荡,如同要在烈焰中振翅而飞一般,飘飘欲仙,实际上整个人在原地未挪寸步。

    而凌空一击的昆林树却被震的从火影中脱身,明显能看出是被牛有道一掌给打的倒飞了出去。

    只这一掌的硬碰硬,昆林树便明白了,当年在镜湖交手时,自己的修为是超过牛有道的,如今自己的修为虽然突破到了金丹境界,可牛有道的修为已经超过了自己,而且还不止超过了一点点。

    自己闭关苦修十年,排除外界一切纷扰潜心苦修,而牛有道这十年间经历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可自己的修为进度居然还被人家给反超了,心中涌起的一股悲愤是外人无法体会的。

    就在他倒飞出去的瞬间,张开双臂驾驭四周火球纷纷射来掩护。

    也就在这瞬间,呛一声清鸣回荡试练场,牛有道杵剑而立的那只手,终于动了,带着虚影那么一提,拔剑了!

    剑光一闪,在火光折射之下迷离出异样光影,剑光犹如绽放出了千百道晶虹。

    剑出,人出,太乙分光剑招出,随着火球纷射掩护去的方向而出。

    牛有道的人影终于挪动了位置,不动则已,动若惊鸿,瞬间追射而去,手中绽放出迷幻剑影,穿破那重重火影。

    试练场的隆隆声止,一只只急速穿梭的火球突然同时崩溃。

    场外所有人目光急闪,都急切想看清那融融火光中的情形。

    失去了法力驾驭的火焰,渐渐消散于冥冥之中,火光中的两条人影也渐渐现形。

    众人耳畔,那道拔剑时的清鸣声依然若有若无,音质持久且有穿透感。

    火光全部消失了,慢慢荡动的烟尘中,交手的两人面对面站着。

    风来,牛有道的长发飘扬,面无表情,横剑在手,明晃晃的剑锋架在了昆林树的脖子上,手下留情了,没有下杀手!

    “我剑利否?”牛有道淡淡问了声。

    昆林树没有吭声,前胸一道剑锋划出的血淋淋口子,后背也有,腿上、胳膊上也有,垂放的双臂下,手掌指尖鲜血在滴滴答答滴落。

    他的身躯在颤抖,体内那两道冷热交织的怪异之力在肆意破坏冲撞,他在硬扛着那痛苦滋味。

    身体上的痛苦远不如他心中的痛苦,一脸惨然,看着对面的牛有道,直至渐露惨笑。

    输了?竟然输了?怎么会输的,怎么会这样?钱复成瞪大着双眼,有点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整个人呆若木鸡在原地。

    “师兄!”火凤凰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欲闪身而出冲去。

    边上突然一人出手,早已得到暗中吩咐的云姬出手了,当场制住了冲动的火凤凰,快手在她身上下了禁制,并一把掐住了火凤凰的脖子,随时会捏断火凤凰脖子的样子,也令她无法再出声了。

    一直在边上冷眼旁观的袁罡,完全事不关己的样子,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异样,他对这场比试一点都不担心。

    他太了解牛有道了,道爷可不是什么轻易冒险的人,前前后后一番折腾后的情况下,道爷既然能答应这场比试,他对这场比试的结果,原本连看都懒得过来看,过来只是想看看道爷到底想干什么。

    一旁僧人打扮的圆方,手中急促拨动的念珠终于停下了,大大松了口气的样子,之前昆林树那凶猛诡异的攻势的确是有点惊着他了。

    现在放心了,脸上露出了贱贱的笑样,落井下石般的鄙视一声,“不长眼的东西,也不看看是谁,连咱们道爷也敢惹。”

    商淑清又惊又喜,试着问了一声,“红姐,结束了吗?道爷赢了吗?”

    管芳仪微笑:“剑都架人家脖子上了,对手束手待毙,自然是赢了,郡主这下放心了、高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