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二六章 我输了
    树冠上,见打斗结束,观战的两位太上长老相视一眼。

    春信良嘀咕着问了句:“不是说这牛有道还是筑基期的修为么,就算是金丹修为,怎么会结结实实挨那一击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修为不会连我们两个都高过吧?”

    能有此疑惑,自然有原因,修为对比就算是一个大人一个小孩,小孩用力冲撞之下,就算难以对大人造成什么伤害,大人也很难做到一动不动,除非大人的体格非常强壮。

    屠快嘀咕,“是有点奇怪,回头问问怎么回事。”

    场下观战的紫金洞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严立那表情也不知是不是在笑。

    场内交手打斗的时间其实并不久,若非说久,在牛有道还手之前倒是耗费了点时间,那些火球对牛有道狂轰滥炸了一段时间,可等到牛有道一出手,一掌还击,一手拔剑,比试基本上就快速结束了。

    这场比试,结束的赶紧利落,事后有点经验的都看出来了,双方采取的都是伺机一招制胜的打法。

    宫临策略偏头,在严立耳边嘀咕道:“用药了?”

    严立懂师兄的意思,不是用药了的话,面对昆林树那样结实的一击,牛有道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修为再高以牛有道的修为也不至于高到那么离谱的地步吧?这,怎么看都像是有古怪。

    “应该是吧。”严立低声嘀咕着回了句。

    宫临策又嘀咕问,“知不知道用了什么药?”

    严立:“不知道。”

    宫临策:“你跟他走的近,回头想办法打探一下。”

    “嗯。”严立颔首,他也好奇。

    惊呆在场外的钱复成,此时一颗心哇凉哇凉,一想到各种后果,整个人都懵了。

    被云姬掐着脖子的火凤凰,看着一身是伤、落在别人剑下的师兄,不禁泪流满面。

    连外人都看出了端倪,身在其中的昆林树自然也看出来了,牛有道之前无动于衷就是为了诱其进攻,采取的是一招制胜的打法。

    肉体上的痛苦,他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了,惨笑道:“你若非手中有剑,我未必会输给你。”

    牛有道:“输了就是输了,男人不需要为失败找理由。你领教过我出剑的速度,应该知道,我一出手的还击若是用剑的话,你连命都保不住,当场就能把你给肢解了。”

    昆林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我还有厉害的招数没用出来。”

    牛有道:“还有那必要吗?现在,你输了!”

    昆林树:“我只想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和你真正打一场,这般输法,我不甘心!”

    牛有道反问:“你觉得我还会跟你打吗?”

    昆林树身子骨在哆嗦,体内异常带来的反应,“牛长老,求求你,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只要你再跟我打一次,不管输赢,都算是我输了,行不行?”

    牛有道:“可以,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过,老规矩,你没资格跟我讲条件,想要我答应,你必须拿东西做代价。”

    昆林树略喜,“牛长老想要什么?”

    牛有道朝被制住的火凤凰抬了抬下巴,“她,看到了吗?长的不错。”

    昆林树看了眼自己那泪流满面却无法动弹的师妹,神情狠狠抽搐了一下,悲愤道:“你想要我师妹?牛长老,你如今好歹是堂堂紫金洞的长老,如此无耻之事…”

    “你想多了,我对你师妹的姿色不感兴趣。”牛有道反手一招,不远处插在地上的剑鞘唰一声倒拔而起,射来。架在昆林树脖子上的剑一收,反手一插,唰一声归入射来的剑鞘。

    牛有道手中剑柄翻转,剑顺势杵在了地上,双手搭在了剑柄上,长发随风飘扬,面无表情道:“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可以再跟你打一场,就现在,过时不候,我也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你若输了,我立刻要你师妹的命,我会当着你的面,把你师妹的脑袋砍下来!你中了我一掌,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跟我打的实力吗?你千万别说,先容你治伤,再等你养好了伤,再让我跟你打。要打就现在,拿你师妹的脑袋做赌注,你敢赌吗?”

    体内的异常令昆林树下意识又哆嗦了一下,也明白了,对方在告诉他一个道理。

    就算现在没制住他,就算没有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就算让他继续放开了手脚打下去,他体内的状况也赢不了。不存在什么还有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哪怕是失手,输了就是输了。

    已经这样了,再拿师妹的脑袋做赌注吗?他做不出来。

    “我输了!”昆林树闭目惨笑。

    牛有道略抬头看了看天,这个答案还算让他满意,如果昆林树为了自己的执念不惜让自己师妹去死的话,那这个人他是不会留的,用对方老婆的命都无法钳制住,这种人留下也没用。

    从两人见面伊始,他就一直在试探对方的底线,现在,他放心了,徐徐问道:“记得之前,你还告诉我什么不是男人干的事,让我不要连累女人。我说,我是不是不男人不用你来告诉我。现在你问问你自己,你自己为奴也就罢了,还要让你师妹陪着你终身为奴,你来告诉我,这是一个男人该干的事吗?”

    “呵呵!”惨笑着的昆林树哭了。

    火凤凰看到了,见师兄一个大男人当众泪流,顿时心如刀割,想挣扎又挣扎不动,想喊又喊不出来。

    场外的人,也不知两人在说什么。

    牛有道平静道:“大男人哭什么?后悔了吗?是不是为自己之前的鲁莽行事感到后悔?”

    昆林树哽咽,是后悔了,执迷不悟被打破后,终于清醒了,真的后悔了,牛有道提醒的对,他自己找死也就罢了,居然还害得自己师妹要终身为奴,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他万分悔恨。

    长发随风飘荡的牛有道杵着剑,平平静静道:“哭,没用,男人的眼泪不值钱。你刚才让我给你机会,你好好想想,我有没有给过你机会?我不是没有给你机会,比试之前我就再三给了你机会,我那时就反复告诉过你,你那时后悔还来得及。我提醒你,单挑,我未尝一败!我甚至提醒你,可以说是明白无误的告诉你,你不知道我深浅,让你不要冲动,可你不听,不见棺材不落泪。”

    这个时候说这个,真是字字诛心,将昆林树那点心气劲给践踏的,也让昆林树真正明白了自己之前的行为有多糊涂,昆林树肠子都悔青了,哽咽道:“我罪该万死,死不足惜!”

    “死?”牛有道略挑眉,“睁开泪眼,看看你那哭泣的师妹吧。”

    昆林树抬头,看着自己那无声泪流的师妹。

    牛有道徐徐道:“我劝你不要做糊涂事,最好老老实实遵守你自己的承诺,你现在是我的人,你什么时候死由我决定。敢不守信,今晚,我就送七八个男人给你师妹,保证让你师妹终身难忘。”

    昆林树震怒,霍然回头,“你…”

    牛有道斜睨道:“我告诉过你,路是你自己选的,不要后悔。你也告诉过我,祸福荣辱你愿意承担。现在后悔,晚了!昆林树,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好好记住我的话,不要再犯糊涂:你活,你师妹活,你死,你师妹将生不如死,我说到做到!”

    昆林树满脸悲愤,整个人悲愤到瑟瑟发抖,却拿眼前的人无可奈何,现在方意识到了一点点什么,一切都在这人的掌控之中!

    正这时,牛有道冷目一扫,忽抬手一挥,自己本人也拦在了昆林树的前面。

    钱复成过来了,飞掠而来。

    见到牛有道的手势,巫照行亦一个闪身紧急而来。

    云姬亦将制住的火凤凰推给了管芳仪,一个闪身落在了牛有道的身边,与巫照行一左一右护法。

    钱复成暗暗咬牙,人从战败后的发懵中清醒过来后,他就立刻做出了决断,宁愿将昆林树给毙了,也决不能让昆林树落在牛有道的手中,否则没办法跟宗门交代,反正让昆林树去圣境也是存了让昆林树送死的打算的。

    见到横栏在身前的人,钱复成意识到自己的图谋怕是要落空了,牛有道的警觉反应太敏锐了。

    “钱长老,有何贵干?”牛有道冷眼问了声。

    钱复成:“你们让开,我有话和昆林树说。”

    牛有道:“从现在开始,他是我的人了,有什么话就这样说吧。”

    经由牛有道这边人的反应,宫临策等人也意识到了不对,迅速闪了过来,聚集在了牛有道这边,尽显牛有道的主场优势。

    钱复成意识到完了,这里轮不到他来撒野,也没有了他撒野的机会。

    自己酿成的苦果,得自己吞,钱复成喉结耸动了一下,隔着人问道:“昆林树,这一战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若有问题说出来,我给你做主!”他现在又想寻找扯皮的机会。

    然而晚了,牛有道早已堵死了对方的所有退路,冷笑一声,立马接话道:“昆林树,做人最好不要言而无信,否则,我说到做到!”说着,慢慢偏头看向了场外被押的火凤凰。

    昆林树不傻,意识到了长老的企图,可顺着牛有道看去的方向一看,看着泪流满面的师妹,心中一片凄惨,他哪能不明白牛有道话里的意思。

    严立也回头看了眼,心中顿时一乐,果真是妙,这位师弟死咬着昆林树的老婆不放,此时可见真正是步妙招,这位师弟果然是老谋深算坏到了位,这事有意思了。

    “长老,我输了!”昆林树低头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