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二八章 我不干这种下作事
    “你…”钱复成被憋的够呛,没想到对方答应的痛快之后竟会来这手。

    让昆林树留在这怎么行,不管他能不能回去交差,只要把昆林树带回去了,麻烦就能小好多。

    总之掌握有天火教至高秘术的昆林树不能落在外人手上,这可不是一般的落在外人手上啊,而是要为奴啊,为奴后还不是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旦让昆林树交出天火教的秘术怎么办?因此,退一万步说,让昆林树出个意外死了也行,否则他钱复成于天火教而言,万死难辞其咎。

    他后悔了,万分后悔,现在依然还在想那个为什么,为什么会答应那样的条件?

    牛有道:“严长老,劳烦您帮我送送钱长老。”

    钱复成忙道:“牛长老,你可以把火凤凰留下做人质,只要火凤凰在,我保证昆林树圣境出来后一定会回来兑现承诺。”

    闻听此言,昆林树绷了绷脸颊,却也无颜多说什么。

    牛有道:“没那个必要,送客!”

    严立丝毫不认为自己成了为牛有道跑腿的,牛有道驱使的自然而然,他严立配合的也自然而然,毫无违和感,站了起来挥手道:“钱长老,请吧!”

    管芳仪有些古怪地瞧了瞧严立,脑海中闪过‘习惯成自然’的念头。

    钱复成还想说什么,严立脸一寒,沉声道:“请!”

    现实很残酷,若在事发之前,这边恐怕还要掂量着给钱复成几分面子,现在,钱复成自身难保,严立少了顾忌。

    看看周围虎视眈眈的人,钱复成也不得不屈服于现实,不过临走前还是警告了昆林树一句,“昆林树,天火教待你不薄,你别忘了比试前自己发的毒誓!”

    昆林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比试前为了让钱复成答应,他发过毒誓,不管比试结果如何,都绝不向任何人泄露秘术。

    毒誓?什么毒誓?牛有道略挑眉,目光瞥向昆林树。

    “弟子不会忘,不管发生什么,弟子绝不会违背誓言。”昆林树再次给出了承诺。

    “希望你说到做到。”钱复成一声冷哼,甩袖而去。

    严立并未远送,已经弄的不堪了,也就没必要再给什么面子,吩咐了人送出山去。

    站在屋檐下目送的昆林树一脸的失魂落魄,牛有道踱步过来负手站在了他的身边,盯着他的神色反应看了会儿,缓缓道:“我之前说过,路是你自己选的,不要后悔。昆林树,每个人都要对自己做出的事负责。”

    严立大步连连的走了回来,见两人在说话,遂徘徊在了台阶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上说是在竖起耳朵偷听也不为过。

    昆林树痛苦道:“牛长老,我要见见我师妹。”

    他和火凤凰被隔离了,原因是牛有道怕火凤凰和昆林树双双做出什么傻事来,两人毕竟是天火教的弟子,而火凤凰又能为了昆林树主动答应那种条件,因此牛有道不得不防,不想到手的东西泡汤而白忙一场。

    牛有道云淡风轻道:“都冷静一下。出了这样的事,你们夫妻的心情我理解,不会阻拦你们见面,不过要等到你们夫妻两个的情绪稳定了再说。”

    严立往这瞅了眼,心里嘀咕,还真当成自己人了,挺上心。

    管芳仪摇着团扇,肩靠在屋檐下的柱子上,也在竖着耳朵听。

    昆林树颤声道:“我对不起师妹,我想见见她,想知道她怎么样了。”

    牛有道:“你放心,只要你没事,她就不会有事。”

    可昆林树则是再三哀求想见,此时此刻,天火教那边的事他已经不愿多想了,只想见到火凤凰。

    牛有道察言观色后,略默,“想见可以,也可以让你见,但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也是我之所以答应和你比试时想搞清的问题。”

    昆林树立问:“什么问题?”

    牛有道:“你不要想多了,不是我想要挟你,而是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你我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天火教怎么可能答应让你来找我比试,而且是天火教长老亲自带你来、亲自操办此事。这不合常理,我想不明白,想知道答案,能告诉我吗?”

    严立脚步一停,认真听着,这也是紫金洞之所以配合牛有道祸祸钱复成三人的原因,他当然想知道答案。

    昆林树沉默了好一阵,最终也没有隐瞒,“宗门原本是不答应的,事实上至今也没答应……”

    他缓缓将事情原委讲了出来,说自己闭关十年练成了天火教三代以后再也无人练成的至高秘术天火无极术,说自己想找牛有道挑战,但宗门不肯答应,按门规禁地闭关的人必须报答宗门,恰好遇上了圣境的事。掌门不太希望他去圣境,但他实在是太想挑战牛有道,于是他以圣境的事找到了诸位长老,结果才有了此事。

    牛有道与严立对视了一眼,都有点意外,居然是这么个情况。

    虽然昆林树的话讲的不够翔实,也许是不想讲出对天火教不利的事来,但两人都不傻,更何况严立本人就一直在门派中厮混,自然明白天火教那些长老答应昆林树来找牛有道比试的原因。

    严立有点失望,还当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就这事?就为这事闹得紫金洞上上下下的一大群人帮着牛有道折腾?

    严立看向牛有道的目光中透着狐疑,大家伙不会是被这厮给利用了吧?

    牛有道挑了挑眉,严立失望他却是另番想法,心里嘀咕着,果然是练成了天火无极术。

    能捞上这么个打手,对他来说是个意外之喜,昆林树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撞在他手上的。

    提及了自己练成天火无极术的事后,昆林树又补了句,“我发过毒誓,绝不会泄露宗门秘法,也一定会做到。”似乎在提醒某些人最好不要有什么想法。

    牛有道略笑:“这么多年才你一人练成的东西,我没兴趣,也不会去浪费那个时间去钻研。”

    “情况我已经如实说了,能让我见师妹了吗?”昆林树眼巴巴问着,才新婚不久就害得师妹落得为奴的下场,内心满是自责,急于想见见师妹和师妹说说话。

    牛有道简单直接,“我说话算话,给你们一刻的时间,够不够?”

    当然不够,昆林树巴不得一直在一起才好,可他似乎没什么讨价还价的权力,只能是默默点了点头。

    牛有道当即对管芳仪偏头示意了一下。

    不多久,哭红了眼的火凤凰来了,一看就知道是伤心了好久。

    师兄妹二人见面,火凤凰拉着昆林树,瞅着他一身的伤,急问:“师兄,你伤的怎么样?”

    昆林树又着急问她,“师妹,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这话显然是对牛有道类似要给她师妹找七八个男人的话心有余悸,牛有道夸他师妹长的不错的话他记忆犹新。

    夫妻二人你关切我,我关切你,来来回回的问个没完。

    严立颇有些意兴阑珊,觉得没劲。

    牛有道冷眼旁观,夫妻二人的身上有动用修为的禁制,给予二人的时间也有限,二人不谈妥的话,不太可能立刻干出傻事来,短暂一见倒也不虑。

    见时间快到了,昆林树还在那一个劲的忏悔说什么对不住师妹之类的,牛有道突然插话提醒了一下,“刚才你们的钱长老要带你们回去,被我拦下了……”把钱复成要人的情况说给了火凤凰知晓。

    严立有些意外的瞅向牛有道,不知他突然提醒这个干什么,立马对这话进行了琢磨。

    听后,火凤凰看向昆林树,后者点了点头,表示是这样。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先好好冷静一下。”牛有道偏头一声交代,火凤凰又被带走了。

    有点着急的昆林树也被人拉住了,看不到了师妹人影,昆林树立刻扭头对牛有道说道:“不要伤害我师妹。”

    牛有道微笑:“这要看你想不想让你师妹受伤害,你没事,你师妹自然没事。”说罢偏头示意,立刻过来人,也将昆林树给带走了。

    此时,严立才凑近了牛有道,提醒道:“身怀天火教的至高秘术,天火教怕是不甘心让他落在你的手上,必然会向紫金洞施压讨要,这人你怕是保不住。”

    牛有道负手呵呵一声,“再说,人我先扣着。对了,钱复成走了?”

    “你觉得他还有心情留在这吗?”严立反问一句,复又摇头感慨道:“跑又不敢跑,回去又交不了差,我都为他的处境犯愁,这位钱兄,这回怕是麻烦大了去。”又偏头看向牛有道,“老弟,还是你狠,拉来钱庄掌柜的做中人,钱复成这次想赖账都赖不了。要我说,这是拿捏钱复成的好机会…”

    这种事,又是这么多人目睹的事情,当软肋要挟钱复成,牛有道认为不合适,顺口回道:“我好歹是堂堂正正的紫金洞长老,我不干这种下作事。”

    “……”严立无语。

    待严立走后,牛有道溜达着到了软禁火凤凰的地方,一进门便见火凤凰坐榻旁抹眼泪。

    才刚新婚就弄成这样,心情可想而知。

    抬头见牛有道进来了,火凤凰吓得往墙边退,紧张兮兮道:“你想干什么?”某人夸她姿色的话,她也记得。

    牛有道:“钱复成想带走昆林树,赌约在身,你知不知道昆林树离开紫金洞后的下场?”

    PS:有点家事纷扰,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