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三二章 领罪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你是什么样的人?严立只能呵呵两声不语,端起茶盏自喝自想。

    是什么样的人先不说,这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想想都让他觉得古怪,这像是同一个门派的人吗?这像是同门长老之间的谈话吗?他在紫金洞多年,闻所未闻,这还是头一回。

    这也让他意识到了,牛有道暂时还未融入紫金洞这个集体,而紫金洞这边也并未完全接受,潜意识里还是把牛有道当做外人。

    琢磨了一阵,放下茶盏,严立起身道:“你的条件我记下了,只是我还没办法答应你,我回去通禀一下再答复。”

    牛有道也起身道:“那我送送你。”

    “别,不劳您大驾。”严立也不知是嘲讽还是自嘲,摆了摆手,快步出了亭子,先走了。

    目送其离开了,牛有道又坐下了慢慢喝茶,明显在思索什么,入神中。

    主动送了送人的管芳仪回来,进入亭内,摇着团扇问道:“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你这究竟是想要他们夫妻两个人还是想要钱?”她被绕糊涂了,有点搞不懂了。

    牛有道把玩着茶盏盖,“你喜欢钱,我这是投你所好。”

    管芳仪嗤了声,复又问:“真把他们两个交出去啊?”

    她之前感觉到的可不是这个意思,可如今这位已经和紫金洞这边划出线来了。

    牛有道答非所问,沉吟着说道:“派人联系天火教那边,告诉他们,昆林树夫妻的事我说的算,跟我谈,我不提任何条件。记住,把话送到就可,不要让天火教知道是我递的话,不要留下任何证据和把柄。”

    管芳仪一愣,明白了,和严立谈的很有可能是幌子,这绕了一圈的目的应该还是想保住那对夫妻,略有不解道:“即如此,你又何必跟严立啰嗦那些,回头紫金洞这边答应了你条件的话,你如何交代?”

    牛有道:“你以为我愿意这样?我也想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也想简单痛快一点,能简单的谁愿意跟他们虚与委蛇?可是没办法,身在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游戏规则,破坏规则的人是没办法在这里立足的。这种事我没办法完全撇开他们,拿下昆林树夫妻两个,紫金洞是出了力的,我也需要紫金洞这层保护衣。”

    这个意思,管芳仪倒是理解,只是不明白,“昆林树夫妻两个有那么重要吗?为了他们两个,你在两大派之间如此费心费力的周旋有必要吗?”

    牛有道呵呵一笑,“蒙帅他们军中有一句话说的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管芳仪皱眉:“将?就凭这昆林树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太过自我,我真没看出他哪点能算个将才。”

    牛有道略摇头:“将,分两种,一种擅长运筹帷幄,一种擅长临阵厮杀!天火无极术,能被天火教当做至高秘术,能简单吗?天火教三代以后无人练成,这个昆林树却练成了,几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仅凭这修行天赋就不得了,你不期待吗?我有点期待!既然主动送上门了,我若错过,岂非有眼无珠?天火教内部掣肘,不愿善用,何不归我?”

    管芳仪默了默,调侃道:“你这是把自己当做明主了。”

    放开茶盏,牛有道双手拍了拍自己大腿,嘘长叹短道:“红娘,我们如今不缺自己的势力,也不缺办事的人,但是缺真正能办事的人,能正面风险的人太少,可做选项也少。摊子大了,事太多,靠我一个人是应付不过来的。向前看,路还长,我们缺少人才,你懂吗?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才,只要有用,我不嫌多。”

    管芳仪:“你的心情我理解,就算他是个人才,可你以这种方式把他们拐骗到手,你就不怕他们夫妻怨恨你吗?”

    牛有道回头看向她,略带玩味道:“你好像也是我从齐京拐骗来的吧?你怨恨我吗?”

    管芳仪一愣,旋即恼羞成怒,一声“去你的”,啪,团扇在他肩头打了一下,转身扭头而去,“懒得跟你废话。”

    裙摆轻摇,步下台阶,出了亭子,脸上又浮现一抹笑意,回想当年,齐京往事,一路走来至今,风里浪里虽有惊险,日子却非身在齐京日复一日的活法能比的,别有一番滋味。

    回头看了一眼,亭子里的男人,静坐在那慢慢喝茶,虽安静,却难掩其神采,前方似有波澜壮阔在等待。

    ……

    山外青山,崇山峻岭,驾驭大型飞禽落在一座山岭的钱复成眺望远处山中的层峦建筑群,那里正是天火教所在地。

    所谓近乡情怯,钱复成现在倒是有点类似的感觉,到了,只敢远远看着,反而迟迟不敢回去了。

    他其实已经在路上反复停下,反复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还是那句话,不敢回去,出了那样的事,不敢面对,心中是无限懊恼。

    昆林树的事,他没办法交差,真的没办法交差,有天下钱庄的掌柜做中人,一下就将他钉的死死的,无法翻身,搞的他连狡辩的余地都没有。

    出了这样的事,身为天火教长老,他太清楚回来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后果等着他。

    他害怕,他也想过干脆一走了之,逃了算了。

    可权衡再三,还是放弃了,逃与不逃的利弊明显不过。

    不逃,最多失去现在所有的一切,没落在宗门内,不至于有什么其他的风险,基本的吃用最少不愁,兴许碰到合适的时候还有再起的机会,毕竟他下面还有一批自己的人手。

    可若一旦逃了,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宗门必然要对他追杀到底,他余生必将要陷入永远的惶恐不安之中,他那一系的弟子也要跟他划清界限、反目成仇,种种后果不可想象。

    正患得患失之际,一只巡弋的大型飞禽掠来,从上跳下两个人来查探,也是因为发现这里有人降落。

    来的正是天火教弟子,见是他,两名弟子赶紧行礼,“见过钱长老。”

    钱复成笑的有点牵强,深吸了一口气,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最终还是再次起身向宗门方向去了……

    天火教正殿后方的掌门居住地,一封信送到,正是牛有道让人送来的信,因钱复成在途中的犹犹豫豫,后送来的信反而赶在钱复成的前面到了。

    信里说什么昆林树的事不要和紫金洞谈,紫金洞会狮子大口开,主动权在牛有道手里,若想避免损失,可以找牛有道谈,牛有道不会提什么条件。

    这信,搞不清送信人是谁,是谁让人送来的信,也看不懂信里的意思,但掌门宇文烟已经察觉到钱复成等人去紫金洞出事了。

    他迅速召集了诸位长老过来,信在大家手上轮流过了下手,让大家都看了看。

    一伙人正商议此事,外面忽有弟子来报,“钱长老回来了。”

    钱复成身为长老来就来了,有资格直接进这里,还让人通报作甚?

    信,再结合钱复成的异常举动,众人感到了不妙,皆回头看向了大门外。

    宫临策“嗯”了声,示意让人进来。

    弟子出去通话后,钱复成的身形慢慢出现在了门外,明显很不安地走了进来,哪还能看出丝毫的天火教长老神采,更多的是黯然和失魂落魄。

    待他在众人面前站定,宫临策沉声道:“出什么事了?昆林树人呢?”

    钱复成黯然低头道:“我有罪,我犯下了大错,请掌门责罚!”说罢,面对祖师爷雕塑,当场跪下了。

    众人吃惊,面面相觑。

    宫临策脸色黑了下来,沉声道:“我问你出什么事了。”

    “去了紫金洞后,昆林树急于挑战牛有道,是我糊涂了……”钱复成跪在众人面前,将抵达紫金洞后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详细道来,不敢做丝毫的隐瞒。

    既然已经决定了回来面对,就没了隐瞒的必要,也瞒不过去,昆林树落在了紫金洞的手上,哪能瞒住,人一去追问情况自然就一清二楚,没办法隐瞒。

    听完他的讲述后,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众人做梦也没想到,钱复成居然能干出这等糊涂事来。

    别说他们,钱复成自己事前事后也不相信自己能干出这种事来。

    哪怕是牛有道自己,一开始也不会想到,想不到天火教会让昆林树跑来挑战,事情的经过和结果都是牛有道之后一步步试探这边底线摸出来和促成的,才让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钱师弟,你糊涂啊,牛有道不肯比试就算了,你干嘛答应这种条件?”

    “钱师弟,你是不是疯了?如此苛刻的条件,你难道就没想过后果吗?你不知道昆林树身怀我天火教的至高秘术吗?”

    “你,我实在是不知该说你什么好,你说你答应就答应了,干嘛还答应让天下钱庄的人做中人,你这样连反悔的余地都没了,我天火教会很被动!”

    一群长老纷纷痛心疾首,纷纷痛斥钱复成。

    钱复成被骂的一声不吭,心里也有几分哀怨,当初一伙人非要让他去,如今出了事都成了他一个人的不是。

    当然,这个时候,事情已经出了,他的处置权掌握在这些人的手里,不易得罪,不辩解比辩解好,只能是老老实实的认了。

    “都给我闭嘴!”宇文烟突然怒喝一声,声震大殿。

    PS:谢“苦逼的程序员”大红花安慰。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