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三四章 狮子大开口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不是他沉不住气,而是观紫金洞的言行后,他很清楚了,紫金洞这次是下定了决心咬上一口,之前打算的凭面子来解决已经不做那个指望了,再废话下去绕圈子真没了意义。

    现在需要面对的是如何减免损失把问题给解决了。

    不过他说的这么直接,倒是让宫临策有些不好吃相太难看,抓住人家的软肋趁机讹诈,是需要一块遮羞布的,一时间也不太好直接开价。

    说的好听点,想敲人家一笔也得占理,否则天火教不是死人,你能无理取闹,他们回头也能这样对紫金洞的弟子。

    “牛长老,你是当事人,对于宇文掌门的话,你有什么看法?”宫临策忽向牛有道抛出问题来,牛有道想要两成,他估计牛有道是想要价越高越好的。

    说白了,他希望牛有道做那个狮子大口的人,让牛有道缓冲遮羞,然后他再来调和获利。

    牛有道有些意外,他是做好了安分旁听的准备的,准备一声不吭,没想到宫临策会点到他头上来。

    他又不傻,岂能不明白宫临策的意图,他才不做这个恶人,弄得天火教的火气回头全发泄到他身上,这个黑锅还是紫金洞来背比较合适。

    他这次来,是要把自己摘干净的,即要在紫金洞这边摘干净自己,也要在天火教那边摘干净自己,即要借紫金洞的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还要不让麻烦缠身,他对此已是蓄谋已久。

    所以他根本不接这茬,也有理说,站了起来,对宫临策恭恭敬敬拱手道:“我没什么看法,一切全凭宗门做主!”

    这话看似简单平常,实则说的滴水不漏,即让宫临策没脾气,也让紫金洞这边的人听了心里舒服,至少让严立等人看出来了,他牛有道这次是正儿八经遵守了诺言,真的把那夫妻二人全权交给了宗门来处置。

    对于这场谈判不谈判的,牛有道压根也没当回事,因为他很清楚,紫金洞非要把那两夫妻的处置权拿到手,就不会只是对天火教小小意思一下,肯定要狮子大开口。

    而天火教也不会任由鱼肉,双方很难谈拢之下,天火教必然要尝试另一种可能性,那种可能性他已经提醒过天火教。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他牛有道已经准备好了,就在这等着,等着事情蔓延到谈判之外来解决。

    至于现在,他不会流露出任何端倪,不会惹得天火教怀疑,也不会惹怒紫金洞。

    所以这场谈判,对他来说,就是扯淡,听听看看就好。当然,亲自过来也是为了防范事情超出他的计划,一旦出现意外,他要想办法斧正,让事态重新回到他的计划轨道上来。

    对于牛有道这态度,严立总算是心安了,他就怕牛有道耍花招。

    宇文烟斜睨着牛有道,心里已经在琢磨那封信上的情况,之前有点怀疑和牛有道有关,奈何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与牛有道有关,尤其是看目前的情况,这事似乎不由牛有道做主。

    宫临策有点纳闷,平常蛮横叫嚣的家伙居然变得如此规矩,也不知是装给外人看的还是怎的,不配合他来,他还没办法指责什么,人家说话算话全权交给宗门来处理了,他能说什么?

    他只是能略点头,于是牛有道又坐了回去,老老实实旁听的样子。

    “宫兄,看来这价还得你自己来开。”宇文烟冷笑一声,他也不是糊涂人,直接挑明了,“不要绕了,绕的我听不懂,你也麻烦。想要多少,或者想要什么,不妨说出来让我听听。”

    他在把宫临策往讹诈上逼,就是要坐实紫金洞在讹诈,只要坐实了,他天火教迟早要找回这个场子,紫金洞的人不会窝在这里不出去,总会有人在外面走动。紫金洞能做初一,他天火教就能做十五!

    宫临策也不会傻到往上面贴,沉声道:“宇文兄这么说就不对了,什么叫开价?你非要论价的话,那我倒是要问问你,紫金洞的面子值多少钱,天火教的面子又值多少钱?你若非要这样说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谈的,赌约是双方心甘情愿签订的,有天下钱庄的人作证,认赌服输,咱们照赌约执行便可,免得再争论下去伤了和气。”

    他这边要死咬住是因为面子问题,是天火教弟子跑来无理取闹,他这边小惩大诫是应该的。

    对方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行为,令宇文烟很恼火,可还是那句话,人家占足了理,你是来求人的。

    宇文烟不得不咽下这口气,“那就换个说法,怎样才能让紫金洞放人。”

    宫临策:“放人不难!难的是,没办法轻易放人,紫金洞不能任由人随便来挑事,挑了事又能轻易离去,放哪个门派都没有这样的道理。轻易放人我没办法给下面人交代,总得给上上下下的人一个交代吧?”

    宇文烟:“想要什么交代?”

    旁听的牛有道听的暗暗好笑,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就为了一个说法而已,不停的在那兜圈子。

    宫临策:“赔礼道歉!”

    宇文烟:“我一来就赔礼道歉了,还不够吗?”

    宫临策:“红口白牙的轻松一句话带过去,宇文兄觉得我这样能给本派上下的人交代吗?”

    宇文烟:“看来还需要一点实质性的东西。”

    宫临策:“难道宇文兄觉得不应该吗?”

    宇文烟:“需要什么道歉才能让我把人带走?”

    话到了这个地步,宫临策也不客气了,“你我两派能走到今天都不容易,门派的脸面无价,虽然无价,我也不会让宇文兄难做,这样吧,三十万匹战马,另加三亿金币!”

    牛有道眉头略动,这价码开的的确有点太高了,不过也能理解,开价肯定要开高了,双方才有谈的余地。

    然此话一出,对面的天火教众人顿时站起了不少,一个个勃然大怒的样子。

    宇文烟不希望把事情闹僵,迅速抬手阻止了,示意众人稍安勿躁坐下。

    “宫兄,你这价码开的有点过分了。战马的事你应该知道,从整个齐国调集三十万匹战马,这已经超出了我天火教一家能做主的范畴!还有那三亿金币,这是天价,我从哪找这么多钱给你们。你说不让我难做,这不是让我难做是什么?”宇文烟厉声质问。

    宫临策也不恼怒,反问:“宇文兄觉得我紫金洞的面子值多少东西,你倒是说说看?”允许对方还价。

    宇文烟:“就事论事,别扯什么面子,我天火教赔礼道歉就是给面子。三十万匹战马和三亿金币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最多只给一千万金币!为此赔出一千万,我天火教已经是丢尽了颜面,也给足了你紫金洞面子!如果你紫金洞真是冲面子,你们现在就可以把昆林树夫妇给杀了,我天火教认了!”

    现在杀了昆林树这个筹码是不可能的,至于一千万金币,这和紫金洞的预期相差太远了,结果可想而知。

    双方立马吵了起来,不是宫临策和宇文烟吵,而是双方其他人互相争执了起来。

    牛有道坐那看双方吵来吵去,一声不吭,是最安静的一个,很显眼,他也察觉到了宇文烟的目光不时向他投来。

    吵到后面,这一场明显谈不下去了,暂停了。

    天火教的人继续留下考虑,吵归吵,吃喝招待方面还是不缺。

    宫临策也领着紫金洞的一群人暂时离开了此地。

    出了招待贵客的地方,牛有道散伙走人,宫临策喊住他,“牛师弟,此事一起去大殿议一议吧。”

    牛有道耸耸肩,“还是免了吧。我又没有参与决策的权力,再说了,这事已经交给了宗门处理,我说话算话,你们慢慢谈,我先回去了,再谈判的时候喊我一声就行。”拱了拱手就走了,不想卷进这无聊的谈判中。

    “我们操劳,他倒像个没事人似的,最后坐等分享就行。”长老莫灵雪略显不满一句。

    严立叹了声,“莫师姐,看来你是真的不了解他,他一旦插手,事情恐怕会有变,我觉得他能做到不参与这事是好事。”

    面对牛有道离去的背影,众人稍作目送,也没有多话,之后一起回了宗门议事大殿商谈。

    回到茅庐别院,等候的管芳仪立刻问牛有道谈的怎么样了,牛有道简单概括了一下,说不用管,一下两下根本无法谈妥,这边以不变应万变,就一个字,等!

    傍晚时分,南山寺僧众的诵经声起,送山林归鸟入巢之际,宇文烟率领一伙人来到了茅庐别院。

    面对紫金洞的狮子大开口,不狠狠咬上一口不会松嘴的架势,天火教那边不得不想办法,那封信终究是在天火教人的心中留下了梗,最终还是觉得应该来试探一下,准备看看情况再说。

    想法当然不会告诉紫金洞,只说是要确认一下昆林树夫妇还在不在,是不是还活着,若是人不在了,天火教也没了谈的必要。

    面对这个要求,紫金洞无法拒绝,只能让对方确认一下人质。

    夕阳无限好,层林染黄昏,山林尽自然,最美。

    严立先到一步,把情况跟牛有道说了一下。

    刚讲完情况,取得了牛有道的同意,宇文烟等人也来了,宫临策也带了些人陪同。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