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三五章 认赌服输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而先来一步的严立已经带了批紫金洞的人手过来,都是紫金洞的高手,对茅庐别院严加戒备,防备天火教干出铤而走险的事来。昆林树这个谈判筹码,在肉没吃到嘴之前,紫金洞是不会允许轻易废掉的。

    一时间,整个茅庐别院的气氛别样。

    牛有道快步到了门口迎客。

    宫临策瞥了眼微微点头的严立,知道已经打好招呼了,遂笑道:“牛长老,宇文掌门等人要先确认一下昆林树夫妇是否安好,我们紫金洞不至于这么不通人情,就让他们确认一下吧。”

    牛有道有所迟疑道:“昆林树夫妇怕是无颜见天火教的人,不肯见怎么办?”

    宫临策立刻再看严立一眼,难道自己会错了意,没谈好?

    严立一愣,靠近牛有道身边扯了下牛有道的袖子,貌似在问,你什么意思,刚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

    宇文烟漠然道:“人在你的手上,他们见不见应该是你说的算,由得他们吗?”说话间依然在仔细观察牛有道的反应,没办法,送到天火教的信压根无法确认是谁送的。

    真要是百分百确认了是牛有道,也就没必要这么啰嗦了,既然已经确认了牛有道不会提什么条件、确认了牛有道能摆平这事,肯定是直接找牛有道谈了。

    偏偏眼前的牛有道又一副此事和我无关的样子,一切交由紫金洞做主的样子。

    前来试探也是想确认一下牛有道是不是因为顾虑紫金洞这边,也是想给牛有道一个私下接触这边沟通的机会,若真有办法解决的话,条件又合适,他宇文烟不介意配合一下。

    牛有道:“这个嘛,我这人不喜欢勉强人。”说着看向了宫临策,明显在征求宫临策的意见。

    这尊敬的态度倒是让宫临策心里颇为满意,至少看起来,他这个掌门还是有分量的。

    宇文烟也偏头看向了一旁的宫临策,貌似在问,什么意思?

    宫临策对牛有道微微点头,“还是带出来见见吧。”

    牛有道伸手示意,“掌门,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搞什么鬼?宫临策心里嘀咕,不过还是对目露疑虑的宇文烟歉意一笑,跟了牛有道去一旁。

    主人没请进,一群人等在了茅庐别院门口,目送二人走开。

    等在门口的管芳仪也好奇,不知这位道爷又要干什么。

    站在院墙一角屋檐上的袁罡,冷眼旁观着,三吼刀背在身后。

    到了一旁,边上没了耳目,不虑有人偷听,宫临策皱眉低声道:“你想干什么?”

    牛有道低声回:“我没想干什么。这事不是宗门处理吗?把人带到我这来干什么?我说掌门,宗门不会是想好处拿大头,天火教那边的黑锅让我来背吧?”

    宫临策好气又好笑,“我说你想哪去了?严立没跟你说清楚吗?他们就是想见见人,想确认一下人质,没别的意思。我告诉你,你这鬼鬼祟祟的动作搞多了,小心人家真把矛头对准在你身上。”

    牛有道:“让他们现在见面合适吗?我担心出事啊!”

    宫临策:“在我们自己的窝里,这么多人戒备,能出什么事?”

    牛有道看了看门口那群人,又低声道:“事情很明显,只要答应了我们的条件,我们自然会放人,我们不放人,他们也可以不给我们东西,人质能有什么问题,犯得着特意来跑上一趟吗?你不觉得这事有古怪吗?万一见上一面,昆林树夫妇得到了他们什么暗示,来个什么自尽,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闹个鸡飞蛋打可就成了笑话。”

    宫临策上下看他一眼,“严立说你疑心重,我今天算是见识了,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见个面,随便一两句暗示就能让他们自尽?好,就算有这个可能,你不知道先在人质身上下个禁制?这么多人看着,能由得人质想自尽就自尽吗?”

    牛有道:“我把人带出来了,你们不会强抢吧?”

    “……”宫临策凝噎无语好一阵,方哭笑不得道:“你想什么呢?要强抢还用等到现在?你当紫金洞是什么地方,能容门内的人抢东西大打出手不成,你当门规是摆设?”

    “说说,就是问问而已,掌门不要往心里去。”牛有道连连改口摆手,干咳两声又迟疑道:“掌门的意思是,就这样让他们见?”

    宫临策:“只要你把人控制好了,见一见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牛有道叹道:“既然掌门都这样说了,我照办就是了。不过掌门,你可别坑我啊!”

    “你说清楚,我坑你什么?”

    “行行行,就这么办。”

    两人回来了,等候在门口的一群人都目露狐疑审视着二人,也不知两人密谋了些什么。

    “诸位,里面请!”牛有道伸手请入,带着一群人进茅庐别院的同时,也对管芳仪使了个眼神,道:“去,你亲自去把人给领来。”

    “是!”管芳仪会意点头,转身去了。

    一群人忍不住多看了管芳仪两眼,尤其是天火教来的那些人,遥想当年,这位可是艳名满天下的齐京红娘啊,如今却成了牛有道的奴仆一般乖乖听话,也不知牛有道是不是有这喜好,否则怎会弄出个奴仆的赌注来。

    管芳仪不知众人想法,直奔内宅深处,找到软禁火凤凰的房间,直接开门闯了进去。

    沉浸在黯然神伤中难以自拔的火凤凰一惊一乍,突然有人闯入,惊的她站了起来。

    见是管芳仪,是个女人,她心稍微稳定了些,又慢慢坐下了,扭头看向了一旁。

    管芳仪走到她跟前,叹了声,“看来道爷说的没错,天火教是真的不会轻易放过昆林树。”

    火凤凰回头看向她,目光惊疑不定,貌似在问什么意思?

    管芳仪苦笑道:“这次道爷能不能保住昆林树,就看你们夫妻的运气了。”

    火凤凰站了起来,疑问道:“你想说什么?”

    管芳仪双手扶了她肩膀,“妹子啊,情况有点不妙,天火教来人了,而且是掌门宇文烟亲自带人前来,目的无非是把你师兄给带走。至于你,想必道爷也跟你说了,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天火教不会在乎你的死活,只是不想让昆林树落在外人手上。”

    掌门法驾亲临?火凤凰胸脯急促起伏,瞬间紧张了起来,脸色剧变。

    管芳仪:“你也不用害怕,这里毕竟是紫金洞的地盘,道爷毕竟是紫金洞的长老,宇文烟还不敢在这里轻举妄动来硬的。你们既然是道爷的人,道爷也不会轻易让人把你们夫妻给带走,道爷很清楚,昆林树一旦被带回去,下场就算不死,此生也必定是生不如死,这辈子算是废了。可是面对天火教这样的庞然大物,道爷的能力毕竟有限,能做的也有限,你们自己也要想想办法……”

    一番叽里呱啦的说叨后,火凤凰鼓足了勇气跟她出门了。

    茅庐别院的一处亭台水榭够宽敞,聚集于此的人也不少,天火教和紫金洞的来人都在,茶水供应自然也不会有缺。

    等了半晌不见人,一直观察牛有道反应的宇文烟有点失去了耐性,冒出一句,“带个人出来,怎么要这么久?”

    牛有道刚要解释,恰好见到人来,指了指,“人来了。”

    领人而来的管芳仪对牛有道略颔首,牛有道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见到宇文烟等人真的在场,火凤凰银牙咬唇不语,当着众人的面对着宇文烟等人噗通跪下了,这一跪是如此的决绝,连同来的管芳仪也很意外。

    牛有道目露询,问什么意思?管芳仪略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不知情,牛有道眼中闪过警惕,内心快速盘算着应变的准备。

    宇文烟深吸了一口气,道:“聂云裳,事情经过我已知晓,事情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也是受了昆林树的连累,你自身没什么过错,起来吧,用不着行如此大礼!”

    火凤凰默默摇头,不起。

    她既然不起,宇文烟也就不勉强了,问:“怎么就你一人前来,你师兄呢?”

    火凤凰抬头与他对视了一眼,又低头道:“师兄酿下大错,无颜来见。”

    宇文烟正要继续说话,牛有道忽冷不丁插了一嘴,“过错既然已经犯下了,就要面对,有什么有颜无颜的。我直说了吧,宇文掌门法驾亲临,是来找紫金洞谈判的,是准备把你们给带回去的,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见见怎么了?”

    实际上是他这里暂时没通知昆林树,暂时不想让昆林树露面。

    火凤凰低着脑袋摇头,“事已至此,我和师兄不想回去了,认赌服输!”

    此话一出,天火教众人吃惊,大老远跑来费尽心机和口舌就是想把人给带回去,她居然不想回去了。

    紫金洞众人也愣住了,皆面面相觑。

    宇文烟沉声道:“难道你们宁愿留在这里做奴仆,也不想回去不成?”

    火凤凰黯然摇头。

    宇文烟冷目扫过众人,厉声道:“你告诉我,是不是有人威胁你这样说的?本座在此,你不用怕,有本座为你做主,有什么尽管说出来,我倒要看看谁敢!”

    火凤凰深吸一口气,忽鼓足勇气抬头道:“掌门,钱长老作保,赌注生效了,我和师兄已不是天火教弟子!没有人威胁我们,是我们自己不想回去了!”此话无异于当众背叛了师门。

    牛有道费尽心思要的就是这句话,亦若有所思,大概明白了火凤凰这突然一跪的意思。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