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三七章 信,我收到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屋内的谈话,屋外门旁耳听的管芳仪可谓是连连摇头不已,心中亦是暗暗感慨不已,道爷就是道爷,什么叫翻云覆雨,这就是翻云覆雨,整个茅庐山庄无人能及!

    屋内的昆林树闻听这因果循环关系愣了一下,最终露出恍然大悟神色,神情不再那么悲伤了,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仍有几分犹豫,“就算这样,师傅以后在天火教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牛有道:“出了这样的事,还想好过?只要人不受到什么伤害,比什么都强。先保住你自己,还有你师妹,只要人还在,一切都有可能。你师傅那边,暂时可能要熬一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置之不理,我会找机会把你师傅捞出来的。”

    昆林树抬眼看向他,“你能有这好心帮我们?”明显对牛某人的好意抱有怀疑。

    牛有道:“你要搞清楚一点,我不是帮你,而是在帮我自己。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成为紫金洞长老的,他们把你们跟天火教做了利益交换,对我没任何好处。我的人,我若保不住…我在这边也没面子,我不会让他们为所欲为。”

    昆林树也不知是不是自嘲,呵呵一笑,“看来不管在哪个门派,内部都免不了这些斗来斗去。”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是非非,不可避免!好了,要走要留你们自己做决定,我不勉强。现在宇文烟等着见你们夫妻,走吧!”牛有道扔下话转身而出。

    屋内的昆林树静默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出去了,躲不了的。

    一出门,管芳仪朝牛有道似笑非笑了一下,貌似在说牛有道什么,不知憋的好话还是坏话。

    出了这边院子,穿过小半个茅庐别院,来到了另一间院子,也是软禁火凤凰的地方。

    牛有道和昆林树没有进去,管芳仪前往,不一会儿将火凤凰带了出来。

    师兄妹二人再次相见,各种情绪涌上,又是一阵互相关切,你问我有没有事,我问你怎么样。

    “师妹,你刚刚见过了掌门,你真的当众说出了脱离宗门的大逆不道的话?”

    互相关切过后,昆林树还是向火凤凰确认了一下,他又不傻,由不得牛有道说什么就是什么,肯定要确认一下。

    火凤凰万分内疚,可还是抓紧了昆林树的胳膊:“师兄,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出了这样的事,你不能再回去了,宗门不会轻饶你的。”

    “你…”昆林树很想骂她糊涂,很想问问她,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师傅吗?

    之前钱复成拿他们师傅庞琢做威胁的事,火凤凰并不知道,她只知干出叛离师门的事对不起师傅,会让师傅为难,却没想到宗门大佬能干出拿师傅来威胁的事来。

    昆林树责怪的话到了嘴边,又实在是说不出口,惹出这样的事,究竟是谁糊涂?

    他没办法责怪师妹,师妹是为了保护他而豁出去的,已经是被他连累了,师妹的一片情谊他懂。

    这个时候,牛有道也不想让他们两个掰扯的太清楚,适时插话道:“两位,现在不是你们谈情说爱的时候,宇文烟等人还在外面等着,再拖下去,他又要说是我在威胁你们。别磨蹭了,该面对的躲不了,走吧!”

    一行从别院后面出来了,来到了前院。

    牛有道领着人大步在前,昆林树夫妇也的确是无颜见天火教的人,尤其是掌门都亲自来了,夫妻双双低着头。

    进入亭台长廊内,牛有道示意人严加保护夫妻二人,不给天火教下毒手的机会,之后走到宫临策面前道:“掌门,人带来了。”

    宫临策:“宇文掌门等的不耐烦了,怎么去那么久?”

    牛有道一句话撇清,“你问他们小两口。”再回头,只见昆林树夫妇一起面对天火教众人跪下了。

    终于把人等来了,宇文烟审视着跪着的二人,沉声道:“昆林树,刚才聂云裳口出狂言,我体谅你们所处的环境,体谅你们是迫于无奈,我可以不追究。你放心,有本座在这里,没人敢把你们怎样,说,聂云裳之前的话是不是有人威胁她说的?”

    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天火教的弟子能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不信天火教调教的弟子能这般没出息,尤其是当着外人的面,他不能接受!

    “没有人威胁!”昆林树抬头,毫不犹豫的果断承担责任,“掌门,不关师妹的事,是我自己的意思,是我逼师妹说的。错是弟子犯下的,是弟子连累了师妹,是弟子对不起宗门,弟子愿赌服输,弟子犯下的过错弟子自己承担!”

    “放屁,你承担的起吗?”一天火教长老忍不住怒喝。

    宇文烟抬手打住,徐徐道:“昆林树,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后果?”

    昆林树满脸羞愧,可看了看眼巴巴抓住自己手的师妹,还是痛苦道:“弟子知道!弟子不愿再给宗门添加麻烦,弟子愿留下为奴!弟子向钱长老发过毒誓,人就算在这里,也决不会泄露丝毫有关宗门的机密。”

    他自己师傅的地位都高不到哪去,他又能知道什么真正的宗门机密,所指无非是天火无极术。

    点到钱复成头上,又把钱复成给激怒了,怒斥:“掌门法驾亲临,是为了救你们回去,你们竟如此忘恩负义!你们别忘了,你们是庞琢从小带进山门,是庞琢一手把你们养大的,庞琢费尽心思传功授业,你们却如此这般的忘恩负义,你们是想害死你们师傅吗?”

    这话里威胁的意思谁都能听出来,宇文烟回头冷冷瞪了他一眼,貌似在说,有些话能当外人面说吗?

    钱复成略低头,不再吭声了。忍不住出声警告也实在是心焦,这事若是能顺利处置好了,他回去后还能好过点,处理不好,免不了还要继续迁怒到他头上。

    紫金洞等人互相看了看,有人露出戏谑笑意,堂堂天火教出了这样的逆徒,这边都有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心态,天火教今天这脸有些丢大了,弟子居然当众说出了背叛师门的话。

    宫临策也在那似笑非笑的旁观着,倒是希望昆林树夫妻能激怒天火教,让天火教不肯放过二人,不惜代价把二人给弄回去处置了严肃门规,这样紫金洞也能多捞点好处。

    牛有道嘴角翘了翘,他还琢磨着找机会把话题往昆林树夫妇的师傅庞琢身上引,没想到钱复成主动跳了出来提这事,倒是省了他的事。

    一提师傅,火凤凰明显紧张了,抓着师兄的手明显抓紧了,似乎没想到宗门会拿庞琢来威胁他们。

    这也是牛有道及时将夫妻二人隔离的结果,令二人对有些情况无法共通。

    昆林树也明显激动了起来,大声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傅大恩,我等无以为报,请宗门不要连累我师傅。只要宗门保证不伤害我师傅,弟子绝不泄露宗门任何秘密,倘若谁敢伤害我师傅,我宁愿遭毒誓天谴,也要拼个鱼死网破!”

    “放肆!”有天火教长老异口同声怒斥,反了天了,这分明是在威胁天火教。

    稍微冷静点的皱了皱眉头,似乎从这话中品味出了点什么东西,有人靠近宇文烟欲耳语。

    宇文烟略眯眼,似乎猜到了靠近者要说什么,再次抬手打住,徐徐道:“你以为你往常的吃穿用度还有修炼资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那是多少先人打下的基业,那是多少同门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不是你白捡来的,也不是你应得的。只知师恩,莫非忘了宗门供养你多年的大恩?”

    昆林树几乎哭出来了,无言以对。

    宇文烟继续道:“既然有赌注在前,既然你们夫妻背离之心已坚,我也不勉强你们,我只问一句,你承诺过的事还算不算数?”

    昆林树悲伤道:“不知何事,请掌门示下。”

    宇文烟:“你答应了为宗门去圣境的事。你去,我则相信你的承诺。你若不敢去,我凭什么相信你敢鱼死网破?”

    这事昆林树无法做主,牛有道答应归答应了,但还是看向了牛有道,希望他能先给出句话。

    牛有道还未做出表态,宇文烟又道:“昆林树,我费尽心思,想保你,你是知道的,为此还单独找你谈过!我原本很看好你,还想重点培养你,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太让我失望了!”说罢转身而去,并对同门喝了声,“我们走!”

    “掌门!”有长老讶异,就这样走了?

    宇文烟大步不回头,紫金洞这边的人也很诧异,什么意思?

    一行刚出茅庐别院大门,宇文烟忽停步背对着喊了声,“牛有道,牛长老!”

    出门送客的牛有道略怔,最终还是快步过去了,拱手问道:“不知宇文掌门有何吩咐?”

    宇文烟身子略前倾,嘴到他耳边,微声道:“信,我收到了!”

    牛有道心中咯噔一下,满脸不解道:“宇文掌门此话何意?”

    宇文烟冷冷瞥他一眼,没有多话,挥手拨开了他,无视,继续大步而去。

    随后经过的天火教众人一个个打量他,不知掌门刚才对牛有道密语了什么东西。

    紫金洞这边的人,目睹了刚才的情形,一个个渐露狐疑之色。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