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四七章 名单有问题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这话听着有够吓人的,开玩笑呢,圣境指定的人,紫金洞敢不去?惹怒了圣境,到时候倒霉的可不是你一个牛有道,在场的很有可能一个都别想跑。

    另就是,有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太过放肆了!

    春信良脸色一沉,他又看了看钟谷子的反应,结果还是没看到任何反应,死了一般。

    屠快亦皱了皱眉头,略显不满。

    钟谷子的态度让人有些恼火,然而没办法,有时候有些情况让人不得不忍让,老资格就是老资格,何况是一个为门派奉献了一辈子且将死之人,谁都不好说什么。

    守在门口的巨安一直杵着不动,闻听此言也忍不住朝内看了眼,发现这位便宜师叔实在是有够任性的,连这种话也敢说,简直是胆大妄为!

    基本保持沉默的宫临策终于出声了,沉声道:“牛师弟,你是在开玩笑吗?”

    牛有道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我没开玩笑,我大不了把自己给打成重伤,把自己弄得实在去不了,弄成个换人,好便宜你们,你们谁爱去谁去,反正打死我也不去!”

    若是一般的门派弟子敢当场说出这种话来,在场的早就让人拿下处置了。可牛有道不是一般的弟子,是长老,一言不合就拿下处置了也说不过去,何况也没说出什么太过大逆不道的话,都是一些擦边话或者气话。

    身份地位这东西,有些时候免不了有点优于常人的特权,若没点好处牛有道也不会跑来做这个长老。

    更何况不看僧面看佛面,钟谷子坐在一旁不吭声呢,谁敢一言不合就把钟谷子的徒弟给怎样?

    但他这样耍无赖,几位长老不干了,还想换人?特么的你不去,到时候岂不是要落到我们头上来?

    这东西讲不清楚的,真要换人的话,这个雷,鬼知道会砸到谁的头上去。

    长老元岸出声了,“圣境和缥缈阁是什么情况你清楚,由得你想去就去,想不去就不去?你敢保证圣境那边会不知情?一旦出事,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牛有道大咧咧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放心,我绝不连累你们,这事我一定会办稳妥。我那边不是还有个昆林树嘛,他为奴受辱,突然偷袭之下把我打成了重伤,合情合理,不会有什么事的。”

    傅君让略有怒意,“你当我们是摆设吗?你以为我们会让你瞎胡闹吗?”

    牛有道:“什么叫瞎胡闹?天都秘境的事你们不是不知道,多少人想置我于死地,我侥幸捡了一条命回来,如今又让我去什么圣境,谁都不愿去,却让我去,你们不是害我是什么?谁但凡念一点同门情义,换个人去顶顶怎么了?”

    春信良突然出声,“没人害你,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事关宗门上下,岂能任由你随性而为!”话说的有点重了,哪怕钟师兄在边上,实在是太过分了。

    牛有道:“反正我不去。我说了,打死我也不去,有本事你们把我弄死好了!”

    去圣境之前弄死了你,怎么跟圣境那边交代?

    春信良怒道:“莫非门规在你眼里是摆设不成,真当我们不敢处置你吗?你信不信把你押去圣境,让圣境来处置!”

    此话一出,众人皆看了看钟谷子的反应,结果还是没任何反应,让人有点搞不清这位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牛有道:“春师叔,这不是我不把门规放在眼里,而是这份名单明显有问题,明显有人想害我,明显是门中有人做了手脚。这名单骗的过别人却骗不过我,一眼就能看出端倪。既然有人不怀好意,既然有人想害死我,左右是死路一条,那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众人皆愣,名单有问题?

    缥缈阁那边给的名单能有什么问题?顶多是缥缈阁的态度让人捉摸不透,名单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啊!宫临策等人相当不解,尤其是对方直接指出明显是宗门内有人做了手脚。

    这种话应该不会乱说,尤其是这种地方,也乱说不过去的,因此连宫临策都有点怀疑了,难道是名单到他手中的过程中有人做了手脚不成?

    宫临策忍不住左右看了看,略显狐疑之色,门内若真有人敢做这手脚害一位长老的,恐怕也只有在座诸位这个级别的。他遇事倒算是冷静,静观其变!

    春信良和屠快略显震惊,有人敢做这种事?门内的斗争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成?

    如同死人般的钟谷子亦略睁开了下眼皮,眼缝中闪过的精光扫了众人神色反应一眼,之后又归于闭合。

    门口肃立的巨安亦忍不住扭头怔怔看着堂内的情况。

    实在是这番说辞想不让人动容都难,需知是名单明显有问题,而且是一眼就能看出端倪。

    现场略静默之后,屠快沉声道:“名单哪里有问题,指出来!”

    横在腿上的宝剑放在了地上,牛有道爬了起来,走到他身边跪坐下了,张开着名单给屠快看,道:“屠师叔,这份名单您仔细看,定能看出端倪来,很容就能看出。”

    宫临策等人面面相觑,亦带狐疑,你怀疑我,我怀疑你,都开始互相怀疑上了,真要是门内有人做了这个手脚的话,那可真不是小事,真要是名单上的人物对不上,就这样送去了圣境,非得出大事不可!

    连坐钟谷子另一边的春信良也爬了起来,快步绕到这一边,站在了屠快与牛有道的身后,俯身瞪大了眼睛仔细检查名单来着。

    不仔细不行,这真不是小事,门内真要出了这种作孽的人的话,搞鬼的人级别可想而知,搞不好要他们这些太上长老亲自出手来处置了。哪怕是自己的徒弟,自己也没办法去保,只能是大义灭亲。

    可是,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两位宿老左看右看都没能从名单上看出什么毛病来,纸张似乎没异常,字迹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似乎也没有涂改过的痕迹。

    一眼就能看出来?屠快忍不住回头看了牛有道一眼,满眼狐疑之色。

    没办法,他还真没看出这份名单哪里有问题,都有点怀疑上了自己的眼力。

    难道是角度问题?屠快忍不住亲自动手,直接将张在牛有道手里的名单拿了过来,亲自张开了再次细看。

    看来看去,翻来覆去的看,也没能看出什么问题来,遂递给身后的人,“你看看。”

    后面俯身的春信良接了名单,神色凝重,站直了捧在手上仔细查看。

    到底什么情况?宫临策等人坐那,眼巴巴看着几人的联动反应,不敢大声呼吸,不管是不是自己做了手脚,都有种嫌疑犯等待宣判的感觉。

    春信良脸上的凝重神色也渐渐变成了狐疑之色,扪心自问,他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抬眼看了看众人,他又俯身朝向钟谷子,名单奉上,“师兄,要不你来掌掌眼?”

    钟谷子坐那无动于衷,依旧闭眼如木雕,没任何反应。

    他不可能没听见,明显一副为示公平不插手而避嫌的样子。

    他爱理谁就理谁,不想理谁的话,在场的谁都拿他没脾气,他又没做错任何事情,紫金洞上下谁敢怎样他?

    没等到回应,春信良只好收回名单再次细看了一下,实在看不出什么来,只好请教牛有道:“老夫眼拙,你说一眼就能看出端倪,端倪在何处?”

    牛有道立刻爬了起来,凑到了他身边,伸手在名单上指指点点。

    屠快也赶紧站起,伸了个脑袋朝牛有道在名单上指点的地方看。

    牛有道指指点点着提醒,“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两位师叔,你们看,这都是各派的长老。”

    春信良“嗯”声点头,表示知道。

    屠快奇怪道:“是各派的长老没问题,可是这有什么问题吗?”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嫌绕。

    牛有道惊讶道:“难道两位师叔不知道?”

    什么知不知道的?春、屠二人相视一眼,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两人还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屠快性子直,憋不住了,“别含含糊糊,直接把话说清楚,究竟哪有问题。”

    牛有道在名单上点了点,“二位师叔,这些长老都是各派的精英啊,这些长老在各派长老那个级别当中,那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啊!你们再看看紫金洞,是我,居然是我,我在紫金洞是个什么角色人尽皆知,怎么可能是我?在场的哪个不比我强,论资排辈怎么更改名单也改不到我的头上啊,再怎么选,也不可能选到我头上啊,圣境选我瞎了眼还差不多,这未免也太过蹊跷了,没问题才怪了!”

    “……”春、屠二人双双无语,还当是什么问题,原来是指这个,早不说清楚,害我们干瞪眼找了半天问题在哪。

    “……”宫临策等人也很无语,瞎扯个什么鬼。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场的还真没人会觉得自己不比牛有道强,听牛有道这么一说,还真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圣境怎么就选上牛有道了?可是不对呀,名单没问题,这不还是在瞎扯吗?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